在某處看到的,XY問題:

1. 某人想做到X。
2. 某人不知道如何做到X,但認為如果能夠做到Y,就可以摸索出解決方案。
3. 某人也不知道如何做到Y。
4. 某人請求有關Y的協助。
5. 其他人試圖協助某人做到Y,但感到困惑,因為Y似乎是一個奇特的問題。
6. 經過多次溝通和浪費時間,最終確認某人是需要如何做到X的協助,而只做到Y甚至一點幫助都沒有。

這個我一定要寫下來,因為我個人常常就是位居第5點的其他人。經驗上如果問題很不尋常,不要急著回答,最好是多瞭解前因後果,也許後面有個X待解決……但可能當下有環境壓力沒辦法這麼精緻啦,有時提問人也會很堅持在Y,最後只好大家一起承擔時間與體力的浪費……

祝福各位象友過好年,自由自在,心裡平安。

精疲力竭。好像看不太懂字了,感覺就一些筆劃在眼前像走馬燈閃過,大腦在說我不要,也許認知飽和了吧。連假終於開始,想先躺平一整天。

年獸的原型可能是過年期間,什麼都問個不停的長輩。

或許很久以前就有人真的太白目,直到被忍無可忍的子孫輩給忤逆。所以年獸怕巨響,也怕見紅,實在是晚輩多半年輕力壯,而中老年人的下意識害怕被動粗的委婉講法。

以上千萬別當真啊!

生氣生氣。

打字打字打字打字。

冷靜冷靜冷靜。

如果我像一塊蛋糕,因為種種因素有些烤焦,而我卻有種潔癖想把髒髒的部分挖掉,我會發現很難挖得好看。而且整塊蛋糕會越不穩定,因為那些烤焦也是支持的結構之一,有其他部分是立足在它們上面的。人生也一樣啊,我可以感到遺憾,但就是有些髒髒的、沒那麼好看的部分,是不能被挖掉的。

可能本來就有一些bias吧,不知為何我在Mastodon看到的簡中人,過去的經驗都好創傷。

其實繁中人也有點這樣啦,也許是平台的特色?不過就是程度和比例有差別,我覺得簡中人那個世界實在好誇張。

大敵當前。

今天會很辛苦。盡力而為。

個人模範大追尋的其中一站,我跑去找我小時候常看的醫生。竟然四十年後還在同樣的診所看診,多令人驚訝啊!

而且他還可以認出我是誰吔!

一樣米養百種人。醫師也是人,形形色色的各種醫師都有。由於工作關係,我見過的醫師比大多數人幾輩子加起來都還多,不過很少有人可以讓你坐下來,就讓你覺得雙方是對等的,好像只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位熟人。

我從來不會覺得自己特別有成就,而且我已經是出了名的態度良好。不過也許長久待在規模很大的地方,日積月累,這場見面讓我發現相較之下,我還是有隱微的架子。

病人很厲害啊,至少我生病的時候就是這麼厲害,可以感覺出來坐在眼前的這位醫師,他在心中對待你的態度為何。當然讓人吐血的病人和家屬我們都遇過,但總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真的做好準備,要盡我所能在心中做到對等尊重嗎?

是的,我可以。特別在這幾年,我確實是非常努力的。

——寫於2020年的今天。

我一個親戚長我一輩,我從以前就覺得只要他在,我必定不舒服。長大之後觀察他的模式,我發現他不喜歡看到別人閒置,只要一個人沒在做什麼事就是很不對,會找一大堆事讓這個人去做。不過我始終無法確定他的心裡是不是真有一個「人不能停下來」的信念,真心相信做人要很拼命?如果不是的話,那也不要假裝,大家相處輕鬆一點。如果真的是好了,相信生而為人要很勤勉,那我敬佩你,但我不這麼認為啊!這就是所謂你拿明朝的劍,想斬清朝的官吧?

累死了。

這不是沮喪,只是疲累,但我不是天生就知道要怎麼區分。就好像畫家看彩虹絕對不只七種顏色,你所在的文化看不看重這些,會差很多。

聽說愛斯基摩人形容雪的詞彙可以到二十多個。而我們要怎麼描述倦怠、失落、哀傷、消耗、無奈、厭煩、精疲力竭……都是生活中會遇到的狀況,但我們可以使用的概念數量真的就很有限。

會飛的在天上當老鷹,會游的在海裡當虎鯨,會跑的在陸地上當獅子老虎,理想的教育不該是這樣嗎?期待每個人會飛、會游、會跑,但時間與人的天份都是有限的,沒辦法都專精嘛,又常常需要充場面嘛,結果訓練出來的都是鴨子啊。

據說球王比利的爸爸在比利小時候就對他說:你要做的是練習,其他的事情會自然發生。

比利並沒有否認他投入了大量努力。不過他補充了一個重點,你在練習的這個事,必須要是你所熱愛的:

Success is no accident. It is hard work, perseverance, learning, studying, sacrifice and most of all, love of what you are doing or learning to do.

因為比利是世界級的,他說的成功可能太高了,不過我想原理是一樣的。我用生來的頭腦和四肢,能做好什麼呢?像我不喜歡為了一些研究成果就要在某一群人裡面打滾,我不愛,所以我做不好。另外雖然是為了五斗米,但我不喜歡去配合那些我自己都覺得無理的要求,我不愛,所以我做不好。結果很遺憾啊,世界上有些東西我就是得不到了。

但也很幸運,後來還是找到了我喜歡做的事。

然後練習再練習,還有比利所說的,需要學習、專注和犧牲。我有時捫心自問,願意不斷地練習確實是因為我喜歡做這些,重點是我本人不排斥,結果有些事情它很神奇,真的就自然的發生了。

我發現我經歷一個過程,在尋找適合自己的模範。好像有一天終於不用照規定穿衣服了,但卻發現沒有衣服合身的情況。這時沒辦法,得上街去挑選,或是為自己量身打造——也許有人覺得不用那麼講究,反正有穿衣服可以了。但我覺得人生只有一次,應該認真一點,對自己好一點。

而且衣服是為了襯托我這個主體,我才是重要的。撿別人的衣服就算再名貴,如果衣服會把我自己給蓋掉,就毫無意義了。

事情就模模糊糊的開始了。我現在回想,好幾年吧,在我充當裁縫的一段期間,我覺得有幾個重要的人,協助我設計自己的衣服。

其中一位是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名字太長了,我常常就只叫他仁波切。他有一些用字的選擇,例如他說「超越」其實是「不依賴」或「不根據於」,不過只要習慣之後,他真的講得清楚又簡單。我實在感謝他,是我尋找模範的一個重要參考點。我本來就是愛講故事的人,我喜歡他用一些簡單的比喻來說明概念的方法。

我問自己,你要在你的風格裡面加入一些比喻的元素嗎?

是的,我可以。我有能力做得很好,而且我真的喜歡這樣做。

——寫於2020年的今天。

今天看到很棒的一句話:

If you wanna play professional, you can't be ashamed of who you are.

是真的,這我有好多故事可以說。可惜現在晚了,先睡吧,有機會再來寫。

晩安。

今天有一個病人建議我去看Patch Adams。我覺得病人真的有捕捉到我一些特質,但其實我不是那樣的人,我沒有那麼需要讓別人開心。但我還是覺得他的建議很有意思,很感謝。猜想我的用心有被感覺到,而且我對病人來講是很有趣的醫生。

——寫於2020年的今天。

我以前是個很怕出錯的人。自己在做什麼事,自己在練習什麼,總是偷偷摸摸的。好像那個想像中的「別人」,做什麼都很厲害似的。這也是經過日積月累,才終於明白那個別人啊,是真的有很了不起的,但大多數都是和你我一樣的人。漸漸就比較不在意自己做些什麼被看見了。

如果別人比我好,那我有學習的機會。

如果我僥倖比別人好,那我樂於分享我知道的。

如果別人只是在裝模作樣,那我就等待嘛。這種人有自己的因果,總有一天會跌個大跟斗啦!

我有一個專輯從去年八月寫到現在,寫了15000字。

我終於寫完了!我終於寫完了!我終於寫完了!

2022年的最後一節門診,感覺很像小智去打世界盃。今年其實很艱困,但也有很多好事。

我準備好要面對2023年了,未來的我也會成為大師的!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請遵守社群守則 https://g0v.social/about/more Our mantra: https://devpoga.org/blog/2023-01-22_mantra_g0v_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