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人生如果有存檔點就好了,我一定不斷讀 2019 之前的檔給他玩個痛快。

…那何不今天就開始玩。

「人生就像一盒狗屎,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吃到的是什麼口味。」
《阿甘正傳》

――並沒有這一句。

「你怎麼能這樣憑空誣陷別人清白...除以二... >>1 拿來除以二的用途,能算是 bitwise operation 麼!」頻道裡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想說點難聽話,如果烏克蘭戰爭結束,我認為澤連斯基與烏克蘭在台灣的形象應該會爛掉。

因為我發現烏克蘭對支那與台灣的態度在這次戰爭依舊沒有改變,對台灣同樣被大國打壓的情況就是一直裝死然後繼續舔中賣武器給中共,只有自己被打時才挑華碩這個軟柿子出來捏一捏說不要賣東西給俄國。

烏克蘭舔中這件事在台灣一直沒啥反應大概只是因為烏克蘭一直以來在台灣沒啥存在感而已,而且舔中反台的國家多到不差他這一個。但這次同被打壓感同身受的台灣捐6億台幣(來源 3/17台灣外交部),日本也捐40億日圓(來源3/7在日ウクライナ大使館),結果澤連司機拍影片感謝日本,然後繼續無視台灣。

當然捐款本來就不是為了求什麼回報,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台灣跟烏克蘭的處境,這種差別待遇除了刻意無視外沒有其他理由。

我已經開始瞧不起這個國家了,他們其實也不怎麼在意民主自由,他們的主要訴求比起民主自由,我看更接近民族主義。

這次捐款了 100USD 就當我繳了智商稅,反正我智商確實不足。

由於自然界中普遍存在碎形(fractals),人類的大腦已演化成有利於對碎形做出回應。研究發現,碎形可以減輕觀看者高達60%的壓力和精神疲勞。現代建築空間往往缺乏碎形,不合於人類大腦,這也是為何人們在森林中散步比在城市街道上行走感覺更好。

The human brain would rather look at nature than city streets
phys.org/news/2022-03-human-br

突然覺得我寫的 English 應該都只能算是 Simple English ... 都會刻意用最囉唆但不用擔心上下文或者語意混淆的寫法,結果寫出來的東西就很不口語自然、反而都像技術文件,可能是因為我一向假設大家的閱讀能力都跟我一樣智障...

寫中文我也有這傾向,我在 SNS 發文常常砍掉重發或者一直編輯已送出的對話,通常就是因為擔心語意模糊問題,相對的我也很討厭看到語意很依賴上下文的文章,小說尤其明顯,有些作者寫出的東西就是會讓我理解困難,比如老是搞不懂正在說話的角色是誰...這幾天讀什麼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寫的東西也是一堆這種問題,幾乎看不懂主詞是誰,煩死。

「願我生的那日滅沒,
說『懷了男胎』的那夜也滅沒。
願那日變為黑暗,
願 神不從上面尋找它,
願亮光不照於其上。

願那夜沒有生育,
其間也沒有歡樂的聲音。

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
為何不出母腹就氣絕呢?

不然我現在已躺臥安睡,
而且早已長眠安息;
我為何不像流產的胎兒被埋藏。」

-- 約伯記

--------

覺得約伯記整篇讀起來非常令人不快與不適與難過:擁護神的一直跳針有講跟沒講一樣都在自由心證,故事劇情之殘暴變態也完全不會想讀第二次。但「約伯詛咒自己不該被生下來」這段是我目前唯一會想在非宗教場合節錄的聖經內容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也不該被生下來。最近都在期待我什麼時候會暴斃而且直接變成虛無永無來生呢。

終於拿上個世紀簽署的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出來吵了,事實證明共產黨政權簽約都能隨時不認帳的:

"蘇聯解體後烏克蘭繼承了一個重要的核武庫。但是在1994年烏克蘭、俄羅斯、美國和英國簽署了布達佩斯備忘錄,鑒於烏克蘭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這個備忘錄是安全保障的國際協議。根據協議,烏克蘭的核武庫被取消,核大國承諾保證烏克蘭的安全。"

big5.sputniknews.cn/amp/202202

顯示討論串

達克效應

定義:一個人如果看起來像達克,走路像達克,叫聲像達克,那麼他輕拍一次翅膀,可能會導致一個月後幾千公里外的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日本人對俄羅斯的理解真的蠻深入的,畢竟交手超過一世紀。這篇寫在上次危機爆發後,整理出來的情勢有夠複雜。

「俄羅斯並不是一個簡單的『獨裁國家』,而是一個由期待政府恩惠的民眾擁戴皇帝的民粹主義(populism)政體,也是一大利益共同體,領導者不能忽視大眾心理以及軍隊和間諜機關的意願。」

nippon.com/hk/column/g00206/

顯示討論串

最近這兩個月發現 Chromium 上的 LINE 一直無法傳圖片,附加檔案都會失敗且完全沒有任何錯誤訊息,以為是 LINE 的問題,畢竟 LINE 耍智障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結果剛才受不了,問同事有沒有其他聯絡方式,結果嘗試了 Slack 跟 Skype for web, Google Hangout 都一樣無法上傳圖片,且完全沒有任何有營養的錯誤訊息。整個火都上來了。

結果突然靈機一動,上傳到 Gmail,錯誤訊息寫 file is 0 byte,我就覺得超詭異了,不過至少有營養多了。然後推測這原因突然想到「該不會是路徑不能包含中文吧...」結果一嘗試還真是如此...我幹。

原本以為這是 KDE / Dolphin <-> GTK app 的問題,結果發現同樣是 GTK 的 Firefox 就沒事,只有 Chromium 跟 Edge 有這種問題,但因為我工作都用 Chromium (為了用那個台灣業界最愛用的狗屎服務 LINE) 所以一直沒發現問題出在哪。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有營養的錯誤訊息很重要不能亂寫。

github.com/gildas-lormeau/Sing 這 Firefox 瀏覽器外掛能把各網頁及其參照到的外部圖片全存成「單一」一個 HTML 檔,版面及內容都保存得不錯,十分便於重新散佈,或是用於個人囤積(?)

做法方面... 看來是把網頁中參考外部檔案的部份全改成 data URI。

"柏林揭示一個嚴峻的現實:面對美國與二戰後民主國際秩序兩大安全威脅—中國與俄國,德國不再是可靠的盟友,對於德國,廉價天然氣、汽車出口中國與讓普廷冷靜,似乎比民主盟國的團結更重要。"

"即使德國假裝關心民主國際秩序,但很快就顯露其興趣缺缺,德國最近在南海佈署一艘軍艦,同時卻請求北京同意其停靠上海最後被拒絕,反觀法國,則是派出核子攻擊潛艇與美軍一同演訓,共同對抗強敵。"

news.ltn.com.tw/news/world/bre

顯示討論串

一開始對於 colors.js 事件有點不以為然(其實我第一個反應是這種東西又沒啥技術含量...),不過我覺得也是遲早、也應該要有幾次這種事情發生比較好,畢竟 OpenSSL 也是漏洞爆出來後才終於有錢賺得爽爽的大公司注意到,應該給一直無償維護 OpenSSL 的原作者一點捐款。

對歷史感興趣的人,一定都會發現學校的歷史教育中,很多課本上面寫的東西都「只對了一半」。可能是現實太複雜、為了節省篇幅不得已才選用一個奇怪的折衷描述,但常常覺得偏偏這種「只對了一半」的地方代表的含意更令人玩味。

比如20世紀初的俄國共產運動分裂成布爾什維克(Bolshevik)跟孟什維克(Menshevik)兩派,課本都會提到「列寧帶領的『布爾什維克』在俄語的意思是『多數派』」,很多歷史老師甚至讀物還會說「因為列寧的那派人數比較多」。

事實上當時不管哪次革命黨人聚會中,馬爾托夫領導的孟什維克的人數都比較多。偏偏列寧是個狡猾又舌燦蓮花的...政治家(我在猶豫該不該用「政客」),他只是逮住一次機會硬是用語言暴力讓大家接受「我們叫做布爾什維克」,搞到明明人數明顯比較多的另一派只能被迫用低一等的名稱。

這種莫名其妙的狗屁邏輯確實很難在課本上簡短描述。

列寧的行為被支那国民党、支那共产党、支那民众党很好地效法了。不管事實如何、邏輯鬼不鬼扯,反正先用各種語言暴力罵你塔綠班、黑道治國、破壞民主之類的就對了,多講幾次後,一群搞不清楚狀況又想表現得很睿智很有洞見的智障們也會自然而然幫你複述。

「世界最北邊的城市諾里爾斯克(Нори́льск),是俄羅斯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也是世界排名第七的嚴重污染城市。因土地含有高濃度重金屬,該城市周圍30公里內禁止採蘑菇和漿果,附近的苔原也已了無生機或處於瀕危之中。諾里爾斯克城裡完全沒有綠地,居民必須搭乘公車至30公里外才能找到一點真正的自然風貌。」

攝影集「夜之數日/日之數夜」
——諾里爾斯克的日常、工作和娛樂
“Days of Night/Nights of Day”
Photographs and text by Elena Chernyshova
lensculture.com/articles/elena

支那不買台灣的鳳梨釋迦以後好爽喔,我終於買得到鳳梨釋迦了,不然連續三年多到處都幾乎買不到。(超愛吃釋迦)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