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看到有意思的嘟文就会火速关注…無言フォロー失礼します :blobnom:

⚠️请注意,如果你在国产app里面手机截图敏感性信息向墙内平台传播,最好要注意查看截图是否存在隐写术之类可能会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进而导致警察上门,因为有些部门就存在类似中心溯源系统可以轻易而举根据手机截图查到你身上去,具体参考16年阿里巴巴月饼门事件。

有能力的各位可以帮一帮…救助人是我一个在北京做救助的朋友在医院碰见的一位七十多岁的阿姨,从八十年代就开始救助小猫,家里最多的时候有一百多只猫,现在有四十多只需要帮助的小猫,有任何希望了解的详情都能问我,也可以亲自加阿姨的微信
crowd.dreamore.com/h5/project/

有能力的各位可以帮一帮…救助人是我一个在北京做救助的朋友在医院碰见的一位七十多岁的阿姨,从八十年代就开始救助小猫,家里最多的时候有一百多只猫,现在有四十多只需要帮助的小猫,有任何希望了解的详情都能问我,也可以亲自加阿姨的微信
crowd.dreamore.com/h5/project/

这种拒绝任何检查还要求把病治好的绝不是个例,我们病区正有一个在。
明天还是把朋友送的战术笔找出来带去上班吧 :0391:

轉發[下]

今天我们来关注最新失联的两名权利运动活跃人士:独立记者黄雪琴和公益人王建兵。

他们两个人是朋友。按照原本的计划,黄雪琴会在9月20日经香港飞往英国,去萨塞克斯大学攻读发展学硕士,而王建兵将为她送行。

然而, 根据 Facebook 账号“南方傻瓜关注群”和 NGOCN 在20号发布的信息,从9月19日下午开始,两人和朋友们失去联系。

他们共同的朋友告诉 NGOCN,两人可能已被广州警方控制,他们的物品也被警察带走了。

自由亚洲电台就此事联系了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分局,接线人称不知情。

另据维权网信息中心9月26日的报道,有知情人透露,目前可以确认两人已被广州警方控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留,目前或已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们的朋友说,王建兵的被捕,主要原因或许是他在家中和朋友的聚会,因为就在他们失联的当天,王建兵的另一位朋友被派出所传唤,询问他在家中与朋友聚会的情况。

黄雪琴曾任《新快报》及《南都周刊》的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弱势群体等议题。2018年初,她协助北航罗茜茜实名举报教授陈小武性骚扰,后又深度参与多起性骚扰案件的报道和维权,推动了 Me Too 运动在中国的发展。

以下内容,我会从三个最常见的公民配合防疫方式:从健康码、打疫苗和规定时间内核酸 分析,究竟是什么形成了效率黑洞、导致了人间疾苦。 (所有内容均由大量个人生活经验总结得出,如有雷同,说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gov下) 

1、健康码
它的核心逻辑在于:让渡一部分的行为隐私权(进入某场所或某地需要扫码,公共部门即掌握了一行数据库中的行为记录),期待管理者能通过大数据的方式为公民提供公共安全服务和出行凭证。
这个逻辑本身我是认同的,但数据基建和治理很明显并不是管理者所擅长的。健康码转黄or变绿的原因不透明、误伤率高、且需要引入大量的人工操作(be like一个产品功能瘸腿,产品经理让运营人工操作现有流程并处理问题,这个产品一定会有非常多的脏数据和临时逻辑),效率低下且在防疫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西安每进入一个公共场所都需要扫码,但这么多隐私数据也没用于疫情的精准防控和追踪,流调还是基本靠人工打电话问。
基于垃圾数据治理的无效性和越来越严格的动态清零要求,越来越多的城市无法仅依靠绿码通行,健康码这种防疫形式基本宣判半破产。

2、疫苗
疫苗是最被给予厚望的防疫方式,但墙内迟迟不引进mRNA+特效药二期未过,仍在透支医保基金执迷不悟地打灭活,有效性基本只存在于钟南山的讲话和“虽然不能防止阳性但是能不重症”云云都市传说。
虽然还在鼓励打疫苗,但这种行为更像是一味中药aka安慰剂,头顶有清零和防疫不力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管理者当然不傻,至今都无法凭借疫苗获得任何出行和正常生活方面的许可,因此疫苗这种防疫形式目前也基本宣告失败。

3、规定时间内核酸
很遗憾,这竟是唯一一个有有效性的防疫形式。48h内核酸、48h内间隔24h以上的两次核酸、24h内核酸、全员核酸,我真的不想算21年做过多少次核酸,这总让我想起西西弗斯,做一次核酸推一次石头,过两天石头就又落下来。
管理者出于不信任和寻租诉求,又不允许试剂盒上传结果,于是所有人都更痛苦。

我相信所有人配合防疫的目的都是为了有一天能不防疫,为了这个目的,大家扔了隐私权、知情权、人身自由、最终发现付出并无回报,所有人都困在“动态清零、行程码带星、全员核酸”的阿鼻地狱之中,这是所有人的不幸。

武汉儿童医院,有个患者的爸爸砍了医生,因为此男认为孩子的肿瘤是CT照出来的。
留言区都骂这爹太蠢,可他为什么如此无知?
诚然,这爹的确无知愚蠢。可我寻思,总有人吹中国基础教育世界一流,好像也挺扯淡的吧?中国九年义务教育覆盖面如何?都在教什么?不教基本的科学知识吗?公民能否方便接触到高质量科普?民国时提的赛先生至今依然严重缺位吧?
单骂这爹愚昧无知,好像也无益于改善大环境~

"We can't return to normal, because the normal we had was precisely the problem."

看到=人给明星截图修图搞成惨白脸大红唇我真的会呕吐…

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起床和睡觉时间…能想到的办法全都没有用 :blobugh:

他是勇士……

據稱是在昨天的深圳羅湖口岸附近。

Robert Boice (1990) 组织了一群被写作折磨的大学教授进行实验。第一组非必要情况下不写作;第二组在他们有灵感的时候写作,不想写的时候就不写;第三组被强迫写50个sessions,如果不写就要给一个讨厌的组织寄支票(太狠了)。

最后被强迫组的人写了灵感组的3.5倍、非必要不写组的16倍。重点是,被强迫组的每个人平均每隔1天就能产生一个creative idea,灵感组和非必要不写组则分别需要2天和5天。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学会push教授(x)。

Reference: Paul Silvia《How to Write a Lot》

今天纠结了好久要不要换新手机…但想来想去我这个手机暂时也还能用,准备多买一块充电宝多撑一会儿(

#贫困虎鲸的生活指北
分享一个也许是z-lib使用的小技巧:使用booklist储存的书不仅归类方便容易寻找,这本书以后如果下架了,只要它扔在booklist里,你就依然可以下载

微博上有人刷了个p的图,就是一个包上面印着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出院留念。转发里许多人纷纷表示想要,说带着上街成为最靓的崽。和追捧精神病院月饼一样,一种保持距离的安全的凝视。反正真的被边缘化的又不是你啦,是不是。

问了在精卫的同行确定只是恶搞,幸而如此,不然,不如直接给我们发个口笼上面写“出院留念”好了。不是更直接一些?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