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看到有意思的嘟文就会火速关注…無言フォロー失礼します :blobnom:

东亚社会的母爱确实会比父爱更重,这是因为照顾家庭的责任被理所当然地安排给了母亲,而父亲只需要提供精子和一些金钱,还不一定样家里交钱。母亲必须投入大量时间金钱去照顾孩子,长时间的相处和心血灌注让孩子成为母亲心中的支柱,也让孩子成为母亲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死死抓住和操控,这一生的心血就被颠覆和推翻,这是自我发展的空间丧失导致一旦不抓住孩子,母亲的这一生就丧失了大部分甚至是百分之百的意义。这种母爱其实就是对女性生存空间和自我发展空间压迫产生的结果。

那个学期查到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案例是蒙古国的姑息治疗发展。 

那个学期查到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案例是蒙古国的姑息治疗发展。2015死亡质量指数全球姑息治疗排名里蒙古国排在第28位,这不是一个经济十分发达的地方,而即使对于发达国家这也是一个很了不得的排位,这一年的排位中马来西亚38位,俄罗斯48位,中国大陆71位。当时的智库报告中单辟一处谈这个案例,题目:“蒙古国——个人使命”。

谈到这个案例就会提到被称之为蒙古姑息治疗之母的Odontuya Davaasuren医生。

根据查来的资料概括一下。2000年,Davaasuren才第一次了解到临终关怀的概念,对于她的国家而言都是一个相当陌生的东西。和很多国家一样,重病患者要么在家等死要么在重症监护室中挣扎,对于患者而言总是痛苦的。

Davaasuren见证许许多多痛苦的死亡,17岁在俄罗斯求学时家中父亲就因为肺癌去世,她没有机会与父亲告别,姐姐告诉她父亲一直出于痛苦之中。几年后她成为医生,和患了肝癌的婆婆同住一间公寓,亲眼目睹了痛苦如何剥夺人们在生命的尽头的平静。她照顾她、为她梳洗喂饭,却难以缓解她的痛苦:"I felt shame and that I am a bad doctor because I didn't know how to help." 她在工作中也见证了许多病人痛苦到希望求死。

2000年在国际会议中了解到姑息治疗以后,她向蒙古卫生部提出的请求起初被置若罔闻:“为什么要给那些快死的人花钱?” 她四处游说,蒙古肝癌死亡率是全球平均死亡率的六倍,许多医生认为自己无能为力后,病人就会常规出院,她和学生拍摄了许多在家痛苦等待死亡的患者照片和他们绝望的话语。

"Many people asked, 'Please kill me,'" Davaasuren says. "They preferred to die than suffer. After [filming], I would come back in the evening. I just watched and cried, watched and cried. I saw so much suffering." 当时看到这段话时都感到她那种身为医者却无能为力的难过。2002年她的努力有了成效,她建立了蒙古国第一个姑息治疗项目。一直到2017年,蒙古的每一家省级医院都提供姑息治疗,乌兰巴托九个区每一家医院也都提供姑息治疗。五所医院提供在家治疗方案。

Davaasuren所做的一个主要改变是增加吗啡的可用性。这是很有争议的一个举措,许多官员认为让它更容易获得会助长上瘾,但最终她还是推动了立法,这里有吗啡价格低廉的考量,我没有看太懂所以没办法展开。现在当地的药店可以根据每个癌症患者的需要免费发放吗啡,直到他们死亡。还有大量的医生接受了精神关怀、心理支持方面的培训。报道中有一段是她告诉患者的女儿:这是终点站了,现在是用爱包围他的时候了。

对于她而言,向患者及患者家属告知生命将逝依然是很难的事情,"It's very difficult for me still. I sometimes cry together with my patients."

能感知他人的痛苦是一种珍贵的能力,而在这等范围内减轻他人的痛苦……则需要强大的同理心与毅力、执行力。没有看到她在报道中具体多谈这个过程的艰辛,但必然不会是轻松的过程,是很了不起的医生。回看我们自己国家的临终关怀体系建设,就越发能够感受到科学与技术不是这个过程中最难的部分,观念才是,如何更重视老者、患者、将死之人的感受?如何看到他们的痛苦?之前看到新闻讲社区内要建养老院,遭到了业主抵制,一查新闻发现这样的事情不算少,广州惠州到武汉,都不是什么社会风气太保守的地方,只觉得很忧虑,我会老去,也会生病……如果我失去劳动能力,又不那么有积蓄,我可以去哪里减轻我的痛苦?我希望在这一切发生以前,能找到这一问题的答案。

只是突然之间的感慨,不算是严谨的科普。翻的是当初作业收集的资料,Google搜医生的名字可以搜到更多。希望这里没有什么知识性的错误。

@oamitii

跑个题,国安招男不招女的理由是这样的:

想当年,国共内战的时候,我党为了区别于腐朽的国民党女特务,体现共产主义优越性,表示共产党情报工作绝不使美人计。因为“绝不使美人计”这个原则,为了“避嫌”,所以国安一线业务岗位基本不要女性。

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毕业时国安也来招人了,国安讲这个的时候是当成优良传统、优越性来讲的,极其自豪。最后招走了一个男生,北京户口+篮球特长生+党员。

不使美人计=不招女性。这个逻辑真是神了。

一個人要爭取自己的命運才有自由,一個地方也是(《時代革命》)。不要總說「沒得選擇」,成年人是自己精神世界的主人,人至少要真正自主且自由選擇過一次,才算真正活過。這大概就是「他們為什麼放棄現有生活而走上街頭」的答案。

怎么还没发工资啊今天明明是该发工资的日子 :ablobcatbongo:

有没有什么能穿在猫身上的清洁用具…她老是钻床下面我够不到的角落,扫把也够不到那里,如果她钻进去的时候能顺便打扫一下就好了(贵的扫地机器人也可以但是我现在不打算买(

我的小猫咪和我一样…扑了几次逗猫棒扑不到就直接躺下不继续扑了……及时放弃我觉得是非常珍贵的品质 :ablobcaramelldansen:

“城市发展过程中必将产生大量废弃物,而其中大部分是人。”

和首页很多朋友不太一样的是:我一直对那些破口大骂“婚驴”的中特社女权主义者抱有很深的同情和理解。因为她们对已婚女性不共戴天的态度,本质上是对自身被安排的命运的一种激烈反抗。如果不是秉持这种极端的反抗态度,她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就会“顺理成章”地进入婚姻、丧失自主权。那是她们身边所有人、以及社会文化和公共政策对她们的期待。她们的恶劣态度,是一种应激反应。

她们当然是非常社达且粉红的。但是身为被剥削者,她们使用的所有暴力性语言、包括她们的思维方式本身,都是男权社会创造出来的。奴隶在反抗奴隶主的时候,仍然使用奴隶主创建的评判标准去评价同伴和自身,这太正常了。反抗者们,作为被侮辱被损害着的人们,是一群fucked up的混球,这也太正常了。但这并不代表她们就该被开除女权籍,也不代表她们的尝试和探索是没有意义的。

而那些能够调用更先进的女权理论,能够进行比较复杂思辨的女权主义者,可能接受过更充分的学术训练,可能有较为优越的学习和信息检索能力,可能处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下、态度不至于那么应激。所以反而需要对自己作出更高的要求,不要轻言割席(即便对方宣布割席)。

真正的敌人永远有且只有男权制度。

Should be the most advanced body security/#surveillance check equipment in #China (?)

Shot in a metro station of Shenzhen. Everyone entering metro should go through this white room to get a whole body screening . But it can’t screen my mind, right? #1984

@cookookie 嘲讽西方白左和骂资本家的时候:“你工人爷爷来了!”
面对真实的工人生活:“好好学习不然你就变成这个样子。”

【你可能生病了!日本整骨师改善自律神经缓解手脚冰凉、腿部浮肿的转脚踝训练-哔哩哔哩】b23.tv/gukqqf1
季节变化,天气不好的时候疲劳乏力,手脚发凉,身体不适,可以来试试这个转脚踝训练。
还挺简单的,我练了三次了,感觉拉肚子有所改善,就是每次练完感觉小腿断了……
@boar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封校近24小时了,除了学生,目前滞留在浙大紫金港的,有教师、校工、星巴克店员、出租车司机……

食堂和超市照常运作,星巴克缺乏原材料,今天关门了。

这些人今天能离开学校吗,完全没有眉目。也不知道是否还需要做二次核酸。

朋友说他没条件洗漱,昨天到现在就刷了个牙。他昨晚是在教师休息室过夜的,勉强用3张折椅拼了一张简易的床。

我问他,老师们无法要求学校拿出更积极的方案吗?他说,领导们都躲起来了。

原来大部分人不知道“政审”的本质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B站刷到视频“男子醉驾被查或影响女儿考研,妻子崩溃:你知道女儿有多勤奋吗”。父亲犯法,连累女儿,这就是连坐,评论大部分人知道这是连坐,但他们支持连坐。
这些人除了有种奇怪的自信(相信自己永远不会被连坐的普却信),还有种天真:认为连坐的原因是1.震慑潜在犯罪者;2.有问题的家庭的孩子不如没问题的优秀。
实际上连坐是为什么呢?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因为你的家人“有问题”了,你的家庭将会被不公正地对待,所以,以后你就容易生异心。
就像同性恋者不能考公务员,你既然是被亏待的族群的一员,你肯定容易对党不满。所以一定要把你排除在公权力体系之外。
不让你进入公权力领域,以防你有了发言权和参政议政的权利,你会为你的群体谋求公正。

bilibili.com/video/BV1Df4y1K7g

突然顺手推荐一个做菜公众号 @ 伊斯特艾格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他的做法和成品写得拍得都都很详细贴心而且让我很舒适的那种,有家常中餐需求的朋友不妨看看

(我现在每天刷食谱又没条件做好痛苦……好想立马跑回家做菜……(甚至看了几十分钟的寝室锅,想了想保护寝室生态环境,还是算了

我知道的很多很多女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长期处于一种孤独之中,不是没有朋友或者没有陪伴的孤独,而是面对人生似乎总是很难“自信而准备万全”。
也许是因为有太多知识和信息都是成人世界的潜规则,别人不知道怎么就学到了而你不一定知道该去哪里学;也许是因为四面八方对女孩子有各种各样甚至互相抵触的要求,让人不知道该怎么满足;也许是从文静温柔突然被扔到一点也不文静一点也不温柔的现实世界,感觉危机四伏充满挑战。
所以常见的一种遇到事情的处理流程,就是:遇到事情,先告诉亲友,从亲友那里获得安慰和鼓励的支持,以及可能的经验和信息,再开始“有用的举措”来处理。
是的,看起来不如一上手就有用的举措效率高。但是情感和情绪的支持也是同样重要的啊!有太多迷茫和恐惧,太多焦虑和痛苦,确实都是因为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生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所要求……
如果你看到别人不知道一个你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好好讲给她让她知道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摆出“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脸呢?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