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多年的心得:我需要這種工作環境

“基本上貓就連打瞌睡,都在守護這個地方。我們再也沒見過老鼠,他們只要坐在釀酒廠,鼠輩當天就淨空。

2012年以來已經有上千隻貓咪上工,獲得終身鐵飯碗,雖然慵懶不勤奮,但光是散發出的費洛蒙就足以嚇退鼠輩,躺著都能發揮作用。”

:scremcat: :scremcat: :scremcat:
news.pts.org.tw/article/548068

WTF,真的無法明白,笑著說著Skynet、Black Mirrow這些恐怖片劇情,創造這些在自己身邊上演,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態可以如此驕傲自豪?

youtu.be/CLo3e1Pak-Y?t=390

我真的覺得 Cyberpunk 所設定的世界觀,不久就會到來,因為現在進行式中...

m.slashdot.org/story/390503

話說回來,工程師在這個轉變中真的擁有很大的權力,但卻又沒有將擁有的權力轉變為社會福祉的管道,也因此我覺得造就了現在一付不可逆的 AI 趨勢。

看完一陣噁心,短短幾年,網路企業創新不用考量社會責任,把自己利益包藏在宣稱上的功能,把責任轉嫁到外部化,已經成為創新的標準配備了。

平台外包這個新興(?)科技高舉創新大牌,演變成不可逆的全球無聘僱關係的勞工風氣,影響了無數勞權...究竟這樣的創新(?)帶來的「方便」有多值得,轉嫁出去的成本要犧牲多少人,大概只有未來的人類才知道了。

mp.weixin.qq.com/s/FIdsv8K-tES

Quote:
早年Uber掀起全球共享狂潮时,互联网上流传着这样一段话:「全球最大的出租车公司Uber没有一辆出租车;全球最热门的媒体所有者Facebook没有一个内容制作人;全球市值最高的零售商阿里巴巴没有一件商品库存;全球最大的住宿服务提供商Airbnb没有任何房产。」

這個年代已經變太多了,連編個維基百科都有人身安全。

meta.wikimedia.org/wiki/Office

Quote
維基媒體專案面臨相當大的威脅,包括:外部勢力滲透(infiltration)導致的個人資訊外流,以及對於選舉體制的影響。考慮到相關風險,我們無法預告我們此次的行動——即便是跟我們所信任的社群成員(如監管員等)我們也不得不保密。

我想要在此強調——我們無意控訴在此系列行動中受到權限限制之使用者有任何不良企圖。我們已經注意到多種可能導致個人資料外洩以及相關權限落入外部勢力之手控制的渠道。我們得知有使用者為了取得相關權力來刻意討好社群——然而他們的最終目的與維基媒體基金會開放知識之目標相左。同時,我們注意到部分受信任的社群成員,可能已成為外部團體威脅或利用的目標。

筆記一下Vice這則調查報導,新加坡是世界最大的砂石進口國,但隨著各國產業發展下自己的砂石不夠,以及環保的考量之下,紛紛禁止出口砂石到新加坡,結果造成新加坡進口的砂石有超大比例的黑數,而且無法追蹤,影片中一大部分在講孟加拉。

盜採砂石造成影響的是,各個國家因為黑道猖獗,控制了各種採砂石的經濟活動,讓居民的生活家園受到很大的影響,而記者想報導都被抓去打,甚至謀殺。

而後影片一閃而過的是一則新聞,過去15年環境倡議者被殺害的數量已經是以前的兩倍,再看了一下BBC昨天的報導,2020年全世界有220個環境倡議者被殺害。

youtube.com/watch?v=H4d6LT87pM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國砂石業、礦業這麼囂張了...

這個留存紀錄,日後來看看是中國人(?)特別了解中國市場,還是金融大鱷看空看的準,雖然我覺得 Soros 看空看很久一直等不到歷史很氣所以有偏見就是,但 Blackrock 自從換了新任投資長,這次鼓吹投資者加碼(文中是8/17)的時間點也是很奇怪,尤其在教育、各大科技企業都被政府跌一跤的時候,這題實在看不懂。

ft.com/content/f876fb63-1823-4

Quote:
For Chinese bonds, Li said benchmark weightings should be ratcheted up “a bit more” than the two to three times multiple for equities, “in certain investor cases”.

其實蘋果實體產品、硬體做的好是一回事,但是居然最近被洗成尊重使用者、在乎隱私,我實在有納悶... 這篇文章雖然語氣激憤,但說的都是事實,科技公司怎麼可能不蒐集你的資料,只是選擇性的不蒐集、打擊對手蒐集而已。

medium.com/codex/no-apple-does

沒錯我就是不爽iOS 14的跨APP追蹤政策、iOS 15的Email偵測被關掉,當沒有人知道這個裝置上的資料,就只能跟 Apple買了,這點跟 Facebook 把平台封鎖起來有何兩樣...

The Ascent 這個遊戲的場景設定和風格不多說,很棒的 Cyberpunk世界,不過這次有趣的事情是他的音效設計。

為了測試新耳機,點開音效設定後,會發現有個 Indent Mode,啟用後才發現,震耳欲聾的機器聲、車聲、人聲、腳步聲,槍擊聲,我第一次玩這種俯視遊戲有設計者種第一人稱的音效體驗。

遊戲公司究竟為何想要做這功能是很謎,然而實際測試過後,真是佩服他們的細節,跟第一人稱遊戲一樣的例如,踏到不同材質的地面,會有不同的音效(例如踏水),比第一人稱遊戲好的是,風聲、城市環境音、吃東西的聲音,都是跟周遭物件習習相關,好像就住在那裡一樣,即使俯視視角,卻還是像在看電影一樣的體驗。就一個花了非常多心思打造未來城市的遊戲來說,這算是加加加乘的體驗。

有網友也解釋這個解釋的不錯:

reddit.com/r/theascent/comment

做這種產品實在是不曉得為何
(買這種產品的人如我,更是不懂為何)

先是異族人,再來是幫人們發聲律師,然後是企業家,再來是藝人。

反正不會輪到自己,就繼續沉默吧。

zh.wikipedia.org/wiki/%E8%B5%B

一不小心就把所有動物都放上來了,真是讓人愉悅的工作環境啊~

兩年後再看,不勝唏噓,就算再高科技的抗爭,人民被剝奪武裝的情況下,最終的結局是現在這樣。

尤其在玩了 RDR2 後,才讓我深刻理解到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歷史脈絡,公民不能被剝奪擁有槍枝(武力)的權力,不然就無法跟有問題的政府、權力膨脹的執法機關抗衡。

youtube.com/watch?v=32KTKXZZ-B

我覺得這次新增的極限運動,真的讓全世界感受到不同的運動精神氣息。

看了男子和女子公園滑板決賽,日本、美國、巴西、澳洲、英國...只要場上選手一旦表現奇好,其對手無論是超前還是落後,都在場上不落人後的祝賀,擊掌,擁抱,比愛心,抱了一次又一次,完全沒有在怕競爭關係,彼此惺惺相惜對方成功完成難度極高的動作,為對方感受到榮耀。

而當有人動作失敗了,排名在前的「對手」也沒有吝嗇自己的惋惜,前往過去為對方打氣,即使知道可能下一個嘗試對方可能就超越自己,可是要一次完美無缺的表演就是如此困難,心裡都知道此時失誤的選手也是個人,需要的是鼓勵,因在街頭練習誰不是從失敗中再站起來而,才會累積成現在這樣的完美演出。

當初發明海綿寶寶和派大星的人,一定沒想到真實世界的海底,還真的找的到兩個一起到身影 :blobeyes:

twitter.com/echinoblog/status/

一種可能是騰訊因為資產實在太多,在想辦法輸出去,唯一合理的方式從中國掏錢出去時透過投資,但我個人覺得比較不可能。

另一可能是跟類似投資好萊塢電影事業的手段,讓劇情無法描述真實的中國,劇情裡頭的壞人不會是共產黨,劇情裡頭必然會有東方角色出沒,英雄裡頭有東方文化的內涵... 等。軟實力其實正向用起來滿厲害,現在的問題大家就怕他反向用。

第三種可能,覺得這樣投資會賺錢。不過投資遊戲公司有無賺頭,其實很多投資者摸摸鼻子沒下手,為何他就敢下手,下手也很重,這其實是很可議的。

cnbc.com/2021/07/28/chinese-te

有話好說的經驗觀察,真的是台灣公共議題和公民參與最大的難題,其實我覺得討論風氣真的跟工具環境有很大關係,如果社群媒體、傳統媒體持續用話題熱度排序焦點,所有的公共討論應該都會停留在淺碟上,直到公投或政策迫使直球對決,大家互相傷害的過程中才會開始有「討論」。

「今天我個人有個蠻深的感觸是,信聰(大哥)回答我的問題,也就是疫情是全世界都在討論的問題,他每天主持評論節目有什麼觀察,臺灣的討論點有什麼不同,他提到比如同樣討論AZ疫苗的副作用時,他就覺得相較於英國媒體,臺灣媒體的討論太過快速與武斷,同時臺灣也不易累積對同一問題的追蹤,很快就又轉移到新話題,臺灣媒體與讀者的關係像是打了死結一樣,導致一種不太好的循環」

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

Vampyr 這遊戲製作時,一定沒想到他們上市後兩年新冠疫情席捲全球,身為玩家的我真是感觸良多。

例如其中一個小故事,在1918年的西班牙流敢侵襲倫敦,讓整的倫敦城市死氣沉沉,商人賣假藥被身為玩家的吸血鬼抓包後,居然說自己在販賣希望,而且這個假藥一定要標價,不然買的人以為是假的,希望就無效了。
乍聽之下有點道理,然而那個假藥在遊戲中的社會,讓鄰居的一個父親因為一直購買,病痛怎樣都好不了,孩子因為受不到父親的照料,想進入幫派;賣假藥的人還讓自己的兄弟一起加入,用的理由還是「為了讓他有生存目標」,販賣希望是嗎?

***

即使過了超過一百年再度發生疫情,過去一兩個月針對BNT疫苗的吹捧,雖說不是「假藥」,然而不免就是在對無知的人販賣希望。有了希望會更好嗎?當然是;但有了希望病就會好嗎?有了假藥的希望,正確的藥就不會被排擠而錯過治療的時間嗎?不會像遊戲中的那位父親一直花精力在沒有真正幫助自己的病情上,最終得不償失嗎?真的受夠這種販賣假希望,卻無法面對眼前真實狀況的行為。

身為吸血鬼的玩家我,在聽完這劇情,已經不管他是可以交易物品的NPC,直接將之轉換成肚中的血液了。

想到曾經買正版遊戲,結果因為DRM要即時連網驗證,公司因為某些原因遊戲伺服器停用後,導致最後只好自行用盜版 patch 正版後才可遊玩的慘況。

感覺鄭州整個城市都要用 patching / hacking 的方式解決日常生活問題。基礎生活在 internet 基礎上,真的不怎麼牢靠啊。

wenweipo.com/s/202107/22/AP60f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