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 soulbound token ,其實不管加密貨幣還是區塊鏈的好壞,我對於整個社會維繫在看似安全的非對稱加密上,宣稱不可竄改突破,還是深感不安就是了。
雖然加密看似牢固,不過總是有例外,例如現存的加密貨幣領域天天可以看到被竊取的事件,結果不是密碼學問題,是不管用了什麼方式來儲存秘密,只要是人就有漏洞,現況的確不會被竄改,但可以被掠奪。

重重技術疊加起來已經促成了資訊社會階級,最高階級的人已經可以透過各種方式掠奪不同階級的東西。而可見的未來,隨著量子電腦問世,當演算法更新的青黃不接時期,擁有更佳設備和更佳技術的人,將會輕易突破低階設備的現有加密,這時像這篇論文所描繪的 soulbound 應用情境,更有可能成為階級掠奪的災難...

可以看看中國現在的疫情 APP應用,就可可窺見社會信用數位化,是解決了問題,還是其實強化階級,方便某群人掠奪其他人人生。

facebook.com/593913004/posts/1
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

Square Enix 賣掉了 Eidos Montreal,這家公司做了好幾個我愛的遊戲,從最近一代的 Tomb Rider、Deus Ex,到去年的神作 Marvel's Guardians of the Galaxy。尤其是去年這個,明明品質超棒,遊戲超棒,賣相超好,IP也有,感覺卻一點宣傳都沒有就蹦出來上市,隨著玩家好評,遊戲慢慢賣漸入佳近,結果今年二月 Square Enix 說銷售低於預期。WTF,根本感受不到行銷,銷售要怎麼達到預期?

或許是因為我不在這些遊戲的市場關係,不過我總覺的 Eidos Montreal 換個發行商應該真的比較好,做了這麼多有潛力的遊戲,上市當下都沒有賺到該賺的啊 :ablobsadpats:

但話說回來,在 Square Enix
下發行的遊戲,繁體中文的製作品質大多誠意滿滿。

gamesindustry.biz/articles/202

才滑了3分鐘 Twitter 就有滿滿的國族仇恨言論啊,唉,還是躲回來比較清新一點。

鳥類的黑幫文化🦅

最近破關完Yakuza 7,跟假日瘋狂的看鳥行程疊加起來後,突然發現驚人的鳥類黑幫文化。

台灣藍鵲是一個很特別的家族型鴉科,常常成群結隊一大票一起出現,但是長期看鳥的經驗,通常大票藍鵲旁邊,一定會有一些被巴頭的小弟如紅嘴黑鵯,樹鵲等。平常相安無事,有事就會被大哥打頭。

不過紅嘴黑鵯的生態也很有趣,如果當大哥不在,紅嘴黑鵯成群出現時,往往會發現有一堆更小的鳥混在裡頭出現,例如鏽眼畫眉,綠鏽眼等身形只有1/3的小鳥眾在旁晃來晃去。這時紅嘴黑鵯就很秋了,不過他們倒是不會跟小鳥眾吵架,只會自己跟自己打架。

我想在台灣鳥類的黑幫文化中,若頭(老大)應該算是大冠鷲了,稱職出來晃晃講講話,剩下的就交給底下的自己看著辦,其他什麼事也不幹。

台灣藍鵲應該就是各地的幹部,紅嘴黑鵯是黑幫份子(本身就很黑),其他小隻的則是在旁邊相安無事的老百姓。

回頭看看... hmm 我究竟寫了什麼,這算是某種 吧...

圖片是維基百科截圖的
zh.wikipedia.org/wiki/%E6%8C%8

Unreal Engine 團隊的成果真的驚人,他們把 Matrix City 這個虛擬城市釋出成為可以公用的套件後,有人就拿來測試製造超人,有人測試哥吉拉毀壞城市,還有人拿來城市的角落來當生成漫畫的背景!!

automaton-media.com/en/news/20

不過 Epic Game 在 PC上的 Exclusive 策略還是讓人很厭煩就是了。

40歲...
Quote
基輔準備出發進入交戰區之前,連長最後一次問有沒有志願軍要退出,此時又有4人當場舉手離開。王楠穎抵達前線途中,痛心目睹大量建築與美景成為一片焦土,「每天周遭都有轟炸聲,到處都有火災,空氣中都是火藥味,缺水又下雨。」

軍隊處境也更加艱困。「至此我已超過10多天沒機會換衣服,連兩天只能吃軍用口糧,在雨中站夜哨,第4天才終於能喝到杯熱水。」王楠穎表示,班長把他們當成特戰部隊在訓練突襲,每天全副武裝加防彈背心執勤與訓練超過8小時

cna.com.tw/news/aipl/202204210

DW做了一個調查報導,標題是最糟糕的污染我就被吸引去看了。

報導中,各大船運公司非法傾倒艙底水(Bilge Water),SkyTruth 這家 NPO 用衛星調查,光一年就有 1500 個疑似案例,艙底水因為包含各種機械油污,傾倒的污染一年總和有可能超過五倍的阿拉斯加漏油事件。

理論上,好的船上都有艙底水的淨水設施,但有些船運公司油水分離設備不修復,有些甚至設備是好的,但利用好設備蒐集到的油不去上岸做處理,而是蒐集好後,直接再加幫浦偷偷傾倒到環保不嚴格的海域,最慘的是,沒有人出來負責,沒有好的機制監督,沒有辦法舉證開罰...

啃,真的不要吃海鮮了,媽惹發科...

youtube.com/watch?v=W4nQBVEE4B

中文存... 再看一次還是胃痛,得開始思考究竟5分鐘有什麼備援方案可以選擇

ithome.com.tw/news/150473

顯示討論串

Atlassian詳細講了為何他們有400個客戶斷了兩週...(對,沒看錯,是兩週!!)

原因不是被駭、系統出錯,而是人為的跑錯script刪錯東西,原本只是刪一兩個,變成刪全部,看到這裡我就胃痛起來。 :blobugh:

之後講述了他們備份有效性,1-2分鐘的間隔時間就會被同步到AWS其他zone,但是復原的緩慢原因,因為備份是整個備份,復原僅需要復原一部分,變成要萃取資料很花時間人力。
atlassian.com/engineering/apri

整個案例無論是公關、客服、詳細的公告、後續說明... 當然還有股價,都是一個可以留存參考的案例。

community.atlassian.com/t5/Jir

jira-software.status.atlassian

最近很意外的看到了雙縫實驗百多年各個先人智慧的實驗結果,實在毀我三觀。

簡單說,人類以為可以用實驗觀察、眼睛證實的事情,微觀世界裡經過實驗證實,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因為設計者做了個反監測機制,這個機制太強悍,不但可以跨越空間,還可以跨越時間,未來還可以改變過去,而且不是科幻小說。

最讓我疑惑的是,為什麼這個反監測,或是反觀察機制要做到這麼絕對?人類一想要看就給你同一個變成粒子的結局,身為一個程式設計師,這感覺上就是被程式化的反作弊機制,而我們偉大的物理學家們一直想要反組譯甚至駭入造物主的程式中,實在令人擔憂,會不會揭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後,發現不該讓我們發現的秘密呢?

而微觀世界的粒子如果建構在有條件可以觸發跨越時空限制的環境,那宏觀世界為何又要造成目前我們熟悉的運行方式?想了想,真的不用花什麼時間在玩metaverse,從量子力學看起來目前我們本身的構成,整個世界都長得很metaverse。

p.s. 影片解釋非常清楚,唯有影片作者自己對宏觀世界的推論我無法完全認同..
youtu.be/-ZNPWADgKCU

最近碰到M$發瘋的擋信,大概把Linode Tokyo整個都封鎖住了,回顧了一下是去年12月底開始,一開始的退信沒有寫詳細原因,最近的改善是,在退信原因中終於有寫因為ISP某個子網域在他們的阻擋名單中,請我們聯繫ISP,而租用Office 365的人最慘,連自己想要收到的系統通知信、忘記密碼信,都無法允許,只能看著信件完全進不去系統。

我就在想,究竟為什麼會覺得SPAM Filter把整個subnet封鎖是一件很OK的舉動,是什麼類型的判斷讓他們寧願錯殺一千也不願放過一個IP。搞不好是他們新上架的AI系統?如果真的去問微軟的原因,這個時代最有可能的答案就是,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因為是AI自動判斷出來的,一開始判斷出來某個信件,某些信件,最後整個服務的subnet全部都進去。

在AI時代的新興攻擊模式或許不用花大成本去做DDOS,只要想辦法讓一個做得很爛的言論審查機制,吃到垃圾關鍵字,就有機會攻擊服務下面所有的訊息,阻擋訊息發送或流出,想想最爛的還是套用這種不可思議機制的廠商。

linode.com/community/questions

這個很適合用來進行思考訓練,紀錄一下思緒。

我承認看到消息時,心裡第一個念頭有點逆風,大概就是:「看吧這種層疊相依地獄供應鍊,遲早要出事」。後續看了一些評論都在討論不是很認同,我覺得有必要區隔,這種程度的攻擊其實是供應鍊攻擊,是不是Open Source都會發生,就算是閉源軟體,被換掉下載檔藏蟲讓自動更新時散播也是常見的。

從攻擊的角度來想這件事,就沒這麼難了,我覺得是划不來的無效攻擊,因為無法達到攻擊目標喚醒想要反戰意識,無法讓對象真的收到想傳達的訊息,反而喚起了仇恨。

從行為的角度來看,刪除檔案就是一個侵害他人財產的行為,無法因為動機有多良善而逃避這個問題,如果動機良善就可以動刀槍使無辜人受害,那跟俄軍入侵烏國有何兩樣?

我反而覺得唯一沒有問題的就是開源授權,在這框架下他當然可以自由的做這件事情,即使會遭受法律針對其惡意行為做處罰,使用程式碼的人也被警告了,撰寫程式的人讓你免費使用的過程,並不負責擔保其會正常運作。

不懂為何風向洗到「Open Source造成的」,是因為平常大家太信任自己下載的東西,而感到被背叛嗎..
news.ycombinator.com/item?id=3

當 Sanni 強忍不安,為了讓Alex 獨攀更不會分心而暫離Alex,開車到一半大哭起來時,我突然領會到這部紀錄片最深刻的描繪:一個追尋極致完美、追尋最大自由的人,讓身邊的人都用真愛來支持他的自由,即使每個付出愛的朋友都知道這些沈重的受傷風險,卻沒有因此怯步,反而因為尊重和崇敬這樣的自由,掏心挖肺付出更多來幫助Alex追尋極致。

關係上尊重個人的自由更甚於佔有;攝影時支持支持自由意志克服了道德恐懼;而唯有心靈上真正的自由,Alex才得以從各種旁人期待或害怕的情緒中抽離,創造了那一個完美的攀爬歷程,

這就是自由的力量,Free Solo 這種攀岩的 Free 真是名符其實。

突然發現年過四十的我卻還在過著跟二十出頭一樣的生活,對此感到無比幸運,自由的安排到處趴趴走,自由的熬夜打電動(當然體力差很多),揪一揪就可以找到年輕人聊天吃飯,談談學校和生活瑣事。

仔細想想,現在跟那時的差別,就是有錢了不窮了可以採購年輕時沒有錢買的裝備了。不過即使有了財富,少了興致卻什麼也無法做,做什麼也不享受,我才發覺原來擁有一個興趣是可以如此長久受益,無論年輕時候花了多少時間投資在那些看似無謂的事情,後來都慢慢在各種時候補充能量。

只可惜大環境還是變化,環境生態跟年輕時還是有所改變就是了...

玩過Not for Broadcast遊戲,當過一個稱職的當局導播,就是要在有人於新聞中挺身而出抗議時,消音轉這些抗議人的聲音,把畫面用各種方式蓋掉切掉,當個通話的導播。

沒想到真實世界中,俄羅斯的新聞就有一模一樣的真實情事上演。

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

電影院看時代革命,坐左邊的5分鐘就開始擦眼淚,右邊的15分鐘後開始啜泣,左前方的從頭到尾衛生紙沒停過。週日晚上大概滿半場,大概都是年輕人。

看完的感想,在我這種歲數之後,最大的問題是對社會冷漠,對自由理所當然,對時代沒有想像。真希望香港人能成功。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Taiwan is a cou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