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話好說的經驗觀察,真的是台灣公共議題和公民參與最大的難題,其實我覺得討論風氣真的跟工具環境有很大關係,如果社群媒體、傳統媒體持續用話題熱度排序焦點,所有的公共討論應該都會停留在淺碟上,直到公投或政策迫使直球對決,大家互相傷害的過程中才會開始有「討論」。

「今天我個人有個蠻深的感觸是,信聰(大哥)回答我的問題,也就是疫情是全世界都在討論的問題,他每天主持評論節目有什麼觀察,臺灣的討論點有什麼不同,他提到比如同樣討論AZ疫苗的副作用時,他就覺得相較於英國媒體,臺灣媒體的討論太過快速與武斷,同時臺灣也不易累積對同一問題的追蹤,很快就又轉移到新話題,臺灣媒體與讀者的關係像是打了死結一樣,導致一種不太好的循環」

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

Vampyr 這遊戲製作時,一定沒想到他們上市後兩年新冠疫情席捲全球,身為玩家的我真是感觸良多。

例如其中一個小故事,在1918年的西班牙流敢侵襲倫敦,讓整的倫敦城市死氣沉沉,商人賣假藥被身為玩家的吸血鬼抓包後,居然說自己在販賣希望,而且這個假藥一定要標價,不然買的人以為是假的,希望就無效了。
乍聽之下有點道理,然而那個假藥在遊戲中的社會,讓鄰居的一個父親因為一直購買,病痛怎樣都好不了,孩子因為受不到父親的照料,想進入幫派;賣假藥的人還讓自己的兄弟一起加入,用的理由還是「為了讓他有生存目標」,販賣希望是嗎?

***

即使過了超過一百年再度發生疫情,過去一兩個月針對BNT疫苗的吹捧,雖說不是「假藥」,然而不免就是在對無知的人販賣希望。有了希望會更好嗎?當然是;但有了希望病就會好嗎?有了假藥的希望,正確的藥就不會被排擠而錯過治療的時間嗎?不會像遊戲中的那位父親一直花精力在沒有真正幫助自己的病情上,最終得不償失嗎?真的受夠這種販賣假希望,卻無法面對眼前真實狀況的行為。

身為吸血鬼的玩家我,在聽完這劇情,已經不管他是可以交易物品的NPC,直接將之轉換成肚中的血液了。

想到曾經買正版遊戲,結果因為DRM要即時連網驗證,公司因為某些原因遊戲伺服器停用後,導致最後只好自行用盜版 patch 正版後才可遊玩的慘況。

感覺鄭州整個城市都要用 patching / hacking 的方式解決日常生活問題。基礎生活在 internet 基礎上,真的不怎麼牢靠啊。

wenweipo.com/s/202107/22/AP60f

為了感謝日本,只好來下單 PS5 🎮 (疑)

這個當靈魂擺渡船長的工作,玩的時候不知道,結局的後座力卻讓我老淚縱橫。

細想起來,每個故事背後的隱喻,真的是經歷越多越感傷,不過就如眾多玩家評價的,面對死亡這種事情總是無法釋懷,漫長的農完其他靈魂的需求,才發現照顧了自己,漸漸才走出陰影。

真心推薦 Spiritfarer
store.steampowered.com/app/972

最近有種一講到Facebook就內心火大的狀況。

後續:
FB不管、不提供管道服務企業管理平台的客戶、繼續放著錯誤的指引給企業管理平台,Public Suffix List持續哀號說不斷被騷擾,叫FB提供個窗口來接收看看這些抱怨,不要躲起來。Apple呢,看起來沒有任何反應,不過PCM看起來應該會讓整個SaaS廠商的成效追蹤失效,沒有引起更大反應有點怪。

github.com/privacycg/private-c

原來像是后翼棄兵中的西洋棋天才兒童是真的,而且還是流落街頭的小朋友被挖掘

nytimes.com/2021/05/08/opinion

剛剛看高登拯救一家餐廳節目,問到餐廳主人說,你碰到這些難題,都跟誰談,餐廳主人幾乎要熱淚盈眶說,這幾十年都沒辦法跟別人談,要怎麼跟其他人談自己搞砸失敗的事情,而且還是繼承80年的歷史家業,而且還是要指責自己的兄弟 :pleading:

今天看了這個,以及有不少深受 Facebook商用平台改版之害的客戶,真想揮 FB 兩巴掌 💢

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

當你什麼都無法相信,其實也失去了行使善良的能力。

我認為當社群(網路)當變成八卦集中地,變成取暖地,變成謠言散布所之後,長久之下人心會被其慢慢腐蝕,逐漸演變什麼都無法相信。不相信政府,不相信商業,不相信正義,不相信好人存在,再也無法善意優先推斷。這真的是個有病的社群網路世界。

很想罵一聲 mother****** 💢
5700公尺深海,如果真的有如深海潛航的海怪,應該是吃了滿滿的塑膠養成的
money.udn.com/money/story/5599

自從知道海洋的真相後,就已經不吃野生魚類好幾年了。在此之前,因為去沖繩美麗海看到水族館裡頭的鯨鯊,才知道原來台灣的小吃日常鯊魚煙居然是吃了這麼可愛的野生動物。

身為一個沒有技能去海中探索的陸行動物,在Beyond Blue的感受其實有不少樂趣。即使僅僅是一個 Walking Simulator,但從鯨鯊、虎鯨、到章魚、海龜等,都用真實世界的色彩花紋比例來用心建模,與其說「好玩」,不如說是圓一個可以在海中潛水與夢幻生物合照的夢,這樂趣比想像中的大的多。

畢竟,有生之年,還是有很大的機會看到這些物種滅絕,如果照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應該都只能在VR遊戲裡體驗海洋生物的美了...

於是身為玩家只好祭出更嚴厲的法案,讓警察監控整個城市把整個城市當成勞改營,或是用宗教力量公審一個犯錯的人,讓大家維持生存的希望。

然而玩家究竟還是得面對終極挑戰:零下150度的低溫來襲,再怎麼樣的準備,我只能看著城市居民一個一個截肢病痛,甚至死亡,但即使抱著病痛,還是得去煤礦區域採礦,不然只會全滅。

直到遊戲最後終於結局看到新生活的曙光,回顧種種玩家事蹟後,遊戲製作者問了玩家這樣的問題:

「是的,我們存活了,但一切是值得的嗎?」

為了存活,為了維持秩序,只好犧牲兒童,犧牲隱私,排除生病的人,不醫治重症患者以節省醫療資源,不收難民,建立競技場讓人PK,用宗教的正義強迫所有人信仰,監控自己的鄰居,把自己當神把異己當叛徒,把反對者送入監獄,用恐懼或威嚇來「領導」以存活,這些都完成後,才有辦法生存,真的是值得的嗎?

退一百步來想,亂世為了生存,這些是必要手段,但太平時期,真的要有這些奇怪的法規嗎?

Show thread

去年勞工節貼在FB的,來轉貼到這裡,FB很機車不能有簡單方式備份文章。今年勞工節再來玩個強制勞動的遊戲好了...

***

我在5/1勞工節當天,通過了僱用童工法案,開啟了24小時強制工作法案,關押異議人士,用宗教力量來宣傳粉飾太平,一切都是為了要讓大家活下去...

===防雷線預備===

冰封龐克 Frostpunk 這個遊戲,算是近期玩過最讓人反思的作品。

背景是在一個全世界突然被冰雪來襲的情境下,所有的都市都滅絕,人們在長途跋涉後,所有的希望就在一座燃煤供熱爐的周圍求生存。

一開始,你以為一切都可以像是其他遊戲般,建造一座城市,慢慢讓危機度過再恢復原狀,沒想到遊戲設計這個災難中通過的法令,一去不復返,因為人們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也只能聽你的。

慢慢的,終於掌握了這個情境的邏輯,感覺糧食也充足了,木材也夠了,煤礦看來可以一直燒下去,然後呢?然後就慘爆了,因為大家發現自己的家鄉完全沒有存活者,大家的「希望」跌落到谷底後,就開始民心思變:

「我們不該待在這裡的,我們應該要去其他地方!」
「我們完全沒希望了,直接掛了算了」
「活著到底有何意義?」

近期經驗的奇怪連結。

首先,玩了一個中二的遊戲Persona 4,裡頭講了不少小鎮生活人們苦惱,變成他們的心魔,直到他們跑去了內心世界真正接受自己的灰暗面,從中才能轉換成力量,主角就是要幫助大家抵抗心魔的那位。

雖然中二卻也得到不少樂趣,卻無意間跟讀的書《令人神往的靜坐開悟》連結在一起。

書中透過佛法靜坐的認識,把自己的經驗努力的描述出來,其中一個重要的經驗就是認識到世間的真相(和謊言),能夠透過內觀把這些分離出來,一一區辨,才能知道自己真正是什麼,體會到無我的意義,解脫出來。

無論是遊戲中的角色從認識真實的自我獲得真正的力量,還是書中作者從靜坐內觀體會到去蕪存菁後的內在力量,我覺得都根基於對自己心靈努力探索察覺的力道—在資訊科技過於發達的現代最難得到的力量。

回過頭來,覺得自己年輕時「得到」在自然中的探索能力,這兩年找回這樣的感受,真的是很幸運。不管怎樣繁雜的心情,不管多厲害的科技誘惑,當我有機會走上林間小路,就可以把難題放下,專心在內心上、世界上。

p.s. 《令人神往的靜坐開悟》是個書名不大怎樣,但讀來很有趣的書,推薦!
readmoo.com/book/2100990470001

這實在太好笑。山雀科築巢會用細緻的毛編織築巢,結果不是去撿屍體上或掉落的毛,居然直接在睡覺的掠食動物上「採毛」。影片的狐狸被吵得睡不著 :meowouch:

reddit.com/r/Damnthatsinterest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