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坠毁惊吓燕鸥导致大量燕鸥蛋遗弃》 加州 Huntington 海滩 Bolsa Chica 湿地保护区上个月有两架无人机非法闯入,其中一架坠毁,因为担心是来自捕食者的攻击,数以千计的燕鸥抛弃了它们的地面巢穴和蛋逃离。这是当地最大规模的燕鸥蛋遗弃事件之一。疫情驱使更多的人寻求室外空间,去年有大约 10 万访客访问了 Bolsa Chica 湿地保护区,而前一年只有 6 万人。游客带来了无人机、狗和自行车,这些都是禁止的。没有拴起来的狗对野生动物是灾难性的,狗追逐着鸟儿,鸟儿则遗弃了鸟巢。 | solidot.org/story?sid=67968

金門大學的陳鐘誠助理教授以十分鐘系列而聞名,今天模仿陳老師知名系列,推出《十分鐘體會六百秒》,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踴躍報名。

《员工宁愿辞职不愿放弃远程工作》 在许多地方,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企业逐渐恢复到原来的工作模式。虽然 Google 等公司承诺给予员工工作的灵活性,但很多企业的高管开始称赞办公室工作的优越性,认为远程工作削弱了合作和企业文化。员工们并不认同这一观点。过去一年的经历证明,很多工作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无需漫长的通勤。有员工认为,一部分企业老板是在试图重新控制他们的“小黄人”。上个月对 1000 名美国成年人的调查显示,如果雇主在远程工作上没有灵活性,有 39% 的人考虑辞职。在千禧年和 Z 世代人群中,这个比例达到了 49%。FlexJobs 对 2100 人的调查显示,无需通勤和节约费用是远程工作最主要益处。超过三分之一的回应者称,远程工作至少每年能节省 5000 美元。 | solidot.org/story?sid=67934

《DragonFly BSD 6.0 发布》 DragonFly BSD 发行版发布了 v6.0 版本。主要变化包括:更新了 VFS 缓存系统,改进了内存分页,重写了 Callout API,改进了 EFI 帧缓存支持,更新了文件系统如 HAMMER2,等等。 | solidot.org/story?sid=67736

《Linus Torvalds 谈开源开发和美国生活》 Tag1 公布了采访 Linus Torvalds 的第二部分:开源开发和在美国的生活。
Torvalds 说他是一个死心眼的人,与其他开源项目没什么互动,这是他在 30 年后仍然在维护内核的一个原因。Linux 以及 Git 的成功部分可能是幸运部分可能是时机合适,也就是在“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正确的事情。他说,维护一个庞大项目需要大量的工作,长时间维护一个项目并不好玩,但非常有意思,极具挑战性。不是每个人都想做这样的事情。
维护一个大开源项目的另一件重要事情是公开,你不能靠一个内部圈子秘密讨论后公开结果,你需要把一切都敞开。Linux 能够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并没有庞大计划,没有事情将会如何走向的高度期望,这让很多开发者很容易能参与进来,因为他对 Linux 怎么走是持开放立场的。开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诚实,你不想在背后玩政治,你可以不喜欢你合作的每一个人,他们也不需要喜欢你。最重要的事情是你们能信任彼此。信任真的非常重要。To | solidot.org/story?sid=67688

《Linus Torvalds 谈 Linux 三十年》 Linux 作者 Linus Torvalds 接受了邮件采访,回顾了 Linux 的三十年,GPL 许可证以及 Git 版本控制系统。在三十年内,Linux 从一个业余性质的个人项目成为最广泛使用的专业操作系统,Top500 超算全都运行 Linux,超过七成的智能手机运行基于 Linux 的 Android。Torvalds 说开发 Linux 时他真的没有想得太远,更多是一种概念验证,向外展示下他过去几个月的工作成果,更好的理解他的新 PC 硬件。但到了 92 年初 Linux 就比他预想的更庞大了。从个人项目到其他人也使用的项目是一个巨大的转变。Linux 最初是作为替代提供给负担不起昂贵商业 UNIX 系统的人,因此它采用的许可证是不能商业使用。当有人想通过软盘在本地的 Unix 用户组分发 Linux 但想要至少收回软盘的费用后,他切换到了 GPL 许可证,随后基于软盘的发行版 SLS 和 Slackware 就诞生了。对于 | solidot.org/story?sid=67660

Did you know #postmarketOS supports a few smartwatches? Well, now you do!

However, up till now we didn't have a proper UI for them. Since I put a lot of work in the Mer stack to get it running for #Glacier, it was only a few more packages to get #AsteroidOS up and running on #postmarketOS as well!

Merge request coming in real soon!

呜呜呜听我们数学教授讲了个故事我要哭了。

她说当时哈佛只有她一个女性数学phd学生,甚至在她拿到phd之后,五年后下一个拿到数学phd的女性才出现。同时有很多女性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继续读下去,她说其实她当时也很犹豫,因为她也被哈佛耶鲁哥大等法学院录取了,但是她因为一个“stupid reason”留了下来。

她觉得如果她不继续读下去的话,就会有人跳出来说“I told you women can't do math.” 所以她继续了下去,拿到了phd。她和我们说你们可千万不要以这种理由选择自己的career,但是她的这个理由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她讲她大学的故事的文章将会在AWM (Association of Women in Mathematics) 发表。文章包含了她讲述在那个完全没有女性学数学的年代读数学phd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和她所面临的困难,以及她的经历。(但是交稿ddl是昨天所以我们应该过一段时间才能看见文章hhh)

✍️COSCUP 年會將於 7/31、8/1 舉辦 ,徵稿期間為即日起至 5/10,請把握時間喔!

👉投稿這邊請,議程軌要選擇《帶您讀源碼》唷:pretalx.com/coscup-2021/cfp

Show thread

這幾天的課題是研究 Drupal core,看看它的 object model 與 plugin system design。

然後試著在 Phoenix 裡重現。

把自己前半生的失敗寄望在小時了了的我、對我施予斯巴達式教育,我一直試著與這樣的父母取得和解或互相諒解,但是我發現這些努力都是徒然,無論我怎麼做,我永遠都是他們心目中那個不成材、沒用的孩子,我好難得到他們的肯定與讚美。

所以我所能做的最大反抗,就是在我這脈不要有後代,以免我在不知不覺間複製了他們的教養方法。

Show thread

大約在國小到國中這之間,我曾經想過:在家中二樓割腕、在附近的橋上跳河,好擺脫我現在才知道有這個詞的所謂「情緒勒索」,但是最後都沒有實行,並非我怕死,而是我不想給處理我屍體的人造成麻煩。

是直到發現電腦的有趣,以及後來透過數據機找到新世界,這種負面念頭才逐漸消弭。直到最近,我才又想起來。

不過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少年時孤獨的我,我有不論現狀如何糗,也不會取笑、貶低我的,妻子、貓與朋友。比起尋短,我寧願選擇更奮力掙扎。

Show thread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