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陪伴我至少有二十四年的登山車,再度翻修一下。

變速器撥桿、變速線拔掉,留下限位器固定大盤與飛輪齒比;把已經變質的煞車外管換新。

就當成近距離的代步車。

洗澡的時候想了一下,我還是真的好想做 GUI。

《2022 年手机应该可以使用五年或更长时间》 2022 年涌现出智能手机制造方式的新思考。其中之一专注于对硬件和软件的长期支持。这种思路的核心是智能手机硬件达到了一个平台期。从中端到旗舰,硬件现在足够强大,可以坚持数年而不会过时。无论你关注的是尖端性能、相机还是电池寿命,逐年大幅提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这并不是说我们不再渴望年度进步,但是不再突然让旧型号变得过时。因此在半年一次的安全补丁之外,现在智能手机应该得到长期的软件支持。更不要说关于原材料和电子垃圾在可持续性和维修权方面日益引人注目的争论了。越来越难以证明生产只能使用几年的一次性电子产品的合理性。同时,高昂的价格和生活成本的攀升让人们对更容易获得的维修计划和备件的需求有了新的认识。不要忘记翻新机的流行。对于智能手机制造商来说,长期支持也不一定就是无利可图的冒险。随着时间的推移,官方维修渠道会带来收入,而长期支持也可以计入手机零售价。而且还可以探索“硬件即服务 | solidot.org/story?sid=71518

《cURL 作者计划拿 1000 美元的服务器托管和维护费用》 cURL 是一个广泛使用的互联网基础工具,几乎被每一个联网的设备和系统使用。cURL 的维护费用主要来自捐赠,作者 Daniel Stenberg 称从 Open Collective 筹集的捐赠余额超过了 13 万美元,此前项目最大的开支是 bug 悬赏,但现在这笔开销将由 Internet Bug Bounty 项目承担。他现在考虑从筹集的资金中每个月收取 1000 美元作为服务器托管和管理费用。过去二十多年他都是用自己的钱和自己的时间托管和管理服务器。 | solidot.org/story?sid=71524

如果這麼討厭寫 Well-formed & Semantic HTML,那你可能要問問自己是否其實不適合做 Web 啊。

《物美价廉的时代可能结束了》 过去 30 年企业和消费者受益于跨境联系,令电子产品、服装、玩具和其他商品保持稳定充足的供应,有助于将价格保持在低位。但随着疫情和乌克兰战争持续影响贸易和商业关系,这种繁荣时期似乎正在发生部分逆转。企业开始重新考虑在何处采购产品和增加库存,即使这意味着效率下降和成本上升。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意味着从经过精心优化的全球化脱离出来,这样的趋势会对通胀和世界经济产生重要影响。经济学家们正在讨论,最近的供应链动荡和地缘政治冲突是否会导致全球生产的逆转或重新配置,被安排在海外的工厂是否会搬回美国或其他政治风险较小的国家。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许多商品价格长达数十年的下降可能结束,甚至开始上涨,这可能会推高整体通胀。自 1995 年左右以来,汽车和设备等耐用品抑制了通货膨胀,而服装和玩具等非耐用品的价格往往只是缓慢增长。 | solidot.org/story?sid=71433

《Heroku 披露黑客入侵细节》 Salesforce 旗下的 PaaS 服务 Heroku 披露了上个月遭到黑客入侵的细节。入侵发生在 4 月 7 日,攻击者访问了 Heroku 的一个数据库,下载了储存的客户 GitHub 集成 OAuth 令牌。4 月 8 日攻击者开始利用下载的 OAuth 令牌枚举客户软件库相关的元数据。4 月 9 日攻击者下载了 Heroku 的私有库子集,其中含有部分 Heroku 源代码。GitHub 在 4 月 12 日发现了攻击者的活动,次日通知了 Salesforce。4 月 16 日,Heroku 撤销了所有 GitHub 集成 OAuth 令牌。之后的调查还发现相同的令牌被用于窃取客户账号的哈希和加盐密码。Heroku 所有客户的密码随后被重置,并轮换了内部凭证。 | solidot.org/story?sid=71434

You can now read and engage with news and information about 🇪🇺 EU policies, in a privacy-focused environment and with no transfer of data outside the EU.

This initiative is part of an EU pilot for supporting and using social media platforms based on open-source software.

Follow us! 🙌

#EuropeanUnion #Mastodon #Fediverse

《欧盟加入 Mastodon 社交网络》 在 Twitter 同意 Elon Musk 的收购提议之后,许多对这笔交易持怀疑立场的人涌向了 Mastodon。Mastodon 是去中心化、分布式微博社交网络,采用联邦式架构,特朗普的社交网站 Truth Social 就是基于 Mastodon。现在欧盟也宣布加入 Mastodon,建立了自己的服务器 EU Voice。虽然这只是一次尝试,但它代表了欧盟对能与主流社交媒体平台如 Twitter、Facebook 和 YouTube 展开竞争的私有和开源软件的支持。欧盟还同时在去中心化视频分享平台 PeerTube 建立了一个账号 EU Video。欧盟表示他们的目标是提供替代性的社交媒体平台,优先考虑个人及隐私和数据保护的权利。 | solidot.org/story?sid=71395

這年頭做內容的也跟著瘋 CSR,沒有必要做成 SPA 的都去做 SPA,還一堆人自欺欺人說 Googlebot 會爬,你們讓資訊檢索的成本攀高,又把爬蟲的責任託付一間私人公司,我不要說為虎作倀這麼毒辣,但是你們在技術選型上真的很不負責任。

顯示討論串

我剛剛看了 Twitter Tweet 的網頁 HTML source,才發現連 Twitter 也同個模樣,Tweet 內容不在其中。

顯示討論串

讀取權限封閉不公開的 SNS,配上讓 crawler/bot 難爬內容的 Client-Side Rendering 前端設計瘋潮,造就了這些年的資訊流通障礙浩劫。

@poga 我一直觉得不锈钢菜板这个东西的定位很怪。菜板应该是作为保护菜刀刃口的一个东西,而不锈钢菜板和菜刀差不多硬,就完全起不到这作用了,而且噪音必然很大…

然後每月定期定額就能讓小站活的更久 :rab_tearsplash:

patreon.com/g0v_social

g0v.social 從 2017 年開站活到現在,已經比大多數 VC 投資的平台活的還久了

他能這樣持續活著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不是 twitter

(使用前請參考風險說明 fieldnotes.resistant.tech/fede )

As one of the main Mastodon developers, I can't promise you that Mastodon will be a complete and exact Twitter replacement for you, but it may fit your use-cases, at least it does for me.

Just keep in mind that it is not exactly the same thing, some core design decisions are different (there isn't an unique centrally-governed website, but many interconnected servers operated by different individuals and organizations) and thus the tradeoffs can be different as well.

While I personally don't think Mastodon should aim at being an exact replacement to Twitter, I do hope Mastodon can be useful to more people wanting an alternative to Twitter! And I know there are lots of room for improvement, on things we do know, and on things we don't.

Also keep in mind that Mastodon is developed by only two core developers payed through a non-profit funded through sponsorship, grants and donations, so please be patient!

偶尔我会觉得,我妈基于直觉的生存智慧,有时候会超过我的独立思考。

比如,前年逼着我表弟放弃在字节的工作,在美国读了一个世界 Top 30 的水硕(正好符合英国high potential visa的条件);去年押着我在多伦多涨价前买房;16年逼我离开某创业公司,提前看穿互联网创业泡沫;再往前,当我爸反对移民的时候,我妈会参考一些社会经济条件比我家略高的人,是如何做决策的。她觉得他们的做法更有参考价值(比如某复旦政治学教授朋友早早让女儿大一从北航退学,去英国。)

像是她被时代折腾过多次经验,成了某种算法。面对潜在的危机时,她计算的比我更快。

每个家庭都有一个《百年孤独》里的乌尔苏拉!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