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Mastodon刻意缺少的推特「功能」與這樣有何好處:

1. 嘟文的轉發/喜歡數在時間軸上看不到,必須點入才知道:讓內容(而不是其人氣值)來決定你是否要點開它,並避免你對該嘟文的第一印象受到眾人態度先入為主的影響。

2. 不會通知「有人喜歡了一則提及你的嘟文(對你的回應)」:當陷入爭吵或遭受批評時,持續得知網友正在致敬(打心)那些抨擊或侮辱你的文字,只會幫你帶來更多不想看到的東西以及導致衝突擴大的心理壓力。
3. 不提供「引用貼文」:用回覆來與原PO對話,而不是拿其貼文來示眾還另開一串只跟自己的跟隨者議論指點。

4. 無法全文搜尋:騷擾者無法再輕易翻出你的所有舊文,只為了攻擊你偶然曾經對某事或某人發表過的看法。當然你對於希望便於被查找的發文,自主加上hashtag即可,這是可以搜尋的。

以上是我自己理解的摘要筆記,來自原文: 4 Twitter features Mastodon is better for not having
scott.mn/2022/10/29/twitter_fe

因為覺得「多說做了什麼,少說看了什麼」這個一直被我碎唸的概念,長期以來對於型塑小站文化太重要了,也是 de-radicalization 很重要的手法。

就當作紀念當年的 吧,決定寫進伺服器規則,這樣就不用一直打字 :blobcozy:

「這些新興應用和平台的共同點是碎片化。無論是有意識地自我分類到志同道合的群或社群管理的群,還是來自一群不同的人觀看他們自己的演算法策劃的影片消息而形成的自然碎片,這些應用都有自己人以群分的手段,基於他們想跟誰交談以及他們想接觸什麼來分流人群。 我們就是這樣恢復網際網路的舊秩序的——不是恢復成原始的形式,而是復原其光榮的、碎片化的本質。」
techbang.com/posts/103233-inte

//《蘋果日報》、《立場新聞》及《眾新聞》等,在去年至今年相繼停運,多名總編主筆被捕,無數記者失業。事隔愈一年,獨立記者鄭思思周二(20日)傍晚,在YouTube發布長約9分鐘的紀實片《給善良的我們 For the Greater Fool》,分別訪問4名前記者及前採訪主任,在他們任職的傳媒機構結業後,如何保持記者的風骨、正直和善良。//

感謝善良而勇敢的香港新聞工作者們。🙏

“你们的沉默是对压迫者的支持!”

这是伊朗女演员塔拉内·阿里多斯蒂 (2016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推销员》主演)在她的 Instagram 页面上发布的最新帖子之一。11月13日塔拉内在 Ins 发布照片,摘下头巾举起“女性,生命,自由”的宣言,并以此作为 Ins 头像。12月17日塔拉内被捕,她的 Instagram 帐户已无法访问。

跟老婆散步原想去一家小店吃日本料理,結果撲空的原因竟然是…

目前在推上開象的連結,都會進入警告頁面,開過不同伺服器的連結都一樣😌

歷經今天馬斯克之亂,忍不住想到Ethan Zuckerman,截圖是我在《財訊》寫的倒數第二篇專欄。

這是他的Mastodon:@ethanz,他也是我在嘟嘟象跟隨的前三人之一。

一早忙死我了,Google廣告聯播網大當機。今天是世界無廣告日哈哈哈(笑著笑著就哭了繼續接客訴電話)

tl;dr: 「捐款小站聖誕卡義賣中」

今天有件事想跟大家分享,希望不會被覺得很嘮叨。

從臉書到G+(如果還有人記得這個東西)到推特,大家都習慣社交媒體的更迭,不過小站有一件事,和其他地方不一樣。上面列出的 SNS 背後都有大公司支持,大家平常不會意識到每一則發文的背後支出的成本是什麼,這個成本不單是頻寬跟機器的成本,還有維護服務的心力跟時間成本。

但維護小站的僅僅是一個人,跟兩隻貓。

如果要我形容,小站是混沌中一個能暫停的角落。我不知道對大家來說是什麼,如果只是想備份推文,大可以打包下載就好,或是架你自己的伺服器。因為每一則嘟文的支出,不光是小站捐款者的資源,還有其他人看到的情緒勞動,以及站長維護的時間心力。

如果你有很多話想說,也那很好,這是一個溫柔的小站,如果大家在這裡找到一點安心說話的感覺,我想也是小站的目的之一。

但我想邀請大家,加入捐款來支援小站的運作。

現在我跟 @nightside 正在做小站捐款的聖誕卡義賣,你會收到我的手寫的貓貓照片卡片或是 nightside 的手工卡片,詳情請參考她的置頂嘟文。

溫柔的環境,我想是需要大家一起創造的。

如果你不愿意走在前面,请你跟着队伍。
如果你不愿意跟着队伍,请你在路边围观。
如果你不愿意在路边围观,请你在网上呐喊。
如果你这些都做不到,请默默闭上你的眼,坐下来,享受我们为你争取来的权利。
但是请不要装作视而不见,更不要冷嘲热讽。
因为争取来的阳光,既属于我,也属于你。
一一南京传媒学院

昨夜低落之後,這篇很棒的文章給了我一些療癒的力量:
【關於選舉結果,我想談談的是】- 侯宗佑
facebook.com/772811806/posts/1

1)
今晚12點後
不能再換選舉相關的頭貼、以任何形式拉票
包含轉貼文章、換頭像、穿戴有候選人名字/號碼/代表顏色的衣服/飾品/口罩

❗違者最高重罰500萬❗

2)
明天投票時
不能配戴「任何足以辨識候選人身份的物品」
❗包含口罩❗

新北答錄機市長,除了恩恩案以外,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大案子。

"新北銀河灣"

為了龐大的土地重劃利益,燒起了多把無名之火。

鏡周刊有為了這個議題做了專題:
mirrormedia.mg/story/20221108s

侯侯做事情,就是為了利益,置市民生命財產於不顧。

新北市民啊,票投林佳龍,許自己一個安全的生活與未來。

伊朗队球员拒绝在赛前唱伊朗国歌 ,观众席伊朗球迷举起"Women Life Freedom"的slogan,太震撼了,伟大的人民,献上我的全部敬意,希望你们平安,祝福你们赢得自由和更好的生活!

這次風波頻傳的足球世界盃的政治經濟意義:

「當FIFA宣布卡達在最後一輪投票,以14比8擊敗美國取得世界盃主辦權的時候,埃及最富盛名的伊斯蘭教法學者卡熱達維(Sheikh Yusuf al-Qaradawi),甚至直接說這是全世界穆斯林對美國的勝利。他是一名被認為站在極端保守主義立場的學者,也因此他對卡達主辦世界盃的發言,幾乎就代表了整個伊斯蘭最右派的價值觀。足球運動顯然是西方世界的產物,一名最保守的學者跳出來認為舉辦代表西方價值的賽事是一場勝利,可見舉辦世界盃,對於廣大的穆斯林來說,絕對具有極重大的意義。

對於積極開發全球市場的FIFA來說,這可能是最後一塊拼圖──如果你把穆斯林世界視為地球上的一個獨立之國,那麼你等於用世界上最小國家之一的卡達,來攻佔全世界最大國家的市場。對卡達而言,舉辦世界盃等於佔據了西方世界與伊斯蘭世界的入口,把自己的影響力擴大到整個世界。如果說《半島電視台》,是他們面向阿拉伯世界的擴音器,那麼舉辦世界盃,就是他們投射到整個地球的投影機。」

twreporter.org/a/opinion-2022-

顯示討論串

RT @joinmastodon@twitter.com

Mastodon has just passed over 2 million active monthly users, a new record! People are voting with their feet. The future of social media doesn't have to belong to a billionaire, it can be in the hands of its users.

🐦🔗: twitter.com/joinmastodon/statu

順便再提一下,投資 mstdn.jp 和 mastodon.cloud 還有 Twidere 的公司是 Sujitech, LLC. (上海极粟信息科技),對中資有疑慮者謹慎使用。


本週的大件事,大王週五晚上寫過了,就是推特之亂:週五大王跑去了 ,用到現在三天,單單 500 字的加長字數體驗,就讓人回不去了。

不過還是來簡單統整一下本週的推特亂象:伊隆馬斯克打定主意執行他的鐵血管理策略,至今在搞出一團亂之後,他仍然沒有任何歇手的打算。

那麼我們就從推特之亂的第一天講起吧:從10/27到11/19的這24天裡,馬斯克究竟對推特做了什麼?

bit.ly/3AuWqpw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請遵守社群守則 https://g0v.social/about/more Our mantra: https://devpoga.org/blog/2023-01-22_mantra_g0v_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