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bought a very silly coffee table book.

The beginning was very interesting, but I will admit that I got bored in the middle and jumped to the end.

I'd complain that the bulk of the book was repetitive but that's only true in terms of structure. The content was very varied.

只是一種節省編譯器需求的技術,不是一定要這麼做

顯示討論串

> 古老的程式設計教材(尤其是C語言),都說要把變數宣告在函式的一開頭,並且因為變數宣告完還得經過初始化,所以很多人習慣是在函式開頭宣告並初始化所有變數。這不是錯的,可是,這其實就是會導致bug的元兇。
我記得這跟早期編譯器需要偷看這段宣告然後一次分配有關?

想用 dune 開發嗎?現在就學 OCaml
(到底在公啥毀

是昨天去逛方所的时候拿到的诗,很喜欢,因为是免费自取的,所以擅自分享一下。
Pocket-sized Feminism
口袋里的女性主义
by Blythe Baird
作者:Blythe Baird
翻译:南燕、华仔、佩索阿

The only other girl at the party
聚会里的另一个女孩
is rantingabout feminism.
在高喊女性主义
The audience: a sea of rape jokes and snapbacks and styrofoam cup
观众席充斥着黄段子,足球,啤酒瓶
and me.
以及我。

They gawk at her mouth
他们粗鲁地盯着她的嘴,
like it is a drain clogged with too many opinions.
就像在盯着一个异想天开的下水道。
I shoot her an empathetic glance and say nothing.
我给了她同情的一瞥,什么也没说
This house is for wallpaper women.
这间房子只为性感花瓶开放
What good is wallpaper that speaks?
而花瓶不需要说话。

want to stand up,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ose coffee table silence will these boys rest their feet on?
这群男孩会把他们的脚搁在哪张沉默的咖啡桌上?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someone takes my spot?
要是其他人占了我的位置该怎么办?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everyone notices I've been sitting this whole time?
要是有人注意我之前的沉默该怎么办?

I am guilty of keeping my feminism in my pocket
我愧于把我的女性主义揣在我的口袋里
until it is convenient not to, like at poetry slams
直到方便的时候才拿出米,比如诗歌朗诵比赛
or my women's studies class.
或者我的女性研究课程。
There are days I want people to like me more than I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有时比起我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我更希望大家喜欢我
There are days I forget we had to invent
有时我忘记了我们被迫发明出
nail polish to change color in drugged drinks
沾到被下药的饮料会变色的指甲油,
and apps to virtually walk us home at night
和防止跟踪尾随的手机软体
and mace disguised as lipstick.
和伪装成口红的电击棒。

Once, I told a boy I was powerful
曾经,我告诉过一个男生我很强大,
and he told me to mind my own business.
他让我管好自己的事,
Once, a boy accused me of practicing misandry.
曾经,一个男生指责我宣扬厌男,
You think you can take over the world?
“你觉得你能掌控世界吗?〞
And I said No, I just want to see it.
我说,“不,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
I just need to know it is there for someone.
我只是想确信这个世界是为某人敞开的
Once, my dad informed me sexism is dead
曾经,我的爸爸告诉我性别歧视早己绝迹
and reminded me to always carry pepper spray in the same breath.
同时又提醒我防狼喷雾不离身
Ne accept this state of constant fear as just another part of being a girl.
我们接受了恐惧成为女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We text each other when ve get home safe
女性朋友们到家后要互报平安
and it does not occur to us that our guy friends do not have to do the same
而男性朋友们却不需要这么做

You could saw a woman in half and it would be called a magic trick
你们可以欣赏一个女人当众被“锯〞成两半,将它称为 “魔术,
That's why you invited us here,
这就是你们邀请我们米这个聚会的原因
isn't it?
不是吗?
Because there is no show without a beautiful assistant?
因为少了美女助手表演就没看头了
We are surrounded by boys
我们被男生们包围着
who hang up our naked posters
那此墙上挂着我们的裸体海报的男生
and fantasize about choking us,
那此幻想着扼住我们喉咙的男生
and watch movies we get murdered in.
那此观赏我们在电影中被谋杀的男生

We are the daughters of men who warned us
父辈们让我们警惕
about the news
那些新闻事件
and the missing girls on the milk carton
那些牛奶盒上的寻人启事
and the sharp edge of the world.
和这个世界的危险
They begged us to be careful.
和我们说:
To be safe.
注意安全
Then told our brothers
却和我们的兄弟说:
to go out and play.
玩得开心

HoTT 的簡單入門就到 Path
細節還是要回去看原本

《Brave Search Goggles:用规则和过滤器改变搜索排名》 民主在黑暗中死去,如果公众不被告知事实和真相,民主不可能存在。受益于黑暗的人总是试图通过宣传控制媒体和操纵公众舆论。以前操纵媒体的主要是国家,但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私有化的社交媒体,宣传不再只是精英阶层的工具,而是被商品化,像广告一样易于获得,成为许多人能利用的武器。但假新闻的风险无法被忽视。如果公众不能区分事实、观点和完全错误的信息,那么社会会变得十分危险。这就是浏览器 Brave 的搜索团队的动机(PDF),它开发了一种允许用户利用规则和过滤器改变搜索排名减少偏见的工具:Brave Search Goggles。源代码发布在 GitHub 上,beta 版本的 Goggles 已经上线供用户尝试。 | solidot.org/story?sid=71923

推荐三本关于「技术权力」和「成瘾」的书 

最近在读的三本书,恰好联结在了一起,相互对照着来看或许非常有意思:

- 杰米·萨斯坎德:《算法的力量:人类如何共同生存?》

- 娜塔莎·道·舒尔:《运气的诱饵:拉斯维加斯的赌博设计与失控的机器人生》

- Cal Newport:《Digital Minimalism》

前两本书都是扎实的大部头,有大量的文献可以做延展阅读。第三本书是自己随手拿起的小书,本来以为只是一本纯粹的方法论,没想到里面也有相当深入的讨论——和自己之前对于「手机」的相关思考是准确对应的,有一种「搔到痒处」的爽快感。

前两本书都讨论了「技术权力」的问题,谈「私人公司拥有什么样的权力」。《算法的力量》正如其名,侧重于数据和算法如何改变了信息的呈现、组织和流动的方式,使得私人公司掌握有大量的、前所未有的权力。而《运气的诱饵》则是以赌博业为场域,以人类学方法研究了赌博业的经营者如何通过各类手段「围猎」赌博者、尽可能多地榨取赌博者身上的利益。逐利的赌博业经营者和作为消费者的赌博者之间的不对称关系,同样也是技术权力的展现——不过相较于算法而言是更为传统的。

这两本书之间最紧密的连接点是《运气的诱饵》第5章「实时数据:玩家行为的追踪和引导」,描述了赌场如何对于个人数据进行「无微不至」的监控和处理,以践行「行为分析学」,数据和算法的力量在这样一个限定的场域下展现得淋漓尽致。

后两本书则都是对「成瘾(addiction)」的讨论。《运气的诱饵》展现的是赌博业如何将赌博者「围入」成瘾之路,而《Digital Minimalism》则将这个论题扩展到了社交媒体等等一切「新科技(New Tech)」——社交媒体等等新科技也通过「间歇性强化(intermittent reinforcement) 」的方法引导用户进行强迫性的行为。相较于离自己生活较远的赌博业来说,对手持设备、社交媒体的分析更是有切身实感的。

@reading
#perpetualbook

koka 的 with form 裡面要是剛好是
with val v = ...
with fun(x1...xn) ...
with ctl ...
都會轉換成
with handler (...)
真的有必要省這幾個字?

今天朋友分享了學術是一種邪教(Academia is a form of Cult)的觀點🤣
考慮到Cult的三個元素
1. Charismatic leader, 有魅力的領導人物,比如學術大拿。
2. Sense of self importance, (在傳播某種觀念、做某種事情中)感受到自己做的內容本身的重要性。
3. High exit cost, 高退出成本(找不到教職/畢不了業都很高沈沒成本)。
總結:學術是一種邪教

作為刑事偵查出身的李家超,他很懂得在《基本法》條文上「咬文嚼字」,增加記者調查的障礙,令記者難以追查。李擔任保安局局長期間,改變了很多個人資料的規矩。例如,在港台鏗鏘集蔡玉玲查車牌被告作虛假陳述之後,以傳媒身份已很難查車牌的車主身份;法庭控罪書統一刪走所有被告的身份證號碼;記者今日在屋宇署申請樓宇圖則,署方也不一定批准。 

可以預計,踢爆貪腐或屋宇結構案,記者調查的難度一定比以前高。李家超十分清楚一位偵查記者的「查案」過程,只要將逐步收緊公開資料,不用抓記者,報道漸漸會變得沒有深度、沒有意義,群眾亦會漸漸遠離新聞。

在軟件上修改規則阻記者調查,警方暗地裡亦對記者、印刷業作出一些恫嚇的行為。
早於國安法成立之後兩個月,外媒記者或被疑似「國安」貼人跟縱,或在樓下等候,向外媒散播白色恐怖。與此同時,警方曾直接走上曾印刷涉及「2019年反修例」書籍的印廠,雖作低調調查,亦嚇怕很多印廠。當傳媒機構向印廠查詢問價,不少印廠向出版社明言:「抽起這張相、那張相」才可以印,而這些照片正是2019年街頭抗爭的照片。當時出版界已有共識,「2019年反修例」的相片已成為北京的「紅線」。

摘自:訂閱的 誌 HKFEATURE 六月電子報,好像沒看到有link…

vtuber企劃轉發-37,這邊vtuber的討論風氣不高,但是有些訊息還是會想丟過來:

Chives Wang 王顧採 - LLT5 || 台V送溫暖活動進行中
@chiveswang_llt5
『台V送溫暖』
各位朋友,我想發起一個活動,
今年由於疫情與經濟的雙重影響下,
有許多公益團體面臨到了募資困難,
或是人力物資短缺的狀況,
我身為一個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
深感個人力量有限,
希望能凝聚各位的力量,
讓更多人知道這塊土地上有些人需要協助。

原文連結:twitter.com/chiveswang_llt5/st



Errr:我有靜態型別檢查,而且沒有泛型編譯更快
:那你怎麼處理動態分配?
Errr:我動態檢查型別。等等,我現在加泛型了
:那編譯速度呢?

最近看了《忒修斯之船》漫畫,它是用忒修斯之船這個哲學概念做為引子,帶出一個懸疑的故事,已經完結了,推薦給喜歡推理故事的朋友。(順便徵求書單,大家最近有沒有什麼好看的漫畫,我很雜食,啥都可以,求推薦)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