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scalanaturae
記得你之前說川粉是三次元的耶格爾派XDD

這篇諷刺文章不謀而合

// Trump會繼續做總統的,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儘管deep state操控拜登和民主黨左派,以大規模選舉舞弊嘗試奪權,但不要害怕,因為Trump有最後武器:始祖巨人之力。Trump家族其實就是尤彌爾王族的後裔,而Trump本身就是巨人之力的繼承者。儘管Pelosi奪得了女巨人的力量,但1月20日,Trump將會發動「地鳴」,圍堵華府。軍中的「川派」也會裏應外合,拘捕拜登及其黨羽。deep state將會無所遁形。//

m.mingpao.com/pns/副刊/article/2

置頂嘟文

原文來自g0v.social/web/statuses/105531

太有用 所以轉貼並 pin起來

// ⬇️ 認真跟大家說我們之前拿了三個站的號測試(而且三個站都開了secure mode),發現站點屏蔽 (suspend) 外站用戶只能讓自己站看不到對方的post,但不能阻止對方看到你們站的內容,被站點屏蔽的人甚至還可以boost該站的posts。所以如果你想對方(至少在該帳號內)看不到你的posts還是只能自己block對方。

各位站長如果不希望本站內容直接流入對方帳號最好還是呼籲用戶自己block,因為suspend真的沒用。//

置頂嘟文

《社交平臺與言論自由——或言論自由本身——之我見》

之前我轉載了一篇文章,在法律層面上分析爲何 twitter禁言不算侵犯法律上的言論自由權利
g0v.social/web/statuses/105523

那篇文章並不完整反映我的立場
我沒有即時補上意見,是因爲我的立場有點複雜,而我太懶~

我不認爲現在社交平臺的禁言政策有多理想
但我亦不認爲將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直接拓展到社交平臺用戶,將社交平臺與政府等同就可以解決問題

我對言論自由的理解
也是連繫到共和主義式自由觀
(《共和主義的自由》g0v.social/web/statuses/105333

社交平臺對用戶禁言的權力,並不受用戶問責,即使申訴,最後決定權也在社交平臺公司身上(具體上是審查員外判商,之前新聞報導過,工作環境相當惡劣)
這種異化的權力來源,很容易構成「任意」的限制
而實際上亦確實如此,社交平臺的禁言標準飄忽不定
考慮到社交平臺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加上現實條件對替代選項的限制(用戶慣性、社交網絡遷移的難度 etc)
社交平臺對用戶言論自由構成的宰制不容忽視

置頂嘟文
置頂嘟文

召集會講廣東話嘅象友!

【詞彙聯想】5分鐘玩個遊戲,就可以幫廣東話研究出一分力

玩法
smallworldofwords.org/hk

首先填寫個人資料

遊戲開始!

見到「鉛水」,你會即時聯想到另外邊三隻字?
留意每隻字都要由「鉛水」開始聯想
輸入一隻聯想詞彙之後
撳「下一題」,就可以輸入下一隻聯想詞彙
輸入夠三個,先至會落下一題
(你亦都可以直接撳「不知道」,跳下一題)

Huxley 轉嘟

@amokhuxley 精英过剩,分赃不均……有道理,而且我一只觉得反抗不会来自于压迫最深的地方,而是压迫不那么深但受过良好教育的群体,比如香港,香港人受的压迫比大陆深吗?不,只是香港人的阈值比较低,因为人也们的教育文化和环境,更不能承受专制和压迫,就像大陆人说的,凭什么我们受的人也们不能受,香港人确实忍受不了。

可是中共太狡猾了,它们真的很擅长玩这种手段,慢慢提升人们的阈值,所谓温水煮。

也许希望会来自于墙内的既得利益者,中层精英。我现在常常觉得时机未到,因为受益于改革开放的这一群既得利益者的根基还未动摇,铁拳还没砸到大部分的人也们身上,人也们大多8090后,受过良好的教育,在大大小小的企业做着不大不小的中层,在城市安家,结婚生子,又生了二胎,买了至少一套房,或者学区房,人也们的日子越来越好,觉得处于人生最好的时期。

人也们并非接触不到被铁拳砸中的人,可能自己也多少被波及,但是还没有强烈到让人也们拼命……人也们安慰自己,人总会有倒霉的时候,一切还是往好里发展,还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岁静下去。

可能就像之前的友邻说的,现在只能等,等水烧开,等气球破。

近年來的中國好像很兇?
為什麼動不動就警鈴大作要吵架?

從2019的震驚各界的香港事件,
到2020沸沸揚揚的武漢肺炎,
全世界似乎都不斷在
傷害中國人民感情、欠中國一個道歉
究竟這背後潛藏著什麼邏輯呢🤨

動畫世界史中國篇最終章
讓我們一起深入了解,
發展出這一切的根本 -「百年國恥」!

youtube.com/watch?v=BQXqH-cx8V

Huxley 轉嘟

开放的含义是你可以自由选择如何设置界限 而不是不可以设置界限 后者和某些互不联网霸权主义别无二致

Huxley 轉嘟

#Signal is catching up to the features that users love on WhatsApp, Telegram and LINE.

Huxley 轉嘟
Huxley 轉嘟

微博上一个认识的人发的...坐标北京。这个操作我... :0250:

Huxley 轉嘟

美國國務院以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名義發布新聞稿表示,美方注意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斷企圖恐嚇包括台灣在內的鄰邦。美方敦促北京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與經濟施壓,並與台灣的民選代表進行有意義的對話。

美國國務院表示,將與朋友與友邦同在,以促進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共享的繁榮、安全與價值,包括加深與民主台灣的聯繫。

聲明也重申,美國將繼續支持和平解決海峽兩岸議題,以符合在台灣的人民的期望與最大利益。美國也將恪守美中三公報、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所概述的長期承諾。美方也將持續協助台灣維持足夠的自我防衛能力。

美國國務院表示,美國對台灣的承諾堅若磐石,為維護台灣海峽與區域和平與穩定做出貢獻。

共軍持續擾台 美國務院:承諾維護區域安全與穩定 cna.com.tw/news/firstnews/2021

Happy Kongner 出了新一集《婦女新知》 :ablobmeltsoblove:

這次是談不同女性主義流派對性/別社會議題的看法差異

youtube.com/watch?v=ibXBsP5dqt

Huxley 轉嘟

繁体字的「夠」和简体字的「够」,竟然就是左右顺序对掉了而已!

Huxley 轉嘟
Huxley 轉嘟

Protests in Russia 

С Марсового подруга прислала пару фоточек

筆者認識一個「被盯梢」的朋友,赫然發現在他的檔案裡,記錄了一次他同我一道應邀參加中文大學出版社新書發佈會的活動。這次活動是中大出版社應密茲根大學教授洪源遠要求,組織一次小規模的座談會,請幾位資深的中國問題專家評論其新書《中國如何跳出貧困陷阱》的內容。應作者要求,為方便深入討論,這次活動完全是閉門的,事後也沒有發表新聞稿,連同中文大學出版社職員及作者在內也就只有10人左右。這樣一個內部討論會也出現在這個被盯梢的朋友的檔案裡,則中共盯人無孔不入的程度不可謂不驚人。

hkcnews.com/article/37425/%E6%

Show thread

據筆者瞭解,中共對香港大專界171名學者(外籍及大陸籍的除外)的基本情況,都做了上述詳盡的資料收集。這些學者的分佈如下(筆者按:這是2003年的情況):

香港大學: 13人
香港中文大學:39人
香港科技大學: 9人
香港理工大學:17人
香港浸會大學:12人
香港城市大學:23人
香港教育學院:32人
香港公開大學: 1人
樹仁大學: 1人
嶺南大學: 1人
恆生管理學院: 4人
明愛專上學院:13人
香港演藝學院: 5人
澳門大學: 1人

在這171人中,教授27人,副教授28人,助理教授30人,講師68人,專任導師13人,專業顧問3人,職務不詳者1人。每個人的政黨背景(如有的話)都一一標明。在這171人中,有24人被列為重點監控對象,他們都是近年在媒體上經常發表批判中共及特區政府言論的學者。在「佔中高潮」時,其中22人更被中共當局盯梢併為其記錄「起居注」。對這批「不幸」的朋友,中共的盯梢工作是詳細到該人物在近期的一些活動、言論、與朋友的交往情況等。

Huxley 轉嘟

大众文化如此,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用长毛象的理由只是因为它是一个不用翻墙没有过多审查的平台,没有额外的期望。只有民主没有法制是危险的,就像现在每一个彼此平等又初具自我意识的长毛象用户之上,并不存在一种超越个体的规则或共识,本质上就是分散而混乱的。当然,也许在这样的混乱之中,人们会达成某种共识(社区基本规则),这是最好的结果,但需要时间也需要理性。如果任由这些过分强调自我感受的争吵继续下去,其结果只会像今天的推特中文圈一样乌烟瘴气。

Huxley 轉嘟

昨天QQ空间看到一事,一个学生用狗屁不通生成器围绕正能量写了个作文交上去应差事,结果居然获得了叶圣陶杯的三等奖,虽然我至今没玩过赛博朋克2077,但我觉得不需要了

Huxley 轉嘟

一些胡言乱语 

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不投机,扭头就走。现在发现扭头就走还算是好的了,明明说不到一块,还非要在一块争,最后可不得打起来。
对于讨论,我的基本看法是:无论双方的分歧有多大,先把自己的事实与观点摆出来,如果可以交流就交流,如果不可以交流就不交流,千万不要明明无法交流还要硬交流,好歹要留一些下次沟通交流的基石。
求同存异。道理人人都有,为什么你的道理就天生比别人高贵,别人就一定要听你的?有理不在声高,说服别人靠的是事实是逻辑,反驳也是。
上面这些话,在现在这种语境下说,怎么看都像在为我自己开脱,不否认这一点。但我还是想大致说一说,那个以PTSD为演示关键词的过滤器教程是在怎么写出来的,我当时为什么这么做。

我的一个基本想法便是不要说车轱辘话,BGME管理规则里的刷屏限制也大致是在这样的想法下衍生出来的。
当时,正方、反方的观点基本上都已经摆出,事实、逻辑也大致清楚,时间线上的新嘟文已经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了,基本上都是在说车轱辘话,而且讨论的语气好像也越来越激动。虽然我没怎么参与讨论,但还是感到有一点心烦,于是打算暂时隐藏一下。
写那一个教程,一方面是想分享一下自己的经验,当时自己感觉好像很多嘟友都不太知道过滤器这个东西存在,所以想指出这条原本就存在的路。另一方面,或多或少也有自己的一点态度在里面,大概就是觉得现在已经进入吵架阶段,再说下去也不太可能达成有效沟通,反倒白白积累怨气,倒不如大家都冷静一下,**暂时**眼不见心不烦。

教程发出来,可能会被人大量模仿,这一点我当时也有考虑到。所以特别提到了失效时间,提到 『默认是永不失效,但没有必要,考虑到一般的讨论热度,选择“一周后”失效。』

但不管怎么样,都不应该直接拿PTSD作为关键词进行演示,考虑到自己的关注者数与影响力,多少有一些杖势欺人之嫌,这样的做法确实欠妥。

bgme.me/@bgme/1052864902880918
bgme.me/@bgme/1052865042318199
这两条过滤器教程相关的嘟文,昨天在嘟友的提醒下已经删除。如果这些嘟文曾让你感到不适,对不起,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Huxley 轉嘟

《言论的边界》:“一个人的粗话却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抒情诗。” 

要说读完这本书最大的感想是什么,那就是:自由是不会自然而然出现的。不会有所谓“等80后/90后上台就好啦”这样的事情。自由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其边界需要不断讨论和磨合才能确定。美国宪法所庇护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也并不是第一修正案诞生之日起就自动存在的。其适用范围、其各要件的定义、其与其他基本人权的冲突情况(如隐私权),都有赖于后来者在一次又一次庭审里接近某种共识——并且这种共识,其实也在不断的动态发展,故而需要判例法的不断补充。

在看这本书之前,我以为它是一本偏重政治哲学的入门科普读物。实际看了以后,才发现更接近一本简明美国宪法史。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起单纯地诠释观念和教条,这样以大量真实判例来引领读者理解“言论自由”的写作方法,无疑更加直观具体。

毛象近日的观点冲突,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历经的历史纷争,说相似也相似,说不同也不同。相似之处在于,有可能双方都处于不带主观恶意的立场。比如隐私权的主张者认为媒体的探查有可能伤害公民独处的权利,而媒体界则认为隐私权有可能成为公共人物回避监督的庇护所。不同之处在于,美国整个言论自由的讨论历程都建立在法律基础上。政治诉求和一时一刻的社会风貌会经由各级法院沉淀下来。而毛象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社会,不存在强制力,自然,也就不存在言论自由经常指代的公权力与个人之间的相互关系。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那些为我们厌恶的言论呢?

今天和叮咚也聊到,有时候在公共讨论里,割裂是不可避免的,无论这个广场是在微博还是在毛象。因为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被自己的经验和记忆所困。不客气的说,我们绝大多数人,在极端细化的领域都有可能有极端相反的立场。无需这割裂怀抱过多的绝望,正是它证明了我们彼此有多么不同。而正是一次又一次立场的冲突让我们最终建立了某种共识:关于言论的尺度,关于公共讨论的边界。

当然有讨厌一个人的自由,甚至集体讨厌一个人也在自由的界限之内。

但与此同时,也不要忘了别人也拥有对等的“我不在乎你在乎的东西”的自由。

以及“我不想做正确的事情的自由”。

他人的意志和你是对等的。这就是言论市场,同样也是表达的代价。

我想我们大家都需要习惯这一点,习惯很多问题有不同的分析侧面,但没有一个绝对的解法,“一个人的粗话却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抒情诗”。习惯我们所有人都生而孤独,不可能在所有议题上都百分百感同身受。

在这个基础上,再去争论、去沟通、去自我剖白。只是尽量不要——我明白这是天真的建议——尽量不要带着恶意去揣测他人。那会让本有价值的对话,最终沦为毫无意义的情绪宣泄。对于任何你想要达成的“正义”和“高尚”,这都毫无疑问会构成某种损害。

Huxley 轉嘟

大家或许这两天有看到人在安利matrix?因为被问到,所以决定写一下matrix的简介,怎么使用,然后附带一些房间链接。

什么是Matrix?

官方说辞可以在官方网站查看相关介绍。说简单一点就是个很好的很自由的去中心化的聊天协议。你如果知道长毛象,联邦宇宙,有很多的服务器,但是大家之间可以互通的话,可以把matrix理解成类似的东西。有很多不同的服务器和客户端,但是大家可以在一起聊天。

你可以用matrix进行私聊,也可以群聊,有些群有主题有些没有。matrix的好处就在于安全,可以端对端加密。与telegram/signal不同之处在于去中心化,以及服务端和客户端都是自由软件。matrix也有很好的匿名性,注册账户不需要任何个人信息(有的实例需要)。

那我要怎么开始呢?

首先你需要一个帐号。与长毛象不同,即时聊天的话各个服务器之间并没有任何区别。这里有一个公开的可注册的服务器列表。官方站为matrix.org,但已无法从中国大陆访问。

长毛象的一些站长也有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安装matrix,比如BGME(bgme.me)站长 @bgme ,蓝盒子(pullopen.xyz)站长 @flyover ,以及lo站(gothloli.club)站长 @c 。也可以向他们询问是否可以在他们的站注册matrix帐号。

客户端的话推荐在安卓设备上或网页端或桌面端使用element。苹果似乎也有,但似乎体验不是很好。这里有一个其他的可以使用的客户端列表

有什么房间可以加入么?

中文房间我知道的目前有:

饼饼饼:是目前知道最大的(有60人呢!)本来目的是水群,结果开群不到一天内完全变成了技术相关群。

matrix中文社群 :前一段时间建的,是真的没啥主题。

有害书籍同好会:读书交流打卡群。目前的活动是大家读书打卡,交流感想。

音乐剧猜歌会:音乐剧相关群聊,群名可能有虚假宣传之疑(不。

今天大家吃土了么?:lolita,jk制服等相关讨论群。

如果有其他新开的群组的话我会附在此嘟的讨论串中。

英文房间有很多,有anime相关,有hentai相关(有很多黄图hhh),有技术相关,等等。英文群组应该很好找,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话我再写出来。

那么祝你使用愉快,希望能在matrix见到你 :blobcatfingerguns: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