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致 有意關注我的 象友:

如閣下原創嘟文不多/我望過後興趣索然
抱歉不會批准 關注申請

又,審批時間可能很~慢~

謝謝諒解

話不投機不相爲謀,實乃天經地義
unfol屏蔽悉隨尊便,我亦如是
----------------------------
留意:
我的貼文只要是地球toot
閣下可自行轉貼至其他社交平臺(不論牆內外)但麻煩遮蔽我的個人資料

其他私隱權限的toot文
轉載前煩請徵詢我的意見
----------------------------
自介:

he/him
soyboy simp (笑

喜愛閱讀,對歷史、哲學有興趣

香港公民民族主義
undergrad.hk/19521

「言論自由」之我見
g0v.social/web/statuses/105530

共和主義
plato.stanford.edu/entries/rep

右撚習氣 努力擺脫中
有時可能會過度政治正確;對左膠敏感者請留意

興奮時會狂出toot洗版,留意

手足互科
SAVE12

置頂嘟文

facebook.com/suthamphong/posts

Taku Ryu:【點樣學廣東話?】

我係廣東話[1]教師,我諗我應該有資格講兩句。不過我唔係諗住寫「學廣東話」嘅方法,而係以香港人嘅角度,去答呢個問題。

學語言,我嘅主張係一定要根據學生語言背景、歲數、環境去判斷,唔會有一套萬能方法。而第二語言教學/外語教學係一個專門學問,唔係個個識講廣東話嘅人,求其噏兩句就會教得識對方。

我知道大家唔係咁相信呢樣嘢,所以喺我繼續廢噏之前,我想考下大家:「食飯喇」同「食咗飯喇」兩句都用「喇 (laa3)」去收尾,究竟加個「喇」有咩用?[2] 如果你係第一次諗呢個問題,或者仲未諗到/睇得明個答案,唔緊要,見工面試都唔會問啲咁深嘅嘢。我只係想令大家明白 (1) 原來廣東話有 grammar (2) 原來教廣東話唔係阿豬阿狗都做到。
 〔重點〕
 ☆重點一:廣東話有Grammar☆
 ☆重點二:教廣東話係專門技能☆

置頂嘟文

讀書筆記、各種我認爲有價值的嘟文彙編

置頂嘟文

是說不少象友在討論新疆集中營的問題

如果有興趣了解更多的話
除了Xinjiang Victim Database以外

我也建議看「新疆数据项目」
xjdp.aspi.org.au/
對於新疆少數民族壓迫政策介紹得相當詳細

例如介紹新疆的拘留制度
整合了衛星圖片、3D模型以及文字簡介

缺點是目前簡中版還是機器翻譯,文句不順。

(PS:這個項目是由澳洲智庫ASPI推出的,如果擔心有偏頗的話,勿謂言之不預)

置頂嘟文
Huxley 轉嘟

最近也在想怎麼做 federated database/search engine

每個社群維護他們有興趣的小小圖書館,讓每個人追蹤並且搜尋圖書館群中的內容

> Publishing documents to the web is a well-served use case but publishing small indexes, databases and collections to the web is still an incredibly frustrating and under-served use case. Here I outline why I think it matters and a variety of approaches to solving it.

tomcritchlow.com/2023/01/27/sm

Huxley 轉嘟

Melody/lyrics/arranger/producer: Adrian Chow
Artist/background vocals: Chloe Riordan
Guitars/recording/mixing: Josh Riordan
Recording Studio: The Old Chapel Studios
Mastering: Mike Marsh at The Mike Marsh Mastering
Cover Artwork: Yulia Zhevakina

//

顯示討論串

Together we’ll find the ways that lead to paradise
You needa know I’ll always be standing by your side
Together we’ll shine in darkness with our heads held high
You gotta know I~~ (’ll always be standing by your side)
Stand firm by your side (Together we’ll shine in darkness)
Together we thrive
With our heads held high (with our heads held high)
We’ll not divide

顯示討論串

Infant souls dissipate
You know that I’ll always be standing by your side
Together we’ll find the ways that save us from demise
Cos I share your conviction
that everyone should deserve their way of life, to be alive
As we speak
the pearl once glowed beyond applause
crushed on the floor
phantoms keep knocking on the doors
As we speak
once open space open no more
One by one behind walls
Repeat chorus
You know that I’ll always be standing by your side

顯示討論串

另外,歌曲的MV仍在製作中,繼續會由Yulia負責動畫部份,再由香港的導演進行拍攝,希望在三、四月可以完成。

也順帶一提我新起用的「藝名」ACiao,是純粹貪得意之舉,好像有個新開始的感覺,無特別意思。
最後要在此衷心感謝一直支持、關心、愛護和默默祝福我和家人的朋友們,也為我因怯懦或怠惰而虧欠的朋友們致歉。

As We Speak
As we speak
the sunflower once blossomed with grace
is forced to fade
laughter and tenderness displaced
As we speak
once home sweet home turned into grave

顯示討論串

至於錄製這歌的錄音室, 即樓上新cover photo的錄音室,是位於Chichester 的 The Old Chapel Studios。它由教堂改建而成,地方古雅、空間大、樓底高、設備優良齊全,非常好feel,是我用過的錄音室中最好之一。由於是第一次租用這地方,我需用上一點時間適應那裏的聲響,但對這個久未踏入錄音室的我來說,感覺既陌生又熟悉,既緊張又愜意。老闆是跟我年紀相若的資深音響工程師,以前曾在如Abbey Road Studios的大行工作過,及後開設自己的公司,對音樂製作充滿熱誠,對器材的維修保養親力親為。雖然錄音生意大不如前,但他寧可開拓影像拍攝、現場錄音和網上串流的新業務,也不願結束錄音室。

顯示討論串

製作這歌,一方面希望支持烏克蘭人和香港人,但同時亦希望藉它參加Eurovision 2023 的比賽,把信息帶到更廣更遠的地方。故此,於去年10月已將歌曲交給了主辦單位BBC所委託的選拔公司TaP Music。由於沒有公開招募或初選的機制、英國的選拔全賴這公司在業內物色,現在只好靜候佳音 。但為了讓歌曲信息盡快傳給烏克蘭人和香港人,所以決定率先推出這歌。

歌曲的cover artwork, 由居英的烏克蘭插畫師Yulia Zhevakina 設計和製作。話說個多月前她回烏克蘭探親時做這創作,正遇着俄羅斯狂轟濫炸烏克蘭的基建設施,導致頻頻停電,所以「摸黑」成為了畫中一個重要的元素。

顯示討論串

facebook.com/adrian.chow.1232/

周博賢:

基於種種理由,離開了Facebook一年半有多。今次回來,再看這個版面和朋友的名字,恍如隔世。對於期間在此音訊全無,實在抱歉和感到內疚,請見諒 。

回來FB是想和大家分享一首歌,是我去年九月完成製作、一首關於與烏克蘭人和香港人站在一起的英文歌 As We Speak,它今天在各大音樂平台面世(包括Spotify、Apple Music、iTunes、Amazon、YouTube Music 等) 。

open.spotify.com/track/65RjkbN

youtube.com/watch?v=pOxsFk2mWf

music.amazon.co.uk/albums/B0BS

music.apple.com/hk/album/as-we

(找到其他Links再update )
這是我首次填寫英文詞,由在英國認識、現於大學修讀音樂系二年級的Chloe Riordan主唱,其哥哥Josh則負責彈結他、錄音和混音,也找來了多年前合作過的mastering engineer Mike Marsh 負責母帶處理。

顯示討論串
Huxley 轉嘟

:ageblobcat: 又嚟翻版,今次仲要抄香港黃店
真係唔驚人舉報港獨咩 :ablobgrin:

facebook.com/kadorar/posts/pfb

本店近日得悉,深圳有某餅店盜用「嘉多娜餅屋」的商標註冊,並訛稱是「嘉多娜餅屋」的深圳分店。
本店在此嚴正聲明:
本店暫時只有以下三間分店
油麻地店:碧街54號地下
佐敦店:渡船角文英樓地下一號舖
何文田店:窩打老道69號C2地下
而該餅店在深圳的業務及運作一概與本店無關,本店保留一切追究該深圳餅店侵犯本店商標之法律權利。

--------
meanwhile

顯示討論串
Huxley 轉嘟

有时候我特别受不了中国人民的一点就是这种杂草一样的生命力和草履虫一样的记忆力,被吊起来折腾了一整年,死了这么多人,按理说病去如抽丝,结果现在他们现在好像已经完全缓过来了,已经又有精力为了贺岁电影拉帮结派重整河山尽弃前嫌大吵大闹了,真的特别令人瞠目结舌。

【斐濟終止對華合作要求中國公安離開】
【警察總長下馬被查】
詳細報道 ➡️ bit.ly/3YlBFqb
中共政權在太平洋擴大影響的野心再次受挫。斐濟政府近日宣布終止由上屆政府和中國達成的諒解備忘錄,該備忘錄允許中國警察派駐斐濟進行為期三到六個月的「實習」。與此同時,斐濟警察總長亦宣布下馬受查。

顯示討論串
Huxley 轉嘟

靠熱情做一件事比把它純粹當作工作unsustainable多了,不管搞學術還是搞音樂搞設計,當你看它看不到光環的時候才是一種穩定的狀態,which is sad因為最神的東西往往都要靠熱情.可惜很多人的熱情都燒不到那一刻,而沒有熱情搞出來的東西又有什麼意義呢。(又回到一些人到底為什麼活著的問題...)

顯示討論串

【立場案】控方質疑區家麟文章引市民憎恨政府 鍾沛權:當權者應受最嚴苛批評

bit.ly/3ww2dcl

控方就區家麟博客文章〈2020香港新詞〉盤問,多番質疑文章無事實基礎,亦沒有提解決方案,反引起市民憎恨政府。鍾沛權着伍淑娟「睇多啲評論文章」,指評論文章風格五花八門,包括精煉簡潔,要求全盤交待背景及提解決方案是「不切實際」,又形容區家麟是冒着被檢控的風險,「本住公共知識分子的良心」提出批評。

鍾又質疑控方「逐個觀點去揪秤」,但各光譜作者均會撰寫類似文章,「點解呢篇文章針對政府就要被視為問題呢?」他重申,運用公權力的當權者應承受最嚴苛批評,「佢哋受得起㗎!」,強調禁絕批評才會令人民滋生不滿政府的情緒。控方透露預計需時多6個工作天完成所有證供,案件下周五(2月3日)續審。

▌控方質疑《立誌》以黃色頁面印員工卡片非巧合、「星星之火」使人聯想「星火基金」
bit.ly/3Rdwg1G

▌ 控方質疑配圖醜化警員、「火上加油」 鍾沛權:社運非三言兩語可煽動到出嚟
bit.ly/3wxBU5B

顯示討論串

翻查資料,彭卓棋在前年3月獲准保釋外出,當時《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頒下保釋決定判詞,引述彭卓棋一方指他畢業後發展生意,設立「香港青年創業聯盟有限公司」,推薦年輕人到大灣區發展,杜官考慮到彭並非「對抗中國」,故批准他保釋。而去年8月時,曾向高院申請更改保釋條件,控方表示不反對下,獲《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批准申請。

另一有趣資料,是「港灣社」的地址,為新蒲崗大有街1號勤達中心1508室,無獨有偶,「基本法學生中心」以及張秀賢為其撰稿的愛國組織香港中華文化發展聯合會,地址亦在同一大廈,分別在勤達中心的1507室及2107室。

//

顯示討論串

消息指,該篇以「張秀賢」名字撰寫的文章,執筆者正是張秀賢本人,且稍後將有另一篇文章刊登,而張的職銜,據知為香港基本法基金會企業傳訊經理。

記者今接續追查,再有「基本法學生中心」成員曝光,原來「基本法學生中心」的會長,最少在去年7月底時,為「民主派47人案」被告之一的彭卓棋。

網上資料顯示,一個名為「港灣社」的社團組織,去年7月30日曾舉辦一場講座,主題為「民法典對國民權益的保障、對社經及青年發展的好處」,而講座要旨,是「推廣《憲法》及所屬之《民法典》並且解釋民法典對於國民權益的保障。」而據活動網頁介紹,而講者嘉賓就是以「基本法學生中心會長」名義出席的彭卓棋,並介紹他「畢業在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政治與公共行政)。2015年成立香港青年創業聯盟,致力推廣青年創業及大灣區創業。現為基本法學生中心會長。」而在「港灣社」的Youtube頻道上,也有彭當日演講時的錄影(youtube.com/watch?v=mILMtg9M-g )。

顯示討論串

嘩才剛新年香港就來諜戰了

facebook.com/alvin.kming.chan/

【張秀賢轉投「基本法學生中心」 中心會長身份曝光 為「47人案」被告之一彭卓棋】

前元朗區議員張秀賢被指向政圈及社運圈內多人借錢未還,一眾「債主」更開設通訊軟件群組互吐苦水,據悉人數逾數十人。另一方面,引爆事件的財經作者「渾水」當日出帖,同時暗指張秀賢已「變節」,指他目前已跟一個「基本法乜乜研究中心」有關,記者昨追查發現,一個名為「張秀賢」人士,去年底曾以「基本法學生中心」之名為愛國組織撰文,大談「二十大後的香港角色」,而該個「基本法學生中心」,就是由「香港基本法基金會有限公司」下成立,以理事會模式運作,旨在推廣《基本法》以及團結香港學生以友愛合作精神,創會主席為前特首董建華特別顧問、香港政策研究所創辦人及主席葉國華,現主席則為前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被指師從「基本法小護法」王振民的現任立法會議員李浩然。

(報道連結: facebook.com/alvin.kming.chan/

顯示討論串
Huxley 轉嘟

我看白纸抗议后被拘捕失联的当事人都是女性面孔,不是几乎,是全部。如果你认为其原因是男性抗议者的亲友没有发声,所以我们没看见他们,那恰恰也说明了发声的女性数量非常多,就是双重地验证了这是一场以女性为核心的反抗。

而当日彭载舟号召“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中华大地有男儿”,并且被视为英雄符号,也是一种陈旧的政治观念。我并非说彭先生陈旧,而是说中国人陈旧。

女权运动在中国屡受挫败,被抓捕、逃亡流落、销声匿迹者不计其数,最后我们能获得巨大响应的,也不过是夹杂在救国叙事中不可避免被忽视的声音。为什么要反抗呢,因为这种政治环境下,女性一定是遭受剥削最严重的。

但我们先不喊,我们先为所有人喊,我们与几种盟友纳为一体——这个范畴太大了,以至于有时候看不见我们自己,别人更难看清。有的人可能还会困惑会嘲讽,白纸抗议和女权运动有什么关系,但我要说有。在中国,身而为女性就意味着一种政治行动。(接下条)

Huxley 轉嘟

“白先勇及其团体声称自己是台湾现代主义的引路人,除开来自美国的资助之外,他们还有一件事情一直没有说:1960年其实不是现代主义在台湾的第一波,甚至也不是在中国的第一波。早期上海有一群懂日文的作家,包括李金发,废名,刘呐鸥,他们从日文读了很多日文翻译的现代文学名著,为中国引进了一波现代主义运动。而在台湾本身,1930年代翁闹,龙瑛宗,他们也从日文引进了现代主义,到40-50年代已经玩过一轮,有点腻了的意思。小时候,我作为一个没有搞清楚文学史的小文青一直很困惑:1920年代日治时期,台湾文学讲写实主义,到了战后,叶石涛这群人,他们却很讨厌现代主义,为什么叶石涛跟钟肇政要原地踏步100年?后来我明白了,他们的路径是:1920年代玩过这个(写实主义)了,1930年代跑来玩(现代主义)这个,玩着玩着40-50年代又觉得不要玩,回去了,所以其实是返璞归真。总之,白先勇在1960年代宣称他推进了这个东西,把这个东西带进来的时候,他们应该是真的不知道,这段历史全部都被噤声了。外省人提不了附匪的1930,本省人提不了日治的1930。战后的新一代大学生直接隔绝,两边的父辈都没办法告诉他们过去发生了什么。”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請遵守社群守則 https://g0v.social/about/more Our mantra: https://devpoga.org/blog/2023-01-22_mantra_g0v_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