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Зауэ ухуэмеймэ, уи джатэр жану щыгъэлъ.
If you wish for peace, be prepared for
war.

solidot.org/story?sid=71395

看到這個消息我嚇一跳,沒想到歐盟真的這麼做。要經營一個有影響力平台沒那麼容易,希望歐盟撐得久。

之前想像過一種可能性,各大運動品牌各自經營,或是聯合經營一個 Mastodon,把旗下代言的運動明星放上去。有消費的會員可以申請帳號,擁有更直接跟明星互動的機會。在這上面做的行銷,可能會比海灑在其他平台更容易收到成效。

歐盟也可以讓各國政要加入 Mastodon,並開放記者申請帳號,應該很快就能成為不少政治新聞的上游。反正這些大頭的帳號也從來沒有要跟幾萬個一般網民「社交」,專心跟有頭有臉的精英互動,可能有機會慢慢把主導權從 Social Network 大公司手裡拿回來。

好喜欢你,有空一起被判颠覆政权罪

《欧盟加入 Mastodon 社交网络》 在 Twitter 同意 Elon Musk 的收购提议之后,许多对这笔交易持怀疑立场的人涌向了 Mastodon。Mastodon 是去中心化、分布式微博社交网络,采用联邦式架构,特朗普的社交网站 Truth Social 就是基于 Mastodon。现在欧盟也宣布加入 Mastodon,建立了自己的服务器 EU Voice。虽然这只是一次尝试,但它代表了欧盟对能与主流社交媒体平台如 Twitter、Facebook 和 YouTube 展开竞争的私有和开源软件的支持。欧盟还同时在去中心化视频分享平台 PeerTube 建立了一个账号 EU Video。欧盟表示他们的目标是提供替代性的社交媒体平台,优先考虑个人及隐私和数据保护的权利。 | solidot.org/story?sid=71395

Fediverse不是按照市场逻辑运作的。以市场逻辑而言,一个公司必须要扩张才能维持其运作,所以强调流量,强调变现,强调排除外在竞争,这是资本主义本性决定的。

但是Fediverse这种模式,因为“没有市场价值”,大体上被排除在市场之外(当然还需要购买服务器等等,但这里只说站点和用户的关系),所以走的不是这套逻辑。各站长一般都不希望自己站人太多,而是希望更多人去建站。不如说,比起“更多用户使用”,“更多人建站”可能才是Fediverse发展的核心。

这自然会引发“Fediverse到底能维持多久”的讨论,因为“用爱发电”几乎成了“不能持久”的代名词。同时,也像那个播客所说,自己搭建站点的依旧是少数,更多人还是会寻找一个站点,或者更简单地直接去旗舰站。

但从另一个角度,如果平均一个站点能容纳100个人的话,那么只要有1%的人去尝试建站,也许就能将这样的生态维持下去。这又是和市场逻辑不一样的地方:不排除他人,反而有助于生存。

所以难怪我听一些用市场逻辑分析Fediverse的论调,虽然知道讲得有道理,但还是觉得违和。也许Fediverse就不应该用这种方式看待呢。

顯示討論串

但其實我還沒整頓什麼感覺這波就已經快結束了 :blobcozy:

每一次的遷移差不多都長這樣:

- 大量遷移群大吵大鬧試圖把原本文化帶過來
- 發現 mastodon 根本沒啥人也不在乎你原本的社群文化
- 開始試著搞懂 mastodon 的使用方式跟所在站點文化 ⬅️ 現在在這
- 5% 留下,95% 都回去原本的平台

看了南橫的那個新聞,台灣人究竟為何那麼愛跟風排隊湊熱鬧?

再次大喊:mastodon是秃秃象!

其实猛犸象(mammoth)才是长毛象,mastodon是乳齿象,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乳齿象有长毛,根据它的生存环境推测也不太可能有长毛,它秃秃!

圖書館廁所的某個小便斗也太可怕,一沖水就發出像是隔壁在施工的巨大聲響

顯示討論串

刚看的视频里Bob Ross一边画云一边轻声细语地说:“我可能在之前的节目里提过,我在军队里待了半辈子。有时候我回到家,脱掉我的小军帽,戴上小画家帽,然后创造我想要的那种世界。那里是宁静的,安详的。那里没有争吵、没有叫喊,那里很好,一切都很好。没有人会吃枪子或者受伤,在我的世界里不会有。那是一个快乐的世界。”

他退伍之后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高声叫喊。

I think I have a low laughter threshold. That's why I always share some boring homophone jokes.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