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whv上海出境,运气不好被分配到了一个面向特别不好的中年男,果然被询问了很多问题。为造福润友,特地总结了一下问题清单 

去干嘛的?做什么工作?拿的什么签证?

之前有去过新西兰吗?去工作过吗?

国内做什么工作的?什么行业什么职位?

去新西兰待多久?什么时候回来?

果园的工作哪儿找的?

摘果子是好玩的还是赚钱的?摘果很赚吗?能赚多少?

农园工作到什么时候?

这次有没有人和你一起?

这次是只去新西兰吗?还是要去别的地方?

国内做什么工作的?(问了两次)

我看你以前去过很多国家,都是去玩的吗?

@runrunrun

跟隨

新西兰whv上海出境,运气不好被分配到了一个面向特别不好的中年男,果然被询问了很多问题。为造福润友,特地总结了一下问题清单 

@shiyinee @runrunrun 每一個問題都不想回答,反而必須壓抑住給他兩巴掌的怒氣,感覺這種問法很像關小黑屋,要擊穿“被審訊者”心理防線一樣

新西兰whv上海出境,运气不好被分配到了一个面向特别不好的中年男,果然被询问了很多问题。为造福润友,特地总结了一下问题清单 

@encircled_circle 是的,我真的是尽了这辈子最大的耐心和忍耐力,烦透了。事实就是我无懈可击,他只好没话找话

登入以加入討論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