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驗證精實案新章節貼到 mobile 01 上,結果有人跟我說看到哭…。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做過的所有軟體專案都會出意外。

zonble 轉嘟

你的 iOS 系统的手机将要被警察收走时该怎么办?

答案:将手伸入口袋,同时按住手机电源和音量按钮,持续两秒,你会感到一个轻微的震动。屏幕上会出现三个选项:滑动关机、打给紧急联络人、取消。然后你什么都不用做,甚至屏幕都不用看一眼,因为你的手机已经进入「硬锁定」状态,即必须要密码才能解锁,指纹和面部识别都无法奏效。

John Gruber 最近在自己的博客 Daring Fireball 上说明了这个方法,并重申「不要只是记住它,而要内化它,变成一种不假思索的行动。每当你要与手机分开,比如经过任何检查点,尤其是在机场,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时,你就该想到,锁定我的 iphone。」因为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比起强迫你提供密码,生物信息更容易被夺取。这也是现代公民的必修课,每个人都该学习如何去保卫自己的数据,尤其是几乎可以还原一个人所有行动的手机数据。

#乌鲁木齐中路

zonble 轉嘟

老推友 @zonble 先前寫的書,出版社因故只出了上半冊;最近他打算上下加增補自己出完整版,於是幫忙寫了個封面(?)字。寫封面字因為使用方式(會比原版縮小很多)、而且要搭配書的性質,所以會有些限制,不過我已經努力了。

一段時間沒用筆墨寫大字了,有點生疏,所以多用了幾張紙,以後得多練練(結果用掉更多紙XD)。

話說zonble這本講「精實案」幕後第一手觀點的作品,應該很多人會有興趣才對;我也建議他在小量自費出版之後,或許還可以上群募、或是跟其他出版社合作,不過那就是之後的事情了。

順便補充一下,這週六會講用 Flutter 整合 Google Map 的一些眉眉角角。

zonble 轉嘟

连续瞻仰昨天昨夜各地行动的视频,除去共性的悲壮、肃穆,某些点真的很有地方特色。
上海:总体挺文明讲理,年轻人居多,感觉很洋气。
川渝地区:野且狠,似乎嬢嬢们战斗力很强。
武汉:不愧是革命老区。
“能让你在上海成立,就能让你在上海结束”,这话狠也妙,总就有点微妙的错位。但武汉人说“我们打响第一枪,还可以再打响一次”,就很对味。
北京:发疯。
警察:“你们在喊什么?”北京人:“我们在喊我们要做核酸!”
“不做公民做奴才!不要自由要核酸!”
“我要被封控!我要做核酸!”
当然还有跑步大哥:“出门条?我要进来!”“我跑出去,再跑进来~”“我还真有病~”“我是不是能随便出入?okay~!我一会儿还跑出来!”
总之,我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同胞”这个概念。

朋友补充:
“武汉没人说什么人权自由,就是物理推翻。”
“我试图给人讲各地口号,到武汉卡住了。他们就是扯铁皮,从汉正路扯了一路,下雨都没停!就很潦草地唱了个国歌,接着扯铁皮,从下午扯到半夜。”
“各个地方都是喊“我们要人权!”只有北京喊的是“我们要人圈安!”就是那个字抡圆了甩出去的,胸腔共鸣了。”
“大理有人弹着吉他游行。”
我看到的视频,领头的年轻男孩快乐地坐在滑板车上,举着手机背着吉他,一只忠厚的大金毛一溜小跑地丝滑拉车。
“广州人合唱《海阔天空》,也很有地方特色。”
【这条好多朋友喜欢!希望这点儿片面浅薄的认知成功地博您一笑!尊重并热爱每一个地方的同胞。🫂】
【欢迎评论区补充!截去ID头像转发完全OK!祝大家快乐!🥳】

zonble 轉嘟

烏魯木齊大火燒出中國反封控抗議潮、網上號召「白紙運動」,上海市民:反抗的人終於走到一起

27日凌晨的上海街頭,悼念烏魯木齊火災的活動演變成抗議集會,警察問「這事情誰組織的?」現場多人高喊:「我組織的,我組織的!中國人組織的!」另一方面,高校所在區域的大學生,已陸續在社群媒體上倡議進行 (A4Revolution)的串連⋯

twreporter.org/a/covid-19-urum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