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置頂嘟文

在没有猫的日子里我要把自己当猫养,按时吃饭、偶尔加餐!关心我的营养和健康、皮毛和躯干,经常拍照留念!陪自己玩,冷的时候就摸摸自己肚皮!

置頂嘟文

家常麻婆豆腐做法:
一、猪肉或牛肉切成肉沫,加入白胡椒粉或十三香粉(都没有也可以不加)、适量料酒(必需)腌制十分钟及以上
二、烧一壶开水,豆腐事先切块放入碗中,加一匙盐,倒入开水没过豆腐,【置三分钟及以上】。(这一步是为了去除豆腥味,有些做法是把豆腐直接水煮,但比较麻烦。)(热水后面还有用)
三、起锅热油,加入葱姜蒜辣椒(如前所述看情况使用)炒出香味,加肉沫,翻炒发白,加入一勺生抽和一勺郫县豆瓣酱,继续翻炒至炒出红油,往锅中倒适量【热水】(如果不知道要倒多少,先少加一点),再加入控干水的豆腐,【热水以刚好要没过豆腐为宜】。
四、大火烧开后转小火,锅中加入糖和一小把磨好的花椒,盖上锅盖煮【十至十五分钟】。这一步是为了让豆腐更软嫩入味。
五、淀粉加冷水调成水淀粉,在上一步完成后,开中火,将水淀粉【用一根筷子引流点在冒泡的地方】,【分开几个地方点】。
六、开大火收汁,这个时候要【注意摇动锅身和豆腐防止粘底】。
七、装盘撒上葱花即可。

顯示討論串

朋友家的昙花开了 分享给象友们看看!
(已获朋友授权 :0130:

阿姨给我包好了一大束郁金香,阿婆塞给我一罐自己熬的玫瑰花酱,对我讲:以后我们院子里开着什么花,小囡就有什么花。

好没出息地又哭了。

想问问各位tl上的朋友,长期觉得情绪不佳,觉得可能是抑郁或者是焦虑症,请问有没有正在接受治疗的朋友,药物治疗真的能缓解情绪吗?有怎样的副作用呢?
因为现在在毕业和准备考试的关键期,但是情绪太差了完全打不起精神,因为一个人在学校没有舍友朋友之类靠跟朋友聊天缓和情绪之类的很难。目前已经一个多月晨昏颠倒而且很嗜睡,从我舍友走了一个人在宿舍之后就没怎么出宿舍,而且整个四月也是在各种新闻包裹下十分痛苦。之前考试时候有一周就是紧张到呼吸困难心跳加速什么也做不了,就怀疑是焦虑症,在考试之后有所缓解(虽然砸了……)
不知道能不能通过治疗让自己有动力一点,可是之前有听过很多吃药也没用的话,还说会发胖嗜睡之类,怕更糟糕,一直也没敢尝试。
如果没有的话,也想问问各位友友在面对较大的挑战的时候怎么排遣压力的?或者说,怎么克服畏难情绪,给自己建立希望的?我老是有一种反正我也做不好,明天也不会更好的想法 :ablobcatcry:
谢谢看到这里的友友,祝你天天开心~ :blobcathighfive: :blobcatkissheart:
@board@ovo.st @board@gup.pe
#长毛象互助大会

看到tl上的那个被支付宝冻结学费的帖子,另外想提醒大家的是,也最好不要用支付宝购买国际航班机票或者任何国际交通。疫情前就有很多用支付宝支付、显示付款成功但是那个航司系统没收到的情况,虽然基本上会退款,但是会非常影响出行。
另外就是考虑现在国际航班的复杂性,也不要用大家习惯的飞猪/携程等平台购票,因为它们在现在就等于票代。可以在这些平台上进行查询,但是购买请一定去*航司的官网*,这也是查询机票状态最方便的地方。
任何支付用信用卡是最方便的,国内申请VISA/MASTERCARD不算难。如果是额度不够,宁愿走电汇也不要冒支付宝的险。

@board @runrunrun

大家可以在小红书上搜支付宝限制提现和大额交易,受害人真的很多,还有那种一开始封7天,7天到了给你说封3年的。有人去找了1818黄金眼,有人去投诉了银监会,也没有用。我现在先给学校写邮件沟通,然后一定想办法把钱提出来

顯示討論串

有时候我从外套口袋里摸出口罩,有时候我从外套口袋里摸出m记番茄酱包。

RT,关于外国人对于拥有迪士尼的上海竟然会打死宠物感到惊讶这件事,顺便分享一个上海迪士尼的“真面目”。话要从小老虎去世那一天,我带着骨灰盒进了迪士尼说起…… 

我在我猫去世当天因为朋友介绍的宠物殡仪馆(这里要表扬一句真的是非常棒的殡仪馆)在离迪士尼很近的地方,我就临时决定带着骨灰盒和朋友直接去玩一下散散心。平时跑一趟迪士尼真的觉得很远……我很担心小小的骨灰盒就算在书包里可能也会被砸坏所以想好了要找个地方寄存。

安检的时候问我是什么,我就直说是骨灰盒,打算一会儿寄存的。接下来就是一个多小时的阻拦。所有工作人员都像看神经病/瘟神/什么不吉利的东西一样看着我们,既不让带进去也不让寄存,也说不出任何像样的不让寄存的道理,一会儿说是防疫规定一会儿说是乐园规定,我要求看具体的规定,也什么都拿不出来,说没有必要给我看。嘴上说着因为这是很重要的生命,我理解你的心情,实际在做的事情是没有任何正面的、尊重我们的沟通,只有把我们赶走一个目的。还说可以帮我们换一天票,说这已经是最大的优惠了,正常我可以直接不让你进去你也不能改签。

最后园方叫来的警察在边上看的时候,我就主动说请你来评评理,我们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寄存,他们没有说出任何一个道理。然后警察是现场第一个把园方心里想但没说出来的话说出来了的人:因为发生过有人故意把骨灰撒在园区(这么一说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可能会引起恐慌。这种怕惹麻烦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但这不是全程说话像放屁一样不正面沟通的理由,也不是他们把我们预设成要做这件事且现在就在骗他们的理由。最后警察建议我们在园区外面找个地方寄存,也不要说是骨灰盒(又凭什么不能说?),园方也没再说话(这是他刚才否定过的方案)。

我们在入口边上找到了酒店的寄存处,寄存全程仍然是像被盯犯人一样盯着,反复检查我们没有寄存的包菜放我们走。要不是因为买了票+这辈子不打算再进去第二次,我们当天可能也不进去了……即便很努力地想忘记这件事,结果我们俩还是忍不住不停地回忆这件事。

最可怕的是什么呢,我们是否有“做坏事”(撒骨灰一定是坏事吗?)的动机,我们是没办法证明的。因为对方根本不承认他怀疑我们做这件事,根本不给我们解释的机会,只会说一句话,你们不能进去。一开始我们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不能寄存在安检处边上的储物柜里(所有被安检出来的易碎物品都被要求寄存在这里),后来盘了盘逻辑怀疑是因为寄存处是在过了安检处的地方。如果我们想要玩到一半过来拿的话,也许没人看到的时候是可以做到的——我们怀疑他们担心我们会回来拿再去做他们认为的那件坏事。(大概其他易碎品都没有骨灰盒那么让他们魂飞魄散所以可以寄存在那儿吧)

我当时越想越憋屈。我拿出当天一早和殡仪馆联系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明我当天才知道迪士尼就在边上,足够证明我不是故意带着骨灰盒来的吗?我又能拿出什么东西来证明骨灰盒里的东西远远比你他妈的迪士尼重要得多呢?

他们扯皮的时候提出不能寄存的理由是“如果你寄存之后不拿走的话就很麻烦,不好处理”。所以我又为什么会补拿走呢?或者我押个身份证给你呢?我寄存在园区的派出所呢?押身份证呢?通通不同意,没有商量余地。我朋友指着骨灰盒的盖子处说这里是封起来的,打不开。下午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问我是要封起来还是不封,如果没有要撒掉的计划的话可以封起来,就基本上打不开了。我打电话给殡仪馆的人他能帮我证明我并不想撒吗?

和警察对话完需要记录一下我的信息,警察特地往边上角落走了一走,让我说一下手机号和身份证号。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保安走过来一起抄了下来。虽然很不爽但我也不能怎么样……在里面待的2,3个小时里,看到路上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觉得他们把我们当成犯人。门口保安看到我嫌弃避讳的表情,园区经理不正眼直视我的嘴脸都历历在目。现场正眼看过我们的大概只有警察一个人。

我并不是觉得上海迪士尼里的那些工作人员是坏人。倒也不至于。在他们的“职责”面前,对于死亡的避讳、活人的不尊重,对爱和生命的价值的漠视只是这里的一种普遍价值观罢了。而我,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不安定因素,是不值得信任和认真对待的乱民,完全不是一个应该被平等对待的人。前面转嘟里提到了“中国人的劣根性”,我其实不太想给中国人扣这种帽子……毕竟这就是环境教会他们的事情罢了。而且虽说是迪士尼,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拿着和工作量并不匹配的非常低的工资在工作的人。(概念来自之前环球影城开幕的时候关于工资讨论的文章)如果还有工作人员能有发自内心的笑容给到顾客(在上海迪士尼极其罕见……),那也只是TA心中对迪士尼的爱还在发挥超量的作用吧。

至少我肯定不会再去上海迪士尼了。幻梦已醒,那里不是什么迪士尼,只是中国罢了。

对比之下那家殡仪馆真的太棒了……之前看到老板朋友圈说8年没有停业过的殡仪馆最近也停业了……希望他们能挺过来。

#小老虎

5.12,去年今日百余位家长在都江堰聚源中学附近悼念,政府以疫情为由封锁了原址,今年各种管控进一步加强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聚集。不提那些问题校舍、那些去向不明的捐款、那些因为追责多次被捕的家长、还在狱中的谭作人,简中声势浩大的悼念在念什么呢。

向大家分享我很爱的一段故事,出自《胡林的子女》。 

泪雨之战后,多尔罗明沦陷,魔苟斯将这片土地给了东来的人类,作为他们背叛联盟的奖赏。
多尔罗明的一名贵族女性艾琳就被迫嫁给了有权有势的东来者布洛达。艾琳尽力帮助回护了一些多尔罗明的遗民,尽管她为此会遭到布洛达的殴打。直到她的远房侄子,本书的主角,从前的领主之子图林从远方归来,想要寻找他的母亲和妹妹,但她们早已离开了这片土地。
为了获得母亲的消息,图林闯入了布洛达的大厅,询问艾琳他母亲的去向。这引起了布洛达的恼怒,他侮辱了图林,与他发生争吵。图林杀死了布洛达,并想要带走艾琳。
艾琳却说,我的生活固然不幸,你却用暴行给我带来了死亡。那些入侵者将会报复所有今晚在此之人。她指责图林是一个鲁莽且不成熟的男人。
图林则回答她说,你的心真是软弱,你天生就适合一个更温和的世界。他再次请艾琳和他一起去寻找母亲。
艾琳再次拒绝了,“雪积在大地上,积在我头上的却更深。”她答道。她说自己在野外会在和这里死得一样快。
于是图林带领其他想要反抗的人离开了,他们很快就听到身后传来追兵的声音。当他们回头望去的时候,看到布洛达大厅的方向燃起了一片红光。
同行的人告诉图林,那不是追兵所为,而是艾琳。“很多勇武的男人都小看了耐心与静默。她在我们当中做了很多好事,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她的心并不软弱,可耐心也终究会耗尽。”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正如我喜欢《刚多林的陷落》里萨尔甘特的故事。

重要决定!任亏券换

《我没有妈妈了。可是我都不敢回去⻅她最后一面》 

(转载自公众号,目前已被404)

连清川 2022-05-09

5月8日,母亲节,下午两点十七分,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到现在为止,我都无法准确地掌握这个概念。没有妈妈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和将会对我有怎样的影响。
我依然关在上海的房子里,每天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去接受核酸,回来做饭,晚上睡觉。朋友圈里,到处都是关于母亲的讨论,每一句都在提醒我:我没有妈妈了。
5月6日下午,我哥哥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回家。我还嬉皮笑脸说,回不了啊,还关着呢。
哥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妈妈摔倒了。
妈妈80多岁了。我吓了一跳,但是老人家摔倒,也正常啊。
他说,120来了,正在送医院,要有心理准备。
我哭了起来。他骂我,哭个屁。我先送她去医院了。
我想回家。我开始打电话。找同学,找朋友,找12345。
网上找到莆田市的政策,和上海有关的,凡是上海回家的,方舱隔离14天。
我打了莆田市12345,对面的一个女性接的电话,我说了情况,她说,我连线仙游县 防疫指挥部。我们进行了三方谈话。
我所住的区是防范区,小区已经一个月没有阳性,我和老婆无数次的核酸和抗原,都是阴性。我们所在的区,也不是中高⻛险地区。
仙游县的政策很明确,整个上海带星。只要是上海的,回到仙游,方舱隔离14天。我知道,正规途径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我想通过私下渠道。
于是我找到了两个同学,都是本县村镇的基层干部,他们非常了解情况。其中有一个跟我说,不可能,别想了,肯定方舱,没有人敢批。
另外一个同学跟我说了以前发生的案例。有人冒险回去了,结果是阳性,所以仙游县现在加强了,所有上海的,必须方舱。
我又找了市里的一个朋友,他让我等消息,他想办法去协调。
我等不了。我又找了两个朋友,他们分别在县里的防疫部⻔有熟人。我跟一位防疫部⻔的领导打了电话,我想问他,有没有其它的途径可以申请,有没有特殊人群可以例 外?
领导说,没有,连援沪的医务人员,都要隔离14天。
晚上,莆田的朋友回电话:不行,没有任何人敢批。

5月7日,妈妈已经回到家里,处于昏迷状态,靠呼吸机维持,颅内出血。
我想通过非法途径回去。
和小区的居委会联系,居委会很通达,很同情,说,你得让老家的村里打一个情况说明,我们开通行证。但是你同时要写保证书,保证不再回来。
她好心地警示我:之前有一位想回重庆,但是在高速路口被劝返,现在只能在路上流浪,既没法回去,也回不来。
我想的方法是,借一辆外牌的⻋,开到离仙游境内不远的地方,让家里人想办法,拿一个仙游的手机,这样我就不会有行程码的问题了。但是还必须和身份证配套。
老婆提醒我,万一发现,你要连累家里人。破坏抗疫,要坐牢的。我不怕,可是我不 能连累家里人。
我打了福州的12122,莆田的12122,在高速公路上会不会有问题。福州的回答说, 只要你不下高速,我们不管。
莆田说,在高速公路上我们不管。但是要下高速,都有路卡。上海回来的,都要方舱14天。
我给村里的干部打了电话。他说,现在村里接镇里的通知,凡是上海的,都不给开情况说明了。
我连第一关都过不了。

和姐姐视频连线。妈妈插着呼吸机,脸上都是浮肿。姐姐哭得不成人形,说妈妈身体机能退化了,打了点滴,都排不出去。姐姐很自责,说如果到家就⻢上把红包给妈 妈,可能就压住了。
我只能和姐姐一起哭。我说姐姐你别这样,这都是命。
我一晚上都在研究仙游和莆田的政策,还有国务院的政策。最后在国务院的小程序看⻅,莆田的政策是:凡是从中高⻛险所在的地区回去的,居家隔离7天,医学观察 7天。
如果是居家隔离,我可以接受,我能看⻅妈妈就好了。

5月8日,母亲节。中午的时候,我又给莆田市12345打电话。换了一个小伙子,他的记录上有我的情况。我说,按照规定,我可以居家隔离。
他还是连线仙游县的防疫指挥部。一位女士接了电话。我要她的工号,她说没有工号。我问她的姓名,她不肯透露。
我说,按规定,我可以居家隔离。她说,我们仙游的政策,就是方舱隔离。我说,我查了国务院客户端,莆田市的政策就是居家隔离,你们的政策是地方政策,我要求按 照国务院的方法执行。
她说,你让乡镇申请。 我问,乡镇往哪里申请。她说,往我们这里申请啊。 我只能继续打电话给村里。村里的干部说,我查一查。
我只能继续问我同学。同学说:咱们两个,我跟你说实在的话。居家隔离就是一人一房一厕,不能和任何人接触,你回来有什么意义?如果没有这个隔离条件,全家都要 隔离。如果万一出了情况,要从村里的干部开始处理。你这么做,要连累很多人。
我在像一个僵尸一样排队做核酸的时候,村里的干部打电话来了,说,如果你实在要 回来的话,我帮你打报告。
我犹豫了。我给镇里打过电话,镇里说得很清楚,上海回来必须方舱隔离14天。我还是坚持说,国务院说了,可以居家隔离。我们拉锯了很久,镇里最后说:那你让村里打报告吧。
所有的⻛险都在这里:
村里打报告,镇里会批准吗?镇里批准了,县里能批准吗?
我在高速公路上,会不会被劝返?虽然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些帖子,说只要能上高速就 可以了,但是真的会不被劝返吗?从上海到仙游,中间有那么多的关卡,任何一个关 卡,都有可能让我变成一个高速流浪者。
我更加恐惧的是,即便我真的能够一路畅通回到家里,居家隔离的方法到底会是怎样? 我回到家里,在上海解封之前都不得回来。到底要多⻓时间?我还必须要照顾上 海家里人。
我和英杰打了电话,他说,不管怎么说,搞清楚两件事情:第一,让村里把申请开出来; 第二,打电话问清楚高速公路的政策。
我和姐姐又视频了。妈妈只是安安静静地躺着。我喊她,她也没有回应我。姐姐说,昨天下午和她说话的时候,她流了眼泪。姐姐问了她熟悉的一个医生,医生说,只是回光返照。
医生跟姐姐说,妈妈是有福相的人,不要打扰她了。现在勉强去做什么,都只会让妈 妈更痛苦。
我心里非常撕扯,我没法下定决心。我既怕我付出努力,却不知道能不能回到家,回家能不能看到妈妈;我又怕我回家,会不会像我同学说的那样,连累到家人。如果连 累他们,连后事都没法办,那我回去,不是让妈妈更加不安宁?
我还是先搞清楚英杰说的那两件事。
我和姐姐视频完,刚打了两个电话,姐姐的电话就来了,她哭着说,我们没有妈妈了。
我们没有妈妈了,我连妈妈最后一面都没⻅到。

我在这个圈子里转了三天,没有一个能够回到家里看妈妈的方法。 我知道,是我不够坚决,我不能不管不顾地冲回去,也许我能⻅到妈妈最后一面。
我是一个懦夫,罪人,不孝之子。我都承认,我确实是这样的人。有什么比⻅妈妈最后一面更重要的事情呢?

可是我真的害怕,我害怕我回不到家里,就被方舱隔离;我害怕我回到家里,赶不及⻅妈妈最后一面;我害怕回到家里,连累家里被隔离,连后事都无法办理。我害怕不 但⻅不到妈妈,还变成高速流浪汉。我害怕回到家里,却必须和上海的家人相隔⻓久。
我就是这样一个懦夫,一个没用的人,一个抛弃了妈妈的不孝之子。

今天,我在上海的家里,用视频和妈妈告别。
从上海封城以来,我写了许多文章。这些文章都是出于公愤。其中有许多不公正的死亡,许多不公正的待遇,许多的人道灾难。
我很愤怒。但这些愤怒依然遥远。
我现在已经不再愤怒。因为愤怒不能改变任何的东⻄,也没有人会把你的愤怒当成一 回事。
但是今天,我和这个体制有了私仇。公愤要通过公共渠道去宣示,但是私仇,就必须运用个人的所有方法,去复仇。
我期望,所有在这场灭绝人性的事件中,遭到伤害的人,都把自己所收到的伤害,当成一场私仇。
不要以为只有公愤才有用。私仇积累多了,就是公共仇恨。所有的公愤,都是由私仇 所积累的。
我会用私仇的方法,去报复那些阻止我去⻅妈妈最后一面的人。也不要说,这个体制,都是一些面目模糊的人。我确切地知道,谁是我的仇人。
所有的体制,后面都是一些明明确确的人,不是模糊的。模糊的只有那些中下层的执行者,他们是可怜虫,是帮凶,是卑微的像蛆一样活着的人。如果你们的悲剧中能找 到、能记住一个具体的人,那么你要明确地告诉他们:我不管这个体制是怎样的,我 将用尽我所有的力量,和我后半生所有的力量,去报复你,这个具体的人。
在我的案例中,我很难找到具体的人。不仅如此,居委会的人,和村里的干部,我感激他们。他们的确是试图帮助我的。
但是我心里非常清楚,谁是我的仇人。

在中国,孝是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性。做子女不孝,就不如禽兽。
我是一个不孝的人。我是家里的⺓儿,我哥哥姐姐都说,妈妈最疼我。但是妈妈最后 一面,我都没⻅到。
我这几天睡得都特别死。我以前经常梦⻅妈妈。可是我这几天都没有做梦。会不会是 妈妈责怪我,不肯来看我?
妈妈不要责怪我,求求你来看看我。
我本来想做一个孝顺的人,但是他们把我变成了一个禽兽不如的不孝的人。
一个体制,如果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它也不配活着。
在这场滔天的灾难之中,我个体的悲剧,可能是很小的,相比起那些直接的受害者来 说。但是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灾难,天大的仇恨。
妈妈养我这样的一个孩子有什么用?生不能在膝前尽孝,死不能在灵前痛哭。
妈妈,你能不能再打个电话来骂我?我保证不和你顶嘴,保证不吼你,保证很耐心听你说话。
妈妈。

发表于上海,文章已于2022-05-09修改

#新疆
docs.google.com/document/d/1oa
这是一个由各位学者合作编辑的Google文档,汇总新疆危机发生以来所有的报道、资料、数据库、学术研究,并坚持实时更新,任何关心相关议题的都不应当错过

更新:陈晃现在人还是安全的,可以与外界联系,不过她还在医院里。

顯示討論串

看到上海入户消杀财物损毁,屋内一团狼藉,我不意外,想起了一些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上海虹口区景云里7号,这座房子是曾经左翼文学圈如鲁迅、柔石、瞿秋白他们开沙龙的地方。八十年代之后,一位上海女士因为珍惜其文化价值,买下了这座房子的使用权,她后来在美国当大学教授,时常回国组织沙龙和活动,邀请上海文艺界老少们在家里做客。而后这座房子被要求征用改造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老太太不同意出让,和政府僵持不下。

2019年11月23日,我从杭州做完展览转道上海,借宿在景云里7号,此时屋主人在美国,常住于此的另外一个朋友人在日本,我便独自住在里面。不料在我入住的第二日,在我酣睡之际,强征队破门而入,我与之带头人发生口角,吃到一记耳光,然后被强征队架出房子,没收手机,遭到人身限制,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群人把房子内饰家具统统毁掉,损失难计。

老太太当日闻讯火速从美国赶回上海,只见一片废墟,便坚持要在废墟里住下,以示抗议:无水无电,楼梯被砸烂了,上上下下都要用临时搭的梯子,老太太蹑手蹑脚爬上二楼,睡在地铺上。后来,她狼狈地被强征队强行抬出房间,再回来时,门窗都被封死,去四川北路派出所立案无果,于是自己在派出所门口睡了三天,最后又被拘留,往后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具体的细节我不细说了,谷歌上搜索“景云里7号”,可以搜得到当时我和各位朋友们留下的一些手记和媒体报导。

一个一生体面、家境良好、又有社会地位的老人尚且被如此对待,更多的平民大众又有谁为其撑腰?我感叹于,在这里,管你是中产还是无产,有房无房,只要你不是权力者,最后面对权力者倾轧时,都可能体面尽失去,然后哭诉无门。在这点上,倒是高度人人平等了。

北京居住在封控区中心的亲戚前天脑出血了。社区医院拍片后表示需要转院,于是到三甲宣武医院,发现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没有病房,病人要在一个观察室里留观三天,屋里只有一张光板,没有桌子,没有床褥,没有被子,不许家属陪护,传说中的护工是个光头汉子,一张嘴“大家都忙着那特别忙你们先等着吧!”然后就回家了。还好出血点不大,也没有任何基础病。找了西城三甲的大夫看了片子以后说预后乐观,在家静养吧。respect

#长毛象厨房

蜂蜜磅蛋糕(酵母版)- 超简版

在囚徒日常里,是没有无盐黄油和泡打粉这种非必需食材的,但是偏偏又在冰箱深处找到了一些高级大溪地香草荚(可能已经冷冻半年),于是心思又活络了起来,给我妈烤了一个母亲节磅蛋糕,参考配方比例来自以下视频,亲测好吃,是蜂蜜蛋糕的口味,磅蛋糕的口感(and饱腹感) :te_004:

bilibili.com/video/BV1Wa4y1t7S

我今天因为蜂蜜一手抖倒多了,所以按比例增加——

今天的配料表:
蜂蜜 65g
玉米油 60ml
砂糖 60g
牛奶 105g
鸡蛋 3个
酵母粉 4g
香草荚 1根
低粉 210g

步骤:

1、蜂蜜+玉米油+砂糖,倒在一起搅拌成膏状。(化不开的话可以隔个热开水升温一下)香草荚刮出籽是的最后往里搅匀。

2、牛奶+鸡蛋+酵母,混在一起,静置5分钟。(虽然我的酵母就没有化开过,anyway)

3、把牛奶鸡蛋混合物【分次】倒进蜂蜜砂糖油里,搅匀。

4、低粉分个两三次加进以上内容里,搅匀到无粉状态。(过筛感觉也不是很必要)

5、盖上保鲜膜,大概在25度左右的地方发酵2小时。

6、烤箱170度,烤20分钟以后拿出来划一刀,让面上炸开。再烤20分钟,看看表面上色基本就差不多了。拿出来找根细长东西往里插,拿起来没有粘连就ok!

7、等冷却切了就能吃噜!

最后证明,冷冻半年多的香草荚,可有可无了哈(没味儿了啊根本!)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Taiwan is a cou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