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開始畫圖就不會讀書;只要讀書就會忘了看電影,唉呦!真的好難同時兼顧多種興趣......😂

覺得自己可以把從一般文具店買來的玩偶裝飾成這樣很厲害☺️ 自己也覺得好可愛呦彷彿誠品會賣的東西()

希望我的美國朋友會喜歡ㄝ......

其實問題並不在於為什麼選民選擇了國民黨,而在於為什麼連民進黨自己的支持者都票投不下去。這次選舉的投票率低,會出來投票的絕大部分都算鐵桿支持者了,所以那些投給國民黨的人,絕大多數本來就會投給國民黨,即使在民進黨大勝的時候也是如此。問題不在他們,檢討選民也是完全沒意義的事情。

這次大選並不像2018年那一次一樣逆風: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施政滿意度皆破五成;政黨支持度也比其他政黨還要高;中國因為自顧不暇,在本屆大選也並未介入太多;也沒有像是同婚與一例一休這一類兩面不討好的公投問題糾纏。簡而言之,負面的外部因素幾乎不存在,問題就出在候選人自身以及他們的競選團隊無能把所有的這些有利條件化爲選票。

最根本的問題還是不進行黨內初選而改採徵招的決策,美其名是為了派系和諧,說難聽一點就是派系分贓。派系分贓的結果就是,徵招來的候選人,一來他們自己未必真的想選,只是因為沒有其他人選了只好硬著頭皮上;二來又沒有經過黨內競爭的檢驗,無法知道自己的弱點,尤其是區域立委被徵招來選的,表現卻比不分區還要差。

結果就是很多候選人自己素質不好,導致自己的選民都不買單。派系也沒有因此變得比較團結,全部都在盤算選後的利益。

雖說身為高雄人的我很爽 但是看到其他縣市的結果真的是😂 大家不要灰心ㄚ2024台灣一定能贏!!!

「『zombie』這個字大概是不同詞彙的組合,來自非洲的剛果語地區和現今的安哥拉區域。『zumbi』在剛果語裡是『物神』,而『vumbi』在安哥拉語裡則是指鬼魂或亡魂——也擁有奴隸靈魂的力量。因此『zombie』這個概念結合了鬼神思想和物神思想。基本上來說,『zombie』是在死後還能繼續工作的屍體。」這只是一個理論。她補充道:「至於這一切是如何合併成我們現在所謂的『喪屍』,則是更為複雜的歷史,其中有些我們無法填補的歷史斷層 。」

摘錄自《曼森的頭髮》P.119-P.120

當初看到喪屍這個概念來自非洲以及最開始其實具有種族歧視的因素在蠻震驚的

自從學了一點台文對台文有點概念後 凡是看到火星台文都會有點不適應

看《羅馬假期》的時候真的一直都在想奧黛麗赫本為什麼長得這麼漂亮 明明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嘴巴 但奧黛麗赫本真的是...好像洋娃娃 :scremcat:

我是個完全沒有訂閱netflix或disney+的人ㄝ 總覺得時間都不夠用了根本沒多餘的精力追戲耶 電影我又是電影院派ㄉ
而且自從我學會用兩廳院系統購票後更是學壞ㄌ!

有時候會想還好我不是畫熱門醬滷的同人作者 不然像我這麼明顯的台獨份子肯定會被炎ㄟ :blobpats:

雖然跟真正的讀書人比我覺得我很嫩,不過隨著讀的書越來越多便會發現其實很多書彼此之間的觀念是相連在一起的
有時候在A書不理解的概念卻能在B書看到解答

&已經在好幾本不同領域的書都看到柏拉圖的理想國這點我覺得蠻好笑ㄉ

我很喜歡李滄東«燒紙»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裡面的故事雖然背景是韓國,不過跟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有某種異曲同工之妙所以覺得很有共鳴......電影導演果然很會寫故事ㄋ

前幾天在車上突然問我媽家族裡有沒有人是二二八受難者?
其實我本來猜應該沒有,因為我媽那邊不是老師就是公務員,大家都很低調
結果我媽說有,是她的叔公。當下整個傻眼 :blobknit:
她的叔公(我要叫叔公祖)在台鐵上班,巡鐵路的時候撿到阿共宣傳單,只是先放在辦公桌上沒立刻呈報就被舉報是共匪,然後也無再進一步的審判驗證就被抓去火燒島關二十年。被抓走的時候小孩一個還沒上國小、一個還在太太肚子裡,等人好不容易被放出來後孩子都已經快大學畢業了,根本認不得自己,而且也無法找工作,只能托關係去一間化工廠上班。

我媽說她國小時叔叔都會來家裡找我阿公喝酒,邊喝邊罵垃圾政府。受黨國教育的我媽當時還想為什麼這個叔叔這麼不愛國,問我阿公怎麼了還會被罵小孩子話不要那麼多🤣
一直到叔公祖過世,我媽回去上香的時候看到二二八事件基金會送來輓聯才知道自己的叔公竟然是二二八受難者。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