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以为早在成年的时候就已经和爸妈和解了,结果这么多年了发现其实完全没有半点进步。当你逐渐想通想要和他们分享更多自己的想法,决定,结果换来的还是不理解和被包装成“过来人的建议”的要求。潜意识里想要得到的肯定最后还是变成“不知感恩”。在他们眼里你永远是那个不值得信任,不懂得责任的小孩。好像索性放弃“被认可”算了。

idk我其实有不大好的预感,暴风雨是肯定会来的,只是早晚和猛烈程度的问题。如果封了朋友圈或者切断网络,人们连虚拟世界的发泄出口都被切断了,就只有可能会演变成现实中更加激烈的冲突。如果不封或者没有更加严厉的措施,到了五月四号还有六月四号互联网上肯定有第二波第三波反抗和比这次朋友圈更猛烈的protest,后面又会有什么后果就更不知道了。

顯示討論串

这实在是太棒的消息了,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也许是有史以来我听过最让人充满希望的大好消息了!!我第一次能看见中国脱离🇨🇳之后的未来!我看见了漫长隧道前面的出口和光明🙏今天我就是2008年的奥巴马,YES WE CAN!!! 🤩🤩🤩🤩

不需要有“境外势力”“煽动”,甚至不需要任何系统性的政治教育,我怀疑这些自发组织起来的居民们有任何人翻过墙、了解过任何政治知识、政治科学,但他们就是做到了,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们是人类***,如我一直以来反反复复在说的一样:民主制度也好,对民主的追求、渴望也罢,民主这个概念本身,从来就不是、永远都不曾会是什么白人、西方人的发明,他们所做的只是***命名***,就好像有人把空气叫做air/空气,却没有人可以自称或被认为是*发明*了空气。民主的概念就是集体意义上人的自主,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管,谁代表我们我们自己去决定,权力始终在我们人民自己手里,什么时候想放出、想收回都能做到。仅此而已!这就是比呼吸、赚钱更本能的人之本性啊!

中共和其他独裁政权大可以删除一切记录、删除整个互联网,但它们唯独永远删不掉人性!共勉!

btw前几天和我妈视频时我又重新提起了我2020年初covid刚开始时就在说的生命政治,以及当时还提了ccp对于中文的污染等等,当时从理论角度就能推测出中国接下来会怎样变糟,所以应该尽快raise public awareness of this issue。在我重复了我两年前说的话后我妈说嗯我的确记得你当时说了这些,但是因为当时太抽象了没有那么多亲身体验所以没法理解,但是现在有了亲身的体验后意识到你推测的都很对,也理解了生命政治是什么样的概念。

所以一定要亲身经历了才能理解这一切会变得有多糟吗,那时候岂不是太晚了?怎样才能把humanities学者的这些想法effectively carry over to the public in that early stage?

顯示討論串

大流行中已经开放和正逐步开放的国家,无不是以现代医学作为策略支持的。成熟的治疗方案,广泛接种的疫苗,有效的口服药。防控措施实行时,政府也做了很多事。调配医疗资源,全民经济补助,政要带头施打疫苗,等等。付出这么多努力并取得保障之后,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在中国舆论中被轻浮地描述为,“躺平”。

#寂静之地
因丰县内容禁言的博主:
@无糖默至
@罗二
@钺人戈
@毛肚小星星
@乌衣古城(小号@我能抱起120斤 也被禁言)
@- PEPEPEACH -
@陈折折(小号@林延初 也被禁言)
@famfamfam
@瓜列里
@天书广播
@毛肚小星星
因发布俄乌相关内容禁言的博主:
@张批话(小号@张批话ONE也被禁言)
@TACAT橘猫量贩
@微播Ukraine

(注:编辑此条嘟文时@机械骑士荒原狼 已解除禁言)

顯示討論串

这个research plan真的让我梦回本科干活干到早上四点的日子。希望一定一定要申请到这个机会啊啊啊啊啊。晚安!

笑死,我们今天看完了最后两集,想法从”这啥啊最后怎么这么拍这也太假了吧!“,到”这编剧是不是其实是故意这么写的因为实在是太假了反而变得非常ironic“,到”这假得太真了这就是故意的吧!!“ :0160: :0160:

这么一想也挺神奇的,最后的结局真的很魔幻,循环的事情没解释,主角俩人为啥知道爆炸案那么清楚的事情也没追究,大家都相信人民警察,”坏人“都被抓捕归案,”好人“也都幸福快乐地活着,还有那个猥亵犯也被抓了进去(不是说抓进去关几天就出来了吗 :0160: ),这个happy ending假得不能再假,假到让人觉得这就像个metaphor,像个巨大的故意的讽刺,而且以中庸的剧情为伪装在广电的眼皮底子下演了出来。乳化了乳化了今天也是乳化的一天 :0160:

顯示討論串

对不起大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预警了,是抖音上关于囚禁女子生子男人的“采访”,村里已开始帮男子装修房子,之前囚禁女子的屋子也是政府拨钱资助建起来的,心理状态不佳和承受能力弱的注意请勿点开 

顯示討論串

13年开始集中处理了律师、传媒和民间组织的问题(709大追捕、13年开始的媒体改制、15年慈善法和NGO解散/被抓潮),看似毫不相关,其实和我们当下面临的所有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和关注都有关系。我有时看某些人的小作文,仿佛是上礼拜才开始关注社会新闻。一个拐卖女性逼迫其生育的事件,仅仅是单独的事件吗?仅仅反映出女性在这国不是人吗?有深度报道吗?有彻底的调查吗?有监督和反馈吗?有对受害人进行司法保护吗?有为受害人提供包括心理、精神和身体的检查吗?有提供暂时的住所吗?以及有后续安排和进展如何向大众报告吗?在一个新闻信息、法治以及社会帮助和兜底全面缺乏的地方,还不如每天问一下自己这些问题。

我一直就很感激我爸妈在我成年之后哪怕不理解,也会很努力去支持我的各种决定。但是每次跟他们聊到一些想要趁还来得及做一些任性事的时候,还是明显看得出他们的不理解。于是也就一直在想要任性和对他们的愧疚之间纠结。

不过说白了还是没有经济自由,靠着爸妈在做这些任性事。爸妈,最后让我再任性一回吧,最后一次了。

因为我拒绝参加工作时间外的不带薪会议把我炒掉的老板,在朋友圈炫耀自己法学考试考了班级第二

2021年的1月2日
相信大家都有印象,好几个电视台轮流播出8名散布谣言者被查处
谁再说12月1日是抗疫纪念日就是恶毒

顯示討論串

恋爱脑独白 

我大概就是喜欢做一个瘫人。
和喜欢的人睡觉说实话睡得并不沉。醒了之后也一动不敢动,生怕吵醒她。
一觉睡到中午,起床吃个外卖立马又瘫下了。她躺在我怀里,一起看着芝加哥越来越早的夕阳。橙色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在她脸上真的很美。
有的没的聊着各种事情,又发现我们两个真的很像很像。
赶着出门上晚班,回头就看见她还一个人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窗外。

以及亲热到关键时候外卖来敲门这种狗屎剧情是真实会发生的吗?

恋爱脑本脑表示今天超级开心!!!这会儿只想找个人打电话狂说!!!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