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有没有在🐘上发过双性恋科普了,干脆两个一起发一下:
图1为双性恋之伞Bisexual Umbrella下的性取向身份解释。
图2为一些常见的非二元性别身份Non-binary科普。

最近在TL上看到了很多跑路相关的帖子,虽然我本人也在为跑路努力,但还是想说,跑路不是一种政治正确,跑路不应当纯粹出于逃离政治以及政治生活所带来的痛苦的目的,而应当建立在自己的人生体验和规划上,更谨慎地衡量此处和彼处。

跑路是很痛苦的,付出巨大的成本和牺牲前往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情感和现实生活的压力会使人长期处在一种“中间人(interlayer)”和“局外人(outsider)”的状态,背井离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新世界也没有那样和蔼可亲,甚至新世界也可能带来另一种政治上的逼迫。远去的故乡、难以融入的目的地、生活上切实的压力、与过往经验想去甚远的生活,这些东西都可能成为折磨人精神和肉体凶手。而语言、文化、社群、亲友所带来的苦难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容易克服。

在移民研究领域有很多关于回流的叙述,人们在离开后又选择回来,并因此承受着他人的不解和嘲笑。但这背后存在着更深刻、更复杂的感受和经验。跑路并不是永恒的,事实上所有的迁移(mobility)都是流动(dynamic)的,因为人对生活的向往和期待在时刻发生变化,生命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需求。没有人规定走了就不能回来,有时非政治的痛苦甚至大于政治的痛苦,安定而平静的生活在任何地方都来之不易。

秦地固然不是好地方,但现实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理想乡。在抱持着孤注一掷的勇气的同时,跑路也需要更审慎和中立的考量。而对于那些不离开的朋友,选择留下并不意味着认同,也不意味着完全失去美好的生活和希望。对我自己来说,留下更需要坚定的勇气和信念,更需要积极地寻找出路,离开看似抛下一切,但经营生活在哪里都从来不是容易的事。

天平的两端放置的绝不仅是政治、政治生活和政治所带来的痛苦,它应当在一个更长远的人生刻度上被衡量,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过上真实的、理想中的生活。

今天在纽约地铁被黑人男子故意退下站台身亡的亚裔女子 Michelle Go 是我朋友的同事,她在 Deloitte 做并购咨询,而且是 Senior Manager 级别,本科毕业于 UCLA, MBA 在 NYU Stern,非常优秀。朋友说她人很热心,很乐意在职场上帮助年轻女性。真是太可惜了,这绝对是针对亚裔的 Hate Crime. 但报道该事件的主流媒体有几个这么说的?美国这种忽视亚裔/歧视亚裔/仇恨亚裔的主流媒体多了去了,BLM的时候天天反思,Stop Asian Hate 的时候轻轻带过,全是傻逼(此处需要有脏话)

LA Times 算做得很好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所有人是个亚裔。

关于国际关系和女权主义,有本书想推荐,不过关注这方面的应该是会知道这本书的。这本书是我当时上global gender politics时候的textbook,叫Bananas, Beaches, and Bases ,去年有了中文版,叫香蕉,海滩和基地,啃不动英语版的可以去买中文版,是一本以女权主义视角分析国际关系问题,很有趣的一本书,比直接看女权主义类论文要生动易理解,不会过于晦涩。长上野千鹤子那本父权制与资本主义,我个人觉得有些章节略微晦涩,需要二次阅读理解,但是这本不会,英语版的用词也没有特别难,里面一些问题的视角也很新颖,给了我从未思考过的方面和立场。
有时间有机会可以去读读看。

一直對垃圾漫威路人好感的朋友自從入了某小蟲cp後越來越上頭,最近看完蟲3對我大罵漫威。我:恭喜你,你終於是漫威粉了,就沒有粉是不罵的,不罵的都可以不算是粉

『新年计划经常落空:根本原因和实现目标的四个秘诀』
为什么每到新年人们就会一次次制定计划,又一次次失败?怎样才能坚持计划目标?

Link: bbc.com/zhongwen/simp/world-55

#bbcnews

『潘多拉文件:国际领袖海外财富和秘密交易』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曝光一批涉及国际精英的秘密财务交易文件,是过去几年来一系列揭秘行动中规模最大的一次。

Link: bbc.com/zhongwen/simp/world-58

#bbcnews

如果像 這樣的人都可以被構陷 (?) 而陷入被奴役的境地, 一般人怎麼辦 ?
類似的問題是, 如果你被關進精神病院, 你要怎麼證明你沒病 ?

最後恭喜 , 成功了, 他終於重拾自由 !

同場加映 :
new7.storm.mg/article/3473630

netflix.com/tw/title/81177110

NHK歷史節目《指揮官 土方歲三》筆記(硬啃生肉可能有錯):
在京都時給近藤的信中提到「砲術訓練」,新選組每天都有大砲和洋槍訓練等內容;
有以近代作戰方式設計新選組隊形的陣型圖大砲隊和洋槍隊(沖田)在前線,槍矛(齋藤)偏後;
鳥羽伏見中幕府軍裝備不如新政府軍先進(龍馬存在感+1),幕府軍射擊距離約100m新政府軍約300m;之後土方請教了幕府軍(伝習隊)中的法國軍事顧問,一年間不斷改進槍戰戰術;
《譚海》:武器非洋槍大砲不可,佩劍持矛在戰場上毫無作用「一も用いる所無し」;
土方近藤都是攘夷派,但土方是擅於學習講求實際很靈活的人,為了勝利可以拋棄個人好惡;
箱館二股口戰場最初约130vs约600,一週後約300vs約1000。兩天工期間利用山上地形造了能讓埋伏守軍散兵化多方作戰交叉射擊(「十字砲火」)的13處戰牆;
《函館戰記》:(大意)這裏交託給我,如若敗走便是武士之恥,因此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直到在箱館戰死前都還在用的和泉守兼定是作為指揮刀使用,每天都會鍛鍊用(?),從不離手。

《漢摩拉比小姐》看得我好想代芽詹芽喔。想看詹詹生氣:「你給我聽好了史蒂夫羅傑斯!一直這麼下去你會死的!你不是想要做點什麼改變這個爛世界嗎!那就活下去啊!你得先活下來才行!」 :blackcat_11133:

我很久很久没看大悲音乐剧了,昨天在B站看了一部分,惊讶地发现认真有人在说,冉阿让就是偷了面包啊,判刑哪里不对吗?
前几年还真的没见到这种状况,顶多有人数落安灼拉搞事。可见我国的法治教育,这几年十分成功嘛。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冉阿让就可以变成一反面典型:自身是个贼,你穷你有理,被捕入狱之后不仅不好好改造,还屡次试图越狱,出狱后继续犯事,最终带走了一个妓女的孩子,等孩子长大之后还把她嫁给了一个废青,这废青不仅思想不正确,甚至实实在在地参加了一场暴动……这样的人居然被雨果老爷子捧成正面形象,可见有问题的是雨果。雨果本人还是法兰西世卿,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还跑到国外煽动暴乱,境外势力实锤。雨果这种人的作品,在我国为什么可以出版?

身在其中总是最难,真实的时间线总是最难。除你之外的世界都在表演,只有你在淹没,坠落,深不见底。

但是你也要知道,人可以在淹没、坠落、深不见底中活着。可以吃饭、睡觉、看电影。在望不到头的苦闷里面,你可以选择用不相关的东西把一些时间杀掉,让心智少一些磨损。

我希望你宽容地耐心地接纳自己,不要责怪自己,如果有余力就帮帮别人。

去喜欢俗气的东西,发❤️发🌹。去睡觉,去醒来,做饭给自己吃。去听音乐,隆隆作响。去看地球那头陌生人的故事,毫无触动也没关系。

觉得自己变成了坏人也没关系,不要怕,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幸存下来。因为当你的存在被视为威胁,存在本身就是反抗。

douban.com/note/741589248/

之前還説會好好節制欣賞帥哥,結果完全沒有嘛,甚至都想收集雜誌切頁(!)真是自己都覺得自己太誇張了😂 看來確實很有需要走正路approach生活上的問題。帥哥是輔助輪和獎勵,可不能濫用啊👊

由於最近都在猛烈嗑🍒不免關心一下日本娛樂圈,感覺確實是競爭激烈很難出頭了。我自己親眼目睹上一次這麼大範圍人氣爆紅的作品,演員當時19/21,這一次的演員是26/30+疫情buff。如果算上耳聞的一部,當時演員都過了30而且有一定基礎,這麼想想確實是有點可怕啊

年末放假狠狠地中了一回櫻桃魔法🍒 被日本帥哥的顏圍繞實在太幸福了 :ablobmeltsoblove: 要回歸日常了還真的有一點點緊張呢。不過雖然戒帥哥沒什麼經驗,戒遊戲我還是很擅長的 :bubble_tea: 下次上來就是能夠好好節制欣賞的我了 :blobmiou:

チェリまほ兩位主演遊樂場即興演出了一整天,不過放出來的部分都跟前後集的劇本很相像吶。果然不是誰都是Maria Bakalova :87:

人生第一次被鬼壓床(我的情況應該是「以為自己看見爬行系(?)外星人從窗外爬進來壓床」😂 恍惚間彷彿看見有頭的蟹腿,嚇死我了 :blobcozy: )確實非常逼真,我甚至摸到了外星人的腿(觸感還是人的皮膚,數數還有人的腳趾,還用力掐了一把😂也不知道為什麼蟹腿會變成人的腿啦嗚嗚)不過精神放鬆下來之後一瞬間所有的觸感都消失了!有點像是逆練了一遍睡著前觸覺慢慢消失的體驗!雖然知道原理但還是有點怕怕 :blobugh: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