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poga 🐈 轉嘟
poga 🐈 轉嘟

Year progress: ▒▒▒▒▒▒░░░░░░░░░░░░░░ 33.2%

手癢... 想來刻一個...

tracing event/timeseries 真是我的軟肋啊

thume.ca/2021/03/14/iforests/

poga 🐈 轉嘟

玩完了

⭐ ⭐ ⭐ ⭐ ⭐ 滿分

太完美了

Show thread

玩完了

⭐ ⭐ ⭐ ⭐ ⭐ 滿分

太完美了

Show thread

搬家總算結束啦... 舊家退租完畢

想吃宵夜

打開了老婆買的餅乾偷吃

其中一個結論是我真的不喜歡耳罩式耳機... 好悶啊

36 年後才開始認識自己,那也可以在 36 年後開始童年,對吧?

感覺貓最近跟我一樣過敏爆發中

poga 🐈 轉嘟

現在在台語的電視劇、電影裡,用「嗎」字句來表達疑問,已經很普遍。每次聽到的時候,我心裡總會把台詞改成「敢」字句來糾正他,然後嘀咕說「我們小時候哪有人這樣講」之類的。
然而,最近我重看了1980年代的霹靂布袋戲,發現「嗎」用的次數不會比現在的戲劇節目少,讓我很訝異。
原來,那種自以為純粹的童年記憶是後來才產生的,真正的事實是,我小時候看布袋戲就已經大量接觸嗎字句了。而我的敢字句語感,則很有可能是大學時代透過閱讀才變得堅定不移的。
語感如此,其他諸如口感、美感又豈不是如此?也許很多所謂的道地不道地的直覺判斷,並不是真的從生活經驗而來,而是知識的內化。這也沒什麼不對,只是不要拿來糾正別人罷了。

poga 🐈 轉嘟

人发烧以后,就和猫的体温相近了。 

大学的时候养过一只猫,是有白色袜子的狸花。和室友一起去打饭的时候在路边的水坑边发现了它。湿乎乎的一团,大概两个月大。武汉九月偶尔会下大雨,雨后非常冷,气温骤降又骤升。猫整个都在发抖。当时什么都不懂,不知道住宿舍不该负领养的责任,找边上打印店的阿姨借个箱子,就带回去养了。

小猫长得很快。性格比后来我所知的猫都沉静,但也很好动,半岁就学会了攀着梯子爬上我们的床。说沉静,则是因为它从来没有半夜乱叫或者拆过宿舍,大概是习惯了和人类一起生活。我常常半夜高烧。一旦发烧,就只能坐起来,否则就容易反胃呕吐。一开始还会把室友喊起来,后来就不这么做了。第一宿舍门禁6点半才开,并不会因为一个学生需要去校医院就为你开门,反而容易被阿姨臭骂一顿。第二太经常发烧,当时的我又敏感,疑心这样会让人不快,后来干脆就不再向她们撒娇。

体弱多病经常被人浪漫化为一种古典而苍白的情态。甚至有人会希望自己得病,来求得他人的关注和爱。但事实一点儿也不是这样。事实是:病人是添麻烦的人。大多情况下,并不是病人使旁人觉得对他负有义务、有所亏欠,而是旁人的态度一次又一次告诉病人:制造了不必要的麻烦、耗费了照料者的精力、对别人有所亏欠的人,就是病人自己。

我幼时不止一次因为突发高烧去挂水,急匆匆赶来的父亲向母亲抱怨:“怎么又发烧了?”他们有可能为是谁没照顾好孩子导致这个后果有一番争执。从孩子的视角来看,两个人都有怒气。我并不觉得他们的情绪不应该,换做是现在已经工作的我有了孩子,因为孩子多病而经常打乱工作计划,也会感到很不耐烦。而到了学校,对于本来就不喜欢你的人,多病只是变本加厉欺负的借口。经常体罚我、让我在她家擦地擦墙的那位老师,最经常使用的话术,就是:“你还以为自己是林黛玉啊?”然后我就要劳动“锻炼身体”,还要被迫吃下超过自己饭量的午饭。这些事情都让我痛恨生病,生病把人置于无法反抗的地位,因为体质往往天生。如果说“身体是最初的他者”,我已经被它背叛过不知道多少次了。长大以后,我以不向别人求助,一个人走四十分钟去校医院为荣。直到开上药挂上水,我才会发短信告知小今和室友我在医院,然后劝他们都去上课。当时的我觉得,人类的爱是有一定限度的,若不仔细维护就会被轻易消耗。所以我必须能够忍耐。至于这个忍耐的过程有没有必要——天哪,它几乎就是靠廉价的自我感动运转的。

但是猫不一样。本科的时候,只要我从上铺坐起来打算熬到楼下开门去医院的时候,猫都会醒来,悄悄地攀着梯子爬上我的床。人发烧以后,就和猫的体温相近了。它于是舒舒服服地趴在人的腿上,轻声咕噜,用砂纸一样的舌头舔着你,黑暗中你能感到猫的视线,像一滴将落未落的水,让人感到清凉。有时候我就这么坐着睡过去,醒来的时候,从阳台那里透出蓝灰色的晨曦,猫就在那样的光线里睡成毛毯——即便是我因为被安慰而睡着了,猫也不会离开。

大三的时候,我们要求必须离校专业实习一学期。猫就托付给了低我们一级的学妹,听她们说,猫绝食了好几天,然后有一天终于因为她们的疏漏不见了。我和室友请假回校找,但一无所获。六月再回校才在食堂捡到它的地方找回了它。但它已经成了地方一霸,性子也野了,不愿意和我们再回宿舍。一带回去就要哀叫逃走。虽然是这样,打饭的时候如果经过那条路,在路口喊它的小名,它还是会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树丛里钻出来,用温柔的、水滴一样的眼睛望着我们,但不会再靠近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会在半夜发烧,也还是习惯不惊扰任何人而等待天亮,但不会再自我感动了。只是每次我都会想起那只狸花,对于它,我是不会再被信任的背叛者。如果时光倒退,我绝不会把它带回宿舍。自哀自怜的人类,并不配小动物的爱。

Real-time audio programming 101: time waits for nothing

> writing real-time audio software for general purpose operating systems requires adherence to principles that may not be obvious if you’re used to writing “normal” non real-time code. Some of these principles apply to all real-time programming, while others are specific to getting stable real-time audio behavior on systems that are not specifically designed or configured for real-time operation

rossbencina.com/code/real-time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