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較新嘟文

幾年前,看田龜源五郎漫畫中的角色肌肉線條太過剛硬,所以轉為喜歡更熊一點的児雷也。最近連児雷也都覺得不夠熊了,目前最喜歡的漫畫家是戎橋政造。

德國綠黨及社會民主黨皆強烈表達,不應將核能納入歐盟綠色金融規範書當中,也已在剛結束的COP26氣候大會上公開表明堅決反核的立場。雖然德國綠黨與社會民主黨在廢核議題上有高度共識,然而針對化石能源的立場卻仍不一致。
社會民主黨認為,應將天然氣納入歐盟綠色金融規範書,作為能源轉型過程中的過渡燃料。如社會民主黨籍的環境部長舒爾茲就曾在COP26表示:「若不使用天然氣,減煤期程將被耽誤。」然而綠黨則堅持應儘速淘汰任何形式的化石能源,反對將天然氣列為過渡能源。
e-info.org.tw/node/232991

跑完四公里,填完肚子,稍微休息一下,晚點回去做重訓。

對於把蘭嶼和北海岸當作反核運動的馬前卒,我有多麼不爽,在反核遊行人數巔峰的那幾年裡,身邊的人一定都聽到我不少私底下的抱怨。但是為了大局,我還是得打起精神去把我的工作做好,而我工作中很大一塊就是要確保蘭嶼和北海岸鄉親能夠站在最被看到的地方,好好的被拍攝、好好的受訪。
2011年美惠以蘭嶼媽媽的身分來到台北,踏進社運與政治的紛紛擾擾,我跑前跑後、安排活動、處理行程。對於她不得不面對這麼多烏煙瘴氣的事,我總覺得自己有一份虧欠。
那些年的工作,我並沒有幫蘭嶼爭取到什麼,卻是消費蘭嶼的幫凶。然後我在沒有做出任何彌補的情況下,離開了這一切,連一句道歉都沒有機會說出口。
這也是為什麼,昨晚接到美惠電話,談了半小時之後,我會氣了一整晚。
政府四處吹噓他們拿出25.5億要賠償蘭嶼因核廢料所承受的傷害、要實現原住民轉型正義,讓民眾都認為政府負責任好棒棒、蘭嶼人拿錢好爽爽。現在,具體方案出來了,竟然是讓蘭嶼人再繼續淪為政府的廉價打工仔,錢是擺在那裡用來裝飾的,實際上族人根本無法受惠。
聽到這些,當年的情緒斷裂和自我厭惡一下子湧上,我發現自己最氣的不是決策者,甚至也不是那些利用蘭嶼獲得利益的人。我氣的是自己。

有沒有試著揣摩過藍甲心裡在想什麼?我說的,不是近十年的那些廢物藍甲,我說的是,在國民黨如日中天時的藍甲、高舉反共復國旗幟的藍甲、依附於家父長權威下的藍甲、喝著黨國奶水的藍甲——那些身處的處境固然可悲可憐、當起共犯壓迫人更是可惡可鄙的藍甲。
如果沒有,建議可以試著想像一下。歷史永遠都是一面明晰的鏡子。

真的不太懂現在提同志的2018公投創傷的意思是什麼?我不是嘲諷,而是我真心想知道:另外三個題目我是投反對,但是對藻礁案我當然是投贊成,而如果藻礁案真的通過了,我的好友們,你們會受到什麼創傷?
我當然不會願意做一件事情去讓我的諸多好友心靈受創,所以請告訴我,那是什麼?如果真的有,我可以擱下議題的是非對錯,光光為了朋友的身心健康就去投下反對票,但是如果沒有,請不要再拿2018公投創傷來說好嗎?
彼此都對彼此更溫柔一點。我願意,你願意嗎?

前陣子看了弗羅拉與松鼠俠,這部電影在各方面的表現並不特別突出,但是主角十歲小女孩的魅力很抓住我。看鷹眼的時候,也覺得相較於其他漫威電視劇來說稍嫌普通,但是主角(巴頓說她18歲而她說自己22歲但是看起來年紀更小)一樣讓我著迷。

最近通勤路上都在Disney+上看地獄風暴。我不看恐怖片和鬼片,但是很喜歡有恐怖鬼怪元素的超級英雄和奇幻作品,例如康斯坦汀是我最愛的DC英雄。現在,戴蒙已經成為我最愛的漫威英雄,而飾演戴蒙的Tom Austen已經正式取代我之前很迷的飾演電視劇版康斯坦汀的Matt Ryan在我心中的地位。Austen不但長得比Ryan好看非常多,而且那種悲傷溫柔卻又要狠起來面對黑暗的氣質深深吸引我,Ryan痞痞的樣子相形之下顯得單薄。

出門,要去跟基訓同學吃飯。今天鬍子刮乾淨,穿吊帶褲加格子襯衫,有沒有可愛?

音樂劇《漢密爾頓》在Disney+上架了!

常常用奇怪方式激勵自己的我,今天在路跑沿途的補給站都拿了一包餅乾或巧克力,塞在口袋裏,心想,等我跑到最後一公里就停下來用走的,並且把餅乾巧克力全部吃掉。於是,「最後一公里」標示是我的終點線,然後就可以享受野餐時光。

今天扶輪路跑21K的成績實在太差了,容我馬賽克一下。

由於明天早上的路跑很早,我就算搭第一班捷運都趕不上,我得騎單車過去。單車連著跑步,這樣半馬就加碼變成鐵人了。

空中大學的期中成績大部分都公佈了。老師們給分的慷慨程度讓我嚇了一跳:
統計學 95
管理會計學 95
電子計算機概論(一) 82
會計學 98

希望茶金爭議會讓習慣亂開砲的網友們對扣帽子、貼標籤的衝動稍微有所警惕,畢竟冷靜一點想想就知道,茶金的劇情爭議跟它對台灣文化、本土認同、戲劇品質的貢獻相比,絕對是瑕不掩瑜。
點出史實與劇情的差異,當然是好的,討論時代劇應該如何考慮史實,當然很重要,但是不應該去揣測是不是要為國民黨洗白、要抹黑美國,甚至翻背景指控紅劇編劇。
這一把火燒到後來,不但公視道歉,另一位編劇黃國華還發聲明說「自即日起,也不再書寫與出版任何小說與戲劇作品、財經書籍」,這樣真的對台灣是好事嗎?

剛過去的週末兩天,我為了做空中大學「程式設計與運算思維」課的期末作業,花了十幾個小時摸索如何用MIT App Inventor 2寫一個抓取氣象局資料的程式。有了初步成果之後,上路練跑,以準備下週六的半程馬拉松。然後,上線看看New World的1.1更新「Into the Void」有些甚麼新玩意。
今天下班後,也是差不多,上了統計學的線上視訊面授課程,下課則研究一下我期待已久、即將移植到Steam平台的遊戲God of War。
似乎是很充實的生活,然而可以選擇,我比較希望可以去約會,而不是用學習、運動、電玩來填補我不知道該怎麼對抗寂寞的這些時間。

我很類格到現在才看到這則消息,仍然要興奮送上遲到的祝賀!
facebook.com/sdparty.tw

因為我只亮票沒有解釋,而被批評了,據他說,是「不是針對投票立場,而是針對這樣的盲目表態」。真有趣。
我從來沒有上傳過寫著標語的大頭貼照片,這一點可以到臉書大頭貼照相簿去檢查一下,但是這也只是個人習慣,喜歡大頭照就是單純照片而已,並非我認為用一行字表達立場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而我被一個此時此刻大頭照正是一張「四個什麼什麼」圖的人說我只亮票不解釋的行為是盲目表態。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Taiwan is a cou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