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_asakaze@twitter.com

魚頭君的背面怎麼看都還是覺得好驚人

我對誠品敦南店的記憶並不多,而我曾經工作過的嘉義店和新竹店都在多年前就結束了,所以這一波告別反倒沒有太多感傷。
我是誠品嘉義店的第一批工讀生,從裝潢工程剛結束的亂七八糟,整理到開門營業,然後在那裡渡過我的大學時代。當時工作範圍是人文和文學等區,算是滿文青的。
後來研究所時代我在誠品新竹店一樓的雜誌區和文具區打工。雜誌就是整天要整理書架,而賣文具更有趣。大部分的文具都在樓上,我們一樓買的是高單價的商品,那時候就是要跟來買禮物的顧客推薦,想辦法讓他們買很貴的筆。
嘉義店關門已經十年了,新竹店也在四年前收起來。不管是思考人文區的平擺要放什麼展(是的,那時候一個正在念大學中文系的工讀生可以決定平擺要擺什麼書,現在想想覺得很不可思議!),還是明明自己從來沒買過超過二十元的筆卻要聽客人描述送禮對象然後推銷一支上千元的筆給他,都是很好玩的回憶。

我對樂生運動的了解和參與並不算多,雖然曾經在樂生社區學校裡擔任過老師,但是認同上和經歷上,頂多只是一個支持者,稱不上所謂的「樂生世代」。因此,有時候樂生世代運動者的某些堅持和情緒,我理解卻無法感受。他們記仇,那些人那些事我知道,但是我不會看到名字就反感。
對我來說,如果有一個甚麼世代的話,我應該算是反中科反國光世代吧。昨天看到所謂的「鯨豚媽媽」周蓮香被提名為考試委員的新聞,我才發現,我跟樂生世代一樣,心裡有一張反中科反國光世代的黑名單。周蓮香就在黑名單上,一看到名字,心底就不爽起來。我才終於懂了以前看到的那些樂生世代的情緒。
(其實最近不只是在新聞裡看到周蓮香這個名字,在公務人員受訓的影片裡,我也看到李育明。當下立刻心裡嘖了一聲。)

同婚通過時,像我這樣的單身男同性戀,苦惱的是自己沒伴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結婚。通姦除罪化時,單身男異性戀卻是聲稱自己以後可以無限制通姦人妻了。一個是腳踏實地自知之明的族群,一個是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族群,都很正面。

說白海豚會轉彎,你會想到誰?多半是想到國光石化爭議當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然而,這不只是政客說的而已。以研究鯨豚著名的學者周蓮香,在專家會議中發言表示,透過行為訓練可以引領海豚穿過工業港區。
為什麼提這筆陳年舊帳?因為今天公布的考試委員名單裡正有這一位想訓練白海豚轉彎的學者,而媒體以「總統提名考試委員 鯨豚媽媽周蓮香入列」為標題來報導。
哪壺不開提哪壺。不是我們搞環運的愛記仇,實在是「鯨豚媽媽」四個字太刺眼。
身為一個公務員,敢批評主管考選、銓敘、退撫的考試委員實在很找死,但是我沒辦法忘記。

我正在台中參加為期四週的公務員基礎訓練,今天一整天都在忙其中的分組專題研討,我們組的題目是公共圖書館的電子書推廣。然而每到空檔,我就拿手機查看今天香港國安法的相關新聞和評論。
整天下來都想說些什麼,卻找不到能說什麼。難以想像,在我們如常生活的當下,離我們不過幾百公里之外的香港,面臨天翻地覆的巨變。
這巨變也不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情了。香港已經在危機中苦撐許久,久到我們關心過又忽略了一陣子,然後再關心一陣子之後又被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然而不管我們有沒有注意,香港人的苦難也不曾稍歇。
我記得我小時候讀歷史常常好奇一件事:戰爭、天災發生的時候,或是像黑奴、原住民在被壓迫的時候,那些身處平靜安全地區的人,如果不知道也就罷了,如果知道了,有什麼想法。
我曾經很天真的認為,他們多半是不知道吧,如果他們知道,怎麼能如常生活呢?現在我才知道他們能,因為我知道我們能。
因為香港,我這才知道,即使是這麼近的地方,而且有大量文字與影像不斷湧入提醒我們正在發生什麼事,我們竟可以如常生活。
這種如常生活,讓我覺得比苦難本身更可怕。

三年前的今天,遇到街頭流浪的哥哥,帶他回家。去年的今天,哥哥撞破紗窗離家出走,還好有找回來。
撿到他的時候,他已經老得隨時在打瞌睡,後來眼睛看不見,離家出走又摔斷腿,幸好有把他找回來,否則他在街頭恐怕撐不了幾天。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偶爾會好奇,他那天到底為什麼要破窗出走。當然,我永遠沒有機會知道答案。
我只知道,哥哥讓我發現,老邁也是一種可愛。

我的文官基礎訓練是在中華電信學院台中所上,這是中華電信的訓練所,因此有個福利:可以使用Hami Book基於GPS定位而使用的閱讀服務。只要我人在學院裡,我就能下載書籍報紙來讀。如果不是來這裡上課,還真不知道有這種有趣的閱讀服務。

這個社會越來越像是美國影集裡常常出現的高中:不被霸凌的唯一方法,就是成為那些很酷的、很受歡迎的學生的一份子。對其他任何事認真,都沒有用——事實上,越認真只會越慘。

Being popular is vital.

終於拿到我的識別證了!(超後悔證件照去照相館拍。早知道拿生活照剪一下來用。太奇怪,看不習慣,所以利用反光遮住。)

下星期一要到台中受訓四週,今天得把兩份表單更新,寄給同事代為處理。早上為了這兩份表單,在三個excel檔之間來回切換比對,對到我眼睛要花了,數字不知道怎麼回事老是兜不攏。不得已,把其中一個檔案的內容印了出來,才總算是順利把每個數字搞定。
我看著這張對完數字就完全沒用的紙,深感內疚。一張A4列印紙的碳排是18公克,我要做點什麼來把它中和掉。
突然發現我的生活模式讓這件事情變得非常困難。我不開汽車、不騎機車,在家不吹冷氣,自帶便當去買午餐,我的碗裡從來沒有剩菜剩飯,我怎麼想也想不出我要從哪裡把這18公克彌補回來啊!
後來想啊想,想到我住在16樓,每天搭電梯上下,這個碳排應該很好省。一查,不得了!電梯的碳排好驚人,一層樓竟然高達218公克。這數字有沒有算錯啊?
我每天省下的碳排都被電梯補上了。難道我要開始每天爬16層樓回家嗎?(倒地)(那張紙突然變得微不足道。)

今天在聊天時提到我最近對寶可夢和魔獸世界都覺得有點膩了,想玩點別的。一瞬間發現,自己竟然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好像出櫃或告解似的。對IP的忠誠,不應該是重擔。我要放自己一段假期,去享受一些陌生的遊戲和其延伸創作。

看到好幾位朋友轉貼這篇文章,點進去看,很感動也很受用:
ptt.cc/bbs/Boy-Girl/M.15317607

不管有或沒有什麼病症,其實我一直以來也跟作者一樣,不斷找尋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的腦袋的方法。這種認真尋找的程度,跟我在自我實現的努力程度是相當的。甚至可以說,我之所以極其固執於自我實現,也是因為我認為自我實現是照顧好我這顆不太容易照顧的腦袋的一個重要事項之一。
但是老實說,我覺得做好這件事情不是沒有門檻的。這篇文章,實際上跟補習班會提供的榜首心得沒有多大不同。做得到的自然是做得到,做不到的還是做不到。
我看到轉貼這篇文章的朋友,多半是在這條路上稍微已經走出一點成績的人。用剛才同樣的比方來說,就像是各班的前三名在讀榜首心得,即使方法不見得能夠照搬,也有觸類旁通的效果。但是對那種從國中開始的數學和英文沒有打好基礎因而到了高中一看到這兩科就怕的學生,能有幫助嗎?
因此我認爲這件事情仍然應該在這個社會的層次上去找解答,在更早期的年紀、提供更好的協助,幫各種各樣的孩子找到跟自己好好相處的方法,而不是寄望於文章中這類個人式(甚至可以說資優生式)的努力。

稍早我貼了這篇貼文,是因為我在進車廂的時候被突然煞車的人擋住,心裡非常不爽,但是我正在練習如何把一件很生氣的事情用很正面的方式說出來。簡單來說,這篇貼文是要表達「你XX的再擋路試試看!」的意思。
facebook.com/mingwangx/posts/1

現實一點吧!內閣的分配,在權力平衡和選賢與能兩者之間的比重孰高孰低?你我都知道,權力平衡畢竟高一點。也就是說,這個位置擺這個人,各個掌握權力的個人和群體會有什麼反應,才是第一優先考量的。
所以,女性比例低這件事情,根本不是什麼才能的問題。而是——會在乎內閣性別比例的人,執政者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裡啦!

其實對台北車站大量公共空間的商業化已經隱忍很久了,現在台鐵這樣的決定,是不是逼人在收復大廳的同時,順便把整個一樓的商家掃蕩一空,重回過去整個樓層都是公共空間的樣子呢?

是的,年輕朋友可能不知道,原本整個北車一樓除了角落的便利商店和郵局之外是完全沒有商家的。

加油!這個方向是對的!

轉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貼文:「自蔡英文總統2016年上任後,伴盟 許秀雯 律師 (伴盟律師團召集人,大法官釋字748 婚姻平權釋憲案律師)即受行政院聘任為行政院性平委員,過去四年來,針對同志議題(包括跨國同志伴侶的居留、修法及婚姻登記等)有許多提案,尤其過去一年,許律師及伴盟團隊協同跨國同志伴侶當事人,亦已多次拜會包括行政院羅政委在內的首長溝通,期盼基於政府一體原則,院際(行政院與司法院)及行政院跨部會間能充分協調與分工,處理跨國同婚的整體配套。伴盟在此特別感謝羅秉成政委長期居中協調與牽線,我們也會持續與政府各部門持續溝通!跨國同婚所涉權責機關眾多,但我們與政府溝通過程中很欣慰知道,在整體態度上,沒有任何一個行政機關否定跨國同婚的權利,在態度上也都肯定認為這是一個有待解決的議題。回顧同婚來時路,展望未來,伴盟會繼續努力,讓天下有情人都能有平等的結婚自由,而能終成眷屬!」

facebook.com/tapcpr/posts/1015

顯示更多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