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下班了,比平常晚了一個小時。撐過初三,春節連假還有兩天。

本來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做任何公開發言,但是真的有被氣到。想對浩宇說:
今天逼你走的人,你自己知道是誰。逼你走的並不是那些所謂的老綠黨人,而是那些跟你價值觀接近、跟你一樣認為這幾年的作法才是綠黨的未來、跟你一樣不喜歡社運圈、跟你一樣瞧不起NGO的人。
你知道,但是卻一再發言,動不動就標出「原本的路線」、「社運路線」、「前輩」、「老路」這些字眼來打。我真的不懂。身為一個顯然會被劃分為社運路線的老人,我怎麼想也想不通,我們到底哪裡得罪你?
而那些想要倚靠你的資源、試圖複製你的路線成為小王浩宇(但是似乎不成氣候)的人,曾經吃你的、喝你的,一轉頭可以立刻就商量怎麼弄掉你,你卻對他們一點意見都沒有?
底下這段話不只是對浩宇說,也是對所有關心浩宇的朋友說:
我不贊成社運路線和選舉路線這種沒有意義的二分法,但是如果你硬要分,我可以告訴你,今天弄走浩宇的人,離社運很遙遠,跟社運派一點點關係都沒有。你們要怪,請搞清楚,去怪那些有權力決定浩宇去留的人。

康舒在哪裡呢?就在淡海二期的範圍裡。當初類似康舒的廠商在徵收作業剛啟動時,許多都評估有可能就要離開了。後來愛鄉愛土的鄉親把二期計畫擋下了,現在康舒不但留下來,還要擴廠。
原本是要蓋更多房子,而這些房子的居住者因為沒有工作機會勢必要外出就業,造成交通更大負擔。現在,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哪個好呢?
money.udn.com/money/story/5621

從《會計帝國》的紙本書發行之後,我就天天上Readmoo看它的電子書上架沒。為此,還在Safari上把關鍵字搜尋設成書籤。今天一開,看到書封,超開心,結果還要到二月一日才開賣。
現在剛好有三本七五折的優惠,我已經挑好其他兩本等著了:《第三支柱》、《敘事本能》。

今晚看了《國際橋牌社》前兩集。好看!接下來,一直到這部劇播完為止,我應該就會持續訂閱friDay影音。其他平台暫時不看,Netflix的宮崎駿卡通,只好晚點再複習了。

年前最後一個休假日,來整理頭髮,準備迎接第三個在餐廳度過的春節。

什麼叫莫忘初衷?就是你要記得,如果玩撿紅點,那手上的牌要越多越好,如果玩大老二,那手上的牌要越少越好。
聽起來好像是廢話,但是在現實生活裡,大家混在一起玩牌,真的很容易忘記自己是在玩什麼,忘記最終計分的規則,朝著反方向走得不亦樂乎。
如果記得初衷,就不會在別人吃走你的牌時氣得暴跳如雷,因為你玩的是大老二。

看到許多遺憾洪慈庸委員落選的貼文,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去年二月,有一位受刑人的同性伴侶跟我聯繫,他們希望能申請通信權利,因為在網路上搜尋到我曾有同樣的爭取行動,所以想找我幫忙。當時,我一邊跟當事人討論該怎麼做,一邊就把這件事情貼出來:
facebook.com/mingwangx/posts/1
洪委員辦公室看到貼文,立刻主動就跟我聯絡,並且向法務部矯正署確認這件事情。矯正署說,他們去跟該監所了解,目前還沒有同性伴侶提出申請,但是有民眾去櫃檯詢問,自稱即將入監,並有出示同性伴侶卡的照片,該監所有回應民眾,關於同居人的接見,只要是提出官方足資證明辨識的資料即可。因此我就鼓勵當事人,不用怕,直接提出申請。申請後遇到問題再回頭想辦法。
後續當事人沒有再遇到甚麼問題,這件事情也就簡單落幕。因為沒甚麼後續發展,我也就擱著沒去多想。現在想想,當時應該就要把洪委員辦公室這麼主動積極的協助,讓更多關心同性伴侶權益的朋友知道才對。
謝謝洪委員。抱歉,這是遲來的致謝。

竟然沒半個人問誰是「金寶」!難道我的臉友們都是老維基人?還是說大家根本就跳過那段了?

呱吉是一個很有趣的人。我這句話可能被當作一句廢話,呱吉當然有趣,但是我這裡要講的有趣指是一件不常被提及的事:他一直用粗魯的方式做溫柔的事。
我剛開始不喜歡他,因為他很粗魯,但是他又常常做一些帶有推動和解的意味的事,這讓我覺得很莫名其妙。有一段時間我對他的評價是,他高興的時候,就可以用幽默來超越立場去與多元背景的各方不同人互動,但是他不高興的時候,甚麼難聽話都丟出來。甚麼時候可以開玩笑,甚麼時候板起臉罵人,都隨他高興。
但是我漸漸感覺,他的粗魯和他的溫柔其實不是一種善變或者雙重標準,而是手段與目的之間的區分。他的目的是溫柔的,但是他判斷用一種粗魯的方式可以很弔詭地去達成這個溫柔的目的。
我也不知道這種弔詭的策略到底是不是有效,但是在我看出他的用心之後,我就不討厭他了,甚至默默喜歡上他。

最近參與了幾組不同綠黨夥伴的討論。這幾組立場不同(例如對浩宇的看法就是差異之一),但是都同樣在討論這次選舉之後能不能爭取到改革的機會。常常有人問我綠黨會不會消失,我都說放心啦不會。綠黨跟其他小黨不同的地方在於,路線之爭會導致鬥爭和出走潮,但是沒選票沒資源卻不會讓人離開。選輸了,主導選舉的一群人可能會主動想離開或被鬥走,但是總有另一群人隨時準備回來接棒。這次選舉結果不理想,我就看到各方摩拳擦掌,準備把綠黨的發展扭轉為自己認可的方向。我當然也就不免在思考這件事情。還有什麼政黨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呢?

‪突然想到,我應該是綠黨廿多年歷史上唯一一個主動說想當中執委和召集人的人,而且還講過兩次:2016年和2019年。兩次都是連中執委都當不上,遑論召集人。不只參選民代選不上,在黨內都是資深落選人,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事情。‬

‪為了準備地方特考和初考,已經有三個月沒好好運動。現在考試考完了,前陣子發病後也緩解了,總算可以回到每天運動的日常生活。‬
‪上一次 跑步,堅持了349天後中斷。現在重新開始,看看能不能超過上次紀錄,只要再多撐幾天就能滿一年。‬

‪八旗文化的《會計帝國》會在Readmoo上架嗎?我好期待這本書!‬

‪這次發病休了一個禮拜,加上下週選舉要回去投票,我就幾乎已經把整個月的休假用完了。接下來三分之二個月要一路工作到底,而且其中還包括了會忙到翻累到昏的過年。真可怕⋯⋯‬

‪前幾天開始,我又發病了。好消息是,這些年下來的發病一次比一次輕微,這次沒有出現40度高溫,體溫一直只在38度上下而已。壞消息是,我這個週末要考初考,考前一週開始發燒,考試當天恐怕發病期也還沒結束。‬

顯示更多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