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五二四兩件大事,都是全台各地同步發生:同性婚姻登記首日、全球氣候行動。
我先是作為苗栗同遊志工的一員,到苗栗市戶政事務所共同見證一對女同志登記結婚。然後趕到桃園市政府前,參加氣候行動桃園場。
比起台北場,不管是結婚登記還是氣候行動,苗栗和桃園當然規模都是小很多,但是在地組織都正在發展,越來越有力量。我很榮幸也很開心有機會參與這樣的遍地開花。

到達524氣候行動桃園場的現場。還有半小時活動才開始,不過現場已經不少人。桃園場的主軸當然是搶救藻礁,我今天穿著綠黨背心,等一下還會把綠黨關東旗打開來。關心環境的朋友快來!

同性婚姻合法第一天女同志伴侶楊珣和徐蓓婕在苗栗市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後的記者會。

到達苗栗市戶政事務所。今天是同性婚姻合法的第一天,女同志伴侶楊珣和徐蓓婕以及她們的家人要來登記。作為苗栗同遊志工,我也來幫忙打雜、見證幸福!

今天各地都有氣候行動,這篇貼文是資訊彙整。我將到桃園場。大家都就近參加吧!
facebook.com/386189308882326/p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律師法修正草案,達成共識新增「律師擔任中央或地方各級民意代表者,不得執行律師職務」的規定。
姑且不論有許多身兼律師的民代所代理的案子是人權、勞工、環境的公益案件(例如當初免費幫我打妨害公務官司的委任律師後來就有選上議員的啊),即使是為了收入而接的案子,也是他們的工作權。
要說利益迴避,許多賺錢的手段,都有可能直接涉及內線或關說或黑箱操作,律師代理案件頂多也是間接影響而已。在我看來,炒地皮的建商和投資客才是第一個應該要禁止的吧。如果今天立法院打算新增的是「擔任中央或地方各級民意代表者,不得買賣不動產」,那我還覺得比較有道理。

youtu.be/q1ucaeeEbTo
為什麼要擋下三接工程、保住大潭藻礁?這個問題由研究珊瑚的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陳昭倫和研究螃蟹的靜宜大學生態學系助理教授劉烘昌兩位來回答,是最適合的。這段影片,是兩位學者的演講。從這半小時的短講裡,他們從各自專精的研究領域來談大潭藻礁的生態有多麼重要。
看完這部影片,請務必在週五來到桃園市府前,為搶救藻礁而努力!
時間:5月24日週五(主活動 17:30 ~ 18:30,靜坐 16:00開始)
地點:桃園市政府前

聊天聊到同婚時,女同事突然冒出一句:被女生喜歡上,我會感到困擾。我回:是啊,被女生喜歡上,我也會很困擾。

回顧看到這條,覺得有趣。有趣的是,徵收土地閒置這件事,沒有在淡海二期徵收案裡派上用場,卻在重建街拓寬案裡成為擋下拓寬的關鍵。

facebook.com/643632307/posts/1

【綠黨反三接護藻礁行動】
時間:5月24日週五17:30~18:30
地點:桃園市政府前
為了搶救大潭藻礁,每週在桃園市府前的靜坐已經舉辦了九場。這個週五,將是第十場靜坐,同時也是最重要的集結。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將號召許多愛護環境、重視生態的伙伴,為藻礁請命。
綠黨在三接議題上,過去有所爭議。然而,既然綠黨一向以環境保護為最關注的在地議題,也一直堅持國際綠黨的六大核心價值,自然不應該棄守桃園海岸。因此,作為黨員,我經過中執委會同意攜帶關東旗及背心到週五行動現場,希望邀請綠黨黨員及認同綠黨理念的朋友,一起來現場響應桃園在地環團。
讓我們站在綠黨的關東旗下,穿上綠黨的背心,守護大潭藻礁。

徵求5月24日幫忙拿綠黨關東旗和背心來參加搶救藻礁活動的朋友。

是這樣的:我上週五跟中執委會提出申請,希望可以帶著關東旗和背心參加搶救藻礁活動,不過因為還沒得到回音,心想大概是黨辦來不及處理,於是今天下午就另外安排了週五中午的行程(當志工跟苗栗同遊去陪一對拉子去登記結婚)。沒想到剛才收到通知,可以去借,這樣我時間卡到,沒辦法從苗栗戶政事務所到台北拿東西再趕去桃園,因此得找到人幫我帶下來。後天的活動現在才找人實在有點慌張,如果有朋友願意幫忙就太好了。可以幫忙的朋友請傳訊給我。

自以為身體狀況不錯,就開始東跑西跑。四月五月的休假日行程排得滿滿:反核遊行、苗栗同遊、扶輪年會、同心授證、藻礁靜坐、星光馬拉松。過去一週多,身體已經有點不適,今早最重要的指標直接給我重擊:發燒到卅八度。雖然前天才回診過,不敢輕忽,趕緊就來醫院報到。
週五「為孩子的未來靜坐」結束之後,要先暫停參加活動,等這波發病壓下去再說。
的人生就是這樣,活得斷斷續續的。不過斷斷續續的行動著,還是可以全力以赴,週五是搶救藻礁最重要的集結,傍晚五點半在桃園市政府前,大家一起來好嗎?

底下引用我們PE的貼文。我那天因為要趕到桃園參加搶救藻礁的靜坐,沒辦法參加北門社授證,但是從出席的好幾位社友那裡都聽到同樣的事,即使不在場的我也非常感動。

同心社PE David:
週五當晚,作為臺北同心扶輪社2019-20年度的新任社長,和夥伴們一起參加國際扶輪3482地區資深的臺北北門扶輪社32週年授證典禮。讓我感到欣慰和動容的是,在這一群平均60多歲的長輩中,不少人主動跟我們說:「恭喜恭喜,有情人終成眷屬!」

facebook.com/1524457219/posts/

今晚十點打開電視有兩個選擇:可以看HBO的《權力遊戲》最後一集,或者是公視「我們的島」單元的《島嶼12獸》。後者是超有意思的企劃,應該會比前者好看很多,但是我很想知道最後一集能崩壞到什麼程度。

又到了每週一到醫院免疫科回診的時間。一個月前差不多已經要減藥減到最低了,但是過去三週來身體狀況反反覆覆,昨天甚至稍微有點發燒。不知道今天醫生會怎麼安排。
候診時我在Youtube發現了40位聖騎士對40位薩滿的影片,讓原本因為身體狀況而有的沮喪的我,熱血了起來,心情變得很好。
真的超酷:
youtu.be/KDZXUfWna5k

上週五的興奮逐漸消退後,心裡浮出來的焦慮跟幾年前很像:由於在反核議題裡我主要關心的一直都是北海岸的核一核二廠和核廢料問題,當廢核遊行有廿萬人浩浩蕩蕩走上街頭時,我就擔心,等到停建核四之後,會不會這股力量就消退了,就沒人在意既有核電廠和核廢料?既有核電廠和核廢料是一道需要花好幾世代人去處理的難題,沒有足夠的人來關心,該怎麼辦呢?
同婚議題跟核四很像,糾結著正反雙方多年以來的情緒,動輒成為社會關注焦點,決戰也打得舉世矚目。但是那些生活在社會各角落、不只承受偏見與歧視、更苦於資源不足的窘迫中的性少數,也跟既有核電廠和核廢料問題一樣,存在已久、遭到漠視已久,被當作決戰的無聲背景。
差別是,我相信同志遊行會越辦越盛大。但是這個差別本質上卻沒有多大差別,因為越辦越盛大的同志遊行,在同婚喜訊後,可能議題性趨於薄弱、嘉年華氣氛更加強烈,如果是這樣,那麼其實就跟人數往下掉的廢核遊行一樣了。
歷時三年的核一除役環評審查,在同婚過關的前兩天五月十五日的環評大會上決議通過。這是核電廠除役漫漫長路的開端,需要比上街停建核四更多的人參與才走得下去,而且,不管擁核反核,誰都不能置身事外。
那麼,落實性別平等的路呢?

今天參加台北星光馬拉松21K組,這是我第二次跑半馬,希望成績能進步。上次扶輪路跑下雨不敢帶精靈球,今天天氣好,當然要抓寶和孵蛋。

顯示更多
g0v.social

be excellent to each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