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2014年我在士林王家記者會裡的發言。過了這麼多年,不但換了執政者,在野勢力也洗牌了幾次,但是情況從來沒有改變:

我代表淡海二期自救會來向王家致意,來加油打氣,因為目前淡海所面對的區段徵收和王家面對的都市更新,有一個共同的問題,我用最簡單的白話來說。
要把土地拿來開發,可以有兩個方式。第一個是,合作一起做開發,然後分享開發的利益,這個方式的重點是,你情我願,要大家都同意,不能強迫人。這一點很好理解,哪有逼人合夥做生意的?
第二個是,出於公共利益的考量,要來強制使用一部份人的財產,由於是強制的,那就要講道理,要有完整的程序,來確認公益性和必要性。這一個方式勢必犧牲一部份人的權益,不能不加倍小心。
一個要你情我願,一個要講道理,是兩套完全不同的遊戲規則。但是現在政府和財團,把兩套遊戲規則混在一起。當你要求尊重每個人的意願時,他就給你強制來,當你要確認公共利益在哪裡時,他就使出威脅利誘來談開發條件。規則在他們手上這樣玩,人民怎麼玩得起?
唯一的方法,就是要直接面對遊戲規則的混淆,要求釐清,才有機會可以看清遊戲是怎麼回事。

(續上文)然而就是這麼任性,讓謙勇成了獨特的創作者。許多人,即使看不出紀錄片許多私密細節,卻也看出了這樣的任性會造就出甚麼樣的藝術性。因此出乎意料的,謙勇得到許多拍片的支持和資源,於是這麼古怪的作品,也是上了影展、上了公視,然後,第二部作品出了,馬上大家就在問,三部曲的第三部在哪裡。
田野調查研究室在謙勇之後,據我所知,還有好一些人,也跟承立謙勇一樣,多半古古怪怪的。《淡淡》是他們比較正經八百的作品,一年一年,觀察記錄淡水,也透過這樣的觀察紀錄,把一屆一屆的學弟妹帶起來。
臺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作為一個紀錄片創作者的培育機構,這是很正式的,也是很眾所周知的。但是淡江大學田野調查工作室,這一個不是學生社團,更不是系所或學程,說起來它到底是個甚麼單位我也不知道,卻發揮了有意思的作用。
重點終於來了:我為什麼要寫這篇落落長的貼文請大家認購《淡淡》十期合刊本?如果你是對淡水有感情的人,那麼這份刊物的合刊本就不需要我多費唇舌推薦。但是如果你不是對淡水特別有興趣,我希望大家認購合刊本,作為一種支持,讓田野調查研究室繼續在這種有點微妙的位置,用有點微妙的角度,再幫我們多培育好幾代有意思的創作者。

(續上文)後來,承立的學弟謙勇要拍紀錄片,介紹我認識。我當時還在政治和社運圈子裡混,習慣了把自己的生活曝光,所以對有人要一直拿著攝影機對著我,不會覺得有甚麼為難之處,所以自然就答應了。後來,謙勇越拍越久,久到我一度以為這部紀錄片大概是不會完成了。幸好,這是一個補助案,他有結案的壓力,所以還是剪出了第一版作品,當時作品名稱叫《銘仔袂去叨位》。
後來,第二個版本名稱叫《建設未完成》,就是2017年入圍台北電影節、2018年在公共電視播出、前幾天在倫敦大學放映的版本。
我第一次看這部片的時候,就知道,這部片勢必是不會在政治圈和社運圈帶來甚麼影響的。他是一部太個人的作品。個人到甚麼程度?個人到,裏頭有一個主軸是一般觀眾看不出來,只有我,或許還有幾位親近的人,看得出來的。這個主軸是,作為我和我男友的共同好友,謙勇站在我男友的立場,對我提出控訴,指控我並不是一個好男友。
怎麼會有一個紀錄片導演,明明是要拍公共議題,卻如此任性的讓私人關係成為重中之重,而且,這條如此吃重的線,還拍得沒人看得懂,變成一則花費許多人力物力而編製而成的私人訊息?
(接下文)

上週三,我到信義威秀,去看台北電影節所放映的謙勇新作《買房子賣房子》。這週二,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台灣研究中心放映他上一部作品《建設未完成》,我和他一起用線上視訊跟倫敦的師生們一起討論這部紀錄片。
不過,再聊更多之前,先說重點,免得貼文太長沒人看到最後:
典藏《淡淡》十期合刊本募資認購進行中 docs.google.com/forms/d/e/1FAI
《淡淡》十期合刊本是淡江大學田野調査研究室這些年來在淡水深耕的成果集結,非常推薦給大家。我想從我跟承立 、謙勇的往來,談一談為什麼我要推薦大家認購《淡淡》十期合刊本。
我跟田野調査研究室的往來,要追溯回到十多年前認識承立。那時候我是個維基人,也是個部落客,同時剛離開田野生活不久,經常在網路上談我對田野調查的想法,因此跟承立--當時都叫他陳力--結識。
後來承立做的事情跟田調、跟拍紀錄片沒甚麼直接關係,但是我敢說,他之所以在事業上有這麼多有意思的發展,跟他出身田調研究室有很深的關係。田調研究室的成員有一種能力,能將各種天馬行空的創新和非常腳踏實地的在地化經營結合在一起,這種能力在田野調查和拍紀錄片上有用,拿去做網路事業也很有用。
(接下文)

我認為國中小教室裝冷氣,是必要之惡,而沒有目的地卻硬要搭飛機,則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汙染行為。一邊批評國中小教室裝冷氣,一邊又轉貼桃園機場的搭機環島新聞還稱讚說很有創意,很荒謬。

多年來心裡很想出國玩卻都因為考慮飛機的高碳排而卻步的我,看到這則新聞有一種我到底過減碳生活的意義是什麼的感慨。
我可以理解對旅遊的熱情,因此我雖然自己不願搭飛機,仍也覺得搭飛機無可厚非。但是沒有要去哪裡就讓飛機升空去繞一圈,這已經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污染了。
tw.appledaily.com/life/2020070

今天我又讓股長露出那種不知道從何教起的無可奈何的苦笑。似乎在後來的幾個工作裡,我都要熬一段比別人更菜的菜鳥狀態,就像我到餐廳當服務生時,連水瓶都不會洗,叫工讀生教我,於是工讀生對我連這種事情都不會而大感驚訝。
不過這種延長的菜鳥階段,對我來說是好的,因為避免了我在第一份工作裡把這個階段稀里呼嚕混了過去的覆轍。
出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出版社當編輯,因為太過困惑,所以在批踢踢的出版板籌劃了一系列針對出版業菜鳥的讀書會。老實說,我自己的疑問常常太過粗淺、太過平常,反而沒有在那些前輩的分享中被解答,但是舉辦活動的過程裡我因此累積了一些人脈和影響力,就再也沒人意識到有需要幫助我。
後來陷入一種尷尬,我的第二個、第三個出版業工作,都沒有機會讓我學習編輯基本功,偏偏又已經被當作老鳥。一直到我離開出版業,我仍覺得自己好多最基礎的事情都不懂。
於是我學會把自己的笨拙和無知更明確的表現出來,免得錯過受訓的機會。付出的代價就是得經常面對這種苦笑。辛苦前輩了。

三年前的現在,我住院一個月。不但住院期間體重快速狂掉,出院後的休養期也還緩緩下降,一路跌到六十多。等到身體狀況差不多恢復健康,我開始努力要把體重吃回來。後來我認真而且規律的運動,我就常常想著,等吃到八十公斤,體態應該會跟過去不運動時的八十公斤看起來不大一樣。
那會是甚麼樣呢?期待了兩年,離目標越來越近。前陣子我暫停跑步,只做重訓,總算達到七十八公斤,只差臨門一腳。但是最後的兩公斤好像卡住了,拉不起來。我會再維持一段時間,不過我實在沒辦法忍著一直都不跑步,如果仍然拉不起來,只好以七十八為滿足。接下來就不再強求體重,而以健康為重。

三年多前,當時已經失戀一年的我,為了走出低潮,開始認真運動。一開始騎單車,後來游泳、跑步、重訓。昨天又被孤單感淹沒的我,沒有出門,把自己關在家裡打了一整天的電玩,情緒沒什麼改善。幸好,之前就安排了今天要為了我是邱和順而騎。果然,出門陽光一曬、汗一流,人就精神了。從馬場町出發,到大稻埕之後,夥伴們原路回到萬華去看香港邊城青年辦的「穿石」展,我則繼續往北騎,一路騎回淡水。

明天要去台北電影節看謙勇的房產三部曲第二部《買房子賣房子》。
星期六和下星期三都還各有一場:
taipeiff.taipei/filmCT.aspx?id
跟謙勇的緣分是始於他以我為傳主拍攝紀錄片,後來取名為《建設未完成》,下禮拜二要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播映,謙勇和我都會線上參加座談:
soas.ac.uk/taiwanstudies/event
這張照片就是在SOAS的頁面上看到的。我似乎以前沒看過,蠻喜歡的。

家裡跑進來一隻大蒼蠅,弟弟追著它跑,一開始我覺得弟弟找蒼蠅的樣子很可愛很好笑,但是過了幾個小時之後,弟弟好像被蒼蠅搞得有點焦慮了,於是剛才我下定決心打蒼蠅。

FGO裡,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剛的描述有一句說:「在騎士道凋零的時代,手持聖劍,給不列顛帶來了短暫的和平與最後的繁榮。」但是亞瑟王是大約五世紀,騎士道大約是十三世紀,還沒開始的東西怎麼凋零呢?

北美館人好多,是報復性看展嗎?

(圖片來源: peopo.org/news/53635)
10年前的今天,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天,也應該是許多人第一次採取某種行動來關心公共議題。
先說到10年前的6月9日,這是苗栗縣政府第一次派怪手到大埔的農田裡。當怪手硬生生碾過正要結穗的稻子,這張照片被公民記者大暴龍拍下,遍傳網路。他的報導裡呈現了稻田被毀、警民衝突、居民控訴的影像,點燃許多網友的怒火。
到了25日,縣政府的怪手第二次要開進農田,於是網友們紛紛試圖透過各種方法去阻止。
還在朱銘美術館當季刊編輯的我,沒辦法到現場,打了幾通電話之後,我在臉書上貼了這篇貼文:
「大埔自救會緊急通知,苗栗縣政府派出許多怪手繼續在農田進行破壞。我剛才撥電話去苗栗縣政府縣長室,確認了他們今天的確有派怪手到田裡面去。請一起去電關心此事,縣長室電話 (037)362586、363356。」
有朋友跟我聊起這件事,說起,拿起電話撥給縣政府的動作,是他第一次對關心的公共議題實際採取行動,雖然只是個小動作,但是對他影響深遠。
當時的我已經在反淡北道路運動裡磨了一段時間,算是對社運有一點實踐經驗,大埔事件不是我的初體驗,但是我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

熱到睡不著。弟弟靠在身邊,他的體溫讓我抓狂。把他趕開,沒多久又跑上床。

看到老友即將領養一隻流浪狗,傳「恭喜」訊息給她。
養狗值得高興的程度不下於結婚和生小孩(甚至更高,畢竟很少聽說後來後悔的),所以親友養狗一定要跟他們說恭喜。
甚至,我認為認養狗應該像結婚和生小孩一樣,要辦一個儀式,讓大家包紅包,因為都同樣是很重要的關係締結,也同樣是花錢的事情,需要親友以紅包來祝福和支持。

今天結訓。先去接哥哥弟弟然後回家。終於回到淡水家裡,哥哥累癱了,弟弟肚子餓。

顯示更多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