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置頂貼文)

我是高文偉,現年19歲。

喜歡寫藝術字,從小就會拿紙筆先寫文字的骨幹,再從旁描框填色。這個興趣依然存在,只不過多了繪圖用的iPad跟幾隻特殊鋼筆,畫起來比較方便爾。

喜歡電腦,從某次在朋友家看到魔改過主題的Windows XP,就迷上了主題客製化;在Windows上玩膩了,就改裝了Linux,常在各個發行版中迷走不定。但真正喜歡的不是電腦的什麼,而是使用電腦本身。

接觸Linux後,開始寫Shell Script來滿足自己懶惰的需求,從此接觸到了程式。但始終未鑽研程式設計,只稱得上是門外漢。目前朝著門檻緩步前進。

同時對音樂頗有興趣,從小彈Keyboard、國中打鼓、高中學吉他、高中開始學貝斯,目前考慮涉入現場混音與錄音工程。聽的歌路也是頗廣,但目前主要是搖滾、金屬與一點藍調和爵士。

在眾多興趣中尋找平衡,難免有無暇顧及的種種。其中包括自律、謙虛、交際能力、表達能力,與眾多數不清的好特質。因此在這邊的我時常髒亂不堪,在趕場與遲到之間苟延殘喘,偶爾也會憂鬱得要命。但大部分時間是正向的。

由此文可見我不擅寫作,但有個小部落格,偶爾會寫點小東西。連結在主頁。

一个名为Mappiness project的项目研究哪些因素令人快乐/不快乐,主要方法是通过一个手机APP收集人们: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此刻快乐程度如何?

主要结论:

1. 最令人快乐的活动前三是:sex,运动,搞园艺;
2. 最令人不快乐的事情前二是:卧病在床、工作;
3. 跟爱人或朋友在一起提高快乐度,跟同事、孩子、熟人在一起不提高快乐度;
4.天气对快乐度影响没那么大,但25度以上的晴天确实令人快乐;
5. 在自然中令人快乐,尤其是在水边,尤尤其是在风景美丽的水边;
6. 使用社交媒体不会令人快乐。

该文认为大数据给出的快乐人生终极答案如下:
和爱人一起,在25度的晴天,找一个风景美丽的水边,做爱。

一些上海疫情里的小小荒唐 

嘛 说起来本来没想说这件事,但是还是说一下吧。
首先,我上海的,基层医生,整天测核酸一个多月了那种的。
5.2号呢,疾控给我打电话说,你阳了。我一看,好家伙,上午十点出的报告,13点通知的,终于见着红码了这是。
当时我就觉得怎么可能呢然后跟领导院长挨个汇报。
我们自己每天呢,是一次核酸单采的。然后我回家进小区呢,是要做一次抗原的。所以我就是一天一次抗原+核酸。
我上班其实蛮仔细的,而且最近去采核酸的小区也是比较安全的。就我们本地最近还行啊,新增不多。所以我和领导一致认为,这个阳性是实验室误报,样本污染所致。
于是当场就去发热哨点进行隔离,然后幸运的是我5.2号当日的核酸已经采完了,于是就相当于我在等核酸复核。
5.3凌晨两点半,核酸出来了,阴性。
然后就是院长帮助给疾控申诉啊,疾控5.3就给我加急做了双采复核。然后5.3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核酸报告还没上传到平台,但是我码已经绿了,说明大数据中心已经从疾控拿到复核的结果了。不过等到晚上20:30,结果才上传,我才看到。
然后我终于可以从发热哨点出来了。
我的室友也不算密接,我的邻居也不算次密,我的楼栋也不用封控了。
虽然但是,小区居委还是跟我表示,你别回来了,住医院吧。你室友也别出门了,谢谢。
其实呢,实验室误报只能说明实验室消杀不到位,操作不规范,太忙太乱了等等。
但是这个事情本质其实在于,如果我不是医生,那我肯定只有去方舱医院一个结果了。
普通人既没有机会立刻复核,也不会有机会直接向疾控申诉。
普通人就是,说你阳你就阳,不阳也阳。
后续我问疾控,说我这个单子可以撤掉吗?疾控说不行,要撤必须检验机构申请,表示这个管子我们做错了才行。实际上用膝盖想检验机构也不会这样打脸。所以一个阳性单子实际上还是不可以撤销的。
最后会不会还是要去方舱医院走一造其实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被隔离了两天之后,昨天又开始普通的上班了。

便宜sony耳機的impulse response
(自己抓的所以不一定準 :pleading:

I've made a deliberate choice against a quoting feature because it inevitably adds toxicity to people's behaviours. You are tempted to quote when you should be replying, and so you speak at your audience instead of with the person you are talking to. It becomes performative. Even when doing it for "good" like ridiculing awful comments, you are giving awful comments more eyeballs that way. No quote toots. Thank's

沒有人聽得到瘋子的庸人自擾
沒有人聽得到瘋子的庸人自擾

我把肺給抽黑了 把肝給喝硬了
把腦給用傻了 把心給打碎了
朋友都騙了 把愛情給賣了
把靈魂給脫了 把夢想給殺死了

倒車入庫《庸人自擾》
youtube.com/watch?v=jYwdQ9bPHG

IG那邊改名了 這邊改不了所以先維持
不是在罵誰只是對生活的一種感覺

罕見必須要避掉同學的時間

喝得有點醉不想活動

「這首歌叫做台北流浪指南,他說的是我一個朋友,他其實現在還在,我們還是會見面,但他年紀可能也大了,然後他變得跟以往不太... 個性還是一樣只是我們兩個處在的階段已經不太一樣了。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他一直在迷路當中,在人生當中迷路,他有點被困在台北這個地方。他年輕時有很多夢想或者是理想,他都沒有... 他後來就把自己喝得很醉這樣子,那他現在依舊是這樣的狀況。所以有的時候我想到以前的他,我會覺得,你以前很好,所以這首歌就是在寫這個人」

隨著熬夜的天數越來越多,世界也顯得越來越不真實

突然突發奇想
覺得可以在手機上跑個caldav server
再設個reverse proxy
就可以在筆電連到基地台的時候同步
但怎麼感覺好麻煩 :ablobblewobble:

還是說板上的人都是怎麼同步日曆/聯絡人(?)的

<< The total word count of the W3C specification catalogue is 114 million words at the time of writing. If you added the combined word counts of the C11, C++17, UEFI, USB 3.2, and POSIX specifications, all 8,754 published RFCs, and the combined word counts of everything on Wikipedia’s list of longest novels, you would be 12 million words short of the W3C specifications." >>

Drew DeVault

drewdevault.com/2020/03/18/Rec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Taiwan is a cou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