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較新嘟文

决定清理书架腾出点地方,所以拾起手边初中时候买来却没翻开过的小说。这两天在读韩寒。看到娜娜就联想到ethical slut说,性工作者从事的是非常重要正面的工作,即治疗我们这个性否定文化所造成的创伤。啊,联想!联想!

好喜欢学习的感觉,论文提交错过了first复试今天又报上了暑校,虽然后面还有一堆事要忙就是了。我才意识到如果自己不是生活在k12如此应试压迫的地方或许会表现得更加出色一些,我好渴望各种各样的知识。晚上听了好久伦敦弗洛伊德的讲座,他都可以把考古的精神运用到精神分析诊疗,我想我也不能拆分去看单个学科,太不智慧。

小猫生病了,应该是疝气,好在不是特别紧急的病症,这七天也还是能吃能睡。我完全无法想象猫狗做外科手术,小小的身体剖开来,痛也没法说,想想就又掉眼泪了。

菲菲明天要离开了,阿泽也是。十二点前她在群里发视频,说最后一晚睡我的床位,我直接泪水决堤。我都能想起她第一天穿着碎花连衣裙热络地叫着名字招呼我的样子,我记得好多好多。为什么我总是幸运会遇到这么善良真挚的人类呢?积攒了太多好运气,让我能遇到她们,可爱的女孩们。

和狗哥聊了很久,以為他是研三但其實是博二,對於能有毅力衝擊博士學位的人我還是會稍稍另眼相看的,畢竟我和同學還在為了25%的複製比焦頭爛額。9的論文似乎很來不及,但我更擔心她是不是真的會自傷。我不知道躁郁和焦慮砸向人們的規律,但我也在學習如何應對。比如去對話,比如告訴他我在看,或者是輕輕哼一首出走太平洋。

#长毛象安利大会 推薦一個可以查劇本的網站。上面的內容都是免費公開的,開放存檔,可用於教育與研究用途。支援用電影/影集的標題、編劇名、或genres來搜尋。無論是正在學習劇本寫作需要參考或影劇愛好者都很值得上去看看~ :blobcatcoffee:
scriptslug.com/
@board

早上初检查完4%,比源文鉴还少0.6%,不禁感叹自己把被动句式的娴熟转换和垃圾话反复输出的能力。发给老师结果被反问一句,还以为又要叫我修改瞬间又想一头撞死,幸好她是真的放弃我了,总之离毕业又进了一步诶嘿诶嘿

我说我们应该cyber free hug一下,结果朋友们都马上回应我,真的从他们身上又获得了很多力量,好像瞬间精神都振作了不少。有一点担心这样无所顾忌的表达会不会让我更加在现实生活中展现防备的姿态,但此刻还是要珍惜有的机会努努力说出口的!

行,又想通了!不能太過功利和結果導向,兜兜轉轉又變回要過體驗式生活,不是做不到才這樣說,是潛意識里就是這麼覺得。

看同班有人申到cam还是很难过,遂把不幸都推到高数的头上。其实可以再早一点,早一点意识到绩点多重要,早一点把合格语言考出…再多一点,多厚脸皮直接当继任,多找人润色文书,多修几门公选拉分…但我只是不想自己活得这么累,一定要逼自己一把,这种话听一下就会反胃。永远有可以反思的地方,可以被比较下去的地方,我也拿自己没办法啊。

几月以来做的梦似乎总是在被迫害,生生死死不下十次。昨天是一只大猫,长着洁白整齐牙齿的大猫,那种牙齿好像是属于别的物种。他扒着我近乎疯狂地凑近,咬住我的手臂指节,我很久没有这样惊恐过了。梦的好处是无痛感体验,而多数时候只能任其发展,在夜晚还锻炼着我们的感官机能。

幾個紅書其實都有創造出所謂的爆,但走的路轉化率和變現可能都比較低,而且很難持續性以垂類運營下去,我很討厭以單一面目示人,會想分享很多,但本身其實是個雜而不精的半吊子…算了啦

和朋友说毕业一起自驾去涠洲岛,现在初试过了又想着说不定能去first,没过就留在上海看siff霓虹映画,但其实现在小区出不去语言考不到肺结核没做签证又很慢,一切都像在痴人说梦,直接自杀。

打着手电趴在床上看书,很久没有过这个动作。手臂感到酸胀,肌肉记忆让人很快关联到高三写不完作业的时候,为了让爸爸妈妈早点睡佯装效率很高,其实常常凌晨躲在被子里开着最小亮度的手电做数学,字在软软的席梦思上变得有点变形,或者说,有点舒展。初二之后就没有太逼迫过自己,现在想想其实是也未必是坏事。

维他在长沙听了国足,昨天和男友躺着有一句没一句地唱lalaland,今天又去酒吧听kpop,好羡慕也好开心,我觉得他是有变好了一点。秋天我们一定都会更好一点的,先这么希望吧。

每次被删好友或者取关都有很奇妙的感觉~不喜欢你的人正在主动远离你,或许真的应该谢谢ta。我们都应该遵从内心,按下退出的按钮,哪怕未来会后悔,但那是未来的事。我只能说对我们还不够相互了解这件事有一点遗憾,但不会愤怒或者难过太久。

一場考試reschedule了四五次,我覺得不應該怪自己,但又忍不住罵「早乾嘛去了」,矛盾又苦澀。一個半月來我做不了任何事,只能仰仗古早的回憶和不可及的遙想而活。

評論里,第一次有人正式地跟我講「可能是焦慮症」並且很善良地提醒我去尋醫問診。有點shock到,因為我還蠻確定我不會是沒有病識感的人。應該只是短暫輕度階段性的焦慮。好在從來也不失眠,只是會多夢。

有的朋友,我自以為很親密的,也還是會在我面前偽裝。她們也是敏感圓滑的,而我的敏感圓滑其實可能還多一層,表現出來的卻是很不體貼的樣子。如果我表現得很能理解對方,是不是會被她們在心裡說小話「你怎麼可能懂我的痛楚」,我會很害怕這樣。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