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

前段时间作作时隔四五年突然来找我,我跟朋友们说起的时候都觉得有点怪,同时让人紧张,就像之前看01去戳她的小学同学,很多也都是戒备的姿态。我都根本不会太介意,甚至是有久别重逢的兴奋和感动,不知道是不是我认定曾在我人生中出现的人都还不算太坏。但其实我本身是戒备心和边界感极强的人,所以我猜这点已经化作无形融入在我对待所有人的态度里,所以自己感知不到。

登入以加入討論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