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

今夜朋友吞药送医了。我恨自己非常迟钝愚蠢,即使察觉不对也不敢过多追问,是我私心希望五月三十的黑色不会漫延。你不想让我担心,可我总在自责承担的痛苦还是太少,这样的我也是会痛苦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登入以加入討論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