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到英国的第五天,感觉时差还是没有完全倒过来,十点就困到不行睡到六点又会自然醒,目前为止一切都还算顺利,从转机出关取行李到入住办卡购物。前两天我跟朋友说,我也要和小八一样说句会被网暴的话——「国外的空气都是香的」结果米国phd朋友说可是确实是这样哈哈哈哈哈。进boots门口站着店员自己忍不住想要掏随申码出来的时候,看到朋友圈有人发长达六七行的问询想知道入校离校防疫准则的时候,都会觉得,啊我是不是在平行世界,猛然感受到到国内的政策是多么的离奇和不可理喻。what's more这里没有什么身材焦虑,也没有人关心会不会漏出乳贴或是凸点,我回想微博种种只会觉得一些国人是不是还没有进化好。

秉持着反正飞机上要睡,死了也是睡,所以现在可以不睡的原则看剧看到现在,感觉临行前原本过软的床也变得好躺很多。这两天在家疯狂叫妈,倒是没有多担心自己不能快速适应,只是一个怕自己功课没有做到位的j人在犯病,唉真的希望一切顺利,至少要活到十一月刘若英演唱会那天!

前段时间作作时隔四五年突然来找我,我跟朋友们说起的时候都觉得有点怪,同时让人紧张,就像之前看01去戳她的小学同学,很多也都是戒备的姿态。我都根本不会太介意,甚至是有久别重逢的兴奋和感动,不知道是不是我认定曾在我人生中出现的人都还不算太坏。但其实我本身是戒备心和边界感极强的人,所以我猜这点已经化作无形融入在我对待所有人的态度里,所以自己感知不到。

昨天跟夏季吃饭,说到他室友还是同班去非洲做了sales给加拿大还是哪国人卖轮胎,一月能挣一万二,他的评价是这个人很激进,赚得不多又把离异的母亲留在国内一心想润有点不孝…?妈妈呀,我真是受不了为什么大家这么爱给人扣帽子,尤其是,很惊讶他会这么忠于这种中国传统的核心家庭模式,如果每一件事不顺老一辈的意都可以被打上不孝的标签那直接不要活了啊。os是难道像你这样考研失败 实习靠家里找 复习半天说法考客观题估计又无了 准备出国还要请我看一下文书 毫无竞争力又想赚大钱 未来养的小孩必须跟你姓的才叫大孝子吗…

说实话我越来越感到高兴,对于自己甩掉很多同伴这件事,以及,看到曾经的自己多么稚嫩无趣这件事。真的要见证一下以前目光短浅或者思维局限时所说的话,才能够认识到自己究竟是不是有进益,有没有在往自己想要的方向走。

天呀我真的猜得很准,学姐看到我们这届又要开始自我高潮了,要发朋友圈的那种。不太明白为什么现在的人这么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呐,那个金也不是纯金,是18k金,笑得我好想死,哦我是说心里

我拍着小猫的脊背,它没有什么反应,但就从眨眼的频率来看我也知道它是感到安心的。它不需要知道很多事,也没有很多的愤怒,我想向它靠拢一点,对其他事少一点关心,对其他人少一点依赖,这样子。

私域的边界是否越来越模糊了?我不喜欢分享私人情感和观点在一些所谓的私域。很大原因是因为是不想剥夺他人思考和感知的行为过程,而现在的人真的太容易受到影响,会因为媒体的观点,别人的观点左右摇摆,色彩浓重一些就会被误读被推到风口浪尖,所有反叛和觉醒活不过一个夜晚,真的很没意思。

这段时间毕业季,朋友圈看了不少谢辞。有遇到特别好笑的事,前一张里还在写感谢导师帮忙字字推敲,后一张幻灯片封面里论文标题都是错的,很经典的「阈」和「阀」,我大呼救命替人尴尬了半个小时。还有好几个谢祖国的…我就在想你连致谢都不能写一点自己相信的话吗?还是说,你真的是发自内心地在过去这几个月里感受到祖国对你的照拂…

窥探到别人的内心之后觉得安稳不少,虽然听上去有点不太道德,但真的发现大家烦恼的事其实都差不太多,并且或多或少保留着各种否定,以相对正面光明的样貌示人。我比较擅长消化这种对自我的否定或者对别人的否定,所以靠着一句粗话或是一些泪水就能很快代谢掉,也算是一种能力。

值得炫耀的神仙日子,封控期间也有保持精致生活。将爱情进行到底,拿了优秀毕业生之后就开始备婚,拟定宴请名单虽然繁琐但是老公(身高185) 帮我很多,我感动到眼泪汪汪。偶尔和朋友小酌,发现大家心态稳中向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商量着在7月的毕业典礼上大唱芭乐,然后拍完照片发小红书追个热点。可惜了这几天上海的雨很大,嗯对不是北京的风,不然还能去迪士尼多坐两次抱抱龙。简单记录下咯,反正没一句话是真的。

蛮荒啊蛮荒 夜莺听之也哭泣
飞吧 我说
翅膀淌血了 在夏天 在冬天 在每一季
试着飞吧 我说
月亮冰冷地吻你的伤口
不再痛了
飞吧 我说

推荐一些我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那几年随身携带的装备:茶针茶刀。可以自己买磨刀石磨开刃。可以过安检。
我就掏出来过一次:有次凌晨打车去机场,被司机绕路。当时抵住了司机后颈,个傻逼瞬间闭嘴了。
大部分的恶霸都是恃强凌弱的,很少有那种看你反抗了于是越来越有斗志去欺负你的:一般都是看你反抗得还不够狠才要耀武扬威。主要是我之前有几年实属不要命状态,动不动就跟人家拼命。很多情况其实没必要到那种程度,但因为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稍微被刺激就会拼命,会把先对方吓死。(回想起来也是陈鹤皋真传)
Like I said,肉体的创伤愈合得比想象中快多了,精神的创伤却要花很多年去治愈。我自己的观察是,姑娘们太没有对抗意识了,虽然中国人整体上都没啥反抗意识,但女性真的被严重规训了。希望大家狠起来,环境如此,有时候真的是要做好拼命觉悟的。

印象中小时候上海四季的界限还是分明的,春秋明显变短好像也才是近十年的事。夏天才刚刚开始我就已经在祈祷它赶紧过去,热烈的东西会本能逃开,我的解释是。问小孩子最喜欢的季节,夏好像就是标准回答,冰棒裙子和暑假。我最开始喜欢秋,可能只是因为它的字形结构看上去和谐稳定,或是觉得平声的发音咬字好听。真是最浅的喜欢了。

祈愿自己变成猫,不需要讨好和卖乖就能被放在心尖上的猫,当然这是最好的状况。猫的矜持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有自己的世界,他不如狗忠诚,可是还是骄傲地等着你来爱他。我的小猫就不会舔人,猜是妈妈没有教过他,看来妈妈也是个骄傲的猫。

我不解着,佩服着,你们还能够乐观地面对这个世界…解封也好毕业也罢,我没有办法有任何喜悦的心情。你知道有多少人死了,你知道你的朋友差一点死了。你根本不想讲任何话,只想对这个世界吐口水。

花露水香气弥散,总是让人想起高中的晚自习教室窗外将黑未黑的天空,叶子窸窸窣窣,女生束着低马尾,从背包里抽出两张数学卷,与边上的同学交耳,诶今晚是哪个老师值班。

人似流沙,可以轻盈纷飞,也可以有吞噬的力量。朋友在软件更换中洗刷,一个软件就是一种选择,总有人被不断地抛下。然后最后发现自己孑然一身。

我又是羡慕的,因为爱本身就应该如此,应该是她那样毫无保留的甚至会让自己受伤的。而我的爱是被规训的爱,是会止损会权衡的爱,我赋予它能力以牵制住自己的脚步。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够学一下如何从一段unhealthy relationship中抽身,首先要让自己变得健康和智慧起来,才足以承托起爱的重量。

今夜朋友吞药送医了。我恨自己非常迟钝愚蠢,即使察觉不对也不敢过多追问,是我私心希望五月三十的黑色不会漫延。你不想让我担心,可我总在自责承担的痛苦还是太少,这样的我也是会痛苦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