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I logged on to this account, there's some little changes in my life :D I'll be here more since then~

lastelle 轉嘟

@las

諗起之前同你傾過 文化詮釋權同藝術創作者責任
呢篇文你可能有興趣

//
另外,在我與CCC編輯部的訪談和與Kinono、張季雅等作者的閒聊中,得知他們對處理原住民主題其實相當戰戰兢兢,因此會傾向將相關故事設置在有憑據的史料或民族誌材料之上,而這些材料許多是生產於或涉及其他族群的觀點,自然會顯現似乎沒有「原住民主體性」的狀況。儘管如此,他們也清楚知道這點,並非對之照單全收,還是會因應當代的狀況在漫畫中進行適當調整,即使違背所參考材料的內容。同時,學術顧問在幫助詮釋史料之餘,也會鼓勵他們放膽創作,因為我們對這些過去畢竟所知還是有限。

//

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8

lastelle 轉嘟

睇The Economist嘅The World this Week系列基本上就可以catch up一週內所有嘅新聞

lastelle 轉嘟

How Civilization Broke Our Brains
What can hunter-gatherer societies teach us about work, time, and happiness? 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

未用過也不會用百度網盤,聽聞放上去的圖片/pdf會被審核..但我想問大家有試過把內容加密了後才放上網盤嗎?🤔

lastelle 轉嘟
lastelle 轉嘟

召集會講廣東話嘅象友!

【詞彙聯想】5分鐘玩個遊戲,就可以幫廣東話研究出一分力

玩法
smallworldofwords.org/hk

首先填寫個人資料

遊戲開始!

見到「鉛水」,你會即時聯想到另外邊三隻字?
留意每隻字都要由「鉛水」開始聯想
輸入一隻聯想詞彙之後
撳「下一題」,就可以輸入下一隻聯想詞彙
輸入夠三個,先至會落下一題
(你亦都可以直接撳「不知道」,跳下一題)

lastelle 轉嘟

對家屬旁聽的要求越加阻撓,越顯示中國「陽光司法」的不公不義。因此我們要求中國當局:

• 公開庭審並網絡直播庭審;
• 保障家屬旁聽權,於開審日期不少於20日前,通知家屬審訊日期,讓家屬可預早作檢測及其他安排,以確保開審日可到場旁聽;
• 或以檢測結果代替12港人家屬入境須隔離兩週之規定;
• 向家屬提供《起訴書》及會見筆錄,公開法庭合議庭組成人員及檢察官名單;
• 告知所有官派律師身份及聯絡方法;及
• 保障12人辯護權,由家屬委托律師提供辯護。

12港人為香港公民,香港政府對維護他們的人身安全及基本權利,責無旁貸,唯事發至今,香港政府不單懷疑協助中國當局設局將12港人送中,對家屬的要求更是置若罔聞。我們要求香港政府:

• 派員陪同前往深圳鹽田,並陪同家屬旁聽庭審;及
• 負起作為我們與中方溝通媒介的責任,確保家屬能及早得知開庭日期及出席庭審。

與子女、伴侶分別至今近四個月,我們極希望透過庭審與家人見面,才會計劃冒險北上。若然無法獲得當局保證會提早通知審期,我們只能盡早計劃北上,於深圳等候案件開庭,以免因為隔離無法參與審訊。

Show thread
lastelle 轉嘟

唉,弦子。“我要承受这羞辱,是为了下一位女孩。”
希望大家多支持她

lastelle 轉嘟

盡自己所能抵抗。不順從,不服從,不合作。我們最大的敵人是自身的恐懼,不要向恐懼屈服。

lastelle 轉嘟

“大学生心理建档未测学生同意书” 

*请不要转出长毛象
几天前我所在的学校有同学选择了自杀。校方封锁了消息,我们所知道的也仅仅是警车开了进来,殡仪车开了出去。
尽管校方在消息封锁方面表现出了高效的执行能力,他们想出来的唯一补救措施是让没有完成每学期例行心理测试的同学在一个叫“大学生心理建档未测学生同意书”的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在这我想先说明每学期的心理测试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大一的时候认真根据自己的情况填写了测试,结果出来之后我就被当时的辅导员叫到办公室谈话,因为我的测试结果中有一项不合格。我和其他没有合格的同学在辅导员办公室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那之后测试不合格的同学明显少了很多。后来我更见证了马原课老师在课堂上公开讲一个同学的学校咨询经历,还陆续得知了几位同学在去学校咨询室后家长、班长、班导师都知道了具体的咨询内容。
说回这个同意书,其内容是让学生认同学校对心理健康的重视,并了解“有心理困惑无法排解时可以寻求帮助的方式”。我没有办法签这个同意书,至少不能在那个同学结束了自己生命之后。另外,我并不是主观没做这个心理测试,系统出现了问题导致我无法登录,但这在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班导师给了所有人一个上交的死线,于是我想着在这死线之前说不定就不用签这个东西了。结果班导师甚至将电话打到我母亲那,我妈妈自然是劝我签了免得校方纠缠,可我没有办法,我过不去心里那个坎。紧张纠结了很久之后我决定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写了一段消息。大意是学校没做到保护学生,我无法认同这个同意书。
毫不夸张地说发出这条信息给班导师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被各种处罚地准备,包括劝退,到现在我都害怕到吃不下饭,浑身发抖。班导师给我的回复是“我不在乎你认不认同”,“这么点事你耽误了我三天时间”,“有那么困难吗?”,以及指责我耽误了他很重要的私事。
得到这样的回复一点也不意外,耽误了时间是真的,耽误了ta重要的私事也是真的。可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勇气了,我只能表示抱歉,并说明会接受任何处罚,最后再强调了这样的行为只会让真正需要帮助的同学害怕向学校寻求帮助。
交流到这里就结束了,ta没有再回复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但至少到现在我都问心无愧。
我想把这一切写下来,算是纪念那位我从未见过的同学,也是想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慌张。正如我和朋友说的:有个同学自杀了,总有人要干人事吧。

鹽叔:極權生活指南——哈維爾《無權力者之權力》︳已讀不回#23
youtube.com/watch?v=suiV2cP2AG

lastelle 轉嘟
lastelle 轉嘟
lastelle 轉嘟
lastelle 轉嘟

臉書連這也不放過!2014的貼文現在才在那邊審查?

根本是藉自殺防治名義行政治立場審查吧?能辨識這種有點抽象的插圖,難道看不懂那個英文字?😒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