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公交坠河案撕X有感 

很多人总有一种在极端情况下仍然要求他人必须完全理性、冷静处理一切突发情况的倾向,但事实上能做到的人几乎微乎其微。
我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一定限度内承认这种非理性,然后在此基础上增加一些其他手段确保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所以就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要求一个重庆的司机不要跟乘客吵架要及时停车报警。我觉得更应该考虑如何避免乘客和司机发生肢体冲突(如增加防护隔离),或者鼓励其他乘客及时制止冲突(如报站时增加语音提示,请乘客协助维护车内秩序)。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