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

『今年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的獨立音樂團體珂拉琪,就是「無法被分類語言」的最好例子。他們的首張專輯「MEmento.MORI」,一半的歌曲以台語寫成,另一半則是阿美族語加上日語。依照金曲獎「最佳華/台/客/原專輯」的規定,「MEmento.MORI」可能無法被劃分進任何一個類別裡,成為了「無法被分類語言」的專輯。』

『儘管珂拉琪仍舊可以角逐年度專輯獎,但「MEmento.MORI」卻不小心成為了另類的「外語專輯」,受到與外語專輯同樣的待遇——外語專輯無法報名金曲獎「華/台/客/原」最佳專輯與演唱人獎,但仍能按照規定角逐年度歌曲、年度專輯等獎項。

珂拉琪明明唱著這塊土地上語言的歌曲,結果因為單一語言的規定,成為了金曲獎語言分類中的異數,變成一張無法被劃分語言的專輯。』

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

『珂拉琪的搖滾不僅止於他們使用的樂器、樂曲,以及主唱夏子極具有爆發力的金屬樂吼腔,而是他們在一片以「華語」為主的主流中,認為「母語在家學就好」的社會現況裡,把自己丟失的語言、丟失的文化,以及台灣的歷史故事撿回來,是他們最「原真性」的表現;換句話說,珂拉琪不是「做自己」才搖滾,而是試圖找回自己的語言與故事,不在乎市場主流,而顯得搖滾。』

@jiusan 我觉得今年评审团奖应该给他们,而非《灭人山》,他们的音乐明显是台湾更令人激动的新血。

登入以加入討論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