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生活挺好的,但只要上网,就没一件事能笑出来

去剪发,理发店放了夏日倾情,我又😭😭😭是你吗

其实就是,我们都能得偿所愿尽量度过自己想要的一生就好了,我所希望的无非是命运的船舵在你我手中

朋友考上公务员了来和我报喜,面试成绩还拿到了第一,哎,虽然现在的环境是这样的,但还是为她开心,毕竟是自己一直在努力的事得到了好的结果,诚恳祝福

我很少武断地靠什么标签来将人分类,但真的要说,喜欢新兰和喜欢柯哀的人本质上就凑不到一起去,重要程度可以写进个人简历。朋友说小学生产品取向决定未来价值观念,嗯,怎么不是呢……

我就是精神思想完全fit in东亚的那种女的,连那些东亚糟粕都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就以前我也一直觉得我和东亚破锅配烂盖一辈子凑合过就挺好的,但后来觉得可能正因为我是这样的人所以才更不应该固步自封吧,发现二外似乎重建了我的第二人格这件事之后很惊奇,也有一种打破自己的感觉,哎,反正希望能有好的结果吧,虽然一定会有不顺心

如果爱国的爱是那种意义的,那我应该算非常爱国了吧,从小就一点也不崇洋媚外,初中起一半同学就在润和准备润了,如果不是因为后来生病不得不放弃教育内卷我真的不会想要到国外去……我感觉我在中国待得很好很舒服,这里有我喜欢的一切,留恋的一切,想要见证的一切,有我最亲爱的人,珍惜的文化,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觉得外国有什么非常吸引我的地方……过去是不得不选择离开这里,而现在更令我怆然的是我觉得也许我不得不选择不回来这里

昨天又大哭一场,恨自己早两年没心一横早润,which means离拿到永居又多了两年,我爸妈笑我想太多,还不一定非得待哪个国家呢,我哭着喊:管他是哪个国家啊,我得先拿到一个永居才行啊!我回不来这里了!……谁懂你滴好国把我逼得多绝望

对我来说可能,一切都是身外之物除了钱,就像一个器官,你对它根本谈不上喜欢与否但你就是需要,也不一定会花力气去保养器官即不一定会多费心思去搂钱,但它的重要程度就是摆在那里,绝对不能没有。不是因为非要过上某一种生活,而是能够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地选择不去过怎样的生活、可以过怎样的生活,活在这样一个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社会中我觉得经济自由是一种对自己的保全,我真的不愿意生活在一种要靠折损自己去换取什么的恐惧中。当然可能是因为健康这种东西我这么多年就没怎么有过所以看到也只想冷笑,如果把健康看作第一重要那我简直是更一无所有一败涂地受尽老天爷冷眼。

还是最后再写一段吧。我感觉简简单单一句“最后一代”能在网络上掀起如此讨论、接受各个维度的严格检视,反而说明大家对于反抗延伸到线下的不可能性达成了共识,以至于只能追求理论上完美的intersectionality以求得内心的正义。在这个意义上,把发言者捧成伟大或者抨击其男性特权算是种一体两面。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哪国的civil rights movement是通过受害者之间的相互比较和指责而不是群策群力进行并取得进展的......尤其是正在读的书讲乌克兰广场革命,描述各地涌往基辅的群众齐心协力建立街垒的时候说“很多有博士学位的城里人生平第一次和农民交谈,反之亦然”。读到真是百感交集,分而治之这一招使得还不够多吗?
今年我们已经见证的大讨论包括:面对警权表明不合作的男性和因不愿生育遭网暴的女性谁受的压迫深,乌克兰和阿富汗伊拉克比谁更惨烈,俄罗斯境内的异议者和乌克兰难民谁处境更艰难......这种假道学有时比坦荡的集权伥鬼还刺痛人,主要是既然已经有了反对的意识,居然还是要选择让受害者左右互搏以争取自己那点高贵的同情心,我看不懂并且深感恶心。
以及女权主义的敌人是父权制,而不是——也不应当仅是——生理男性。很多人谈论”没有子宫的人对生育没有话语权“的姿态实在太像TERF,要求平权是怎么会落到把自己的价值简化为一个器官的道路上来的......另一方面又要假设“如果女的说放弃生育人们会理解成解脱”,首先说这话的同一拨人在同时强调女性选择不育会受到网暴,其次这种擅自替人做选择的思维不够爹味吗。唉我真感到疲倦

我什么时候真心意识到人无论怎样都会让他人不满意,是看到有人说尼罗文笔so so,主角变态,烂人扎堆,三观不正……有人说她就是这个路线,答曰这个路线就要做好被嘲的准备。I mean,蒜了……你还能说什么呢,那种一致认同的绝对正确无论在哪里都是不存在的啊朋友们,思想正确的又会被说伟光正太无聊,这是一个没有人能完全满意的世界

我觉得受众群体的大小是无可避免地会影响自由度的,所谓冷圈可以放飞自我热圈战战兢兢一个道理,因为大众在传播中必然会带来关注度,即使你是被动的,你也不得不为这些关注而担负起责任,虽然不是强制,就是众口难调总是会带来麻烦

我知道自己放弃不了,任何事坚持十年都很难放弃吧,但我也知道我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次赶上好时机,所以也很难再走到更多人面前,不过十年我都没有放弃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自己喜欢,哪怕如今一直花钱在做除了我自己不会有人问津的东西我也会得到满足感……可能正是因为无人问津所以我不需要为他人买单迁就,只是自娱的效用

我对于在努力的人没有任何意见,因为想要摸到门槛这是必经之路,大家都懂彼此难处,我是对这个狗屎环境感到愤怒,到底什么人在听这些烂歌!朋友问我市场真的需要这么多烂歌吗,我说,是的,就是需要,否则我们一直在费尽心思下沉什么?

顯示討論串

现在底层民工音乐人的处境我反正是难以忍受,天天盯着热榜,出了爆曲就扔过来说,我们要复制爆款,你得写出金句来,其余部分简单洗脑即可。操你妈,哪来这么多金句,你去网易云热评抓人写吧,本人才疏学浅恕难奉陪。去年听了一万句复制爆款,耳朵都给我磨出茧来,如果我不得不创作这样的东西,那么我宁愿暂时放弃,至少现在本就心无余力,不愿再把这事也搞的如此功利。

我一直有一个搞音乐的梦,奈何年少时候见到太多搞音乐的傻逼,加之破锣嗓子,乐理知识薄弱,就这么算了。这事虽然暂时放弃,但也没完全放弃,可能等三十好几有一天想起来又撒手去干了,但是现在不行,门槛都不想摸了,归根结底是,操你妈的,我不想再深入下沉市场了!我连抖音都不看,你让我研究抖音热曲,折磨人来了!

越来越懒得在围脖儿讲话,当成朋友圈和公众号儿用,毛象才是我的逼逼天堂(主要是没人,又找回对着墙壁激情澎湃演讲的初心,而且久违地拾回自由讲话的乐趣,再也不用考虑防搜、敏感词、随时被ban的风险👏🏻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