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怎么发疯。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要被迫陷入动荡……

室友:韩国都可以不戴口罩了,我也好想摆烂好像躺平啊。
我顺势:国外的政策也不叫躺平吧,只是跟我们这边一刀切的政策不一样而已,他们也有很多防疫措施啊。
室友:啊,是这样的吗?我不知道诶……
瞬间让人失去沟通欲望。

逐渐有小道消息说我们要上线下课了,我觉得上线下课挺好的,或许是要解封的前兆。
室友a:线下课不一定会解封哦,说不定封到学期末
室友b:不管解不解封,能让我请假出去就好了
不难看出正常的生活已经离我们很远了。

关于气味的记忆可以溯源到很小很小的时候,每次站在窗边打开窗户使劲儿嗅着雨水的气味时,闻到雨水混合着灰尘和泥土的味道总会想起小时候在乡下的那个假期,雨点像是打在了大脑深处的记忆里。每当这种时候都会对“通感”有一些现实的感知,想起中学课堂上讲《荷塘月色》的语文老师。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