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不用擔心PC筆電會跟進那個螢幕瀏海啦,因為Mac最頂端是透過OS控制的選單列,蘋果自己就可以在OS層控制避開瀏海的區域顯示資訊,可是Windows 11開始工作列就固定在底端了,要怎麼叫每個軟體遇到某些型號的筆電選單要避開某個區塊?

以前覺得RPi的效能令我驚艷,現在覺得RPi的效能根本是渣,難道之前覺得RPi的回應很快只是因為它用的是flash?

原來Let's Encrypt驗證domain會優先使用IPv6,而且只有在timeout的時候會改用IPv4。
對不起喔,今天某個不知名卻開著port 80的機器一直被我呼叫Let's Encrypt來踹門,我實在不知道你的IPv6位址為什麼會在上面。

PuTTY 0.76昨天出了,天天用的人記得更新。

理論上提供菜市場即時影像有可能會造成人潮的震盪:
大家在家看到菜市場沒人就一起跑出來形成大群聚,接著其他人看到菜市場人爆多就不去了一下子變成空空蕩蕩,然後不斷在群聚和無人之間來回震盪。

現在任何一台有public IP的機器一開機就會密集地被嘗試登入,只是因為用來記錄錯誤登入的是特化過的資料結構所以平常使用時不會有感覺。
以前曾經為了客戶要求加了一個從lastb撈登入失敗的紀錄然後插進資料庫,讓登入失敗紀錄可以跟其他log一起顯示。
結果在內網還沒問題,可是一放到外網就掛,因為資料庫光是插入那些登入嘗試就過載了。

"改名次數用完了還是可以叫還有兩次改名次數可用的直系親屬先改成鮭魚,就可以用'跟直系親屬撞名'的理由再改回來"
↑↑↑↑
這思考很hacker呢。

很喜歡用的一個Hyper-V的VM之前更新Lubuntu之後就進不了桌面環境,沒想到這段期間沒事就進別的tty更新一下,今天突然間又回來了。

藻礁要先值得保育,接下來才是該保育到多大的規模,再來才是三接是不是該為藻礁讓路的問題。
一開始承認藻礁很珍貴,那就是自己把戰線後退讓敵方可以直接攻擊三接;直接爭"藻礁就是長得到處都是沒有大規模保育的必要性",後面就不會有三接要被犧牲的問題。
---
"可是保育不是在爭輸贏"
幹,都變成公投了還在沒有輸贏個屁?

理論上不用掌握Clubhouse的後端也可以在使用者層側錄所有的對話啊。
比較大的個資問題還是在通訊錄被傳出去吧。

矽谷會被中國人滲透的那麼嚴重大概跟近來流行的"定型化碼農招募系統"脫不了關係:線上題庫解題拿高分就錄取這種正是中國人最擅長的。
留學考試就在作弊,在崩壞的大學系統裡也靠作弊,刷題找工作不跟著作弊才怪。

愛莉莎莎道歉會讓之前為她辯護的粉絲感覺被打臉嗎?還是只是覺得愛莉莎莎是網路霸凌的受害者、"對不起我們護航的努力不夠"?

開一個新專案 -> 根據架構邏輯為資料夾命名 -> 寫下去漸漸脫離原本的邏輯 -> 漸漸遺忘資料夾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雖然推特是相對匿名的SNS,不過很多早期的IG使用者用了跨平台發表的功能在當時沒怎麼在用的推特上留下"Just post a photo @<URL>"來宣傳自己的IG,在後來IG綁臉書之後就變成搜出現實身分的第一個破口了。

弄到72支手機的的當然是"阿伯",因為年輕人要是瘋到那個程度會在一台電腦上裝模擬器用bot去抓。

後門有分特意為之和無能兩種,如果只是運用中資的"技術",所謂"後門"多半是中國工程師搶快壓成本不嚴謹不負責任造成的無能漏洞,至於有那種腦筋為了刻意滲透全球而從開發新技術就開始埋後門的人才,一開始會選擇進中國的情報部門工作的可能性應該不大。
以目前的資通業界現實,我覺得應該要聚焦在中資公司掌握整個"服務"的疑慮,因為當整個管理用戶個資的實體都在中國,他們政府一通電話要該公司開通介面或是提供資料庫原檔,根本不可能在該國的法律面上拒絕。

7、80年代的新創科技公司是想幹掉業界龍頭,現在的新創科技公司是想被業界龍頭收購。

Fedora上的GNOME 3和tigerVNC只有一片黑的問題已經好幾年了,搜尋解法唯一保證有用的是改用MATE。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