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第一天,在林芝,只是眼睛很干,可能因为还不是特别高,没什么感觉。在车上的时光比车下的时光更加闲适自如。

河南的暴雨让我又有一些 traumatized。过去几天我一直在回避,希望我一周后能有所好转并正视问题。

我还是会在某些日夜翻看一些痕迹,不管是过去留下的还是现今新生的,一种想要 catch up with the latest him 的习惯吗?我希望不是习惯。而后我发现,我之外的很多人已经踏入新的阶段,我是不是也要再努力一些,写一点新的故事,唱一些新的歌?

八月的安排来得很凑巧,明天先到机场附近住下,翌日再飞西藏,待一个礼拜。紧接着是高中同学聚会,但其实还没决定好要不要去。再之后,6 号预计是跟家里人还有爸爸的同事去新疆。一个礼拜。然后又正好回来,可能跟 Jenny 去澳门。15 号开始暑期实践到 20 号。

跟原本的计划重合度 25% 左右吧。

在家四天,做的事情除了消费就是睡觉。

Seems like it's time to buy ABNB.

好在干了。我终于离开了那个鬼地方。暂时地。

Show thread

PEK T3 C56,俨然成为我从华师站坐三号线到广州东站的替代品。

8 点的飞机。

收拾好了床铺,所以现在没有被子,空调开得很冷,还要操心被单等会儿到底干没干全,需不需要叫晚回去的宿舍同学帮忙收起来。

现在不知道是被冷醒的还是一直都没有睡下去。

我的 AM 或 Spotify 最近总会播到一半暂停,不是因为网络不好,好像是我 AirPods 的问题,例如接触不良,误触了暂停这样?

昨晚刷超级乐队第一季,怎么看赵元尚怎么眼熟,突然想起来,原来是觉得他长得像 Silicon Valley 里的 Jared,都好可爱哈哈哈哈。

今天下午还回看了《独立万岁》乐童兄妹出演的几段,然后思考自己未来一个人出来外面住之后房子该怎么布置。首先一开始肯定得是坚定不移贯彻 minimalist 的,谁知道住久了之后会变什么样,还是从一开始就不要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然后整个空间一定要围绕着一张大桌子展开,希望这张桌子是好看耐用的木桌子,我可以在上面学习、工作、吃饭,做什么都可以。别的倒无所谓,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张大桌子,然后坐起来比较舒适的椅子,合适的灯。如果能有看得过去的窗景就更好了。

有时会装作忙着打手机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和不知所措,时间太多,人太懒,计划太不清晰,需要做的永远显得不够紧急。

如今我深刻意识到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也不能够去忘记或者忽略的,例如一开始因为什么而出发、从何处出发,例如一些生老病死和议题中渺小的人物。为什么要回避你的过往、回避这些庞大的主题?当它们造成的痕迹已经如此明显,于我而言,忘记已经变得比去记住更难了。不要回避了,我得一点一点记住。

一方面我的确很想追求「辞达而已」,另一方面我需要思考用何种策略去展现扭曲。

多关注自己能接受的结果的下限,而不是所认为会达到的上限。

这也像是一个逐渐接受自己「泯然众人矣」的过程,一个需要往内去发展和变化的过程。

我觉得我有一点像是定格在了那个阶段和那个瞬间里,一直还未真正走出来过。我的这种探索是有效的吗?我的这种「游泳」是确切的吗?读书还读得不够多,于是总在这样的夜晚里讨厌自己、折磨自己,这很必要,也不必要。

此时我只能说「过好每一天」。

还没上床躺着,在等电脑充完电,因为怕它爆炸,它现在一充电就很烫,自从寒假进过水后。我还没回家做备份,所以请你一定要先撑住。

还有三天班要上,也可能是两天,或者一天,如果是这样,回家的票改签也有点浪费,那如果多出来了空闲,就整理整理思绪吧。

为什么他们已然像是找到了那条路径、那处归宿,正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去,而我还在像孩童一样亦步亦趋。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