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怎樣才算是「所有的自己」都被接納?為什麼即使現在我在他面前展現自己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但我還是感覺自己只是一身皮囊?

硬逼著自己,也只能得到「永遠別將對方視為理所當然」這樣膚淺又抽象的答案。事情不是「等那一刻來臨,就會知道了」這麼簡單,有可能至終還是什麼也不知道。

我不相信文字,就連只有自己能看見的日記都有表演的成分,我只是為了娛樂自己而寫,人活著一切行為的根本都是為了娛樂自己。

我還是得承認,我不知道。我說我偏相信感覺,也只是80%相信,剩下的還是要用文字去試著證明。

" I didn't need you to fix me.
I needed you to love me
while I fix myself. "

我想到一個解決方法,就是找到一個同樣悲慘的人,並且允許對方的悲傷持續蔓延。
就算世界會因為兩個人在一起而變得更好,那不是轉瞬即發生的事。
我們不說愛,直到所有的自己都被接納。

我想好好地待在我的世界挖掘我的深淵,就像坐在工作桌前那樣。我不想再假裝關注外界的無聊小事,假裝事不關己地無憂活著。

「不論發生什麼事你都是最好的。」屏除了社會角色,肯定獨立個體的本質甚至無限接納,這種話也不是能像氾濫的我愛你一樣不分場合說的。
我想,即使這樣的愛是如此難能可貴,但我始終無法相信的原因,是因為當他說的時候,他面對的都是經過「控制」過後的我。那樣的陽光太過強烈,一下子曬死了我心裡最深不見光的微小生物們。藏的越深,也就越害怕與渴望被發現。
言行不一,我感覺那些話只是空洞的誓言,他只是半嘗試解碼從幾萬光年深處發出的求救訊號,久而久之他忽略、將「控制」過後的我視為常態。

「對方期待我該是某個樣子,而我也期待對方該是某個樣子,甚至,我期待自己該是某種樣子。但是我做不到,我沒辦法,我覺得很累。

接著我發現,那個『要變正常』、『要變回好』,好像是這個東西,好像是這個東西讓我變得更不好,更不正常。」

Show thread

吵死了啦幹,到底要唱到什麼時候。耳機裡的音樂已經大聲到我都快聾了,還蓋不了你在客廳那邊拿吉他自彈自唱,有夠難聽,唱不上去的音都是自作多情,每天露著啤酒肚裝可愛撒嬌都是噁心。

7/1
(1)大部分的東西上面都會比較清楚,下半部就虛掉
(2)最後調整時要特別強調向上面擦亮,垂直面暗
(3)「就像上電視,有誇張妝容的明星一定比較搶眼」「你要捨去一點你的氣質」「考試的時候要克制自己不要做那麼多細節」
(4)噴膠點噴黑色,噴完有些細節會不見,所以還是要加亮、加黑

原來我一直很想說的是「我很悲傷,就算跟你在一起我還是會想死。」
救贖的本質跟殺死相同的。

生活蒙上了一層無心的灰,而迷戀著那個人,就是戳破它的開始。我需要的是更高濃度孤獨。他必須是忽遠忽近的光,因為他的亮,我就能擁有全世界上最絢爛而廣袤的黑暗。
「因為我,喜歡的是追逐著那個人的自己啊。」

我似乎流露出「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呢?」「你這樣想好奇怪…」「你為什麼『要』這樣想呢?」我突然意識到我怎麼有權利去管別人要追求的東西?

羅哲斯說:

如果有人能了解「我」到底有什麼感覺,而不是想分析評判我,那麼我定能在那樣的氣候中開花成長。假如治療者能以案主的觀點和感覺去抓住案主當時所體驗著的內在世界,而他時又能在這種同理心的過程中保持自身的獨立性,那麼,變化就會發生了。

-《滌這個不正常的人》

想不起來以前的生活是怎麼度過的,也記不清是如何走到現在的日子。
恐怕事實是,為了不被遺棄,我再度殺死自己了一次。

如果你覺得哪裡怪怪的,不要懷疑自己,就是怪怪的齁

Show thread

6/21
(1)圓的東西就不會有直角
(2)最銳利的應該是在亮暗交接
(3)前面的東西對比要比後面強

6/24
(1) 頂光、向上面要擦亮!
(2) 暗的東西暗面都一樣黑,亮面則有它的固有色
(3) 東西有前後的,後面的要虛掉

「我要離開你了。」
「為什麼?難道你的過去比現在的我們還重要嗎?」

騎車經過工地的時候幻想出現公安意外被雲梯車砸死

「我戒了。」
「你菸的樣子看起來真窩囊。」
「人抽煙大多是想舒緩突如其來的焦躁,但當你24小時都處於極度鬱悶焦慮的高壓狀態,『抽菸本來就什麼也解決不了』才會真正內化成為你的一部分。」

雖然有點不想用「覺醒」這個詞,但確實是這樣。
不知自己為何身在此地的聲音這次更加明確了。
看著男友在拍立得照片裡背著大海笑得燦爛的樣子,我想我再也認不出這是誰了。

摩登少年他開始細數你一切缺點的時候
一切就幻滅了

Show thread
顯示更多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