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事不能解決的,如果遇到困難,就喝杯奶茶!

Show thread

是 gōa-lô--á 的 á 才有歧視意味吧,但我還真的沒聽過有人只講 gōa-lô。

今天又被問會不會想做自己的創作?剛想一想,還是該誠實面對自己。

其實我只在乎唱歌技巧、情緒表達、能不能更自由。聽歌也都在聽這些。

所以對於樂器的目標:配唱、不要限制發揮、最好能引導出新的可能性。

雖然創作是個聖杯,但我對這件事完全不追求,所以也不該、不需要滿足別人的期待。唱別人的歌我完全沒問題啊~有能力演繹這些好歌、介紹背景故事甚至帶到當代的議題,才是我的目標。

不過唱出自己的樣子也是一種創作,對我來說這就是最棒的事了。

而且這也是可以做一輩子又沒辦法攻頂的事,拿來當人生目標最棒啦~

最近一直聽到「可以解決的事就不用煩惱,不能解決的事也不用煩惱」的變體。

例如今天下雨,師母就說,反正就訂個時間,時間到如果還下雨就改成室內,既然時間都訂了就不用煩惱了。

或者說,不用一直煩惱沒人傳承,沒人做就自己來,如果最後真的沒人接,那就讓這些東西安心的去吧,至少努力過。

昨天看到有人打球受傷,旁邊的人也跟他說先冷靜下來,感受一下,如果是皮肉傷就沒關係,如果感覺嚴重那就去醫院檢查。

是啊,其實都是減少情緒波動,做能做的事,後果就接受,不需要無謂的擔心或煩惱。

是個困難但終究會做做看的事。

第 58 屆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得主:《時代革命》。

頒獎禮台上播放導演周冠威的得獎感言,他表示要多謝每一個在這套電影裡接受訪問和拍攝的所有人。

周冠威表示,其中一個,是一個 16 歲的中學生,他是一個勇武手足,周和他在理工大學一起困了好幾天,之後他回到他的中學,他的身份已經被很多人知道,他很戰戰競競地入到班房。他好驚,但是他入到班房後,每一個同學包括老師都向他擁抱,全個班房都是眼淚,全個班房都是哭泣聲。

「我很想將這個畫面放在《時代革命》這套電影裡,但是我不能做到,但是我好希望時代革命都好似這一份擁抱。我在製作電影的過程哭過很多次,我好似都靠著這部電影去自我安慰,去宣洩我的憤怒仇恨,去面對我的恐懼和創傷。」

周冠威最後稱,「仍然留在香港的,包括我,很多流亡海外的,或者現在在監獄裡面的朋友,縱使你們未有機會看得到,但是我祈求天父,單單是這套電影的存在,都可以給你一份安慰、一份擁抱,多謝。」

第一次聽到中國 -> 澳門 -> 台灣這個家族遷徙路線,很酷!

雖然不想這樣,但我好像也是有個什麼網路人格。

偷偷說月琴最難的是彈錯很容易被發現,因為琴聲跟著人聲走,死定了。

所以我打算走另一派,但還沒練成…

Show thread

國外疫情死了那麼多人,我真的沒辦法輕易說出「共存」這種話。

就再掙扎一下吧,過年衝擊就要來了 QQ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