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某人看個鞋子,站著放空發呆,另一個姐姐突然風暴式稱讚,風衣好好看噢哪裡買的?

我一片赤誠和她分享服飾店名,她說好日系好好看噢,轉身立刻搜出奶茶色瑪麗珍鞋。雖然想買這類鞋很久,但我果然不想被歸類在典型日系古著妹,撞鞋率太高令人不快,每個人好像同個模板出來的。再說了,我最近在努力轉型,冷靜後擺出高冷的表情告訴她,「謝謝姐姐,但我其實在找酷辣帥風格的。」

沒想到姐姐真情嘀咕,妹妹妳就氣質可愛,為什麼要抗拒自己的美(妳為什麼能真摯地說出違心之論!!我戴口罩妳又沒看到我全臉!!)我仍無情堅持,我就是在轉型,就是想要酷辣帥,我要酷辣帥又可以奔跑的鞋子。

姐姐們認真討論後,碎念著酷辣帥可奔跑,頭也不回地走掉。身旁某人搖頭表示:「妳誰我要裝作不認識。」結果她還真的找出一堆酷辣帥黑靴(是滴白靴直接淘汰),有綁帶的也全數淘汰(姐姐小聲尖叫蛤不喜歡嗎陷阱妹都穿這個),太高跟難走的忍痛淘汰(真酷辣帥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後來我帶走一雙軟皮低跟小羊皮黑靴(還有花式暴風稱讚),真正酷辣帥的是姐姐們,

太無情,太狠了。

本來豁然開朗的心情全無。只能說服自己低潮是週期性的,這幾天過去就好了。但仍對自己感到失望,因為一點小事,影響到工作狀態。

理智上知道,莫名其妙對我叫囂的同學,誠如她自己所說,不是什麼重要的咖。承接他人的惡意,我也已經做得很習慣了 ,為什麼還會難過,難以消化呢?

委屈是這樣吧,我自認沒有虧待過誰,希望所有人都能被善待。可是不管我怎麼做,好脾氣常反過來讓我吃虧,人家看到我就踩。踩我又沒有錢,這次是最莫名的,沒有合作、利害關係,為什麼踩我。

小時候被霸凌的記憶突然湧上來。阿Q心態是跟自己說,他們自卑他們弱小,嫉妒好看發光的我,這未必是真相。我很難過,為什麼這些年來,努力改變個性甚至容貌,類似的事情一再重複。

為伴侶還有自己煮的防疫特餐:
新加坡肉骨茶、馬鈴薯燉肉、燙青菜。

下週一在高雄有演講工作,如果我沒確診的話,要搭車前往。很久沒有自己出門了,路痴屬性非常嚴重的我,應該沒事吧,高雄我超級不熟耶🥲

啊啊啊好想找人一起去喔。我好廢喔喔喔。

不可能這麼巧吧,《初戀》看到播報covid新聞的時候,伴侶突然說他覺得自己熱熱的,快篩完還真的兩條線(=_=?)


立刻預約視訊看診,拿藥後奔藥局,買體溫計、快篩、維他命C。夜班的店員認真推銷到讓人心累的地步,

「妳體溫計要哪種的?」
「最便宜的。」
「那這支給妳,麻煩給我姓名電話,有保固。」
「(報完姓名電話)所以這支多少?」
「1600元。」
「請問有更便宜的嗎幾百塊那種:)?」
「有。」
「好那麻煩妳喔謝謝。」
「妳快篩要幾支?」
「我要健保的謝謝。」
「這個維他命c有優惠,要不要考慮一下?」
「優惠內容是什麼?」
「買三送一哦!」
「不用喔謝謝妳:)!」


我以為開口說要最便宜的已經很無情,
這個夜班店員,實在是,太狠了。

昨天夢到,亂入酷辣學姐的飯局,圍桌吃羊肉爐(到底是多想吃)將近散場時分,坐在隔壁的輕浮男子和我要ig。


學姐說,妳不要給他,反正他要完的下一步就是約跑。我心想哇哇原來說話可以這麼直接的嗎!當下仍秀出帳號,好好和他說,你可以傳訊息但我不一定會回。


夢境跳轉三秒,再睜眼,男子被囚在我家陽台。我轉身去煮泡麵,掃地拖地挖貓砂,他在陽台大叫,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點開ig私訊他:「喔喔這周家裡沒人,公寓很多聲音我會怕。你儘管叫好了,這樣我就可以安心看鬼片了,謝謝你成為我的背景音。」


終於在夢裡當一回反派。
送出訊息後,心滿意足地醒來。

南國的毛衣初登場。

明明說好衣服非酷辣帥風格不買的🤥

最近他們常一起躺躺撒嬌。好乖。

昨天去看《神人之家》,我疑似買過紀錄片中,哥哥種的鳳梨。原以為會看到哭,像《日常對話》那樣遭受重擊,但是沒有。導演的情感很節制,適合細細咀嚼箇中滋味。

究竟有沒有神,拍紀錄片是不是真的能理解嗜賭的家人,拍到後來,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攝影機未必能創造對話的契機,卻足以成為回家的理由,強迫自己對話且不斷逼近,縱然不能改變什麼,破碎的自己卻一片片拼回,逐漸變得完整。

希望大家進電影院支持《神人之家》。

暖和的大雪日,午餐吃鯖魚罐頭麵。

寫完小說後,休息好久好久,終於走到腦袋空空會有點恐慌的地步。近日開始重拾課內書,希望能回到寫論文的步調。但另一方面,沒有寫字又有點焦慮,短時間內不太想寫小說,在思考書寫生活散文的可能性。

我總是太專注寫人。散文這文類,難以下筆的原因是年紀,我能想到、能寫的只有一連串陰鬱可怖故事,遠比小說更離奇複雜。我暫且放著那潭髒水不看,把自己和一切交給時間,深信種種敘事還有變動可能──畢竟不想殺錯人。

生活和故事交雜,該如何避開人,去書寫純粹的生活?自我是過去未來現在的總和,不可能丟除記憶活著。那就寫給自己看吧,我是有點懷念備考大學時的周末,在白紙上寫散文的時光。

從這周開始,想到什麼寫什麼。一週寫一篇,視情況發表。文字是信仰,也能是調劑,或重訓。找回生活的規律吧。雖然我也好想天天吃麻辣鍋喔。

冰淇淋草莓鬆餅(240元)
最喜歡香香酸甜少女的食物了。

昨天去高雄買的巴堂蜂蜜蛋糕。蛋糕體有點乾,但價格不貴、包裝好看、配咖啡還滿香的。很適合當伴手禮送人。

《她有話要說》沒有想像中好看,可能是遇過類似的事,那些難題我幾乎都想過了。我的體會是法律有其極限,公諸於世也很看運氣。只能期許自己學會拒絕、適度露出瘋女人那面,盡量對每一個女人伸出援手,就算愛莫能助,也絕不落井下石。

雖然值得信賴的影友說無聊,我還是願意花錢看電影,支持女性議題。不論好壞,我都希望闡述女性經驗,探討女性困境的作品越來越多。我深信不論深淺,作品都能給人一點啟發。她有話要說,我們同在練習發聲的路上,不要掉隊落單。

高中時有個常在公車站牌遇見的學長,長相神似北村一輝,說話幽默會打棒球,就此留下深刻印象。

但當時我偏好藤木直人/西島秀俊,又有嚴重社交障礙,遇見俊男美女都異常安靜,就沒有開展什麼關係。

後來發現北村學長是電影書本愛好者,偶爾他來按讚(嗯他昨天又按了,他最喜歡按我的長文),我都覺得好可惜,為什麼沒有跟他聊天啊啊!

小說寫完後,會有好一陣子不想寫字,卯起來閱讀。再加上要開始寫論文,不想啃理論書,讀閒書(也就是文學作品)的量當然又更多了。

這個月讀田威寧的《寧視》和《彼岸》,前者是父之書,後者是母之書。對我來說,家庭書寫難在姿態的選擇,田威寧的難得不只和解,種種崩裂事件,她都是抱持珍惜的心,將它們寫出來。

這兩本可以和蔣亞妮的《請登入遊戲》和《寫你》並讀,閱讀前可以先聽podcast<妮說book我說可>的田威寧訪談,亞妮說她們的際遇是:「如有雷同,純屬不幸。」讀後感是很慶幸,她們都長大了,而且長得好好。

我喜歡的散文類型,不外乎家庭和日常書寫,私以為這兩者最難。家庭書寫像是平路《袒露的心》、楊索《我那賭徒阿爸》,讀起來非常治癒(特別是前者,完全是心頭好)推薦給有家庭難聽,和解不能,難以脫身的人;希望這都是暫時的。

非常喜歡《哈勇家》。周三看完到現在,還在細細咀嚼品味,後勁很強。是難得不用力說教、專注把故事說好(文化跟語言處理得很精彩),情感細膩的電影。它雖被歸類在喜劇電影,許多橋段也很幽默,但觀影過程我其實全程都在胃痛。

身旁的觀眾一直笑,不知道在笑啥,我想這也是它非常厲害的地方。就算忽略族群跟議題(藏得很好),只看故事本身,一般觀眾還是能從中獲得樂趣和感動。很納悶它為何沒拿最佳影片,決定發文幫它拉票。希望大家進電影院支持,相信我,真不會後悔的。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請遵守社群守則 https://g0v.social/about/more Our mantra: https://devpoga.org/blog/2023-01-22_mantra_g0v_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