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消息指高馬可(John M. Carroll)著,林立偉譯:《香港簡史──從殖民地至特別行政區》在香港公共圖書館已經無法搜尋到

leungpolung.blogspot.com/2021/

Show thread

@las

看來是了
純粹釣魚臺現在也不是中國控制,日本真的感謝你囉

Huxley 轉嘟

之前和筆友聊天,談到無性戀。越來越多人知道LGBTQ,但其实这个标签后面还有不少其他群体,其中就包括無性戀Asexual,於是加上個尾巴,就變成了LGBTQA。去查閱相關的資料,發現這個領域起步晚,研究相对LGBTQ較少,可是Asexual的人數並不少,是以千萬為計量。去翻看資料就會發現,關與Asexual,並不像是同性戀/跨性別那樣界定清晰,而是存在一個較為複雜的光譜。是否有性行為並不能界定是否為無性戀,無性戀可能有性喚醒,可能感受到性吸引也可能沒有,也可能有性行為,有人可能厭惡親吻等親密行為,有很多無性戀的感受和經歷都不一樣。我在了解「無性戀」初始,看了些資料,總體來講,研究還十分不成熟,可是無性戀人群很早便存在,或許一直存在,研究對於人而言是落後的,因此許多少數群體不能總是借助某些科學正名,最好的辦法就是完全尊重和肯定自己的感受,擁抱自己的每一點與眾不同。基於我們對許多個體的認知如此匱乏,希望熱衷勸說他人享受有性戀愛的人們,如果周圍存在對性、親密行為感到很厭惡抗拒的朋友,他們大概是真心的,請保持克制,性等親密行為也不是每個人必需,請克制ego-centric看世界。

Huxley 轉嘟

美国将于周五将专门从事面部识别软件的中国人工智能公司商汤科技列入投资黑名单,同一天为其香港ipo。

facebook.com/wearytolove/posts

王宏恩:
// 這兩天新聞傳出蘋果公司在中國要求下出了很多錢在中國蓋廠房產學合作,這可以理解。但原本爆料的媒體提供了一個細節:2015年中國用第一隻apple watch 的許可,要脅蘋果公司把地圖功能裡的釣魚台給….畫大一點。
這個要求實在是看不懂…
後來蘋果照辦了。所以中國的蘋果手機地圖裡的釣魚台都比較大。//

theinformation.com/articles/fa

Show thread
Huxley 轉嘟
Huxley 轉嘟

黎智英及鄒幸彤面對的「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他們於 2020 年 6 月 4 日在維多利亞公園噴水池,非法煽惑他人在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下,參與未經批准集結;鄒幸彤及何桂藍另否認一項「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罪」。//

Show thread

thestandnews.page.link/Hc5npuP

//去年六四和平集會,24 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等罪。黎智英、鄒幸彤及何桂藍 3 人不認罪受審,法官胡雅文今(9 日)在區域法院裁定,控方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被告有罪,三人全部罪成。案件將於下周一 ( 13 日)早上求情及判刑,同案另外 5 名在開審前認罪的被告,李卓人、蔡耀昌、梁耀忠、梁錦威及胡志偉,均會於同日判刑。

何桂藍今早於庭上即場解聘其代表律師,表示會親自求情,一度要求延後求情日期,認為未能於周一前閱畢控方提供的 15 份案例;惟遭胡官強硬拒絕,稱是何咎由自取(you put yourself into that position ),又指她應該將陳詞交由律師處理,好讓其他被告儘早完成求情程序。何反駁指即使交由大狀處理,亦未必能夠於周一完成。胡官最終維持本月 13 日求情,指明控方須於明天之前將所有文件交往懲教所。

Show thread
Huxley 轉嘟
Huxley 轉嘟

香港警察🐶濫用委任證事件後,網友們紛紛「致敬」 :0160: //一宗法庭案件,再次引起市民對警員使用委任證的熱議,而在網上世界亦發生一宗涉及警員委任證的爭議。一個網購波衫專頁在網上發帖,指一名男子為求店主盡快寄出選購球衣,在網上通訊期間拍攝一張露出 1/3 的警察委任證照片,又指如網店店主不即時寄出球衣,會「自己開個 RN(案件編號)搵人刮你」。據了解,涉事者為警員//
thestandnews.com/society/展委任證催

Huxley 轉嘟
Huxley 轉嘟

警狗自取其辱
邊X個真係想攬炒香港,咪即係你哋班港共警狗囉

"羅冠聰就在社交網站發文回應言論,嘲笑指「鄧炳強:極!度!憤!怒!」。他認為,民主峰會既沒有邀請中國,亦與港府無關,按中國邏輯,鄧炳強已在干預別國內政,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呼籲市民杯葛選舉竟屬違法,即使以法律語言包裝打壓,都不能掩飾箇中荒謬。他明言,自己不會屈服於此等威嚇。

羅冠聰續嘲鄧炳強煞有其事,現時「辱華門檻咁低」,言論難以避免被中共視為「顛覆國家」。他反指,鄧炳強言行亦煽動香港市民及國際社會憎恨港府,難以說服外界鄧不是「反中亂港」份子。
他重申,一眾被控煽顛受審,或流亡海外的友儕,都清楚其工作,亦不會被中共安插的罪行所扭曲。他希望鄧炳強可蒐集更多證據,讓全世界了解香港政府多麼可笑。 "

rfa.org/cantonese/news/htm/hk-

Huxley 轉嘟

fedilove.cyou存活3个月啦。我看到 wxw.moe/@CashewNut/10741052227 这条很有兴趣!
fedilove开放申请注册,转型成【泛医学相关】实例好不好哇?
需求买房的人数超过10,我就在这个月开始准备起来弄

拚命抵抗語言的逆浪企圖泅泳向前的人不只有祖翁,實櫻也是如此。實櫻中文是在日本學的,其後又到中國留學,因此實櫻所講的中文偏向中國北方的發音,也就是普通話。普通話和台灣的國語擁有不同的特徵:四聲抑揚頓挫強烈,捲舌音清晰,前鼻音(n)和後鼻音(ng)也區分明顯。台灣的國語說話時的力道不需要那麼強。四聲相對平板,捲舌音也不太捲,無法區分前後兩種鼻音的人比比皆是。不只如此,台灣人說中文時總喜歡夾雜台語詞彙,讓剛來台灣的實櫻在聽力上吃盡了苦頭。且往往實櫻一開口講中文,便被嘲笑:「妳講的好像中國的中文。」

實櫻不想再被說自己講的是「中國的中文」,便決心接近台式發音,四聲和捲舌音、鼻音發音時都不要過於用力,盡量輕鬆。同時她仔細觀察周遭台灣人說話的語調以及用字遣詞,並且進行模仿。轉眼兩年經過,有次實櫻回日本時去拜訪大學時代的中文老師,結果中文老師笑著說:「妳的中文變成台灣的中文了呢。」實櫻不禁感到疑惑:自己講的中文難道不能是自己的東西,而非得是中國,或台灣的東西不可嗎?//

Show thread

某個假日晚餐餐桌上,祖翁一邊以筷子夾著萵苣菜,一邊沒頭沒腦地說了這句話。一整家人面面相覷,沒有人能完全理解祖翁要表達什麼。實櫻聽不懂台語。其他人雖然聽得懂台語,明白祖翁在說「你們都不知道!日本人愛吃ごぼう和ふき啦!」,但最重要的「ごぼう(Gobou)」和「ふき(Fuki)」到底是什麼,他們則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ごぼう和ふき是什麼?」實櫻丈夫以中文詢問實櫻。
「ごぼう,是,『牛蒡』。」
實櫻把「ごぼう」翻成中文,但「ふき」的中文要怎麼說,實櫻也不知道。
那次對話就在沒有人完全理解意思的情況下不了了之,但在那之後祖翁仍頻繁地以日語對實櫻說:「ふき、身体に良い、だろう?(ふき,對身體好,對吧?)」彷彿意欲誇示自己對日本的理解程度。
祖翁被剝奪日語的時間實在太長,在穿越陰森漫長的時光甬道的期間,祖翁一個又一個地丟失了關於日語的記憶。雖然他拚了命想說日語,但記憶早已跟不上時光流逝。祖翁連要聽懂日語都頗為吃力,考慮到祖翁的日語理解能力已大不如昔,實櫻在傳達真正重要的事情時會盡量說中文,但即使如此祖翁仍固執地堅持要以日語回應,兩人因而往往無法順利進行溝通,對話也就常草草了事。

Show thread

這段真的厲害
能夠有這樣複雜的歷史背景,將幾種似近還遠的語言文化並列交錯得使人目眩,也只得臺灣了

李琴峰 -《倒數五秒月牙》

// 實櫻剛嫁過來時祖翁非常開心,因為他終於找到人陪他說日語了。實櫻祖翁剛好比實櫻大上一甲子,童年是日治時代,在學校學了日語。祖翁十幾歲時國民黨政權跑來台灣,祖翁的日本人身分連同說日語的權利便一併遭到剝奪。其後好長一段時間,祖翁都沒有機會使用日語。所以當他的孫子──實櫻丈夫──開始學日語時,他也開心得不得了;但要把日語學到能講能溝通,需要不少時間,過了不久祖翁也失望了,只得放棄和孫子說日語的念頭。
「お嬢さん、ようこそ。私は昭和の男だ(小姐,歡迎妳來,我是昭和的男人。)」
實櫻初次拜訪丈夫家中時,祖翁──當時還不是祖翁──如此對實櫻說道。
「私も昭和の女です。宜しくお願いします(我也是昭和的女人,請多指教。)」
實櫻如此回應。穿越了漫長的時光甬道,昭和的首與尾終於得以在平成時代相見。
「恁攏毋知!日本人愛食ごぼう佮ふき啦!」

Show thread
Show older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