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國安處拘捕5名工會成員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

警方表示,國家安全處經深入調查,今日在全港多區拘捕2男3女,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被捕男女正被扣查,行動仍然繼續,警方不排除再有人被捕。

被捕人士由25歲至28歲,警方說,他們是一個工會成員,涉嫌於去年年中至今年串謀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意圖引起公眾特別是年幼孩童對特區政府及香港司法的憎恨、煽惑使用暴力及慫使不守法。

警方又說,國安處同時凍結涉案工會約16萬元資產。

警方提醒市民,發布煽動刊物屬嚴重罪行,首次定罪已可被判處監禁兩年。

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

// 消息指警方國安處拘捕五名「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骨幹成員,涉嫌串謀發佈煽動刊物,涉及三本兒童繪本//

【羊村系列繪本被指煽動 言語治療師工會五人被捕】

消息指,警方今早拘捕五名香港言語治療師工會成員,被指涉嫌串謀發布三本煽動性刊物。

工會曾出版羊村系列繪本,包括《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及《羊村清道夫》,其中前兩本主題為講述羊村抵抗灰狼入侵,以及羊村十二勇士因大灰狼迫害而被離開家園。

inmediahk.net/node/%E6%94%BF%E

// 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記者會上表示,《羊村守衛者》以反修例風波作背景,講述狼佔領了整條村,「有一段講啲羊,用羊角做攻擊,羊咁善良,都講有攻擊能力,要做暴力事件」。

他續指,《羊村十二勇士》,用「12逃犯」做背景,「講成參加守衛戰」,故事引起讀者對司法制度造成憎惡。

另一本《羊村清道夫》,提及羊乾淨、狼不潔,暗示狼將病毒帶過來,希望封關、製造仇恨,想挑起仇恨令香港再紛亂。

李桂華指,這些讀本的對象,是四至七歲小朋友,在這個時候,教他們「黑即是白、白就是黑」,小朋友未來或會變成反社會、或有犯罪傾向。

職工盟回應表示,這是《國安法》實施後,第一宗因為出版兒童刊物而被捕的案件。這宗案件顯示出官方以言入罪的程度一再升級。工會指,《羊村兒童繪本》是以寓言故事的方式講香港故事,類似的隱喻形式,常見於古今中外的文本創作,今日兒童繪本被定性為「煽動刊物」,他日所有隱喻文字、甚至藏頭詩句,都可以被「解讀」為「煽動言論」,令社會人人自危。//

facebook.com/standnewshk/posts

每次看到有人行動被捕
都會覺得很內疚

假如我在她們的位置
我有這樣的覺悟嗎

// 【專訪回顧 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黎雯齡】

2020年6月,國安法在香港落實,令不少組織沉寂甚至步向解散,而人們又開始想著移民。言語治療師工會選擇繼續留在此地發聲,而每次發聲都不知道會否踩中政權的紅線。

被問到會不會認為所屬工會算是「行得比較前」?兩位也紛紛搖頭,「只係做緊本身應該要做嘅野,對比起好多勇士,呢啲真係濕濕碎。如果覺得做呢啲係已經行得比較前,咁其實會唔會唔係我地行前咗,只係好多人行後咗同時係前面嘅人其實都已經俾人拉晒,所以變左前。而呢啲濕濕碎嘅野其實又需要好多人一齊做。」

問到工會為何繼續運作,會否擔心打壓。工會成員神情堅毅,指「自己已經洗濕咗個頭,無得驚嫁喎,唯有用盡自己嘅僅餘價值。」她們續指政府無非想市民滅聲,但越是這樣,我們就更不能自我滅聲,既然都說了我們要對抗極權,我們就一步都不能退,就像緬甸一樣,面對軍隊都不會退縮。//

facebook.com/HKCTU/photos/a.17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主席黎雯齡及副主席楊逸意被正式落案起訴《刑事罪行條例》 串謀發佈、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案件將於今日(23/7)下午兩時三十分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其他3名被捕理事情況有待確認。

facebook.com/altheasuen/posts/

dllm蘇惠德

被指發布「煽動刊物」 言語治療師工會兩理事保釋被拒

報道: thestandnews.page.link/kAeohq4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5 名理事,昨被指發布煽動刊物「羊村」系列兒童繪本,遭國安處拘捕,其中主席黎雯齡及外務副主席楊逸意,今( 23 日)各被控一項「串謀發佈、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下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聽畢控辯雙方陳詞後,拒絕給予兩被告保釋,並將本案押後至 8 月 30 日。控方明言,警方作更深入調查後,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或改控其他罪行…

//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及副主席狀況更新!!!】
早前因「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羊村清道夫」等三本兒童刊物而被捕被控的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黎雯齡(Lorie)以及副主席楊逸意(Melody)在經歷幾日被捕、上庭以及還押後,現正被柙於大欖懲教所。
Lorie曾經於被捕期間不適入院,在還柙期間兩天亦住在醫院當中,昨日已轉四人倉。兩位經休息過後現時的精神及身體情況較為好轉,亦已收到親友安排的物資。
Lorie以及Melody感謝各位香港人連日關注事件,到場旁聽以及送車師給予她們很大的支持。親友連日奔波警署、法庭、探監以及安排物資,待基本東西處理後,會安排收集大家信件,希望為她們帶來一點點的支持。
*早前Melody已經放棄每8日覆核一次保釋的權利,而Lorie則將會在今個星期五上庭再次覆核。//

facebook.com/HKCTU/photos/a.55

// 警方落案控告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3名成員。據了解,警務處國家安全處今晨(30日)撤銷3名於今年7月份被捕2男1女(25至28歲)的保釋安排,並以《刑事罪行條例》第10、159A及159C條,起訴3人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消息指,該3名人士將於今午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

羊村繪本案|辯方結案:繪本毫無煽動意圖 控罪定義模糊致寒蟬效應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5 名理事,被指發布 3 本「羊村」系列兒童繪本,被控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周三(20 日)在區域法院繼續結案陳詞。
控方今早重申,控方毋須證明被告本人有煽動意圖,並且有證據證明各被告串謀及參與程度。辯方則強調, 3 本繪本完全沒有煽動性字句。而控罪本身「憎恨」、「離叛」等字定義模糊,也造成寒蟬效應,對言論自由施加不合比例限制,多國已相繼廢除煽動罪。
《國安法》指定法官郭偉健問及,言論自由是否容許人發布假消息,辯方回應指煽動罪並非「假新聞」罪行,即使有人發布假資訊,也不需以刑法處理,認為假資訊自然會被淘汰。

thewitnesshk.com/%E7%BE%8A%E6%

羊村繪本案系列報道:
thewitnesshk.com/tag/%e7%be%8a

羊村繪本案|辯方結案:引聯合國報告指煽動罪過寬 立法局曾通過須證意圖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5 名理事,被指發布 3 本「羊村」系列兒童繪本,被控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周六(30 日)繼續在區域法院由辯方結案陳詞。

辯方引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近日發布的報告,指煽動罪範圍過寬,又引立法局文件指曾通過控方須證明被告有意圖煽動暴力或造成騷亂,惟不知何故沒有生效。

辯方又指,煽動罪的原意是維持香港本地的治安,而不是國家安全。《國安法》指定法官郭偉健質疑,香港是中國一部分,只有一個「國家安全」的概念,又以父親買房子讓兒子居住作例,指父親作為擁有人,仍有權負責房子的保安。

控辯雙方完成結案陳詞,案件押後至 9 月 7 日裁決。

報道連結:bit.ly/3cUfSTJ

facebook.com/thewitnesshk/post

法庭線:羊村繪本案|5 理事還押逾一年 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成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5 名理事,被指發布 3 本「羊村」系列兒童繪本,被控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至今已還押逾一年,周三(7 日)在區域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是首宗被控《刑事罪行條例》下煽動刊物罪、被告不認罪受審的案件。
《國安法》指定法官郭偉健於判詞指,條例中的「憎恨」、「藐視」等概念,「並不是如此含糊不清或有欠具體」,認為 3 本繪本均有煽動意圖,而煽動意圖並非單單源自文字,而是這些文字在兒童腦海中產生的效果。
裁決前,黎雯齡及楊逸意不時交頭接耳聊天,親友則向伍巧怡「做口型」傳達訊息,5 名被告得悉結果後神情冷靜,辯方希望即日處理求情,惟郭偉健表示「比較困難」。案件將於本周六(10 日)求情及判刑。

案件原於下午 2 時半裁決,法庭書記表示需延至 4 時開庭。至 4 時 12 分時,書記再表示需時準備新聞摘要,將於 5 時至 5 時 15 分開庭,旁聽人士一度鼓躁。經過 3 小時的押後,法庭最終於 5 時 42 分開庭。
控方代表為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辯方代表包括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黃宇逸及關文渭。
稍後有詳細報道。

//

ReNews:

// 羊村繪本案,早前已定罪的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五名被告,今早在區域法院求情,次被告,工會前副主席楊逸意在庭上陳情,明言自己不後悔「企喺羊嗰方」,「唯一後悔係趕唔切出版更多繪本,或對繪本質素更執著。」

楊逸意陳情指,她作為選擇不認罪的被告,對整個成個法律過程有疑問,認為這審訊「與其話我哋有無煽動」,不如睿是對「正確歷史觀嘅審判」,又指「羅馬可以審伽利略,但唔可以審判日心說」。

在她陳詞期間,區院法官郭偉健多次指出她作的陳詞與判刑無關而是政治宣示,楊逸意多次要中斷陳情,並指「之後嗰啲就關事」,最終是多次被打斷下完成陳情。//

facebook.com/renewshk/posts/pf

twitter.com/inmediahk/status/1

【羊村繪本案】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成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理事判監19個月

已被撤銷登記的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名理事,被指發布羊村系列繪本,被控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5人自首提堂起已還柙逾12至13個月。...

5人本周三被裁定罪成,今(10日)於區域法院判監19個月。國安法指定法官郭偉健批評,3本繪本是對兒童的「洗腦」,煽動他們相信香港並非中國一部分,播下中央和特區政府不穩的種子,終以21個月為量刑起點,考慮到被告沒有案底及節省法庭時間,酌情扣減兩個月至19個月監禁。
...
被告聞判表現平靜,散庭時旁聽人士大喊「中秋節快樂」,被告亦揮手和做出心心手勢回應。據悉,被告服刑多一個月便能獲悉。

郭偉健判刑時又大發議論,指被告將很快獲釋,但問題是「何時會從你思想的牢籠獲釋」。稍後將有更詳細報道。
//

instagram.com/p/CiVPUfvvetW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黎雯齡

《判刑前的一段感悟》 9月7日

//今日係9月7日,仲有3日就判啦。我想講下自己對此案嘅反思同感悟,喺5日嘅審訊入面,以及13個月以來還押既漫長等待,令我獲益良多,有好多體會。

總結成個審訊,係一個問題:

"How Free is Freedom of Speech?"

一方面指有幾自由,即有冇界限;另一方面係指係咪免費,即講完洗唔洗付出代價,控方認為言論自由嘅前提係唔能夠抵觸國家安全,但有限制嘅自由仲係咪自由呢?控方甚至引用一啲恐怖分子嘅極端例子去證明言論自由須有限制。

於我而言,即使有限制,亦唔應該係政治紅線,即使我唔認同你嘅觀點,亦會捍衛你嘅說話權;即使立場唔同,我不能理解你嘅觀點,但和而不同,而唔係用罪名將人噤聲。

一件歷史事件,唔同歷史學者由唔同角度切入都可以有唔同理解,但冇一個係絕對正確。

書用羊同狼嘅比喻去演繹,都係對於事實嘅解讀,有冇所謂「正確歷史觀」呢?故事嘅意義就係100個人可以有100種解讀,冇一個標準答案。如果只有一種解讀,呢個故事係失敗嘅,唔能夠激發讀者想像。今日呢單案,檢控嘅其實唔只五個人,而係2019年嘅社會運動,同埋背後支撐嘅核心價值:民主、人權、公義等。

你哋可以審判我哋,但你哋唔可以審判2019年曾經發生嘅事。

如果我哋仍然相信法治未死,而選擇在庭上用思辯去擊倒言論自由嘅界限,我哋應該要記得基本法保障我哋嘅人權,包括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免於恐懼嘅自由。

法律應該係保護人民嘅盾牌,而唔係政權用嚟對付異見者嘅武器:言論自由只適用於講「好」香港故事,而唔適用講「真」香港故事,有選擇性嘅自由仲稱得上係自由嗎?

即使由被捕當日起已知呢官司喺零勝算,都唔打算認罪換1/3刑期扣減,因我確信我講嘅事係真嘅,甘願為自己行使言論自由付出代價。就算輸,都係企係到輸,我輸得問心無愧。//

// 【獨媒報導】已被撤銷登記的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名理事,被指發布羊村系列繪本,經審訊後被裁定一項「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成,判監19個月,料10月便可獲釋。法庭文件顯示,主席黎雯齡和司庫陳源森已於9月16日就定罪提出上訴,尚待排期,二人均沒有法律代表。//

全文:bit.ly/3UKliCo

跟隨

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

【🐑羊村繪本系列三冊粵中英譯本 全數開放下載⬇️】
📚閱讀及下載羊村繪本:bit.ly/sv_books
我們是一群身在海外,但仍然心繫香港的教育工作者。在過去一年,我們無意中獲得三本羊村系列繪本的檔案,分別是《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及《羊村清道夫》。
羊村系列在港已成為禁書,為承傳載有香港歷史的童書,我們自行把首三冊書本翻譯作英文及國語版本,供予不同語言的人閱讀,讓香港的歷史可以被看見。我們會在此將有關繪本內容公開,所有人均可自由到網站瀏覽、下載、取用繪本,用作予下一代了解香港發生的事。
另外,我們團隊並沿用有關故事,額外自行創作了三冊新故事,並將會於十月一日公布,敬請留意及支持。
我們需重申,整個計劃的籌備及出版街在均海外進行,與香港並無聯繫。

為普及至更多不同階層、背景得閱讀者,我們希望可以在海外印刷實體繪本,以繪本形式繼續宣揚香港歷史,供予其他教育者、家長使用,希望大家可以捐款支持。
所有捐款只會用作負擔實體繪本的印刷開支,並無他用。
我們希望香港真實的歷史能夠被看見,繼續傳承下去。繪本在香港已成禁書,那就由我們海外的人繼續宣揚。歷史所發生過的事情,不會輕易被掩蓋。
感謝各位的支持。
📚支持印刷實體繪本:patreon.com/sheepvillage

//

【譴責有人偽造羊村網站】
真.羊村網站 請廣傳: bit.ly/sv_books

羊村2.0團隊於昨日收到通知,指部份人士登入時或會出現錯誤資訊。經我們團隊調查後發現,有人偽造羊村2.0的網站,並於社交平台及群組將假網站的連結滲透並傳開,導致各位有心協助宣傳的人士轉載了錯誤的連結。

我們在此譴責有人偽造羊村網站、嘗試篡改事實,阻止我們傳播香港的真相以及歷史。羊村在香港已成禁書,政權想要重施打壓言論自由的技倆,我們要繼續守護羊村。而我們亦在此呼籲大家繼續廣傳官方網站,讓更多人能接觸完整、正版的羊村繪本。

守護羊村,絕不投降。
假羊村網站:sites.google.com/view/sheepvillage2--0/
假羊村facebook: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
假羊村instagram:instagram.com/sheepvillage2_0/

【👨‍👩‍👦羊村繪本系列 親子共讀指引👀】

⬇️ 下載羊村繪本:bit.ly/sv_books

羊村嘅六本繪本已經全數公布🐑,相信有唔少家長已經同各位小朋友一齊分享繪本嘅內容。但係點樣能夠令到小朋友對於繪本嘅內容有更深入嘅了解呢?🤔
以下係親子共讀指引,俾各位家長參考一下,歡迎各位家長可以用以下嘅技巧同小朋友一齊閱讀👀。
禁言的時代,真相被蒙蔽。我們希望籍着繪本,把真正有關香港的歷史繼續發揚出去。在此,我們懇請大家支持我們,所有款項只會用作印刷實體版的繪本。

最新三冊內容︰

📚支持印刷實體繪本: patreon.com/sheepvillage

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

【電子書平台Issue以法律原因 將羊村繪本全數下架】
近日有讀者向我們反映無法到電子書平台下載羊村繪本後,羊村2.0團隊收到電子書平台Issue的通知, 稱因為法律原因決定將我們的繪本全數下架,我們現在正在向平台了解更多資料,以及了解決定是否牽涉香港政府的施壓。
繼上次有人偽造羊村網站植入錯誤內容後,今次再有平台單方面下架繪本,均顯示政府為封鎖真相無所不用其極,誓要全面封殺繪本內容。我們將不會放棄,繼續將羊村內容廣傳開去。
就此,我們決定開放三條連結,讓各位能夠直接在Google Drive內下載繪本內容。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會面臨下一次的打壓,因此我們呼籲各位香港人盡力下載廣傳。另外,我們亦會在這星期稍後的時間公布第一冊實體書印刷的事宜,敬請各位留意。
👇下載羊村六冊繪本內容👇
香港粵語版:bit.ly/3EQS7Ie
台灣國語版:bit.ly/3yNCzkC
Eng Version:bit.ly/3g9DPZ0

📚支持印刷實體繪本:patreon.com/sheepvillage

【🔥眾籌報告:羊村第一二冊繪本開印!】

感謝各位的支持,在我們受到全方位政治打壓的時候仍然支持我們,至今籌款的金額已經達到印刷全部六冊所需要的25%。

因此,我們現在宣布羊村守衛者香港粵語版、English Version以及羊村十二勇士香港粵語版正式開印!🖨

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我們,把真正有關香港的歷史繼續發揚出去,所有款項只會用作印刷實體版的繪本。

📚支持印刷實體繪本:patreon.com/sheepvillage

羊村繪本案判詞解讀 法官判詞釐清了甚麼界線?留下了甚麼疑問?

thewitnesshk.com/%e7%be%8a%e6%

《立場新聞》被指串謀發布煽動刊物案,周一將在區域法院開審,是數十年來首宗開審的傳媒被控煽動罪案件。所涉的「煽動刊物」罪,被政府先後引用,控告「羊村繪本案」的 5 名前言總理事、黎智英及《蘋果日報》多名高層等人。

「羊村案」今年 9 月審結,區院《國安法》指定法官郭偉健裁定 5 人罪成,判囚 19 個月。辯方力陳控罪模糊、過分限制言論自由,以及繪本不涉煽動暴力等,郭一一反駁。郭亦不同意控方所指,毋須證明被告具有煽動意圖就能入罪的說法;亦在判詞闡述對香港形勢的判斷。

「立場案」開審前,《法庭線》與法律評論員黃啟暘對談,了解法官在「羊村案」判詞對煽動罪所作的裁斷、釐清的界線,以及留下的疑問。

「羊村繪本案」是港府 2020 年重新引用「煽動刊物」罪起訴後,被告不認罪,並經審訊被裁定罪成的案件。《法庭線》整合該案由起訴至罪成逾一年的重點(見另稿)。
thewitnesshk.com/%e7%be%8a%e6%

該案被告、5 名前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理事,10 月 10 月已刑滿獲釋。

法:《法庭線》記者
黃:法律評論員黃啟暘
裁決理據判詞
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

第一範疇:控罪元素(判詞第 73 至 80 段整合)

就控罪元素,控方主張只需證明涉案刊物具煽動意圖,而被告明知而作出發布等行為便可入罪,毋須證明被告亦具煽動意圖。法官郭偉健不認同,並裁斷控方必須同時證明被告具有犯罪意圖才可入罪。

郭指出,普通法下「犯罪意圖」(mens rea)是刑事罪行的重要假定,而控方並未闡述該項假定如何被否定。郭亦裁斷,控方的舉證責任,亦包括須證明被告的涉案行為、言論及刊物,不屬於煽動罪條文所列明的 4 個(免責)情況。

註:煽動罪條文列明的 4 個「免責」情況,分別為:指出政府被誤導或犯錯;指出政府或司法的錯誤或缺點,目的在於矯正;慫恿嘗試循合法途徑改變依法制定事項;以及指出不同階層產生惡感及敵意的事項,目的在於消除。

法:控方認為只需證明被告明知刊物有煽動意圖並且發布,但法官認為亦須證明被告具煽動意圖。法官定出的入罪門檻似乎較高,對嗎?

黃:某程度上的確如此,但必須指出,在被告沒出庭作供的情況下,控方如能證明被告明知涉案刊物具煽動意圖,同時蓄意作出發布等行為(即並非無心之失),可以想像一般來說已足以作為環境證據,證明被告本人亦具煽動意圖。

例如在本案,法官指 5 名被告能使用工會的社交媒體帳戶、被捕時管有實體繪本,據此推論各人了解涉案繪本的內容並同意發布,因此各人均具煽動意圖(第 148 段)。所以,除非裁判官及法官從嚴理解煽動意圖的定義,否則即使要求控方額外證明被告本人亦具煽動意圖,實際分別都不大。

法:法官裁定控方的舉證責任,包括須證明涉案行為不屬條文中的 4 個「免責」情況。法官考慮及審視本案證據時,如何處理這點?

黃:關於控方的舉證責任,法官在判詞討論煽動罪合憲性的部分(第 106 段),亦提及控方須證明被告不屬條文列明的「免責」情況,認為已有助釐清控罪覆蓋的範圍。

然而,法官在本案處理「免責」情況時,指辯方不曾明確依賴作為辯護基礎,案中亦無相關證據,裁定控方毋需反證(disprove)被告不屬「免責」情況(第 127 段)。若按此邏輯,辯方要提出證據方可獲益於「免責」條款,定義上正正等於將舉證責任歸被告一方,與法官所裁斷控方有責任證明被告不屬「免責」情況有矛盾。

第二範疇:普通法的煽動暴力元素(判詞第 81 至 87 段整合)

辯方指出,除煽動罪條文下的指定意圖之外,多個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判例,亦確立煽動意圖必須包括「為干擾政權而煽動暴力或社會動亂」(an intention to incite persons to violence or to create public disturbance or disorder for the purpose of disturbing constituted authority),不過法官郭偉健認為沒有法律依據,將普通法下煽動意圖,融入香港煽動罪條文指定的意圖。

郭列舉 5 個理據。第一,香港《刑事罪行條例》已定義煽動意圖,因此應以法律條文為重。第二,港英政府 1997 年推動修訂煽動罪,提出加入「具意圖引致暴力或製造社會動亂」(修訂最終沒生效)。郭認為,反映煽動罪條文本身不含普通法煽動罪意圖,否則當年明顯毋須提出修訂。

第三,郭指「《大公報》煽動案」上訴時,法院裁定控方毋須證明具「煽動暴力」意圖,法庭因此必須遵循先例。第四,郭指今時今日,暴力已非唯一方法令政府倒台或癱瘓其運作,舉例指散播謠言、憎恨與假消息甚至可能是更為有效的武器。由於普通法一直在發展,現在沒有理由緊隨數十年前確立的普通法煽動意圖,即將煽動暴力視為煽動意圖的先決條件。

第五,郭引用《港區國安法》第 20 條,認為明確指出「分裂國家」罪可透過或不透過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達成。郭指由於煽動罪通常是「分裂國家」罪的「前奏」(prelude),因此將普通法下煽動意圖融入煽動罪條文下的意圖,並不符合《國安法》及香港法律應整體發揮維護國家安全作用的用意。

法:辯方力陳普通法下煽動罪,須含煽動暴力或製造動亂的意圖。普通法在這方面,有何具體原則?有沒有案例可援?

黃:英國上議院在 R(Rusbridger) v Attorney General [2004] 1 AC 357 一案中指出,政治言論自由是法治的基石,如果政府以刑事法禁止人民主張和平地改變現存的政治制度,屬明顯違反人權法。

紐西蘭更近期的案例清楚地說明了此點。紐西蘭 Crimes Act 1961 第 81(1) 及 (2) 條直至在 2008 年 1 月 1 日被廢除之前,亦曾使用與香港煽動罪條文極相似的字眼,定義何謂「煽動意圖」。紐西蘭上訴法院在 R v Timothy Selwyn[5] 一案中考慮到有關法定罪行承襲英國普通法,而後者一直視暴力為煽動罪的元素之一,所以裁定鼓勵暴力的意圖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法院尤其指出,和平示威只有在構成鼓勵暴力時,才會被轉化成罪行。

事實上,英國、紐西蘭及愛爾蘭分別於 2007 至 2009 年廢除煽動罪。

法官提及的香港 1952 年「《大公報》煽動案」,當時香港最高法院大法官 Caldecote 伯爵裁定,單純引起憎恨或藐視已可視作干犯煽動罪。然而,當時國際人權法尚未發展。

1970 年代,香港律政司羅弼時動議二讀《1970 年煽動(修訂)條例草案》時曾表明,法例就「煽動意圖」的定義是「基於普通法(based on the common law)」。

1996 年,香港保安司黎慶寧在立法局動議二讀《1996 年刑事罪行(修訂)(第 2 號)條例草案》時亦曾解釋,《刑事罪行條例》下的煽動罪本來就應該依照普通法理解,即「必須有意圖造成暴力,或擾亂公共秩序或製造騷亂」。

所以,其實曾負責就煽動罪提出條例草案的港府官員,不止一次在立法局會議上明言,法例應反映普通法定義,惟判詞未有提及。至於法官提出的其他理據,與他裁斷煽動罪的合憲性時理據相似及相關。我在稍後的問題一併回答。

第三範疇:煽動罪的合憲性(判詞第 88 至 110 段整合)

法官指,本案就被告所涉的言行提出檢控,引起控罪是否侵犯言論、出版以及文學和藝術創作等自由的關注。該些權利由《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透過《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實施)所保障。

不過,郭指有關權利並非絕對、可受限制,惟限制必須「依法規定」(prescribed by law),以及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條文。就「依法規定」,辯方認為不符合,並提出煽動罪條文中的「憎恨」(hatred)、「藐視」(contempt)、「離叛」(disaffection)及「不滿」(discontent)過於模糊、欠精準及主觀,令一般人難以遵守,亦造成寒蟬效應,損害言論自由。

郭不同意辯方所言,舉例指縱使感覺和情緒是主觀,但仍是由客觀事實引致,認為法庭可根據事實,判斷有否導致主觀感覺和情緒,以及被告是否有意圖引致該些感覺和情緒。

郭又指,煽動罪條文的語境(context)限制了貶低政府、疏離居民、損害政府合法性及其與居民關係,從而危害政治及社會穩定的行為和言論,認為條文有充分清晰的核心(a sufficiently clearly formulated core),讓人遵守,而煽動罪條文亦列出「免責」情況,認為如屬該些情況,根本毋須憂慮引致上述主觀感覺和情緒。

就煽動罪條文對公民權利的限制是否相稱。郭採用 2016 年終審法院提出的「四步驟分析」(4-step analysis)。郭引用 1868 年英國案例,指將煽動行為刑事化具有合法目的(legitimate aim),又指煽動罪條文與該目的合理相關(rationally connected)。

至於法官在第三步驟(第 101 段),考慮條文對公民權利的限制是否超出所需時,提及辯方引用「錫拉庫扎原則」(Siracusa Principles),不過法官指該原則在香港沒有法定地位,其於 38 年前發出,似乎已經過時(likely to be outdated)。

郭續指,今時今日國家的存在、領土完整及政治獨立不僅受武力威脅,還受謠言散播、假消息等影響,令人不再信任、甚至憎恨政府,導致嚴重社會動盪,在這角度煽動罪更應作為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工具,而非指它違憲(making sedition an offence should be even a more important tool for protection of national security rather than holding it unconstitutional.),更不應受過度限制,否則將無效保護國家安全。

郭又指,海外法例、判例沒甚幫助(of little assistance),強調應着眼於香港獨特的情況。他指,自從 2019 年中反修例運動開始,香港經歷長久的社會動亂,部分出現武器及汽油彈、極度暴力,並有超過數以萬計的人參與,他們不承認中國對香港的主權、不支持「一國兩制」,亦有人呼籲香港獨立及自決。

他又指,雖然《國安法》公布後,社會或多或少已平靜下來,但反政府者明顯態度沒大轉變,只是潛藏、種子仍在(just go underground and the seeds of unrest are still there),形容政治形勢表面平靜,實際是非常不穩,認為有非常逼切需要(a strong pressing need)維護國安,防範動亂再現。

他據上述因素認為,煽動罪對言論及出版自由的限制實屬必要,條文對權利和自由的限制並無超出所需。他又指,並無證據指出該等限制與社會利益之間未達合理平衡(reasonable balance)。

顯示較新嘟文
登入以加入討論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