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不少象友在討論新疆集中營的問題

如果有興趣了解更多的話
除了Xinjiang Victim Database以外

我也建議看「新疆数据项目」
xjdp.aspi.org.au/
對於新疆少數民族壓迫政策介紹得相當詳細

例如介紹新疆的拘留制度
整合了衛星圖片、3D模型以及文字簡介

缺點是目前簡中版還是機器翻譯,文句不順。

(PS:這個項目是由澳洲智庫ASPI推出的,如果擔心有偏頗的話,勿謂言之不預)

icij.org/investigations/china-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新疆集中營的面孔》

// 新洩漏的中國政府記錄,揭示數千張從未見過的維吾爾人的面部特寫、其他來自臭名昭著的拘留營內的照片,以及國家大規模拘留計劃的新細節。

10名身穿藍色和黃色囚衣的被拘留者坐在地下室的一間牢房裡,抬頭看著電視,電視上播放著一位新疆地方政府官員的講話。藍衣警衛站在附近,其中一人拿著一根和棒球棒差不多大的棍子。

在中國國旗下,幾名官員沿著燈火通明的拘留中心走廊漫步,就像動物園裡的遊客一樣,透過柵欄向俯視着地下室的牢房,而牢房裡面的人都在鏡頭以外。

第三張照片顯示了似乎是在進行審訊。一個年輕人手腳被銬在中國警方所謂的 「老虎椅 」上,在一張配備有電腦、相機和麥克風的桌子前面對一名警官。一張鑲框的海報靠在牆上,上面是中國共產黨的錘子和鐮刀標誌,一名戴著頭盔的警察穿著全套防暴裝備,面罩向下,拿著防暴盾牌。

這些照片是 「新疆警察檔案」的其中一部分。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檔案洩露,當中包括來自中國科納斯河縣(疏附縣)和特克斯縣公安局的數千張圖片和文件。這兩個縣位於中國西北部穆斯林占多數的地區——新疆。中央政府在那裡的集體拘留營,關押了數十萬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

是次洩漏包括了第一批新聞組織未經官方授權而獲得的、在營地內拍攝的照片。這些照片無可反駁地證明拘留營是何等高度軍事化,而且與之前公佈的那些在政府安排下的新聞考察中拍攝的照片,形成鮮明對比。

此外,是次泄漏還包括2800多名被拘留者的臉部照片,這些人都是茫然的男人、女人和青少年,茫然地盯著鏡頭。新疆居民的臉也佔據了電子表格的一欄,另外有數千行漢字書寫的個人數據——包括年齡、職業、家鄉和其他個人資訊。

除照片外,是次洩密還提供了政府機密文件,當中包括中國高級官員的講話,概述了他們鎮壓、「教育」和懲罰新疆少數民族成員的計劃。這些文件,還包含警方的內部簡報,有些是供培訓之用,談及如何搜查和逮捕嫌疑人,以及如何使用手銬和其他設備。一份表示爲「機密」的文件概述了一群歐洲外交官於2018年夏天訪問新疆期間,伊犁縣官員需要採取的監視措施。

總的來說,這些照片和文件駁斥了中國政府聲稱這些營地只是「教育中心」的說法。

是次被洩露的記錄大部分是2017年或2018年的。這意味着在中國大規模拘留政策以及該政策在地方層面(就是次而言,就是喀什和伊犁西部的縣)的執行情況方面,資訊公開有重大進展。

是次新疆警察檔案,由研究人員Adrian Zenz獲得,並與包括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在內的14家新聞機構共享。

Zenz是華盛頓智庫「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他根據這些文件寫了一篇經同行評審的學術論文,分析洩露的數據,並將其與公開信息進行了比較。例如他發現2018年新疆西南部喀什地區的科納舍爾縣(疏附縣)約有2.3萬人,即那裡超過12%的成年人處於某種形式的拘留中。這篇論文發表在《歐洲中國研究協會雜誌》上。

【譯注:Zenz的那篇論文 journals.univie.ac.at/index.ph

「這些圖像資料非常驚人,」Zenz告訴ICIJ。 「這些資料能夠泄漏出來真的很幸運,因為它們將粉碎中國企圖(粉飾在新疆發生的一切)而做的文宣」。

他補充說:「這實在使人動容。 」「了解它是一回事,親眼看見它又是另一回事。」

洩密事件公佈時,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正準備在本週訪問新疆,是次訪問拖延已久。

越來越多的證據記錄下由2017年開始、在習近平主席及其下屬領導下的新疆大規模拘留和強制同化運動。中國政府稱這些營地為 「職業技能教育和培訓中心」,但新疆警方的檔案以及記者、研究人員和社運人士早前的揭露都指向另一個結論,強化指控這些營地是全國性政策的一部分,旨在促進對共產黨理論和多數漢族文化規範的遵守,並打擊文化、政治和宗教多樣性的表達。

根據聯合國和美國官員的估計,2018年有多達10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成員被關押在難民營中。至於對2017年以來的被拘留者人數,並沒有準確的估計。

對於侵犯人權的指控,中國政府將之駁斥為「捏造的謊言和假消息」,聲稱所謂的培訓中心是為了提高勞動技能和減輕貧困。政府還說,在新疆部署的一些措施是打擊所謂維吾爾族極端分子恐怖主義行為的計劃的一部分。

中國駐華盛頓特區大使館發言人劉鵬宇在電郵中告訴ICIJ及其媒體夥伴:「新疆已經採取了一系列果斷、有力和有效的去激進化措施。」

「該地區現時社會穩定和諧,經濟發展繁榮。當地人民正過著安全、幸福和充實的生活,」劉說。

他補充說,「這些事實充分說明了中國新疆政策的有效性」,「是對關於新疆的各種謊言和虛假信息的最有力回應。 」

劉鵬宇未有回答記者關於新疆警察檔案的具體問題。

在照片和其他洩密資料中,這些營地的懲罰性功能非常突出。

曾經審視過Zenz的報告和所建基的文件、悉尼澳中關係研究所兼任教授邁克爾-克拉克(Michael Clarke)說:「裡面的人被當作犯罪分子對待」。

克拉克在接受ICIJ媒體合作夥伴《今日美國》(USA Today)的採訪時說,關於拘留營監獄式條件,以前曾出現過 「點點滴滴」的視覺證據。他說:「但沒有像這樣的證據」。

拘留營的存在以及大規模拘留新疆少數民族的法外程序,最初出現在衛星照片和維吾爾族難民和曾被拘留者的零星第一手陳述中。目擊者還提及營內充斥酷刑、強姦和強迫絕育。 2019年,ICIJ和17家媒體合作夥伴根據中國政府的機密文件進行的China Cables調查,披露新疆拘留營的操作手冊和該地區的大規模監控系統。

這些披露促使美國、歐盟成員和其他西方國家制裁被認為在新疆促成侵犯人權行為的中國官員和公司。

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政府現在正式將北京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攻擊定性為「種族滅絕」。 2021年,美國頒布法律,停止進口涉嫌使用維吾爾人強迫勞動製造的商品。

北京也反制裁了Zenz和其他人,聲稱他們「嚴重損害中國主權和利益,並惡意散佈謊言和虛假信息」。

新疆警察檔案

這些被洩露的文件在中國政府大規模拘留計劃最強硬的時候創建或收集。

根據Zenz對圖片附帶的時間標記的審視,該數據集中5074張照片似乎是執法當局在2018年1月至7月拍攝的地區居民,可能是收集生物識別數據之行動的一部分。

根據Zenz對文本文件的分析,在這些照片中,約有2900人在拍照前被拘留,他們的年齡從15歲到73歲不等。被拘留者中包括15名未成年人。

一些照片顯示被拘留者是在嚴密監視下被拍照,女性由穿著便衣的女性工作人員看守,男性由穿著全套戰術裝備的男性看守。

另一些則純粹是大頭特寫照。在其中一張照片中,一位年長的男子沒有刮鬍子,穿著一件污漬斑斑的毛衣,羞澀地看著鏡頭。在另一張照片中,一名老年婦女坐在淺灰色背景前,面無表情地注視著鏡頭,旁邊有名戴眼鏡的女工作人員俯視着她。

Zenz的報告說,檔案中其他圖片顯示了一個可能在新疆特克斯縣被用於所謂再教育目的之室內空間。

被拘留者觀看政客電視講話的照片和被束縛的年輕人的照片均來自這批照片。

某些照片呈現令人不寒而慄的訓練項目的畫面。在一張照片中,三名穿著全套戰鬥裝備的獄警將突擊步槍指向一名囚犯,該囚犯被八名參加防逃演習的獄警按在地上。

在另一張照片中,至少有六名穿著防暴裝備--頭盔、面罩和棍棒,還有一名帶著盾牌--的警衛,圍著兩名手腳被銬住的囚犯。囚犯們被迫蹲下,戴著頭罩低頭向着地板。一名官員彎下腰,對著一個對講機說話;另一名官員在翻開的面罩下拿著相機,拍了一張照片。

有照片顯示,一小群身穿囚服的男女被拘留者站成一排,要麼唱歌,要麼在背誦着什麼,看守在一旁監視。

凶兆演講

洩露的檔案爲了解高階國安官員思維帶來新啓示。 有兩份2018年6月的文件,是中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和政治局委員陳全國在一次地區幹部會議上的講話記錄,陳全國被認為是新疆和西藏國安鎮壓行動的策劃者之一。

根據被描述為「機密」的洩露檔案,趙陳兩人概述政府消除「極端主義」並為新疆帶來「長治久安」的五年戰略。

趙克志在講話中表示,在第一年,即2017年,目標是「穩定」該地區;在第二年,「鞏固」成果,實現「基本正常化」。最終目標是在第五年年底實現「全面穩定」。

呼應趙的講話,陳全國敦促官員提高警惕,繼續打擊分離主義者,加強營地和監獄的保安。他鼓勵他們向任何試圖襲擊拘留所的人開槍,這種強硬的做法,與他在之前一次講話中提出看守人員必須向越獄者開槍的建議一致。

「必須粉碎這些分裂主義勢力和兩面派,」Chen告訴幹部們。 「他們不知道我們黨的力量。」

根據Zenz的說法,「兩面派」指的是那些較爲寬容的官員,他們可能並不總是遵循政府的命令。

2020年,美國製裁了陳全國,因為他與「嚴重人權侵犯」有關。

2021年,北京解除了陳全國的中共新疆黨委書記職務,並由馬興瑞取而代之。馬興瑞由航天科學家轉行從政,他承諾將維持政府的強硬政策。

今年年初,根據政府的說法,北京在新疆消除「極端主義勢力」的五年計劃正式結束。中國的外交部長王毅宣布,為該地區帶來「穩定」的目標已經實現。該地區的一位專家告訴黨報《環球時報》,恐怖主義的恐慌「已經成為過去」。

然而,接受ICIJ及其媒體合作夥伴採訪的專家表示,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這些營地已經關閉。

有關中國大規模拘留維吾爾人的《恐怖資本主義》一書的作者達倫-貝勒(Darren Byler)說,新疆仍有許多人失蹤。貝勒說,如果他們不在營地,他們可能已經被轉移到高度設防的拘留設施或監獄,或被要求到工廠報到,從事無償的強迫勞動。

這位卑詩省溫哥華市西蒙-弗雷澤大學的人類學家說:「『反恐戰爭』仍在進行。 現在轉移去監獄,他們是在困住那些被認為最危險、不能被釋放的人。」

大型拘留的機制

在洩漏的文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堆電子表格,其中包含約8000名被拘留者和他們在科納舍爾縣兩個職業技能教育和培訓中心的拘留信息。 Zenz估計,這一數字幾乎代表了被關押在這兩個營地的人員總數。

其中一份文件顯示,至少其中一個營地在科納舍爾工業區附近,有用於單獨關押被拘留者的牢房。

另一份文件詳細說明了職員在將被拘留者從營地轉移到「黨校培訓中心」時要遵循的保安程序。

根據《學生轉移安全計劃》,「學生」將被戴上腳鐐和頭罩,每名被拘留者由至少有兩名保安人員看守。運送他們的巴士車隊將由武裝警察護送到目的地。

洩露的照片和文件中的細節,與ICIJ及其他新聞組織及援助機構採訪的前維吾爾族被拘留者的敘述,以及公開資料中的訊息相吻合。

例如,在一份描述收監準則的文件中,科納舍爾縣當局將被拘留者分為21類。其中包括據稱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人;涉嫌 「宗教極端主義」的人;從國外回來或與外國有某種聯繫的人;以及違反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目前懷孕婦女的丈夫」。

新疆警方的檔案顯示,科納什河縣至少有1萬人被警方建議拘留或進行更仔細的檢查,他們使用的是一種複雜的大規模監視和所謂的預測性警務計劃,稱為綜合聯合行動平台,或IJOP。

人權觀察2019年的一份報告稱,IJOP--通常是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匯總了個人數據,並將那些被認為具有潛在威脅或其他「可疑」的人標記出來。根據該報告,中國政府利用該平台編制了一個來自各種來源的個人隱私訊息的龐大數據庫。人權觀察將IJOP稱為「中國的鎮壓演算法」。

其中一份洩露的文件顯示,在2017年和2018年拘留科納什赫人的理由中,包括使用一個名為Zapya的移動文件共享應用程式,中文名為 「快牙」。該文件稱,一些Zapya用戶被送往教育轉化項目或被關進監獄。該文件說,其他用戶正在 「審查之中」。

ICIJ的China Cables調查顯示,至少從2016年7月開始,官員們密切監測一些維吾爾人手機上Zapya應用程序的使用情況,並將其標記為進一步調查。官員們懷疑該應用程式被用來交換具宗教或「極端主義」性質的內容。

新疆警方的檔案證實IJOP對北京控制維吾爾族人口戰略的重要性。在2018年的講話中,陳全國告訴幹部,黨政高層官員和政府各部委 「繼續支持新疆將國家反恐維穩綜合平台[IJOP]提升到世界級水平」。

監視歐盟外交官

新疆警察檔案中包括一份四頁的中國政府機密文件,時間為2018年7月,概述一堆歐洲外交官訪問新疆期間應執行的嚴格保安措施。

該文件由伊犁州公安局發布,命令安保人員「嚴格」監控來訪者、他們聯絡的人和「工作期間的行為」,並及時報告任何問題。

ICIJ的媒體合作夥伴、德國新聞周刊《明鏡》獲得一份由歐盟駐華代表團提交的機密報告。這份未註明日期的報告,描述外交官對庫爾勒市、喀什市和和田市的「非正式訪問」,這次訪問在2018年6月底和7月初進行,爲期五天。

報告說,訪問的目的是了解「新疆的人權狀況」,當時中國正試圖控制有關拘留營和國家更廣泛層面的反恐政策的輿論。

報告批評所謂「地方當局的高度監視和侵擾式檢查」。報告還說,其中一名外交官在晨跑時被警察攔住,帶到一個軍營,並被命令刪除一張報告所說的「一個不顯眼的建築」的照片。

報告說,儘管受到監視,外交官們還是能夠確認侵犯人權的行為,包括對維吾爾族人的種族歧視以及對其宗教和思想自由的限制。報告還說,外交官們對警察、攝像機和中國國旗的壓倒性存在以及沒有維吾爾語商品和公共廣播感到「震驚」。

他們的報告說,中國所描述的「反恐政策......將繼續存在極大的問題」,並補充說,「對待被拘留者的方式將成爲、而且應該繼續成為關注焦點。」

聯合國人權首長巴切萊特本週將訪問新疆的兩個縣,他正在準備一份備受矚目的報告,內容關於該地區穆斯林少數民族待遇。

澳大利亞學者Clarke說,很難對中國放鬆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持樂觀態度。

Clarke說:「在可見未來,這種鎮壓結構將繼續在新疆運作。」

// 一個年輕人手腳被銬在中國警方所謂的 「老虎椅 」上,在一張配備有電腦、相機和麥克風的桌子前面對一名警官。一張鑲框的海報靠在牆上,上面是中國共產黨的錘子和鐮刀標誌,一名戴著頭盔的警察穿著全套防暴裝備,面罩向下,拿著防暴盾牌。//

// 似乎是2018年特克斯縣拘留中心的一場盤問//

跟隨

// 在中國國旗下,幾名官員沿著燈火通明的拘留中心走廊漫步,就像動物園裡的遊客一樣,透過柵欄向俯視着地下室的牢房,而牢房裡面的人都在鏡頭以外。//

上面一行:// 在其中一張照片中,一位年長的男子沒有刮鬍子,穿著一件污漬斑斑的毛衣,羞澀地看著鏡頭。在另一張照片中,一名老年婦女坐在淺灰色背景前,面無表情地注視著鏡頭,旁邊有名戴眼鏡的女工作人員俯視着她。//

一名男子因爲非法研讀經典,判監超過10年,下面一行就是他家人的大頭特寫照

// 在另一張照片中,至少有六名穿著防暴裝備--頭盔、面罩和棍棒,還有一名帶著盾牌--的警衛,圍著兩名手腳被銬住的囚犯。囚犯們被迫蹲下,戴著頭罩低頭向着地板。一名官員彎下腰,對著一個對講機說話;另一名官員在翻開的面罩下拿著相機,拍了一張照片。//

// 有照片顯示,一小群身穿囚服的男女被拘留者站成一排,要麼唱歌,要麼在背誦着什麼,看守在一旁監視。//

同文繼續跟進「新疆公安文件」。今次黑客從新疆疏附縣公安局電腦中取得一批文件,當中包括一份名為「宗教被打击人员」的試算表,列出當時疏附縣內 328 名涉及「非法宗教行為」的維吾爾人清單。名單上約七成人被判入獄,各人涉及的罪名各異,但監禁的刑期均以五年起跳,平均刑期達 12.7 年,有 33 人的刑期更長達 20 年或以上。
全文:cmmns.co/mERwH

登入以加入討論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