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各種我認爲有價值的嘟文彙編

facebook.com/rainchamber123/po

鄭紹鈺:

//筆記:1979後的中國有開放,但到底改革了什麼?

寫留學考試的題目無聊到吐血,憋不住就去圖書館晃晃,無意間逛到1958年(大躍進前夕)到文革間中國經濟檔案的匯編,工業卷、農業卷、金融卷等等,一時興起就一口氣翻一翻,不看還好,一看發現許多運作邏輯跟今天如出一轍。翻過後,不禁覺得79後的中國的經濟運作,的確開放增加許多了富源,但改革並未改變運作的邏輯。

原來在1958這個時間點,農村雖然公社化、統制化,都市還是有不少混合經濟的,薄一波他們在討論工業產出、分配,其實便是在思考怎麼抽取農業剩餘,轉換成工業產出,而最終是朝發展重工業、軍工業邁進,其實在許多輕工業上,當時在都市中,仍有不少混和經濟的成份,當然這些半私營的廠商必須依賴中央控制的金融機構來申請貸款,也必須向國家償還利息,我明確看到文件上在討論要不要多提供貸款給中小型的商販。當然,在當時不可能有馬雲這樣的資本家參予黨國的經濟計劃。

關注

58-79中間發生很多事,從農村統購到文革,一個粗略的觀察是,這段時間,在都市的共產黨是以「金融、行政」上的壟斷,來推動經濟計劃,而在鄉村則是紮實的進行直接動員,也因此,鄉村的勞動力反而被侷限在僵固的「農村集體化」的方框裡頭。
在文革後期,根據好些文獻,農村的經濟活動本來就有鬆動,事實上以村鎮書記為領導的鄉村工業化,是文革時期毛澤東在推動的政策,鄧小平平反老幹部時,並未廢止這政策。
之於1979後的鄉村,於去中心化的政策實驗之下,鄉村已被鬆動的鄉鎮企業,配合了地方競爭制度,結合傳統的宗族跟新引進的村鎮企業上市等新的措施(見胡必亮博論),而有帶動了一些地方的發展,地方書記出則於升遷跟金錢的誘因來帶動,這些被《中縣幹部》的田野工作詳細地記錄下來,我就不多談了。

這些鄉鎮工業化的措施,某方面推動了曇花一現的鄉村工業發展,但制度上後續並未再多有革新,今天鄉村工業發展多顯疺態,尤其是中央派下來給地方書記的指標不再只是GDP成長,還包含了各種不可思議的指數(之前看了一下,幾年前鄉鎮書記一年要達成的目標常常超過30個)。

而這疲態又顯露在兩個層面,一個是雖然鄉村基層的民主化嘗試得到了許多熱情的回應,但共產黨倉促的取消了這些地方選舉的嘗試。今天地方的政治階梯基本上被紅二代壟斷,俗稱「不落地」。這對於長期維持好的鄉村治理品質極為不利(你不讓一般人選舉又不讓一般人升官)。另一個則是對於「重重輕輕」的大都市的共產黨官僚來說,鄉村的角色本來就是韭菜,而不是趕超的重點。
於都市,在1979後,其實經歷的是相當不一樣的道路。首先大規模的「私有化」其實解決的是兩個問題,一個是都市輕工業在原本的體系當中發展不良,伊神滿等人的實證研究指出,大規模私有化"只"增加了「輕工業」的產出(增加最多的是家具業、服飾製造等),對重工業影響不大。
另一方面,1979後美其名的「私有化」,調整最多的是與勞工的關係,原本的勞工在單位/崗位制度底下,共產黨不是那麼容易把勞工炒掉,也必須負擔這些勞工的沉重生計。79後的私有化,等於是把勞工大量的「請下崗」,避免了當時中國共產黨遭遇的財政危機,讓要素市場恢復的供給的彈性。

但是在經營階層、核心統治者上面,其實並沒有太大規模的替換,的確出現了「馬雲」這些新的資本家,出於他們的經營才能,得以加入這小圈圈,但更多是本來的黨幹部同時兼任CEO或從名目的位子上退下來轉成資本家,戶口制度雖有調整,但只是把新資本家納入了本來幹部的特權圈圈裡,這也說明了戶口為何有調整,但不會廢除。
之於輕工業,其實79才剛開放,1990年代在這些都市官僚的政策下,就已經大規模補貼、借貸、投資重工業了。開放的重點是透過合資企業的形式,讓起先來自台港、後來來自歐美的外資企業,可以參予投資。有學者記錄到,2000年初中國重工業產值就超過了輕工業了,以一個剛起步的發展中國家來說是很不尋常,這也體現在企業規模的二元化上。
這些巨型重工業又多是幾個國企、央企交叉持股的傑作,包括了最近在剛果被整治的洛陽欒川鉬業集團、在東南亞稱雄的徐州重工,大概都是這類型的產物。透過補貼、行政壟斷、國銀融資來運作的模式。這一套運作模式的本質,跟薄一波他們在1958年操作的沒有太大的改變(除了開放外資投資外)。

另一個則是房產市場,從劉少奇在戰後於鄉村的光速土地國有化之下,中國共產黨成為了中國最大的地主,解決了戰前的地主問題,而在79後的去中心化之下,拍賣土地有年限的使用權,成為了解決地方財政的一個方式,而地方的企業跟地產公司則進而可以利用舉債的方式來進行不動產開發,這讓79後的共產黨多了一個巨大的金融槓桿。
讀薄一波他們早期的政策記錄,反而讓我感受到79後最大的改變,不是中國不再大煉鋼(趕超)了,而是他們不再依賴農業去榨取剩餘,這發展榨取的來源變得多元了:房地產的賣地與舉債、地方政府上繳、允許發展中產階級所以多了所得稅,會願意發展輕工業,不如說是因為輕工業能提供的榨取額度,跟其能夠吸收的農民工,遠比農業本身多太多了。
某方面來說,是鄧小平等老幹部明白了,大煉鋼失敗的問題,不是共產黨當家不能成事,而是農民不足以擔任上好的韭菜,所以必須要增加資本家、工人、中產階級、外資來當新的韭菜。

也就是說,凡此種種改革,或許當時各個政策制定時,尚沒有一致的邏輯,但最終篩選下來,仍必須要滿足位在中央跟幾個大都市的核心統治者的利益,淘汰下來,最終是將各種韭菜的福址,一次次迴向給中共最核心的統治集團。在開放不改革之下,79前的韭菜只有農民,但79後的韭菜是多元化、商業化、全球化了。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幾個字,讓共產黨可以用「中國特色」的名義,持續控制資本,並由黨菁英佔據了資本家集團的中心,但之於中產階級勞工、農民工、納稅戶、外資,卻可以用「資本主義」的名義去打交道,進而卸下了79前對於「農民跟工人」的歷史性承諾,你窮不再是馬克思跟主席不夠努力,而是全出於你不夠努力。

最後對於現在解釋中國奇蹟的文獻做個註解。9成的研究都指向了去中心化的「區域競爭制度」是關鍵。但其實在大躍進的時候,本來就是「區域競爭制度」了,所以硬要說省競爭、縣競爭、鄉競爭是79後突然長出來的不太對,只是以前沒有「開放」給外資來投資以及把農民工從公社與崗位「釋放」出來,經濟誘因當然有調整,但區域競爭制度本來就擺在那裡(坦白講毛澤東在延安就開始幹這事,叫生產競賽)。
不把79當作「斷點」,而視為延續的話,或許更能解釋今天的中國政治經濟運作吧。也就是說,79前的中共是怎麼一回事,乃是解釋今天中國經濟時,房間裡最大的大象。

2021.10.26是為記。
//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