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60

香港六四紀念館被指無娛樂場所牌照

香港支聯會秘書蔡耀昌表示,昨日下午有食環署人員來到位於旺角的六四紀念館,指稱該館場地沒有領取娛樂場所牌照。

食環署回覆Now新聞台查詢稱,公眾娛樂場包括展覽、表演等讓公眾入場的任何娛樂,不論是否收入場費,無牌照均不得經營或使用。

食環署還表示,近日接到相關投訴,經調查取證,已向涉嫌違反條例的人士展開執法程序。

蔡耀昌回應指,支聯會的六四相關展覽在不同地點已進行10年,「過往從來無食環署人員上門進行類似今日的相關行動」。他指當局此次行動「非常不尋常」,「不排除涉及政治因素」。支聯會將詳細研判後再決定後續事宜。

六四紀念館

六四紀念館由支聯會籌辦,以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為主題。首屆臨時紀念館於2012年4月29日在九龍深水埗開幕。第二屆臨時紀念館於2013年4月15日在香港城市大學開館。

2014年4月26日,永久六四紀念館在九龍尖沙咀開幕,隨後經一系列法律和行政爭議,該館於2016年7月11日關閉。

2017、18年4月至6月,支聯會又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辦了紀念六四臨時展覽。2018年12月,支聯會購入旺角藝旺商業大廈10樓,即六四紀念館現館址。

【最新】「六四紀念館」被控無牌經營,支聯會諮詢法律意見後,決定明日出庭認罪

news.now.com/urgentnews.jsp?ta

支聯會宣布,在超過1,000人眾籌下,「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於8月4日正式對公眾開放。

支聯會稱,該網上博物館即日起脫離支聯會,由策展團隊獨立運作。至於已經關閉的實體「六四紀念館」,則待日後尋找到適當方式或地點,才考慮重新開放。

該會表示,博物館將持續更新,逐步釋出更詳細的史料,並翻譯多語言版本。

link:
8964museum.com/

thestandnews.page.link/xk5hqVH

// 旁聽人士得知保釋獲批後,掌聲雷動,而鄒則表現平靜,不時於被告欄抄寫筆記。

鄒的保釋條件包括 5 萬元現金、5 萬元人事擔保、不得離港、交出所有旅遊證件包括特區護照及回鄉證、存入誓章聲明自己並無持有 BNO 護照、居於報稱住址、每周到指定警署報到一次。法官又提醒鄒指,相信她作為大律師,應明白所有保釋條件,並確保會遵守。

鄒幸彤於今年六四被捕,一度獲准保釋候查。惟警方在約一星期後、即七一前夕撤銷其保釋,正式落案起訴她「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7 月 2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首次提堂。她早前曾就保釋被拒,自行提出覆核,被裁判官陳慧敏拒絕。控罪指,鄒幸彤於 2021 年 5 月 29 日至 6 月 4 日期間,非法煽惑其他身份不詳的人,參與未經批准的公眾集結。//

//綜合各方消息,支聯會常委昨(23日)通過決議解散支聯會,有關決議仍需待會員大會通過。有知情者表示,該會日內會召開會員大會,倘20會員團體出席,達75%贊成,便可通過解散決議。

據了解,支聯會昨午2時召開常委會,會上通過決定解散。知情者表示,有關決定已考慮多方因素,特別是近日多個團體在北京官方媒體及其他相關媒體點名批評下解散。知情者稱,參考其他團體做法及內部原因,認為支聯會在現今政治壓力下,解散屬負責任做法。//

news.mingpao.com/ins/%e6%b8%af

【國安警引國安法 43 條實施細則 要求鄒幸彤交出支聯會資料】

報道: thestandnews.page.link/ttbhffL

警察國安處人員今早到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中環的辦公室,向她送交國安處信件,指根據國安法 43 條實施細則,要求支聯會交出資料。
鄒幸彤指,除了她之外支聯會各常委今天都收到警察國安處信件,她譴責警察用國安法向公民社會施壓。

立場新聞:警方國安處早前要求支聯會 7 名常委交出資料,又形容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支聯會今日召開記者會,副主席鄒幸彤表明,不會向國安處提交任何資料。她形容,國安處是希望透過逼迫公民團體交出大量資料,令公民社會處於恐懼之中,「你們的恐嚇,到我們為止。我們不會幫你散播恐懼」。

至於組織會否解散,支聯會表示常委會過去曾多次商討,但無法達至一致決定,最終以僅過半數票通過將解散議案交由會員大會表決。支聯會將於 9月 25 日,下午 2 時在六四紀念館召開會員大會,表決解散議案。

詳看:
支聯會拒向警方國安處交資料 9.25 召會員大會表決解散議案
bit.ly/3n4JyRh

支聯會拒向國安處交資料 警方:必法跟進 保安局籲懸崖勒馬
bit.ly/3zYJRk0

支聯會拒向國安處交資料 中聯辦:絲毫悔過之意,違法必受嚴懲
bit.ly/3tiBQnu

記者會直播重溫: facebook.com/standnewshk/video

//其實我不知道香港行動者有幾明白鄒幸彤既決定同意思, 不過share住先, 好多細節要講清楚, (也好像是我的功課)

鄒幸彤:
(警方提出)這樣的要求,配合(國安法第四十三條實施細則)附表 5 的規定,實際上就像是把收信人困了在一個「必然犯法」的恐懼和陷阱裏:不交,坐六個月,交了交不齊,坐兩年。
因此,當政權千方百計地打碎公民社會的信任和網絡,其實我們更加需要的是互相支持和溝通,建立和鞏固行動者之間的信任和連結。我們應公開當局的作為,捍衛公眾的知情權,同路人也因而有充足資訊作判斷;討論共同的底線和行動原則,達致應對某些可預見的情況的道德底線和共識;對處於風口浪尖的團體和朋友,提供力所能及的合理支援,團結一致,別讓他們單打獨鬥。
政治打壓來勢洶洶,若然放棄不是選項,團結就是必須//

facebook.com/chunyin1213/posts

【六四紀念館被毀cam換門鎖 警留字條:「請聯絡旺角警署」】

警方封鎖六四紀念館搜查近兩小時後拉隊離去,已辭任支聯會常委的蔡耀昌欲前往紀念館內視察情況,惟他發現閉路電視已被拆毀、電線被破壞、門鎖亦被人更換,他已經無法進館。鐵閘上被貼上一張寫有「請聯絡旺角警署」及電話號碼的字條,蔡耀昌原打算觀察有何資料和物品被帶走,他向記者表示,相信大眾都會覺得搜查是不合理和難以理解,認為警方應詳盡解釋是否有足夠法律依據。但一到紀念館門口,發現鐵閘被安裝上新的鎖,他相信需要聯絡警方才能夠進入館內,稍後會聯絡警署了解情況。他又表示,六四紀念館的招牌已被拆卸,而單位內的原有資料已被警方帶走。

針對損壞的閉路電視,蔡表示不排除單位內的閉路電視亦被警方破壞。據他所知,支聯會常委會早前已公開來自警方的信件,內容並沒有提及有關閉路電視的錄像,警方亦沒有聯絡支聯會成員要求取得閉路電視影像。蔡補充,如看不到有違法的展品被帶走,會尋求法律意見追究。

全文:bit.ly/3ng3Ffx

//消息指,今日傍晚鄒幸彤的代表律師再次在警署與鄒幸彤會面,警方對鄒幸彤的指控由「沒有遵從《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但目前尚未正式落案起訴。//

facebook.com/standnewshk/photo

// 律師剛轉來彤的口信,整理如下:聽到煽動顛覆這四個字,轉念一想,反而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如塵埃落定,就來場光明正大的辯論吧。到底屠城責任該不該追究,一黨專政該不該結束,而不是糾纏於「外國代理人」這類指控。直接面對這些人民自發的訴求吧,然後看看道理在哪一邊。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辯論,正要開始。//

facebook.com/tonyeechow/posts/

// 【突發消息】
支聯會 收到警務處通知,律政司正式起訴:
1. 支聯會主席 李卓人 、副主席 何俊仁 和 鄒幸彤 ,以及支聯會「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2. 支聯會常委鄒幸彤、梁錦威 、徐漢光 、鄧岳君 及 陳多偉 沒有提供國安處要求的資料。

》各人將於9月10日(五)上午9:30 在西九龍法院第二庭提堂。//

facebook.com/hka8964/posts/471

facebook.com/tonyeechow/posts/

鄒幸彤://或許對方終將壓碎我們,但換點時空也是值了
被捕的那個早上,想來還是不夠冷靜,否則應該趁著國安還未能夠闖進來的時候,和大家更好地道別。看來心理建設還是要加強啊。
雖然是有預期他們肯定要報復,但沒想到他們真的那麼氣急敗壞,限期一過的清晨就立即動手。
明明已經有人用司法覆核挑戰國安發出的信件的合法性,明明法院還未來得及釐清附表5的適用條件,明明還有那麼多的法律爭議且已進入司法程序,國安卻仍要急不及待的拉人封艇。一個有自信的執法部門不是這樣行事的。這麼不顧一切地宣示立場,連法院也不放在眼裡,是因為方寸大亂、虛怯異常,必須做些什麼來維護權威,還是想向北京展示自己的才幹?
但這樣也好,似乎我們的反抗打亂了他們的部署——用「外國代理人」向支記開刀,從支記的背景來看,本身就是最荒謬的一招。如果以此來檢控,他們就要在未威逼到所有人交資訊前,把他們的敘事固定下來,並把這個爭論攤開到全世界面前,讓世人看看他們的理據。

他們給我們寫好了劇本,希望甕中捉鱉。那麼是選擇乖乖地順著對方的劇本,走向他們安排好的處境;還是設法破局,站穩話語權,把劇本改寫?這是我們在新時代必須想的課題。
面對力量懸殊的局面,反抗者或者不能全身而退,但難道順服就能護佑身邊人的平安?若是對方早已寫好了消滅自由的劇本,順服只是讓他們更快更輕鬆地達成目標。而且,要是這小小的反抗,能多少保護到我們的同伴們,或至少給他們多一些時間,那我覺得,值了。
或許對方終將壓碎我們這塊「攔路石」,但反抗本身就是凝聚力量,換取空間,讓更多的「攔路石」有機會成長。
只要我們仍有鬥志,就未為輸。
香港人,別認命。//

記者 陳珏明:
// 地點:西九法院第二庭
問:被告明唔明白控罪?
第四被告鄒幸彤:明白,呢個係個荒謬嘅控罪。//

facebook.com/alvin.kming.chan/

facebook.com/alvin.kming.chan/

記者 陳珏明:// 涉及支聯會及多名常委被指控違反國安法的兩宗案件,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由國安法指定法官,署理總裁判官羅德泉負責處理,而控方就由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署理高級檢控官吳加悅代表。

其中首宗案件,涉及律政司正式起訴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鄒幸彤及支聯會「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控罪指他們於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9月8日,在香港煽動他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非法手段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即推翻、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根本制度,或推翻中央政權機關。

庭上所見,社民連曾健成、梁國雄妻子陳寶瑩及古思堯,以及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均到庭旁聽。

一如近期多宗相關案件,有傳媒申請就案件豁免《刑事程序條例》第 9P 條對傳媒報道保釋程序的限制,羅德泉就表明打算先聽取各方陳詞,包括保釋申請後才容後再處理。

另外,羅德泉同時關注首被告即支聯會未有法律代表到庭事宜,自行代表的鄒幸彤就解釋,支聯會現時所有董事已被還押,故此未能按組織章程開會商討指派律師代表,羅官聽畢後,建議先押後首被告再提訊日期,給予時間讓他們安排法律代表,最終定 下在下月28日下午,再與其他被告一同提堂再訊。

之後法庭書記讀出各人的控罪,並詢問被告是否明白,鄒幸彤就朗聲表示「明白,呢個係一個荒謬嘅控罪」,在法庭延伸庭等部分,隨即響起熱烈掌聲。而控方就反對被告的保釋申請。

控方隨後提出多個理由反對鄒幸彤的保釋申請,惟基於9P限制,不能對外透露當中內容,而鄒幸彤就自行就保釋申請陳詞,當中强調自己不能放棄過去多年的堅持,又認為法庭需要考慮控方提出的指控,是否確實會危險國家安全。她發言完畢時,旁聽人士席再次有不少人鼓掌,甚至高呼「講得好」。

不過,羅德泉隨後即決定拒絕鄒幸彤的保釋申請,認為她一旦獲保釋會繼續作出危害國安行為。鄒幸彤就表示會保留8天保釋覆核權利,將在本9月15日下午3 時半再到西九龍裁判法院處理。

至於涉及9P部分,羅德泉就全面採納控方說法,即案件仍在調查、影響審訊等理由,以及考慮法庭專業性等因素,認為鄒的陳詞牽涉理念宣言,而「法庭程序不應被用作(發表)宣言」,歸會因此影響司法利益」,繼而拒絕豁免傳媒報道保釋程序的限制的申請。

短暫休庭後,鄒幸彤再次現身犯人欄內,面對另一案件,即「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的檢控,她就表示剛剛才收到控罪書,需時間閱讀,羅德泉決定再休庭10分鐘讓鄒閱讀控罪書內容。而同案被告,還包括鄧岳君(53 歲,無業)、梁錦威(36 歲,葵青區議員)、陳多偉(57 歲,貨車司機)及徐漢光(72 歲,退休人士)。

之後重新開庭,控方提出把案件押後兩星期,代表控方的周天行提出理由,包括指警方昨日才作出搜查,而現時調查方向包括案件是否牽涉其他人管理或協助管理組織, 稱不排隊「將來可能搵到,有需要擺埋落呢件案」,惟鄒幸彤提出反對,質疑控方說法沒有因果關係。

羅德泉隨後多番跟周天行了解警方及控方未來的可能安排,最後認為控方提出理據基於多個假設,推論太遙遠,故拒絕控方押後申請,並即日處理被告人的答辯,但同時以讓鄒幸彤閱讀文件為由,把案件押後至下午再訊。//

關注

// 剛收到彤經律師傳來的最後口訊:

數日之間,支聯會全部常委被還押,公司註冊將可能被剔除,資金被凍結,會址被查封。對一個組織的趕盡殺絕,莫過於此。而一切被打壓的觸發點,竟是莫須有的「外國代理人」指控。整件事荒謬得可笑,但是比起公司註冊這種形式性的東西,意志、信心,或許才更重要。堅守三十二年的信念,不可能輕易退讓。且讓法院成為我們的主辯論場,且看人心和歷史,最終站在哪一邊。

而下午法庭完全迴避「外國代理人」這個問題,更覺非常失望。
鄧炳強曾公開說會將所有關於「外國代理人」的證據擺上法庭,但到這一刻,就算讀完現有的法庭文件,都看不到有關「外國代理人」的指控和證據。這更加證明這一波對支聯會的打壓是欠缺法理和證據基礎的。

幾經爭取,法庭終於免除了「不提供資料罪」一案提堂的保釋報道限制,指定裁判官羅德泉在宣布這批准時說「政治宣言被報道會影響法庭專業性」「司法利益…透明的就要全部透明」,希望同樣的標準可以也貫徹到控方陳詞,貫徹到「煽動顛覆」以及其他國安法案件中,貫徹到司法的全過程。//

facebook.com/tonyeechow/posts/

// 羅德泉,你今天審判的是誰?
「就來場光明正大的辯論吧,
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

facebook.com/yaubrandon/posts/

// 【支聯會應警方要求移除電子平台訊息】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7名常委及公司秘書於2021年9月10日接獲警務處處長信件,表示警務處根據《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4第7(2)條規定,要求支聯會於接獲有關通知的7天內移除指定的電子平台訊息。支聯會將於2021年9月16日晚上10時移除支聯會網站(website)、臉書(facebook)及其他指定電子平台訊息。

  支聯會由即日起將透過新網上電子平台(網址: facebook.com/hkalliance) 發布支聯會訊息。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21年9月16日//

facebook.com/hka8964/posts/473

facebook.com/tonyeechow/posts/

【鄒幸彤致支聯會成員團體公開信(前、後)】

⚠️以下內容,寫於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公開信之前⚠️

各位會員:

在這艱巨時刻,辛苦大家了!
支聯會創立32年,歷經風風雨雨,始終屹立不倒。從成立之初,我們就被政權定性為顛覆組織,現在這指控則以法律之名正式落到我們的頭上來了。時勢如此,經過風浪的會員們都不會驚訝,我們一起沉著應對吧。

今天,支聯會作為香港第一宗「煽顛罪」的第一被告。相信「被宣告」為非法組織也是早晚之事。一旦定罪,當局可引用國安法第31條責令支聯會停止運作,吊銷註冊。然而,政權已迫不急待說要引用《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剔除支聯會的公司註冊了,甚至已強令刪除了我們的網站和社交媒體平台。

如此情況之下,遺憾常委成員未能親身出席會員大會和眾會員一起分析時局、共商應否解散之事,故只能以此公開信函方式,與大家分享一些昔日常委會的考慮和個人現在的看法:
早在8月初,即本人剛保釋出來的時候,便已聽到有中間人傳來風聲,稱「如不解散,後果嚴重」,並設下「一周死線」。在其後的一周裡,教協、民陣先後宣佈解散。可是,這些組織仍遭官媒公開地窮追猛打,指其解散不能逃避「罪責」。
支聯會作為碩果僅存的、規模較大的民間組織,一方面非常憂慮這種恐慌性解散對民氣的打擊,不希望以自身行為助長恐懼蔓延。另一方面,亦對「解散救人」的所謂「承諾」存疑,認為自行解散後,只會讓當局的打壓更肆無忌憚。但是,面對強權的威脅,成員及伙伴們的即時安危,亦是我們必須考慮的。即使不能抹去往績,或許,解散、躺平、不再做事……可能會減低出現進一步衝突的風險。

然而,形勢發展已讓我們不得躺平,必須繼續做事。當政權要求交出成員和活動等資料之時,我們必須據理力爭,並需要在保護伙伴與避免激怒當權者之間,作出選擇;當「支聯會」成為被告,在未來的審訊中,我們亦要在捍衞組織立場與自行消散之間,作出選擇;當一位又一位伙伴入獄,一個接一個組織解散,政權已選擇了全面殲滅,我們便要在堅持到底,還是俗稱的止蝕離場,作出選擇。

在這個選擇題上,我選擇了莫失莫忘,不離不棄,堅守到底。雖然我正承受著四條關於支聯會及六四的控罪和漫長牢獄生涯的脅迫,但我更重視的,是這場政治審判的運動能量,以及港人抗爭歷史的組織維度,會否被政權弱化為零星的個人反抗。這不僅對留下來堅持的人們,亦對香港公民社會的未來,影響深遠。

另一方面,如組織解散或可屬於國安法第33條下的「自動放棄或防止犯罪」, 對眾被告來說,可能是個減刑理由。不過,本人必須在此聲明,即使會員大會最終議決解散,個人亦絕不可能以此成為求情理由。當初我選擇在國安法下,仍出來參選,個人已有長期坐牢獄的心理準備。

過去32年來,相信大家與我一樣,不甘心放棄「五大綱領」、放棄為六四死難者討回公道、放棄與天安門母親一起同行,爭取公義與民主。當然,最後不管大家如何選擇,我均甘之如飴。但是「自行解散」必然對運動造成一定挫折,令日後工作更難展開。而我仍期望能夠有機會向世界闡明支聯會的理念,繼續這場已堅持了 32 年的運動。

大家自然會問,即使不「自行解散」,當局剔除法律上的註冊,結果不是一樣嗎? 不,大不一樣。是自行決定中止運動,抑或只是「被取消」,差別大了。

法律註冊的身份不過是軀殻,某些時候更是政權給予公民社會的枷鎖,更何況是威權體制,怎會讓公民團體正常運作呢?!因此,在極權之下,過去不少公民團體也會在沒有註冊的情況下,繼續堅持為公義發聲的。這就是「民心不死,抗爭仍在」 的爭取民主必然態度。

個人認為,對仍要在這裡生活的人而言,放棄抗爭不是選項。得道者多助,相信選擇繼續堅持,定必有更多的同路人走到我們身邊,起碼本人可以承諾,只要大家鬥志尚在,我仍願意在崗位上,戰鬥到底。

支聯會正面對創立以來最大的危機及抉擇。我們的征途是就如此「被終結」,還是轉入一個新篇章,就看大家在會員大會的決定。最後…… 衷心感謝大家今日的承擔,更感恩有幸一起同抗爭、共命運、爭民主!

⚠️以下內容,寫於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公開信函之後⚠️

我寫下了上述給會員的信,才收到阿人和仁哥的公開呼籲。

請讓我坦白說:我仍然持不同意見,亦看不到主動解散支聯會,對繼續我們的理念有任何幫助。

面對的危機越大,更需要沉著分析每個選擇的利弊。政權已經全面亮劍,在這關口才「配合」其行動,不可能換到任何「好處」。

或許法律意義的解散最終不可避免,可是自行解散,卻會立即且不可逆地令支聯會失去聲音及話語權,斷絕以支聯會之名繼續抗爭的任何可能,更詳細的理由,在前文中已有所述。

看兩位在公開信中的表述,覺得二人或許有另外的考慮,沒法在公開信中言明。我對兩人的經驗和判斷甚為信任,但我仍無法說服自己主動解散是一 個「好」選項,遑論「最好處理」。

這是牢獄帶給我們的考驗:無法暢順溝通,制定共同對策,只能如此隔空交流,中間還充滿時差。但一個民主組織,應該是這樣吧:有不同信息和意見的交流、碰撞、辯論、互相遊說,然後開會共同決定。可惜我無法親自出席會員大會,但個人仍希望給大家多一個可能:請反對解散議案,給支聯會一個機會繼續走下去。

但我也收到一個令人擔憂的傳聞,稱紀念館已被設置針孔和偷聽器,以及反對解散者可能被秋後算帳等等。他們要放出如此風聲,正正說明他們對支聯會的道義力量是如何害怕。我理解這是個真實的憂慮。因為自從國安上門掃蕩紀念館後,那兒確實已不再是一個可以安全討論的地方。我只遺憾自己身在獄中,無法給出一個解決這個困局的辦法,若然會員們因為人身安全的考慮,無法出席會員大會,或無法在會上發言,或無法按自己真實的意願投票,我亦十分理解。我相信大家定能找到其他方法,表達對支聯會工作的支持。

你們的堅持,會是獄中人最大的力量。 謝謝大家!

facebook.com/standnewshk/posts

//支聯會早前接獲保安局信件,指支聯會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擬引用《公司條例》將支聯會剔出註冊公司名單。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的 Facebook 今日(24 日)張貼回覆予保安局的信件,指決策層均在獄中無法討論及回應,懲教亦無給予機會讓他們溝通。

鄒幸彤在信中揭露,國安處一份 56 頁的文件,將支聯會的五大綱領等列作罪證。鄒幸彤在信中表示,強烈否認國安處四項指控,包括指:

1.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是一場意圖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和顛覆社會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革命暴亂、

2.六四燭光晚會以及「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三個綱領合理化及歌頌「天安門事件」、

3.「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兩個綱領,因為挑戰中共領導,要求建立與憲法不相符的政治制度,因而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及國家的獨立性、

4.支聯會拒絕應國安處要求提交資料,因而顯示其無意維護國家安全,並公開宣揚故意違法的行為。

鄒幸彤指,八九民運絕非暴亂,且絕不能藉此合理化六四屠城。她指,中共多年來藉污名化八九民運合理化自己的暴行。但權力再大,亦無法改寫事實真相。「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是要為受難者,討回公道和尊重。「釋放民運人士」是對所有被不合理地羈押者最基本的支援。她指,「如果追求真相和公義就能危害國家安全,那國安處豈非是在說這個國家的立國基礎是謊言與不公?」至於國安率指「結束一黨專政 建設民主中國」綱領危害國安,鄒幸彤指,「民主」可是國家規定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一,指稱「民主中國」不符憲法要求可是會犯政治錯誤的。//

:支聯會以41票贊成、4票反對通過
今日(25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開會就解散一事進行商議投票,其中41票贊成、4票反對,通過解散。無反對下通過委任蔡耀昌和鄧燕娥擔任清盤人。
早前,正副主席 在獄中呼籲會員支持解散,而副主席 也在獄中發出公開信,反對解散,呼籲會員堅守。//

鄒幸彤:// 今早出庭時,懲教竟跟我說,不准我穿自己的衣服上庭,然後給我遞了一件白色米奇老鼠Tee,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立即投訴了,但看來也不會有什麼好下文。
他們給出的理由是保安原因。我就不明白了……我前幾次出庭都是穿那件同樣的衣服,出現過什麼保安難題了嗎?我在庭上離大家那麼遠,連T-shirt上的字都看不清呢。
我包頭裡的兩件T-shirt,都是我被捕時穿進來的,一件是支聯會今年的主題Tee,黑色,有一隻衝破紅線的燕子(李卓人話係鴿……),和今年的口號“為自由 共命運 同抗爭”。另一件是白色的“人民不會忘記”Tee,也是支聯會出品。
兩件普普通通的T-shirt,而且仲係支記嘅老土設計,到底是有多危險,以至懲教可以任意剝奪一個還押者穿着自己衣服的權利?米老鼠Tee表面上天真無事,但不也是懲教提供的囚衣嗎?支記還未被定罪,衣服就成為違禁品了……
我想,會留意到衣服這種細節,還這麼盡力地千方百計堵截任何政治信息的傳播,已經不僅是“平庸之惡”了。
如果米老鼠有了新的政治涵義,那是不是懲教就要給我換新衫了?😂//

facebook.com/tonyeechow/posts/

「香港法治」笑撚咗
想保釋嘅唔畀保
唔想保釋嘅就偏偏踢你出去

thestandnews.page.link/A2tCutd

// 已解散的支聯會被指拒絕按警方國安處要求提供資料,前副主席鄒幸彤和 4 名前常委早前否認「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今( 22 日)被解往西九龍裁判法院,繼續處理預審及保釋程序。國安法指定法官、署理總裁判官羅德泉聽取各方陳詞後,批准案中 5 名被告保釋,但要接受一系列的保釋條件,包括不得作出、發放或轉載任何可能有合理理由違反國安法,或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言論。

不過,鄒幸彤、梁錦威隨即表明不接受限制言論自由保釋條件。鄒強調,人身自由與言論自由,會選擇後者。梁錦威表示,由於身為葵青區議會主席,接受傳媒訪問是其職責之一,故不會接受任何限制言論自由的保釋條件。

國安法指定法官、署理總裁判官羅德泉聽取各方陳詞後,先批准鄒幸彤、鄧岳君及徐漢光三人的保釋申請,惟鄒另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須繼續還押。指定法官羅德泉又指,即使梁錦威及陳多偉沒有申請保釋,仍會批出兩人的保釋,換言之五名被告均獲保釋。//

facebook.com/xqsxq/posts/68945

鄒幸彤六四卅二煽惑案供詞 verbatim

//閣下,本人是本案唯一被告。本人被控一個沒有發生過的集結,本人是一位大律師,自 2015 年底起出任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副主席,直到支聯會在剛剛的 9 月 25 日宣佈解散為止。我沒有案底,目前因為支聯會的關係,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未有按通知提交資料而處於還押。同時也因為去年六四燭光悼念,被控煽惑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案件會在 11 月開審。

從剛剛的自我介紹,法庭不難見到,我所有的法律麻煩,都是同支聯會、六四相關的。而這個控罪的層層疊加,其實都很形象地反映著,政權如何一步步打壓消滅六四的記憶。而這一個大的背景,是我為什麼要寫本案中兩篇文章的原因。

要正確理解兩篇文章的意思、我寫兩篇文章時的意圖,以及另一個議題,政權行動背後有無不當政治目的,必須要了解兩篇文章出現的前因後果,而不是只看字面意思。支聯會其實是成立於 89 民運期間,承載百萬港人對民主中國的期許。當年這場和平的民主運動被血腥鎮壓之後,支聯會就用每年六四維園的燭光,用我們的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去傳承 89 民運的精神,以及希望為死難者討回一個公道。

32 年來,六四維園見,是無數香港人每年最重要的約定之一,甚至可以說是香港每年最標誌性的活動,是香港人良知的象征。我們用維園的燭光,用令世人驚訝的毅力,守護住了六四的真相。起碼在香港,一講起八九六四,大家會知道軍隊入城的時候的亂槍掃射,會知道被坦克車碾斷雙腿的方正,知道睡在板車上流血的 9 歲小學生,知道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上和平絕食的大學生們,知道當年這場運動多麼得到全國上下甚至黨政機關的人的支持,也會知道王丹、吾爾開希、劉曉波這些名字,知道那位隻身走上長安大街擋住坦克的「坦克人」,知道只是想悼念她們的孩子都要面對重重困難的天安門母親。

但這些知識不是必然的,因為政權一直用它的權力、法律、宣傳機器,去抹殺、改寫這一段歷史。所以在國內的網絡上,六四是打不出來的敏感詞,每年到了 6 月 4 日這個日子附近,天安門母親、民間的行動者都會被嚴格地控制,甚至是預防性拘捕。幾年前,有記者去北京,走訪大學生,拿著「坦克人」的照片,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2014 年,浦志強律師和幾位朋友辦六四研討會,被捕,判足 4 年。2016 年,陳兵、符海陸、羅富譽、張雋勇,只是因為做了一支六四的酒,誇張到被人說是煽動顛覆國家,關了差不多 3 年才給其中 3 個人緩刑。還有辦六四祈禱會的王怡牧師、只是拍了一張八九六四車牌的尹旭安、舉著勿忘六四紙牌的張五洲,全部被拉、被鎖。這裡有一些辯護人聲明,關於剛才提及的案件情況,想呈上給法庭。

剛剛講到,因為政權的種種打壓,八九民運我們香港知道是什麼事,但在深圳河對面,就是一場反革命暴亂,軍隊入城是平暴,不是屠殺。甚至同樣是特別行政區的澳門,終審法庭都可以完成接受中共的定性,說這場運動是反革命暴亂,說數以千計的平民學生被屠殺是有悖事實的政治宣傳,這樣的黑背顛倒沒有發生在香港,很大程度是因為有維園的燭光。

但其實,政權不是不想消滅在香港的六四記憶,不是不想消滅維園燭光和支聯會。只是在今年之前,它都未能得逞罷了。支聯會在創立之初,已經被中共定性為一個顛覆的組織,當年中英雙方的人馬,許家屯、李鵬飛等等,都去勸我們的創會主席司徒華先生解散支聯會,未能得逞。到回歸了,首任特首董建華先生,還是繼續勸華叔,不要搞六四悼念了,同樣未能成功。

軟的不行,就開始來硬的。2010 年,支聯會在時代廣場展示民主女神像,被沒收,多人被拘捕。2014 年,我們在尖沙咀置辦第一所永久六四紀念館,被親中法團滋擾、逼遷。2019 年,我們再次置辦第二座永久六四紀念館,裝修期間已經被人上門搞破壞、淋電掣。到了去年,疫情給了當局最好的藉口去禁止所有的公共表達,六四的遊行、集會,第一次被禁止。但不少市民都仍然到維園,到全香港各地,點起燭光,見禁令無效,當局高調檢控大批在維園的市民和支聯會常委。

到國安法通過之後,建制中人不停放風,說支聯會綱領違反國安法,說北京要取締支聯會,恐嚇市民不要再參與支聯會的活動。我們搞了 31 年的維園年宵攤檔,今年第一次被食環署無理單方面終止合約,我們的六四紀念館也被食環上門關閉。同一時間,港台的六四節目被抽起,甚至只是在節目最後播一段六四長跑片段都要被嚴厲譴責。以六四為主題的街站、電影放映會被滋擾、被中斷。而學校更加是重災區,教科書上面,歷史書,關於六四的內容被刪走,被淡化,不會再提軍隊屠殺平民,學校老師越來越不敢請支聯會去跟同學講六四發生什麼事,也無法再帶學生來六四紀念館了解歷史。

Show newer

@amokhuxley 香港不杀掉三十五万人 绝不可能变成一个中国城市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