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各種我認爲有價值的嘟文彙編

關注

将霍布斯假说视为一个迷思,暗示它如何能够为帕特曼、波格和其他人的著作所揭示的情况提供心理反应。如果我们告诉自己,人们实际上是在契约之內,那么从心理上来说,可能更容易有效地把他们排除在契约之外。这个迷思帮助我们忽略了受苦的人,而我们享受着社会安排为我们提供的好处,他们卻無法享有。我们认为他们没有像我们一样受益是不幸的,甚至是不公平的,但我们安慰自己,因为我们已经说服自己,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确实受益。我们通过相信这样一个迷思来安慰自己,即产生我们优势的机构也把他们从如此可怕的自然状态中拯救出来,即使他们微薄的存在也是一个重大的进步。因此,这个迷思有助于维持这些机构。

Karl Widerquist, Grant S. McCall - Prehistoric Myths in Modern Political Philosophy-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17).p111

// 队羣社会(band society)对个人自主权的尊重与任何承诺的概念不相容,除了最短暂的政治义务以外。他们不是通过强调承诺和义务来维持和平,而是通过尊重彼此的政治义务自由来维持和平。// (p.169)

// 所有或大多数被观察到的队羣社会都培养了非暴力、谦逊、平等、自由和自治的精神。根据Boehm (2001: 74),「【在這種社會中】主要的政治偏差行为,是试图以一种轻视的方式——或者更糟糕的是,试图对自己的同伴直接发号施令——使自己凌驾于他人之上。」 关于觅食者如何以及为什么保持这种个人主义的规范,存在着广泛的争论(Gardner 1991),但似乎当一个人不能阻止人们走开的时候,就必须建立一个尊重人們个性、贬低潛在支配者的社区。

任何违反隊羣精神的人都会受到批评、嘲笑和不服从,希望在问题在淪落至 有人離隊或使用暴力的田地之前就能得到解决(Boehm 2001: 84, 112-22)。尽管队羣没有单一权威人物来仲裁争端,但团体中每个人都可以提出他们的意见。// (p.168)

// [Sahlins] 发现,狩猎采集者相信大自然是丰盛的,而且在正常情况下会与他们分享其成果,即使他们知道偶尔會面臨困难。这种信心是深刻的,反映觅食者普遍认为地球是一个 「樂於施予的环境」,似乎总是可以确保護食物充足,就算不足以使人最爲健康,亦至少足夠生存(Turnbull 1968: 136; Bird-David 1992; Lee and Daly 1999: 4)。今天,在世界各地的贫民窟中,每周工作70小时或在别人的垃圾中觅食的人,很少认为自己的环境是樂於施予的。穷人、流浪者或一些在最富有的國家里工作不稳定的人也不这么认为——尽管有產者和政府不斷宣傳鼓吹他们如此看待市场。//

191頁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