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各種我認爲有價值的嘟文彙編

這一章大部分篇幅都在描述虐待兒童的觀念誕生前後發生甚麼事,主旨有三。第一,虐待兒童是 1960s 才出現的觀念,是社會建構出來的;第二,若考慮到社會氣氛和政府法令,有理由相信虐待兒童不是一個固定不變的分類,而是會隨社會環境而變的分類;第三,新分類同時也帶領我們進入新世界,虐待兒童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我看來, Hacking 所說的「創造世界」不時在兩個意思間游移不定:

改變世界的結構
改變我們認識世界的基本框架
...
Hacking 宣示立場時都貌似在講第一個意思,但每每開始解釋就變成第二個意思。

第二個意思無關世界有甚麼東西,而關於是我們怎樣認識世界。根據第二個意思,「虐待兒童」不單是一個新觀念,而且它的出現甚至改變我們認識世界的根本框架──或曰,改變我們的「概念框架」(conceptual scheme)(p. 155)。

thiseven.blogspot.com/2021/05/

試設想一個女孩童年時被親戚壓在身上,用生殖器官磨擦她的身體。她把一切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但到長大知道甚麼是「性侵犯」後才恍然大悟:我當時正被性侵!她的恍然大悟不是由於她開始懂得關注性別議題,也不是由於她發現一些以前沒有發現的細節(例如對方的表情),而是由於她多了一個概念來理解以前發生過的事情、由於她用這個新概念來重新詮釋(re-interpret)以前的發生的事情、由於舊有的經驗在那個新概念底下會有全新的評價。

過去發生的事沒有改變,改變的是當事人看過去事件的框架。因為當事人有了這個新概念,她看待事情的觀點也截然不同,在這個意思下「她進入一個新的世界」,一個由新分類所創造的新世界。「虐待兒童」便是能夠令我們重新理解、詮釋、評價行為的觀念。這個分類的出現令社會大眾的概念框架改變,在這個意思下,我們都進入了新的世界。//

跟隨

// 選擇了一套研究方案,除了會令某些看法變成不可能,也會令某些看法變成必然。

早期研究智力測驗,大多採用法國心理學家 Alfred Binet 的假定,測試出來的智力分布會呈程鐘形曲線。美國心理學家 Lewis Terman 沿用這個假定,與他的女助手設置智力測驗題目( Hacking 提到其實主要是由他的女助手制定題目和處理問題),結果女性的測驗結果比男性更出色。這有什麼特別?特別之處在於,他們堅信女人不會比男人聰明,因此肯定題目有問題,所以選擇調整題目,務求調整到女人不會比男人高分。換言之,當時的知識形式已經使得「女人不會比男人聰明」一定成立。
...
導彈和武器的關係相當明顯,但智力測驗呢? 1917 年美國徵兵,用的是 Stanford-Binet Intelligence Test ,僅此而已。//

thiseven.blogspot.com/2021/05/

// 換句說話,他在第三章主張科學無可避免會發展到現時科學的理論,前提是科學家問了某些問題。例如,如果科學家問「甚麼東西令腦下垂體分泌甲促素(thyroid stimulating hormone)?」,他們很可能會找到 TRH 。可是,科學家會問甚麼問題卻是偶然的。這章所說的五類研究── Terman 的智力測驗、導彈精準度、TRH、氣泡室、激光──都是知識形式(框架),會框限哪些問題值得問、哪些問題不值得問。例如在 Terman 的智力框架下不會再問女人是否智力不如男人,或者是在氣泡室的框架下不會再問有沒有帶電粒子存在。

知識形式左右科學家問的問題,科學家問的問題左右科學的答案(內容),可是知識形式本身卻幾乎由偶然因素決定,例如由實驗室的財力、由國防部的興趣、由制定智力測驗時的社會氣氛決定。//

登入以加入討論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