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各種我認爲有價值的嘟文彙編

關注

深有感觸(臺灣、圖博、東突厥人大概亦然
身份認同經常被挑戰無視的感覺
恐怕不是第一世界主流羣體能理解的吧 :ablobblewobble:

//在最后一个晚上,我们一起在一个酒吧里,我相当轻描淡写地说:『你知道,就身份認同而言,我觉得我更像你们所有人,而不像美国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他们看起来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你们都是同类人,與我共享核心价值观和意义感。』

小组中一位20岁出头的年轻女性回答说:『身份认同並不僅此而已。它不是对「我是誰」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对「别人说我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 如果我们要过桥到塞尔维亚区,有一个警察看到你被抢劫,他会来救你。如果他看到我被打劫,他就会转身离开。』

后来她又说:『在拥有自由民主制度的富裕国家,人们能够提出「我是谁」的问题,而不是被身份認同强加身上,这是一种巨大的特权。年轻人「寻找自己的身份」的想法在这里没有那么大的意义。』//

出處:
Erik Olin Wright - How to Be an Anticapitalis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 社会主义是一种经济结构,在这种结构中,通过行使社会权力,为不同目的分配和使用资源。在社会主义中,控制投资过程和生产的機構 容許普通人集体决定要做什么。从根本上说,这意味着社会主义等同于经济民主。//

// 伊莎贝尔-费雷拉斯(Isabelle Ferreras)在她的《作为政治实体的公司》(剑桥大学出版社,2017年)一书中,提出了一种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所有超过一定规模的资本主义公司将由两院董事会管理,一个由股东以传统方式选出,另一个由工人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选出。她认为,公司是与国家相当类似的政治实体。毕竟,全球最大的公司的年收入要比大多数国家大得多。在国家代议制民主的发展过程中,经常有这样一个时期:两院制的一个议院代表财产所有者(如英国的上议院),另一个议院代表人民(下议院)。以一种平行的方式,两院制的董事会可以选择现代公司的高层管理团队,所有重要的公司政策决定都必须由两院投票通过。//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