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各種我認爲有價值的嘟文彙編

關注

「为什么共产主义在法国具有这种非凡的魅力,部分原因在于,与早期的激进思想模式一样,與脈絡相關。虽然共产主义的构想更早,但它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诞生的,而且它在1930年代至1960年代期间在法国的顶点恰好是共和国现代史上最混乱的时期之一,在此期间,『官方』政权深陷殖民地冲突,被地方性的不稳定所削弱,并因其根深蒂固地维护资产阶级利益而受到损害。

因此,一种另類的新共和主义意识形态無可否认是振奋人心的,它承诺「希望在明天」(des lendemains qui chantent)。在这个意义上,第三和第四共和国所造成的进步派空虛,便被共产主义的千禧年主义特性所填补,更何况共产主义有效地利用了早期激进共和主义思想的分支。

启蒙运动对受过教育的公民和共同的世俗道德之追求;
法國大革命对人民主权的卢梭主义式辩护和对人之再生的渴望;
傅立叶对消除贫困和促进社会和谐的渴望;
圣西门派对「苟日新」和釋放工业生产力的崇拜;
卡贝的良性独裁,及其對艺术和文化生活的功利主义理解;
普世共和国的反军国主义、和平以及国际和谐的理想
——这些古老的激进理想都在法国共产主义学说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出處:
Radical Republicanism_ Recovering the Tradition's Popular Heritage-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20).p233-4

馬克思反對行政主導,支持司法獨立
中共:。。。

// 马克思对 [巴黎] 公社这一宪法特征的赞扬与他长期以来对行政机关的怀疑是一致的。马克思分析1848年法国宪法時,严厉批评宪法以立法機關爲代價,通过总统職位,赋予行政機關 過多權力。他认为,宪法只是用 『选舉君主制』取代了 『世袭君主制』。
。。。
马克思对「三权分立」的批评,是针对它在牺牲立法机关的情况下赋予行政机关的权力,而不是针对司法机关的独立性。他赞同公社 「剥夺了[司法机关]的那种耻辱的独立性」,是指法官不再由政府直接任命,而是由人民选举产生。

見 马克思,《法国内战》,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第339页;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2卷,第332页。

亨特指出:「他[马克思]没有在任何地方呼吁将司法与行政或立法权力合并」,見《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政治思想》,第2卷,第138页。//

出處:Radical Republicanism_ Recovering the Tradition's Popular Heritage-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20).p182,4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