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之前談「物化」與「衍化」
提到共和主義的自由
那就來介紹一下共和主義吧!

首先
建議看「好青年荼毒室」這篇《唯有獨立的理由──共和主義的自由》
corrupttheyouth.net/2017/10/03
基本上扼要介紹了共和主義的歷史與定義
肯定比我說得好

姑且來劃重點
所謂共和主義式自由,是指不受宰制,這與「不干預」不同:

// 準確點說,不干預是實際不出手干預,卻可能保留了隨其意志而出手干預的權力。相反,不宰制是要放棄隨其意志而出手干預的權力。舉例說,一個受主人所寵愛的奴僕,他想要甚麼他的主人都給予,主人甚至完全不干預他的喜好與生活。因此,這個奴僕已經算享有了不受干預的自由。不過,所有人都知道,一旦他的主人改變心意,他的一切都可以被收回。因此,他其實從來沒有享受過不受宰制的自由。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人與人之間不受他人宰制,可能正正需要政府或者社會出手干預,阻止他人利用市場交易或不平等的合約去宰制他人。這同時亦是美國為了廢除奴隸制而不惜出手干預地方勢力的理由。//

由此可以看出共和主義自由的精髓,就是將「自由」與「宰制」對立起來;而「宰制」的最明顯例子,就是奴隸

所以何謂「自由」?
簡而言之,就是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民!」(驚

【準確而言,這是新羅馬式共和主義(neo-Roman republicanism)的理解;
這學派的代表人物是哲學家Philip Pettit和政治思想史家Quentin Skinner】

引用我之前的回應,再仔細定義一下:

宰制,就是指「有*能力*任意干預他人」
所謂「干預」,是指負面地影響他人選擇(例如減少他人的行動選項、令他人作出某些選擇的成本增加)
所謂「任意」,是指在罔顧受影響者的利益

而重點在於「宰制」並不需要實際的行動,只要其中一方有能力任意干預就可以了。
所以「宰制」通常是源於社會結構造成人與人/人與政府之間的權力/地位不平衡

參考資料:Philip Pettit - The Republican Ideal of Freedom

現在深入到核心問題
究竟「宰制」的可惡之處是什麼?

共和主義者如Pettit會給你一堆理由:
宰制下的自由不夠穩妥啦、
長期宰制會扭曲人的心理令他們變得像太監佞臣啦 etc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以下引用學者Dorothea Gädeke的詮釋:

Pettit:人類可以溝通以及說理,並按照相應**準則**控制自己行爲,循理行事,對自己負責,我們亦會對其他人有同樣預設。於是在交談中,溝通者受尊重;宰制之惡,在於衝擊這種「自我控制」(discursive control)的預設,令人失去作爲溝通者應得的尊重。

但Gädeke認爲這個層次不夠徹底,並提出進一步的詮釋:

Gädeke:除此之外,是不是也要看看這些影響彼此交流的**準則**,本身是否合理呢?宰制之惡,不但在於將人排除出這些溝通準則的適用範圍以外,亦在於令人無法質疑這些加諸自身嘅準則。

參考資料:
Radical Republicanism_ Recovering the Tradition's Popular Heritage-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20).p26-7

除此之外
Pettit的共和主義也面對其他質疑
例如
所謂「任意」,是指罔顧受影響者的利益

那 什麼是「利益」呢?

是當事人「主觀」的感覺嗎?
【質疑:長時間被宰制,難道不會被洗腦認命嗎】

還是有外在、「客觀」的標準界定利益?
【質疑:爹味甚濃】

Pettit的回應是:第三條路——「交互主體性」(intersubjective)
有點複雜
簡而言之,就是所謂「利益」,要符合一些 參與討論的人都認同擺得上檯面的理由,也就是說要與社會整體目標相符。

Gädeke的回應很直接:
這些所謂社會整體目標,真的合理嗎?一來對主流文化缺乏批判,同時也難保不是在合理化社會強勢羣體的界別利益

所以從Gädeke看來
Pettit對共和主義的詮釋,自我反省的精神不夠強。

參考資料:
Radical Republicanism_ Recovering the Tradition's Popular Heritage-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20).p37-8

@amokhuxley 将利益界定为主体间商谈的结果并不意味着对主流文化的屈从和缺乏批判性。只要维持波普尔式开放社会的程序正义,边缘群体的利益终将通过公共理性的自我批判——言论自由条件下的公众启蒙——进入到主流话语当中,迄今为止的进步历史足以证明。以批判为由否认社会共识的暂时正当性以及其他对话者的平等资格(说他们是特权的代表和欺骗性的意识形态云云)才是专断的。

@MeowDaniel

欸我可能轉述得不清楚
Gädeke是肯定公共理性自我批判的價值啊
她不滿的是Pettit的理解不夠徹底

Pettit是預設了一些不會質疑的「社會整體目標」(例如Gädeke舉的例子是 宗教某些帶有壓迫性的傳統)
然後以此爲基準,用來分辨在討論利益是什麼理由是合理的

而Gädeke則認爲要將公共理性的自我批判 範圍
拓展到這些「社會整體目標」

@amokhuxley //只要英國向美國實行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就可以讓美國人實現不受干預的自由了。(難道這是中國比英國更聰明的證據?)//

聰明全用在這方面了 :blobsoothed: (文化輸出了

@mxxt

英國後來也學精了
讓殖民地變成自治領/獨立但留在英聯邦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