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本紫微斗数初学者诚招志愿者若干: 

一些Q&A:
1.招志愿者干嘛?
---给各位看命。
2.免费吗?
---免费,因为我不一定算得准(?)
3.你能算什么,不能算什么?
---会看的:整体格局,大运运势(健康,财官运,夫妻关系桃花等)
---不会看的:涉及到具体时间(如“我哪一年能结婚”)的都不会,问就是没学。
ps:我还会一点点八字。
4.我需要准备什么?
---提供性别,出生年月日时(最好是公历)以及出生地(具体到市)。
5.还有要注意的吗?
---请注意“初学者”三字,看命结论仅供参考,毕竟我只是一块甜甜的小冰糕。
【本条内容长期有效,有意者请私信。】

⚠️⚠️⚠️ 

经济下行习近平急吗?我看他好像不是很他妈急的样子 :blobcatcoffee:

脏话警告⚠️ 

碰到傻逼男人拦路,张口就“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大四实习的~”
你妈的六月底还大四糊弄谁呢快滚啊 :pleading:

把手机里吃灰的草稿和坑都翻出来看了一遍,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blackcat_11113:

突发奇想打算重操旧业把坑都填了,却发现自己已经忘记如何在凹3发文 :ablobglarezoom: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 :blackcat_111263:

老婆不狒了。
我:好的(继续狒)。
老婆又狒了。
我:好的(已经完全不狒了)。
感谢老婆帮我戒网瘾 :jammies:

你妈的一个研究问题反反复复改了四遍,我院学姐们珠玉在前,我参考着人家的写怎么到了你这儿就不行呢 :ablobglarezoom: 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要求不能一口气说完吗妈的一天才回一句话我这题今年是真开不成了 :ablobcall:

什么sb导师,改了这个说那个不行,改了那个说这个不行,有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硬就把老子开题拖了俩礼拜眼看今年交不上了到底行不行啊 :ablobglarezoom:

吃了三天消炎药之后突然感到胸背疼痛似乎是源自肌肉 :twinsparrot: 当然也不能很确定就是了,没有好转会去医院的……

导师再不回复我就没办法今年开题了可恶啊——

海贼王相关暴言请注意 

我要是马尔科就把尾田按在白胡子艾斯的墓前爆锤,时至今日还拿白团开刀,旧世代给新世代让路不够还得躺在地上给他们踩是吗 :blackcat_11128:

好TM愁啊 

算出来朋友或者朋友妈的大限在后年,可明明家里有合适的房间却不挪去住 :blackcat_11130:
这就是命吗,好难过 :blackcat_11130:
希望我是错的,不要再出事了……

我对人教版初中英语的看法就是希望教育局能让我用新概念英语上课。

这期《经济学人》的封面由于高度敏感,我之前联系的几个渠道都说没有资源。终于,一个渠道小哥想办法弄到了这期的资源然后发给我,让我赶紧保存一下,保存好了他立刻撤回,因为他怕炸号。
获得资源后,我速速把这期中国相关的几篇内容都看了下,不得不说《经济学人》分析得还是蛮透彻的。
封面的这篇报道(如图),讲了习近平主导的意识形态下的政策如何拖累中国经济,一个就是疫情清零政策;另一个就是瞎制裁,对科技巨头的制裁,地产行业的暴雷进一步拖累中国经济,也提到国家主导的经济怎样都是比民营经济低效。
然后在专门的中国篇章下,《Rumours about Xi》讲了关于习近平的一些传闻,他和莉可酱的微妙关系,下半年二十大的召开,他的第三个任期,包括前段时间他在人民日报头版消失,《经济学人》都有提及,不得不说这本杂志的信息敏感度很强,面面俱到,配图也配得恰到好处。
剩下的文章也提到了中国年轻人的高失业率,考研热和考公热,双减的一刀切和对GDP贡献巨大的科技巨头制裁直接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
另外也提到了新疆难民营的人权状况;河南村镇银行存款暴雷事件。
我觉得我身边的很多人就算每天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是由于天朝的审查机制,在信息茧房下,知道的信息量远远不如老外。
人家《经济学人》把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和症结整得明明白白。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情感博主,描述她家邻居的“奇葩”生活:儿子儿媳全无业家里蹲(儿子曾经是银行职员,后来失业),还生了三胎。一大家子七口人,全靠老头老太的退休金养活(老头是大学老师,退休金比较高)。

这情感博主的初衷本来是吐槽这家人的“奇葩”,但回复里马上就有人指出,这种家庭模式(老年父母用退休金供养失业的青壮年子女),在三线以下的小城市,已经很常见,而且还在向大城市扩展。原因很简单:老一辈的时候,城市还有造血机能,所以父母们有技术有工作,有单位可以给发退休金;到了子女一辈,当地经济已经凋敝得厉害,年轻人大量外流,流不出去的,基本上没可能找到“体制内”的、报酬和工作环境稍微体面舒适一点的白领职业;而靠体力吃饭的行业,则大部分环境恶劣而收入微薄。如此一来,青壮年子女无业蹲家里吃喝打游戏,全家靠老年父母的退休金养活,当然就成为常态。

更热闹的是,情感博主所提到的“奇葩邻居”故事中的儿子,至少还曾经是有过相对体面的白领职业的,所以他还能结婚生育;近几年失业啃老的人则更年轻,更多应届生,他们大多不打算也没可能结婚生育。后果一方面当然是生育率更拉胯,另一方面,一旦有个风吹草动,这些充满怨恨而又没有家室之累的“最后一代”,闹起事来恐怕也更无所顾虑。

我以前就说过,有退休金的、有点小产业的老人,才是等国至今还没崩盘的定海神针之一。没有他们,这么高的青壮年失业率,在其他国家,颜色革命早就热热闹闹折腾过好几轮了。——不过,随着等国经济的全面凋敝,如果连他们的退休金也发不出,那么我们很可能就将看到,拿不到退休金的老人,和需要他们的退休金供养的青壮年失业子女,一起上街的盛况。

学校账号又抽风,“贵单位未订购此产品”,俺单位啥都订购了啊知网!

本紫微斗数初学者诚招志愿者若干: 

一些Q&A:
1.招志愿者干嘛?
---给各位看命。
2.免费吗?
---免费,因为我不一定算得准(?)
3.你能算什么,不能算什么?
---会看的:整体格局,大运运势(健康,财官运,夫妻关系桃花等)
---不会看的:涉及到具体时间(如“我哪一年能结婚”)的都不会,问就是没学。
ps:我还会一点点八字。
4.我需要准备什么?
---提供性别,出生年月日时(最好是公历)以及出生地(具体到市)。
5.还有要注意的吗?
---请注意“初学者”三字,看命结论仅供参考,毕竟我只是一块甜甜的小冰糕。
【本条内容长期有效,有意者请私信。】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