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ston 轉嘟

给大家提个醒:我最近发现很多在twitter上投放的vpn广告,都是简体中文写的,我感觉是定点投放给反贼和年轻人的,单单今天我就看到了“快帆”和“小黑牛”等vpn(或者加速器)的广告,类似的广告肯定还有很多。请大家一定慎重选择这些网络服务商!我的个人建议是,一个都别信!@board

Winston 轉嘟

@board @worldboard

現在思想、文化領域政策的不斷收緊,各地方的圖書館的藏書似乎唔太安全。我在網上各大數字圖書館搜索過下,現實圖書館的部分藏書似乎在互聯網上是沒有的。我不禁思考以當今聖上嘅痴線法,會不會有一日真的痴線到焚燒各地文化相關書籍?

如果可以將圖書館中較有價值而網上沒有的書(通常是絕版書)搶救出來,製作電子版,傳去網絡上,讓大家可以睇,那這樣無論聖上焚不焚書,感覺都係對文明有些少奉獻的。

我在此號召一下大家,如有身在內地的象友,可否去當地各圖書館尋找互聯網上沒有的、較有價值的書,製作成電子版後傳去 Library Genesis 、zlib之類的大型圖書館。

下面是一個製作電子書三種方法的簡單介紹
(拍照式掃描、平台式掃描、拆書後自動送紙掃描)的鏈接,可以快速釐清做電子書的情形。裏面有工具介紹、簡單介紹具體做法,掃盲用。(甚至手機也可做到儲存資料!到時可在電腦上轉PDF!)
希望有象友可以do it!保存文明星火是一件好重要的事!!
gazispace.com/blog/book-digiti

粉紅的轟炸一般是很低俗但有效的方式,他們通過集體的私聊騷擾,語言辱罵對不同政見者發起攻擊。個人心態是你可能沒有考慮過的很重要的一項,如果心態已經被影響,拉黑,屏蔽,休息,盡量減少自己受到的負面影響,可以考慮及時更換帳號

顯示討論串

個人的一些想法
如果你/你的朋友是自由表達意識比較強烈的人,涉及到話題可能會與中共/中國政府有關
1.仔細甄別身邊的人,你展現的≠真實的你
2.網路發表觀點的時候,最好不要使用日常生活帳號
3.基本個資保護意識:城市/學校/性別/姓名/年齡等,最好進行隱藏,不要透露。
4.鑑證好友之間也要有警惕意識,如果不完全信任,不要透露太多
5.盡量避免在公共場合透露你的政治取向

經歷過一些事之後,明確地告訴各位,粉紅就是畜生,你把他們當人,他們也不會把你當人。在牆外:
1. 收集粉紅極端言論,如果一旦有必要,可以考慮發給對方的學校/單位/當地警局(中國境外)
2. 保證自己安全匿名的情況下,向可信任的推主進行投稿(境內也可)
對粉紅的措施實際上很受限,始終要保證好個資安全,拉黑屏蔽優先,盡量不要因為辱罵/轟炸而被影響心態

中國人的精神狀態是分人來看的,越奴才越無知越感恩的人,活得是真的快樂,看看最倒楣的不是自己,就能接著樂觀。
但凡有點個性(追求自由,願意詰問的),無論職業年齡,在這都痛苦得跟死了一樣。
其實你自己樂觀自己感恩都沒什麼,但就是有一部分人好像是天生的契卡狗雜種或者十年裏那波興奮的玩意。(先不說社會裡的,大學裡的這種就夠多了。同情誰也別同情現在的大學生,更別同情那些愛感恩愛文革的大學生。)

我終於有新的LINE帳號了TT嗚嗚嗚失聯的朋友們等等我TT

你根本沒辦法做所謂的計劃和打算,從出門會不會被封控到打算唸研究生還是說現在這樣逃難,什麼都不確定的感覺讓人好崩潰

顯示討論串

之前覺得想辦法跑出去唸書然後留在國外,然後覺得畢業證不要了,盡快走了重新唸,現在只想著趕緊跑,出去打工然後想辦法把父母接出來,以後還想唸書再唸書。好崩潰。

同學一部分慶幸自己今天還能出門,覺得「嗯,有人比我慘,我們還是挺好的」,一部分噤聲,一部分感恩。老師一部分害怕自己被舉報,不想生事,閒扯或者唸ppt,一節課就過去了。大家都得過且過。
就算有不一樣的人,老師和學生互相小心翼翼選擇可以講話的人,可以講的內容,說了兩句都沉默。
學生和老師都這樣,怎麼可能看到希望。

好久沒和海外的朋友認真聊天,QQ微信監控太嚴,現在網路環境也很差,之前認識的台灣的幾個朋友都聯繫不到了,現在翻牆也比以前麻煩。痛苦。

Winston 轉嘟

讓我們上課小組展示將民主,就我一個傻逼從正面講了,其他人都是批判,被老師痛批,感覺自己也是沒腦子的。幹。

大多數中國人還期待著疫情結束的正常生活。知道和接受是兩回事。疫情結束,好像正常的生活就能回來,好像以前的生活就能回來。
「會過去的」,然後生活就被吞噬了一部分
「會回來的」,妄想的過去的生活再也拿不回來
人們不願意接受事實,不願意承認事實,不願意面對更差的未來。即便這些話講了無數遍,他們真的狠下心打碎自己的幻想之前,都沒什麼實際意義。

最近最大的感受就是每次醒來都先被絕望淹沒。聽著他們鼓吹的東西,看著排不完的核酸隊伍,微博帳號裡轉發都變成已被刪除。嗯。

西北的口音和方言有時候蠻相似,所以那個蘭州的父親在語音裡非常絕望的那句 我的娃娃沒了 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是難以形容。想回去又不敢回去,捨不得但又不敢在這片土地上呆下去。好難。

Winston 轉嘟

我为什么把2018年修宪,当成你国倒车过程中的最重要的节点?因为在此之前,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你国大部分中产,都有一个错觉:

虽然你国政府的产生路径,与民主国家有那么点不一样,但它在大部分时候都表现得像一个正常的政府:它做政府该做的事(维护社会治安,提供社会福利保障,特别是保证经济高速发展),它听取民众的批评意见(虽然基本上不采纳,但至少还老老实实听着),它也有换届(虽然换届的过程屁民无法参与)。

PS:早已有明白人指出,“我们拥有正常的政府”这样的错觉,只有城市中产市民会有,改开时代的底层人,仍然处于严重的被剥削被损害的处境之中。政府的服务很少能惠及到他们,政府的滥权则让他们首当其冲受害。

但是,18年修宪以后,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大部分人,都不敢有这样的幻想了。那一层“现代文明国家政府”的金漆,剥落以后,袒露出来的仍然是皇权的狰狞面目。我们并不拥有真正的政府和公仆,骑在我们头上的是个爹。爹并不会为我们服务,爹甚至不在乎我们的死活。爹所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在你国永远做爹。为此爹可以对我们做任何事,什么都可以杀,什么都可以毁,什么都可以出卖。

这种彻底的失望,尤其是,打破了城市中产关于“我们拥有正常的国家政府”的错觉,我个人觉得,是件好事。这会导致爹的统治成本会急剧上升,毕竟,当人们看明白了,你不是正常的政府,你是爹,真正愿意服从的人(而不是因为惧怕爹有枪)就会越来越少。

最近家鄉那邊也被封控。一年半、兩年的時間,轉了無數帖子看了無數視頻,看著今天發生在我出生的城市裏的種種爛事更覺得無力。很崩潰,又能怎麼辦。

如果想知道台灣和韓國民主化的一些細節,應該看哪些書?有沒有朋友願意推薦下,非常感謝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