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粥裡面的桂圓和我認識的桂圓不是同一種食材!(驚訝到連三噗)

顯示討論串

真的好吃的莫名其妙,可惜胃袋小,三種口味各半碗就飽了。🤣

顯示討論串

三清宮過年的平安粥未免太好吃了???
我覺得素食粥比葷食粥好吃,更意外的是甜粥也喜歡!
我是討厭八寶粥的,尤其是桂圓,所以聽說甜粥有桂圓遲疑了,但是吃朋友的一口靠北好吃!?XD

路經宜蘭跟著道士朋友固定去的總廟~天空好到炸。🤣

出發前往花蓮🥰
聽說人有旅行運、吃飯運、行車運什麼的,我們這團酒肉朋友大概都還算運氣不錯吧XD
出遊基本都遇到好天氣。

NoName 轉嘟
NoName 轉嘟

This peregrine falcon is Scout, and she was resident in a nest box at the Rhodes Tower state office building in downtown Columbus, Ohio, USA.

Scout raised eight chicks with mate Orville, and another two with Trooper. She died in 2010, just over five years old. The cause was suspected to be trauma from bird strike. 😢

The photographer is Tim Daniel, Division of Wildlife, and it's a fitting memorial to a beautiful bird. :buzzard:

#Birds #BirdPhotography #BirdsOfMastodon #PeregrineFalcon

NoName 轉嘟
NoName 轉嘟

2023-01-23 -> 28】
我完成ㄌ,好冷。
總里程:1201.7公里
總行駛時間:18小時46分鐘

還好我還有一天可以休息累啊 :blobugh:

老實說雖然比預計行程多了一天,還是覺得真的花六天玩台灣實在是不夠多。
撇除掉因為排隊塞車浪費的時間,其實可以花更多時間去體驗一下各地的文化。

感謝一路上在各地遇到的人,包含認識以及不認識,有見面以及在網路上提供意見的朋友們。

最重要還是要感謝我的小 V,雖然最後一天的大燈燈泡燒毀,在整個旅途中承載著我以及家當們,無論天氣冷還是熱,又刮風又下雨,依然滿足我的需求,也提供了穩定又安全的駕駛過程,一路上與我相伴。
出發前把你洗乾淨保養好,完成了這趟旅程,這段時間你努力的讓我完成旅程,明天換我讓你洗得乾乾淨淨 :blobcatmeltcry:

買了這個骨傳導mp3玩玩,雖然骨傳導耳機出場已久,但老人如我還是習慣使用入耳耳機,游泳時即使耳機是防水的還是會不舒服,所以逛了逛決定下手一台骨傳導。
意外的很不錯呢~
一開始很不習慣,因為帶在身上的音樂聲彷彿喇叭外放的感覺,錯覺上會吵到其他人,試驗了幾次離身後確實是聽不到的才慢慢習慣。
游泳時有音樂真的不錯啊~
音樂是人類的瑰寶。XD

我比較熟識的中途沒有一個是正常家庭出生的,覺得他們會如此投入付出時間金錢精力在救助安置的原因是因為經歷過苦痛而無法視而不見。
有出生家庭長輩就會虐待動物也虐待家人的,有嚴重重男輕女到家族女兒們嚴重營養不良的,有過度控制甚至用繩子綁在窗台下三天加精神虐待的,一個慘過一個。
即使不是中途,只是同學,都一直有各方面各種類的受虐、父母親失職、酒鬼賭鬼甚至有被親生父親強暴的,我身邊一個老朋友在高中時和我說她爸媽還睡在一個房間一張雙人床的時候我反射性覺得好不正常哦!
不知道是磁場關係還是出沒時間地點緣故,或是我潛意識的分類人群特性亦或是個性不會大驚小怪批判而比較願意和我說,總之從小到大的朋友們就沒有幾個幸福美滿的,所以那個朋友反而顯得很特殊。
所以即使我的心理醫生說我的童年家庭也是有忽視和虐待現象也毫無頭緒,其他人經歷比我靠北太多了阿!
活著就是受苦阿

NoName 轉嘟

【1月27日纳粹大屠杀受害者纪念日】

请记住,纳粹强迫所有性少数带上粉红三角的标志,并把大量性少数送进了集中营。在集中营里,性少数的存活率是40%。

二战胜利后,其它集中营幸存者重获自由,但性少数幸存者被盟军再次投入了监狱。

在谈起大屠杀受害者的历史时,人们往往避而不谈,甚至有意忽略性少数群体遭到的迫害。

twitter.com/Esqueer_/status/16

所有的社會議題都有發起者、支持者、後續推動發酵者,當中我覺得難度其實是後續持續發酵推動>發起者>跟隨著。
舉個例子,有一個認識的友人A在太陽花運動時是支持者,他以行動支持肉身到現場參與抗議靜坐,A有一個朋友B本身是創作者,B精神上是支持太陽花但沒有一同前往靜坐,態度上也沒有A嚴肅認真,因此A對B是頗有言詞的。
我不認識B但是從A口述不喜歡的部分來說,我不覺得B有任何問題,加上事後長達至少五年我都有間接看到B使用創作去關心議題和宣傳,B才是那個想法方向有了大改變並且持續輸出的人。
何況我本人即使同樣反對台灣經濟對中依賴卻懶得去理會人類的議題,怎麼不討厭我奇妙~
發起者除了理念、時機、宣傳手法以外還有一股激情才衝出來,當年林他們初期院外抗議時人數比我們動物議題的都還要少勒。
後續的持久輸出和提醒才是少見的,而支持者群眾是人數最多也是時常令我懷疑有多少人真的清楚了解思考自己在抗議什麼或是只是煽動感情反正反對執政黨就對了。
因此,我不覺得A有立場去不喜歡B,畢竟A衝完之後還不是回去風花水月自己的,當然還是會關心一下社會但完全沒有輸出阿。XD
想想我也脫離動物權益議題幾年了,畢竟快活不下去了。

NoName 轉嘟

鲸鱼不会飞行。只有一个例外。当全世界的火箭都因年久失修成了废铁,科学家们决定选择鲸鱼作为未来宇宙航行的载体。他们捕捉了一条白鲸,抽干它的血液,用气凝胶取而代之,把骨骼和肌肉替换成高分子材质,只为了让它的身体密度比空气更小。很快那条白鲸就不再需要水池了,而是漂浮在试验场的半空中,如同一座漂浮的山峦,它成为了地球上唯一能够挣脱引力的动物。改造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它日夜哀鸣,发声的频率却无法被人类听见,附近的人只是偶尔感觉到地面在震颤,仿佛哭泣的是大地本身。后来为了清除病毒,对野生动物的大捕杀开始了,全副武装的士兵们炸开试验场的房顶空降下去,把枪瞄准那头伤痕累累的白鲸。所有人都以为它奄奄一息,而它却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长啸,人们从未听过它的声音,纷纷愣在原地,白鲸腾空而起,卷起一阵狂风,一路升入平流层,进入太空,从人类的视野中消失。那里没有它熟悉的海洋,没有它的同类,但它还是毫不犹豫地逃离了。时至今日,它大概已经孤独地死去,没人知道骨骸最后落在哪里。那是一座由它独自占有的鲸落。

關於跨國送養的花生番外篇,在這個(過於)成功例子後,我短暫一段時間崇洋媚外的嚴重。
後來遇到一隻女生狗狗,飼養人自己也是犬中途救援了這隻受虐狗狗,但他手中的狗狗隻數已經快要逼近臨界點,正在考慮將狗狗送給果園的親戚當看園犬。
我手中的資源名單還在,討論著往國外送讓她不用孤單的綁在果園裡當護園犬,犬中途當時猶豫著同意了,之後正好有了一個去德國的機會,我亢奮極了,德國的動物環境比美國更好,有更強力的動保法做後盾,然而犬中途反悔了。
他擔心去了德國距離太遠只能依靠當地志工做聯繫,送去果園至少是親戚他還可以偶爾去看看狗。
我當時十分沮喪,他如此愛狗為什麼還會覺得放著狗狗的行為問題被綁在一個果園裡面會比去德國好呢?
用了一段時間消化情緒。
關於跨國送養也是有許多討論點,是否排擠到當地的收容資源、是否花費太多資源在一隻狗狗身上、跨國後確實只能仰賴當地的機構做送養把關和追蹤以及找的機構可信賴度....等等。
當然還有救援者是否能放手自己救援的狗狗。
後來我就比較淡定了,反正緣分遇到就盡力,對方不願意也沒有辦法,動物的命運就是完全得被自己遇到的人類擺佈沒辦法。
說不定花生當初還不願意離開台灣呢.....

陸續又聯繫了幾位有跨國送養經驗的中途,終於有一間美國的收容團體聯絡有位子可以收容花生,他們有訓犬師志工可以幫助花生,我們只需要平安讓花生坐飛機過去美國就可以了。
接著又是一番忙碌,辦理檢疫手續、訂機票、尋找台灣到美國同班機的護犬志工.....最後花生終於平安到達了遙遠的異國,沒想到後續順利的像溜滑梯一樣。
雖然他在收容所內的行為矯正治療進度不佳,但是他受虐的故事吸引了適合的家庭,很快就被領養了。
領養人家很大附近都是林子不怕花生哀嚎吵到人,領養人有足夠的訓犬知識可以持續幫花生做矯正治療,他家還有三隻有自信的大狗不怕花生的威脅反而會教導花生,後續的追蹤都是由那間收容所志工負責有消息也會mail給我。
後來兩年後我收到聯絡,花生的狀況已經改善不少了,但很缺愛缺擁抱的狀態還是比較嚴重,所以他被帶去參加了治療犬課程非常快速的拿到了執照。
之後花生每週會去老人院提供老人們動物陪伴治療,他主人把花生讚美的天花亂墜,說花生是如此熱愛人類的小狗,他永遠接受擁抱和親吻,他那麼好的陪著老人們大家都愛花生。
我當時大哭了一場。
不枉費我們一票人花那麼多時間,還花了我三個月的月薪在他身上,結局美好的不可置信。

顯示討論串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宇宙小酒館。請遵守社群守則 https://g0v.social/about/more Our mantra: https://devpoga.org/blog/2023-01-22_mantra_g0v_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