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因为本站不算大,很多人的嘟文是拉不到的,所以我过关注申请的主要依据是看头像/背景/简介。//另外也可以先私信我。

置頂嘟文

开了学术相关切片! @Retniw@moresci.sale
日常/键政/吐槽等等都会在这个号,moresci的都是我日常学习相关,以及下半年的申请。

置頂嘟文

不知道置顶什么 放最喜欢的anpu的一首歌好了

置頂嘟文

所以我自己的态度or本账号讨论相关议题的时候采用的“女的”“女人”的定义(在不做另外说明的情况下):在“出生”和“被养育”时 *被(父母长辈、周围的“人”)认为* 需要生育的、总有一天会怀孕&产生后代的人。

顯示討論串
置頂嘟文

说起来我最讨厌的态度其实是 

双标… 比如一边骂用标签形容人一边用小粉红这样的词汇,比如一边说要保护脆弱群体比如老年人一边无视那些被封城导致的没有被救治而死亡的人,比如一边反对暴露隐私一边转发自己讨厌的人的信息,比如一边说不爱看的内容关上就行一边截图别人的微博百转千转地嘲笑审判。
其实我觉得真的就说自己站在某一侧就说看不惯特定群体就行,不要给自己的行为标榜上一些“正义”的理由,看着好虚伪。
可以做恶人,自洽的恶人就好。

Retniw 轉嘟

@superdaenis 唉,其实讲魁北克也是会让一些人感觉很糟糕的类比。我们读加拿大原住民问题的时候就会看到,本地人及其反感政府以魁北克为例鼓吹加拿大的多元主义价值观,因为能获得权利的只不过是另一群殖民者罢了
不过如果把观点发挥到另一种极端也罔顾了事实,因为即使在民主国家,原住民争取权利的运动激起声势也是1980s以后的事。美国原住民在1968年捎带着参加民权运动之前,都没有公民权。而彼时的中国,毛泽东已经代表汉族向“少数民族”进行了正式的道歉,“民族平等”写入了宪法,而在另一些领域,比如五大民族可以有用本民族语言授课的义务教育体系和大学、本族语言的电视台,则至今很多国家现在都没有做到。例如即使是现在真正实行了双语教育的地区,其民族语言的课时也高于台湾推行了近三十年的原住民语言课的课时(以后当然就难说了)
本学科里的很多人抱着希望民族立法能随着政治开放与时俱进的愿望,天真的以为即使走得慢,应该也会永远前进。现在完全把以前的路线批倒批臭,怕又要进入另一种可怕的境地,因为洪水之后,大概率弥漫的是新自由主义的逻辑,那对于弱势民族更是敲骨吸髓

Retniw 轉嘟
Retniw 轉嘟

把逃走抛弃当成一种光荣正确,去追问你怎么还没有跟着亦步亦趋,这也挺好笑的,就仿佛这世道还可能存在一种万灵解药一般。我都很困惑全世界经历过两年多新冠的折腾,怎么还有人认为自己可能真正通过离开这个区域,来逃离被它波及命运的可能。离开不过是对一些人而言可以增加自己把握命运的空间,的确非常值得去试,但是这不等于就是什么“正确解法”,只是也许可行的解法之一。把这一个解法按在所有可能出国的人身上,又或者把这个解法预设一堆远超过现实的意义,尤其是政治的,是很荒唐的。

顯示討論串
Retniw 轉嘟
Retniw 轉嘟

昨天我朋友开会,我听到一个女的在说,妈了逼你在吗妈了逼。

我说你们同事好奇怪啊都,好端端的怎么骂人呢。我朋友无语,说她英文名是melody,同事在喊她发言。

Retniw 轉嘟

说北大学生闹事是小打小闹只为争取自己权益的那段话,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傲慢和居高临下让我很不适很难受。
现在的大学真的知道怎么拿捏学生,动不动就拿处分和毕业证学位证威胁你,专门的舆情监控小组可以顺着网线查到你并联系你的辅导员请你喝茶。这种环境下敢站出来发声的学生少之又少。怯懦如我,我是不敢去冒这个风险的。
所以所有对昨晚北大学生的嘲讽都让我很愤怒很难过,能跨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不应该受到这种苛责。

Retniw 轉嘟

我有时候觉得咱们这些人(过去是“你们这些人”)闭嘴就是谢天谢地了,人家聚集抗议了你们一会骂人家加disclaimer软骨头骂人家不如六四,一会盛赞人家京师大学堂有自由传统定能引发模仿抗议,行行好吧,评论也要讲讲行动者的具体情境,别人有什么义务要满足咱们这些旁观者的期待,人家被退学被赶出来的话咱是能提供工作岗位吗。

Retniw 轉嘟

在youtube上看到一个加拿大移民频道,一个中年男性讲述他们家庭的diy移民故事:贾先生,52岁,河南人。有移民想法的时候,他已经47岁了,英语几乎从0开始学起,两次签证被拒,一步一步成功DIY移民加拿大,从苦力做起,现在的他,有车有房,且已经闯出了一片新天地,开始着手规划幸福的未来生活了。对移民加拿大,他只有一个字:值!

看这一段话还以为这个贾先生多么的厉害。结果点进去发现是他老婆努力学两年英语考出雅思,在加拿大做了三年保姆给他们办到的枫叶卡。也是他老婆在他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打两份工支撑家里。但是这些都不被写出来,在这里讲这个故事的也是这个男性,好糟糕啊😔

想起来前几天tl上那个有绿卡没护照怎么去美国的珠峰笑话,最新消息:珠穆朗玛峰峰顶也有隔离线了。

卫报今天发的《妈的多重宇宙》文章,导演一开始确实是想让爸爸是主角的,成龙拒绝之后“灵机一动”换了主角,才有了现在的精彩故事。不过他们没提到剧本进度的问题,所以也不知道接触成龙的时候到底到了什么状态,(从第一句来看应该有初步的了。
原文:The Daniels readily admit that if Yeoh had turned down the part, they would have had to start from scratch ... their original idea was to make the husband the protagonist and to cast Jackie Chan, with Yeoh playing his wife. When Chan was unavailable, “something clicked”... and they realised the story would work much better with the wife as the lead.

link:theguardian.com/film/2022/may/

因为本站不算大,很多人的嘟文是拉不到的,所以我过关注申请的主要依据是看头像/背景/简介。//另外也可以先私信我。

看到tl上的那个被支付宝冻结学费的帖子,另外想提醒大家的是,也最好不要用支付宝购买国际航班机票或者任何国际交通。疫情前就有很多用支付宝支付、显示付款成功但是那个航司系统没收到的情况,虽然基本上会退款,但是会非常影响出行。
另外就是考虑现在国际航班的复杂性,也不要用大家习惯的飞猪/携程等平台购票,因为它们在现在就等于票代。可以在这些平台上进行查询,但是购买请一定去*航司的官网*,这也是查询机票状态最方便的地方。
任何支付用信用卡是最方便的,国内申请VISA/MASTERCARD不算难。如果是额度不够,宁愿走电汇也不要冒支付宝的险。

@board @runrunrun

“做女权前能不能先做一做人权”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能有这么好笑的话。。。。没想到吧人也只有女人能生 :blackcat_11112:

去数了一下,春季3.5个月学校内部发了51封警告邮件,平均两天一封。如果看crime map的话,开学以来学校周边的crime上千起😇

顯示討論串

家门口持枪抢劫,asian hate(比如被丢椅子/骂人/企图肢体接触),随处可见的homeless,学校周边和内部的烟草味道,学校遭受的恐怖威胁,被砸车,在地铁站被抢劫,学校里面锁好的自行车被撬开偷走,都是我本人or直接认识的朋友经历的事情(或者说只有砸车/被抢劫不是我经历的)。
虽然我本人觉得这最主要是这个城市和区域的原因,要再来美国我肯定不来这里了…

当初交学校申请的时候美国还没在国内开学签/同意中国旅客直接入境,当时还需要出境去东南亚搞签证/第三国“洗白”,还是不管不顾申请了,结果刚好赶上了开始学签和NIE。
然后学签刚刚放开就抢到了第一轮面签名额,我和我朋友STEM学科都很顺利当场下签,甚至当时我半年的项目给了五年签。另外的朋友和我来同一个项目还是非敏感专业,大概迟了我3-4周去,结果签证就被拒了(应该是被限制),美领馆给他的信息是出发前一个月再联系他们,最后他非常赶地在出发前不到一周才拿到。
(虽然这么多幸运的反作用可能是在这边遭遇了很多很新闻联播式美国的事…)
八月底就不得不回国了,不知道明年再出来会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到时候的签证能不能顺利…(同track的学姐全部被check,有一个不得不defer了半年)走一步看一步吧,动起来然后不要想why和what。

最近在各个平台上刷到的申请新护照/换发护照需要的材料,多到好吓人…虽然看大家说这些材料都需要“上交存档”,但是我事实上非常怀疑一个“统一”的标准的存在,更可能只是每个地方当地为了能“推脱责任”而转移到申请者头上的麻烦。
纯粹个人猜想,感觉容易程度会是 申请人数居中&不那么死板的小城市(不至于完全不了解而过度限制/人太多而加大压力)>大城市/省会城市> 北京(?)>其他小城市。但是如何识别出第一类城市又太靠生活经验和感受,而且跑到一个不居住也不是户口所在地的小城市办反而有点更“可疑”。(所以感觉有点看运气…直到现在也觉得我是赶上了很多好事)。总之感觉还是需要先办好护照,实在不行的话可以试试申请一些秒过的海外学校… (2/2)

我的护照是疫情初期(大概20年4-5月)申请换发的,因为初中未成年那会儿办的旧护照期限短快要过期了。家在三四线小城市,去的时候有问我为什么要办现在非必要不出境巴拉巴拉,然后我说七月份要出国读书(当时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被国内学校卡了)吵了十分钟就同意补发了,没有要额外的材料/证明。
但是差不多同一时间(20年上半年),我另外两个在省会/北京的朋友也是快要过期需要换发就被卡得很死,一定要“必要出境”的材料证明,没有就根本不给办。后来应该一个是报了CFA一个是拿了一个短期ra的邀请信(没去)就OK了,时间是去年夏季左右。(1/2)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