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在本实例模糊搜索确认存在的其他实例用户id时,有些id可以搜索到,而另一些则不可。是否是因为前者曾被本实例其他用户关注/转发/互动过,所以本服务器有他的信息,而后者并未?但前者的三个不同id都可被搜到,是巧合还是因其每个号都被关注转发过?

还没有摸透长毛象的原理。如果一个实例的服务器被墙了,那不翻墙的情况下,我们还能看到上面用户发布的嘟吗?以及是否又分“我”关注的、“我”的墙内实例上用户关注并转发的、我的墙内实例上公共嘟区的几种情况?我对公共嘟区的理解类似rss,其实是把那条嘟复制到本服务器了?所以系统应该可以把被墙的内容抽取到墙内实例公共区吧?

吴慷仁在《斯卡罗》里的演技太炸裂了,加上《斯卡罗》本身特别妥帖的服化道,完全就是角色本人。太久没有看到服化道这么适合每一个不同阶层角色的古装剧了,当代陆剧虚假的滤镜和不该有的过分精致已经把几十年前自己的优点全都抛弃了(剧本就更不要提)。然而现在这个在豆瓣也不能谈了。

然而发现这个实例并不“主流”,我是不是应该去豆瓣人多的实例注册?然而人家根本不开放。有一种被隔绝世界的孤独😂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