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Skylab, the first American space station, plummeted to Earth in 1979, with large pieces hitting Western Australia. (NASA never paid a $400 fine for littering.)

今日份的快乐(1/1)

nytimes.com/2022/07/24/science

好在两位机长的飞行经验相当丰富,一旁操作仪表盘的飞行工程师也有上万小时的飞行经验。机组成员在最后的这 24 分钟里,展现出了教科书般的合作、出色的飞行技术与可嘉的勇气。最终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成功迫降,人员与设备均无大碍,他们在同年被授予了 “戈登堡纪念奖”。

后来的调查发现,由于飞机服役时间太长,加之波音维护章程的缺失与地勤人员的检修不到位,导致 3 号引擎的连接件因金属疲劳断裂,脱落后撞掉了一旁的 4 号引擎,使得飞机失去了平衡与右侧的动力。

事故发生后,相关机构制定了新的章程,以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

最后,感谢空客对本集的赞助(

顯示討論串

飞机刚爬升到万米高空时,突然发出了巨响并向右侧倾斜。在机长好不容易稳住飞机后,副机长向窗外看了眼:

- 副机长: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 机长:先说好消息吧
- 副机长:机翼没有着火
- 机长:那坏消息呢
- 副机长:右侧的两个引擎不见了
- 机长:?

顯示討論串

暑假在家,在休息的时候,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看《空中浩劫》。今晚是 S22E04,本集的名字是 Double Trouble,译为 “祸不单行”,结合内容来看,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双关:

1992 年 3 月 31 日,跨越空运 671 号班机运送重型油井设备到尼日利亚,中途遭遇乱流,机长决定上升到 33000 英尺(约 10000 米)的高度

我感觉,作为工科学生,至少还是得深刻掌握一项技术,不然到话,就算其他方面再好,那也容易被其他人嘲笑成赛博顶针……

图文无关(

在教室看书,听见身后进来一个人,手中的设备还在外放什么东西,心里想着他素质好差啊。

待他走到身前,才发现原来是拿着一个收音机,放着四六级考试的试音…… 然后他绕着我们走了一圈后就出去了。

才不到半小时,大太阳就变成了大暴雨,广州真是的……

学校食堂这个地方一直漏水,怎么修也不见成功,于是食堂搬了好大一盆植物到这里,我觉得他们解决了问题(

今天参加了 HKUST 的面试,感觉不是很好,不知道行不行……

今天看到推上的网友吐槽“文科生为什么要学数学”,就想到了之前摘录过这样的一段话:

“我上大学时,有一次我的数学教授在课堂上讲到:我现在所教的数学,你们也许一生都用不到,但我还要教,因为这些知识是好的,应该让你们知道。这位老师的胸襟之高远,使我终生佩服。我还要说,像这样的胸襟,在中国人文知识分子中间很少见到。”

——王小波《跳出手掌心》

今天和朋友出去玩,路过乐高店的时候进去逛了下,出来之后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有个好大的千年隼 :miyano:

又感到迷茫了,看的东西太多,就迷失了方向,我不知道自己以后想要什么了……

前几天感觉耳道不适,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好在没有什么大问题。

由于一直戴着降噪耳机,有些担心抵消外部声音的反向声波会不会影响听力。今天在查资料的时候,发现中科院还科普过这个,结论是“对耳朵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一下子就放心了不少(

ioa.cas.cn/kxcb/kpgz/201807/t2

顯示較舊嘟文

Misaka Clover 🍀 的選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